第192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01.html
文章摘要: 第192章,叫到红灯笼清风劲节,种皮好感动依样葫芦。

    委屈了。有┯ 意┯ 思┯ 书┯ 院”

    “爸爸,这是我自愿这么做的。再说,只要您别把人家干得那么痛,只顾自己发泄;而像小力那样让我死去活来的。我还想要呢!”

    “小静,我的好女儿,我早该想到既然你的妈妈在床上就是这样的放浪,她的女儿怎么会没有遗传。”

    陈健将双手从陈静的t恤下伸了进去,却才发现,原来里竟是真空的,既没有胸罩,也没内裤。他将陈静移到自己的身前,从陈静的背后抱着她,双手正好握住陈静那个柔软丰满的**,轻轻地爱抚着坐在了沙发上,陈静正坐在他的腿上,圆滚滚的丰满屁股下更能感觉到一大砣东西在蠢蠢欲动。

    “爸爸,我姐姐不但是放浪,我看她是淫荡呢。”

    陈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爸爸,你看弟弟说人家是荡妇呢。”

    陈静撒娇地说道。“你怎会是一个荡妇呢。”

    陈健说,“还是爸爸好。”

    陈静被爸爸抚弄得有些发痒了,感觉**又分沁出淫液,湿湿地发痒。她不安分地在陈健的怀中扭动着身体。

    “你是一个又美丽,又可爱的”

    陈健说着却停了下来。“什么呀,接着说,爸爸。”

    陈静问,“一个既美丽、又可爱;既淫荡、又**的一个小**。”

    陈健接着调笑地说:“小**,你的**好湿啊,是不是里面好痒啊,想用爸爸的**还有弟弟的来插你的**呀?”

    “人家不来了,你们两个欺侮我一个人。”

    陈静挣扎着假装要站起来,却被陈健一下子抱了起来,将她胸部向下放在了桌子上。陈健脱下了裤子,他的**已经充血涨大了。

    “小力,让爸爸先来再享受一下你姐姐的小嫩穴,”

    “小静,这次爸爸不会再把你弄痛了,爸爸要让你爽得死去活来。”

    陈健站在陈静雪白圆嫩的屁股后面,双手抓住两瓣丰满的肉臀向左右分开,露出了陈静**的细缝似的红嫩**。

    “女儿,爸爸要干你了。”

    “来吧,快插进去吧,别管我痛不痛,好好享用你女儿的**吧。”

    陈静虽然昨天已经开苞,又被父子俩操了两次,而且现在**已经充分湿润了,可是她的嫩穴依照是那么的紧缩。陈健粗大的**使了一点劲才得以完全插入,被陈静温暖的**紧紧地夹着,让陈健觉得是那么舒服,大脑中更有一种**干自己女儿那种**的、莫名的快感。

    “噫呀爸爸,好大的**啊,女儿爽死了。”

    陈静刚才麻痒的**插入**,她好像被解放了般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感到都被充实了,没有了刚才空虚无助的感觉,只是觉得好美,说不出舒服。“小力,来摸姐姐的**,来”

    陈力看着父女**早就心痒难耐了,应声来到了陈静前面。陈静现在是爬在桌子上双腿站在地上,翘着浑圆的两瓣雪白屁股被陈健**干着,两个小臂撑着身体,两只饱硕的**由于下垂的缘故显得更大、更丰满。陈力抚弄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姐姐,你**真好玩,又尖又滑,又大又软,我都不舍得放开。”

    “你起劲的玩好了,噢啊爸爸,插得好”

    陈健已经渐渐地加快了**的速度,嘘嘘地喘着气。陈静紧紧的小嫩穴夹着他的**,每次**入都嘶嘶作响,抽出时带出大量陈静分泌的淫液,顺着陈静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着。陈静的**更是能感觉到陈健的用力,因为每一下猛烈的插入,她都感到那粗热的**想要穿透自己的身体一般,撞击了**口边的阴蒂后又轧向深处的花心,那滋味是那么的妙不可言。

    “噢好啊操死我了爸爸再用力”

    陈健看着淫荡的女儿在自己和儿子两人的夹击下,喊出一阵阵淫荡的话语,扭动着娇躯;**在女儿**的磨擦下产生一波又一波快感传遍全身,不由得兴奋到了极点,知道要射精了,使足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操了几下,抱住陈静的圆嫩屁股,把烫热的精液浇灌在陈静的**深处。“啊呀爸爸我要死了你干死了我”

    陈静也在这下狠银的**干、精液的冲击下,从花心深处涌出了一股淫液,产生了**,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整个柔软的身体爬在了桌子上。感觉好像在云端一般。

    一阵平静过后,陈健射精后变小的**被陈静的**慢慢地挤了出来,沾满了湿湿的淫液,陈健离开了陈静的身后。“小力,你来吧。你想怎么样干姐姐呢?”

    “就这样好了,我也想从后边试试。”

    陈力急切地来到陈静浑圆的屁股后面搂住陈静纤细的腰肢,将涨得已经有些发痛的**插入了陈静**满是淫秽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听到陈力的嘘气声,陈静不禁笑了,“瞧把你憋得,痒死了吧?快些狠狠地操姐姐的嫩穴,让姐姐给你止止痒。”

    “真是我的好姐姐,我来了”

    陈力得到了陈静的鼓励,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拼命的捣了起来。没几下就将刚刚**过后的陈静操得又淫叫了起来:“好猛弟弟把姐姐操死吧这样太美了把**干烂吧噢,好爽呀姐姐不要活了就这样,把我干死吧”

    陈静来了第二次**,而陈力还在奋力的**着,让陈静的这次**延续了更长的时间,把陈静美得也不动了,只是**着,喘着粗气,任由陈力在自己的**中恣意的操弄。

    “姐姐,我看不是你给我止痒,是我在给你止痒呢。”

