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04.html
文章摘要: 第195章,系列产品同窗瘦子,从源头鼻子眼儿枕石嗽流。

    刚把自己的精液喝下;一个在舔自己的**,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师,在学校是那么美丽高贵,现在却变得此的放浪。有┌意┌思┌书┌院心中的**又起来,**也跟着站了起来,顶进了林冰的喉咙。

    林冰张口把陈力粗大的**吐了出来,“小力你好历害,才射过又硬了。”

    “冰姨,谁叫你长得那么漂亮啊?看见你就想操你。”

    “以前在学校时想过吗?”

    “当然想过,咱们班上好多男同学都说您长得漂亮,私下都想操您呢?”

    “啊、呸,你们这么大点的小孩子也花心!小力,再操冰姨一下好吗,玉洁你”

    林冰谦意地看了林玉洁。

    “妈妈,只要你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小力快点安慰妈妈的**。”

    “妈妈才不浪呢,都是你”

    林冰说着把身体扭过来把屁股对着陈力,陈力仍是站在地上,将挺立的**向下压平,**入林冰的**,硬挺挺的**向上挑着。

    “啊好硬啊把我给挑起来**给挑烂了”

    陈力一只手抓住林冰屁股丰满的白肉,另一手揉搓着林冰在自己**冲击下不断晃动的**。屁股一挺一挺把**如飞般地在林冰的**中进出。

    没有多大会林冰就支持不住了,“啊好爽啊好美”

    一句一句的浪语随着娇媚的喘息声迸了出来。

    陈力大约猛操了有十多分钟,林冰又来了**,整个身体都爬在了床上,双腿也伸直了,使陈力不得不趴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而林冰双腿紧紧地夹着,陈力**也无法操了。

    “小力,别操我你把我操死了我受不了了你操玉洁去吧好爽啊”

    陈力只好把**抽了出来。林玉洁的**早已是春潮泛滥了,正用自慰棒在自己动手呢,见陈力过来,急忙把双腿大大的分开,高高地举在空中。

    “好弟弟,永乐娱乐开户:快来干我,姐姐的**好痒啊。”

    陈力把林玉洁往床沿边拉了下,抓住她的双腿,滋地就操了进去,将林玉洁的好多**都溅了出来。

    “爽不爽?”

    “爽、爽、爽得很,好弟弟,我太爱你的大**了,它叫我爽死了啊…捣到花心了把我捣烂了啊啊好美呀”

    陈力和林玉洁两人大干了二十多分钟,林玉洁来了两次**陈力才把精液射进了林玉洁的体内。

    激情过后的三人在床上休息,说笑了一会。天已快黑了,林冰要去做饭,被林玉洁给拦住了。

    “今天别做,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吃。”

    “去哪里啊?”

    “你就先别问了,去了您知道了。ww w hei hei66 co m”

    三人出了门打了出租,就去了陈静的家中。林冰一进门看见陈静,就明白了原来这是陈力家。桌上已经摆好饭菜,陈静和陈健正看着电视等他们。看见林冰他们进来,两人急忙起身。

    “小静,老实说,今天这事是不是你也有份。”

    林冰笑着对陈静说,“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嘛,说实话开始我也有点接受不了。”

    陈健忙说,“来坐下开饭。”

    “妈妈,他们父女都已经操了。”

    林玉洁吃着饭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对林冰说了一遍。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冰妹,让我操操你的**如何。”

    “既来到你们家,吃了你们的饭,还不是你说了算。”

    林冰嗔笑着说,却动手把衣服脱光了,将娇美的身躯展示在陈健的眼前。

    陈健不由大为赞叹:“好美呀,冰妹,你不光脸庞生得好看,身体更动人。我快忍不住了。”

    林冰走了过去笑着说:“忍不住,就来吧。反正今天就得给你操。”

    伸手从皮带下面过去抓住了陈健勃起的**,“我看你刚才都已经忍不住了。”

    陈健将裤子脱去,让林冰双手支着餐桌,把她的双腿打开从后面插了进去,“好紧,好美的**,我可不想就今天操你,我要天天操你。”

    “我要天天操冰姨,冰姨的**操起来好舒服。”

    “嗯…你的**好硬好爽只要你们愿意,我天天让你们操喔…好美”

    “这样好不好,干脆爸爸和冰姨结婚好了,这样我们一家人不是可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了。”

    陈静拍着手站起来说道。

    “好啊,我这样我就又有妈妈了,而且还可以操妈妈的**,姐姐你太伟大了。”

    陈力第一个赞成。

    “不知道爸爸愿不愿啊!”

    林玉洁来到陈健的身后抱住正努力地操着自己妈妈的陈健的腰撒娇地说。

    陈健回过手来捉住林玉洁的**揉搓着,笑着说:“我娶了你妈妈就会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可操,还顺便能操你这样漂亮的女儿。我结一次婚,带回家两**操,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啊,怎么会不同意呢。冰妹,你怎么说。”

    “反正操都被你父子俩操过了,以后还能名正言顺点。”

    林冰一边**着,一边说。

    “妈妈,你看我现在操你另外一个女儿。”

    陈力撩起陈静下面真空的裙子,把**插进了陈静的**。

    “妈妈,小力好坏呀,欺侮我”

    陈静撒娇地喊着。

    “你爸爸不也是在欺侮我吗可好爽啊我来了我要不行了玉洁来我不能做了啊啊你来吧我今天已经被操三次了…啊喔爽死了”

    林玉洁扶着无力的林冰向沙发走去,让她躺在那休息一下。陈健急不可待地就在林玉洁走着时将**插了进去,一步一步地走着操着,“让我操一下我漂亮的乖女儿。”

    一周后,陈健和林冰办了结婚的手续。

    网站不知道怎么了,基本上过了中午点以后,就上不起了,一直到夜点都不行,这会是凌晨2点,终于上起了,是因为浏览量剧增,服务器承受不了吗?

    第章 故事会之刘梅(上)

    陈静的故事虽然**,却是充满了异常的温馨,我抱着她亲吻着,陈静笑了一笑,将我的**从她柔嫩的屁眼里面退出来,将位置让给了抽到下一支签的刘梅,刘梅坐到我的腿上,用她饱满肥腻的**将我的**吞了下去,我感觉一阵舒适,不禁倒吸凉气。

    刘梅温柔地看着刘迎风,轻声地说:“我的父亲是继父,大家都是知道的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

    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没有父亲的任何印象,妈妈对此有多种解释,但我一直没有见着我的父亲。妈妈很漂亮,正因为如此,从我记事起,就一直有人对着我和妈妈指指点点,一些小朋友还骂十分难听的话,每次,我都哭着回去找妈妈要爸爸,要么挨一顿打,要么惹得妈妈也是一阵哭。

    我一直羡慕同学可以搂着爸爸撒娇,终于有一天,妈妈挽着一个儒雅的男子来到学校门口接我,说:“梅梅,叫刘叔叔。”

    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老头的情形。老头当时四十二岁,看起来很年轻、很帅,风度翩翩,我当下十分高兴,热情地招呼着他。

    接下来一两个月内,我幸福极了,同学们都对我讲:“哇,你叔叔好帅哟!”

    妈妈也对我变得十分的温柔,老头儿隔三差五的送我一些娃娃、文具和一些精美的小东西。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妈妈对老头儿说,雨下这么大,你就不回去了吧。当天晚上,妈妈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让我脸红。

    后来老头儿就来得更加频繁了,我也逐渐习惯了那些声音。那是一个夏天,天气很热,小城经常拉闸限电,当空调停下来的时候,我就去把门开一丝丝缝,以便吹进来一些凉风,终于有一天晚上,风可能大了些,把门完全吹开了,老头儿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了我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然后就爬上了我的床。

    我剧烈的反抗,但老头儿对脱衣服有着深入的研究,何况又是在夏天,不到两分钟,他就粗暴的插了进来,我痛得几乎晕了过去,忍不住哭出声来,妈妈闻声过来,扑上来对他又抓又咬,把他赶了出去,然后抱住我放声大哭。

    妈妈又开始服安眠药那天晚上,老头儿以为妈妈吃了安眠药后肯定睡得很死,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段时间,妈妈根本无需药物也能睡得很香。

    中考我考得不错,恰好妈妈单位组织旅游,妈妈决定带我一起去。在机场,竟与老头儿迎面碰上,老头儿很绅士地向我们打招呼,妈妈没有理他,我平静地看了看他。老头儿没有尴尬,也没有愧疚的样子,大方的坐在我们对面,轻声地和他的陪同人员交谈着,看着他文质彬彬的样子,我不禁轻声的给妈妈讲:“妈,那个人看起来倒真是一个教授。”

    妈妈有点疑惑,老头儿是教育大学教育学院的副院长,早就不止是教授这个级别了,我恶狠狠地补充道:“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妈妈被我的话逗得扑哧一笑,立马又觉得这样子很对不起我,赶紧拉下脸来。

    他竟然与我们同机,上了飞机后,我忙着看窗外的风景,老头儿走了过来,和妈妈单位的好几个人打了招呼,全然不顾妈妈的白眼和恨意,和妈妈旁边的男士嘀咕了一番,同他换了座位。他并没有急着和妈妈讲话,我本来以为他会道歉的,但是他没有。他要了一份英文的《中央日报》泰然的看了来起来,向妈妈请教了几个单词,得到的只是冷眼和低声呵斥,他也不以为意。大约飞了大半个小时左右,机长过来向老头致意,并邀请他到驾驶舱去,老头儿很随意的讲:“梅梅,一起过去看看?”

    我有些心动,妈妈正在犹豫,机长很热忱地说:“小朋友一起过去吧,驾驶舱的风景很漂亮的。”

    看着机长的制服和一身正气,加上其他人投来羡慕的眼光,妈妈同意了。

    这时妈妈单位上的同事才知道妈妈交了一个顶级男友,名气极大的副院长,连声恭喜,妈妈有些不知如何回应,但心里高兴是肯定的。下飞机时,老头儿极力邀请我们同他一起去,说有人接待,管吃管喝管玩,玩儿的地方也比跟团的好,妈妈单位的领导热忱的当着他的帮凶,妈妈只好问我的意见。“好嘛。”

    我冷冷的说。

    当我们三人终于有时间单独在一起时,老头儿郑重地向妈妈和我道歉,并说我现在都还是个小孩子,自己对那晚上的行为也不可理解、不可原谅,这种事情绝不会再发生,“我就当梅梅是自己的女儿一样。”

    他严肃的说道,很令人信服,“要不,梅梅叫我爸爸?”

    “呸!八字都还没一撇也。”

    妈妈倒有些娇羞了,我有些不高兴。

    其实妈妈很担心我会不高兴,后来总是找了一些机会开导我,讲一些老头儿的好,我还是对他冷冷的,不过不太反对他们结婚了,他们在我高二的时候领了证,这时妈妈确信老头儿完全是一个好人,一个好继父,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妈妈忘了我初二的时候就被老头儿强奸了,我也忘了,高一的某天晚上,老头儿又跑过来悄悄的把我偷奸了。那一次我睡得死死的,老头儿在后面轻轻的**着,我心里极其厌恶,但仍然睡得死死的。

    老头儿很有公德心,在我身上偷偷地发射了之后并不会仓皇逃离,他会很温柔地给我清理,他轻轻的擦拭,这时我竟然会有一些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