    “是的,是的。好弟弟,再狠狠操姐姐的**,姐姐好痒啊。”

    狂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昼。越是激烈的东西越是平静的快,陈力这样大力的操穴双方的快感最强,但是却无法让**持久不射,因为磨擦的快意太强了。短短的十多分钟,当陈力把陈静送上第三次**的云端时,他也在陈静的**中流出了浓浓的精液。

    从此,淫乐就成了他们父女,姐弟的生活绝不可少的一部分。他们在这个小院的每一个角落,任何方便的时间,疯狂地**。

    第章 故事会之陈静(三)

    陈静漫不经心地向家中走去,手里提着好多的蔬菜、水果。

    陈力的学校已经开课了。而且由于面临升学的压力,他们学校从高一到高三都是要住校的,只在每个星期六,星期日才可以回家。今天是星期五,晚上陈力就可以回来了。于是陈静去菜市场买了好多东西,要给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的弟弟改善一下伙食。

    “小静小静陈静”

    陈静忽然听到有一个人在身后喊自己。回头一看,一个女孩子向自己跑来,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玉洁,怎么是你啊?”

    原来是陈静在初中和高中时的同学林玉洁;而且她们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正在逛街,刚才在那边的店里看见你,就赶快出来喊你。”

    “你不是大学毕业后在*市上班吗?今天怎么在家?”

    “我不去了,那个单位不怎么样。再说,我妈她说,我一人在外边她也不放心。而且我也担心我妈她一个人在家。”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找我玩去。”

    “我也回来没几天,而且这几天正忙着找工作的事。”

    “怎么样了。”

    “还行,熟人介绍了一个公司。小静,你怎么样,结婚了吗?”

    “没有,没有。”

    “看你提着这么多菜,还以为你结婚了呢。”

    “这是做给我弟弟的,他在学校住校。只有礼拜六,礼拜天回家。”

    “小力,永乐娱乐开户:有你这样的姐姐真是好幸福。我也到你们家蹭饭吃,怎么样”

    “嗯当然欢迎了,好久没上我们家,走。”

    陈静本来想今天弟弟回家,他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要操自已的**,所以不但要让他大吃一顿,还要让他的**好好爽一下。可是,林玉洁是自己的好朋友,以前经常在自己家吃饭,再说人家都说出口,怎么能推脱呢。两人说说笑笑回到了陈静的家中。

    “你自己玩吧我去做饭。”

    陈静对林玉洁说。“好啊,今天我可不帮你做了啊,算是你请客好了。改天我再请你。”

    林玉洁笑着说。

    “好了,好了,懒虫,以前你也没帮过我几次。”

    陈静拿着买回来的东西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着晚饭

    “陈静,陈静你过来。”

    陈静正在厨房忙着,突然听到林玉洁在楼上大声地喊自己,急忙走了出来,向楼上跑去。

    “怎么了,我正做饭呢”

    陈静快速地来到楼上,一进客厅却吓得脸一下子白了。林玉洁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可是电视机中却是放的自己和爸爸,弟弟大操**的画面。

    原来,陈静家中有dv摄像机。有一次陈力心血来潮把他们**操穴的画面拍了下来,后来大家一看还不错,于是一边操穴一边拍摄,成了他们操穴时的小花样。对这种东西,他们从不复制。也是害怕被别人看到,一般都是用同一块记忆卡,而现在林玉洁看到的就是上个礼拜天他们拍的。

    电视机中陈静在床上撅着雪白的屁股,陈力跪在她身后,正用大**操着她的**。陈健在床下站着,操着她的小嘴。陈静吓得不知所措,心想:完了,完了,这下怎么办呀。怎么忘了dv在这呢。

    林玉洁看见陈静进来后惊吓得站在那里不动了,于是站起来走了过去。“小静,看你模样是又漂亮又清纯。没想到还这么淫荡呀,而且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玉洁调笑着对她说。

    “玉洁,我玉洁,千万不能对外人说。我求求你了,不能把这事说出去,不然我们一家都完了,我求求你了。”

    陈静一脸的惊慌抓住林玉洁的手哀求地说。

    “唉,小静,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你想,我们是好朋友,怎么能出卖你呢。再说了,刚才我看到这个片子,不喊你,看过关掉了,你知道吗?”

    看着陈静吓得不轻,林玉洁急忙说道。

    “玉洁,你真的不会对旁人说?”

    “当然了!我发誓。再说,就算我说,人家也不一定相信呀。”

    “玉洁,真是谢谢你了。”

    陈静激动地说。“别客气;不过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林玉洁一边慢慢地拉长语调,一边转身走向沙发,躺在了上面慢慢地说道。

    “玉洁,什么主意啊?”

    陈静急忙跟了过去。“杀人灭口!”

    林玉洁大笑起来。

    “玉洁,你别开我玩笑了。”

    “小静,是这样;你和弟弟、爸爸干这种事,被我知道了;要是如果,你爸爸还有陈力也把我给操了,我们不就在同一条船上了吗?我不是更不会对别人说了吗?”

    “可是,如果他们强奸你,会坐牢的。到时,事情一闹大,恐怕知道的人更多了。”

    陈静惊吓过度,脑子反应都慢了,没想到林玉洁为什么要这样说。“要是我自愿让他们操,还是强奸吗?”

    “你自愿?”

    陈静这下才恍然大悟过来:“玉洁,真的吗?”

    “看你那淫浪的样子。”

    林玉洁指着电视机,画面中陈静正吸吮着弟弟刚刚在自己体内射完精的**,而爸爸又把粗大的**向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