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07.html
文章摘要: 第198章,康居颠唇簸嘴撒泼打滚,超车工作机制帕勒莫。

    嘟的,永乐娱乐开户:把小**包得恰到好处,既不象有些女人单薄得只有一个洞的存在,也不象有些淫女那样把小**大刺刺的翻在外面,是馒头型的,这是老头儿鉴定良久后给出的专业定义,老头非常喜欢摸我的肥逼和大屁股,说简直是一种享受。有.意,思-书.院/首\发

    废话,摸逼都还不享受什么才是享受!这你就不懂了吧,摸有些女人的逼纯粹是尽义务,仅仅是为小弟弟打头阵而已,而咱们梅梅的小逼逼,摸起来就跟**一样爽,当然日起来就更爽了!也不知道老头儿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我很高兴。不过我问男友最喜欢我哪儿时,他却说是**,令我郁闷。

    其实我自己最自豪的还是屁股和阴部,我从别的男人的目光里看得出来的。我有丰满而完美的线条,常常引得系里的色狼们流口水,特别是每当我穿比较贴身的裤子的时候。我更适合穿裤子,特别是贴身的裤子,牛仔或西裤,显得我很干练很性感,站着时显我的身材、显我“诱人犯罪”的屁屁,坐着时,教室的男同学经常借捡东西的时候欣赏我的逼逼,当然是包得好好的啦!

    不过有一次,老头儿在办公室操了我的逼,没收了我的内裤,我回到自己教室时发现坐我旁边的男同学在血往上涌,我立马怀疑自己是否象一只刚下蛋的鸡,连忙照镜子,发现自己还是很端庄的,正疑惑,看到那崽儿在我下面瞄来瞄去的,坐下来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下自己,天啊,原来薄薄的西裤下面,逼逼的形状都出来了,缝缝儿都隐约可见,羞死了。

    说到哪儿来了呢,唔,说到老头儿捂住我的逼逼来着,那儿当然也是他的自留地啦,他想来就来,也不问下别人同不同意,特别是该问下我男友同不同意,讨厌!不过他摸逼的手法倒是高级技师级别的,几下就让我上火,接下来我竟由着他做出一件令人万分心惊胆颤的事情来,他解开我的扣子,褪下长裤和内裤,把我雪白的大屁股和毛绒绒的肥逼逼是细毛毛的啦,很柔顺的,浅浅的,肉嘟嘟迷你小麻逼专用毛毛,嘻嘻!他把我雪白的大屁股和毛绒绒的肥逼逼露出来晒太阳,我呼吸都没有了,心子都化了,要知道这时候门大开着,走廊上随时有可能进来人!

    他飞快拉开公文包,拿出一个粉红色的跳跳蛋来,我后来才知道那东西叫跳跳蛋,他在日本出差时买的,花了他四万多块,不是日元,是新台币,变态得很,那么贵也舍得买,他一下把跳跳蛋塞到我的**中,迅速拉上我的裤子,马上跳开,我赶紧拉拉链,扣扣子,我才刚刚坐直,一个老师就走进来了!我们是听着他的脚步声穿的裤子,好快啊,简直是在两秒内就完成了,好险啊!

    我起身向老头儿告辞:“刘院长,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好的。”

    我才走到门口,突然脚下一软,赶紧蹲了下去。

    “梅梅!梅梅!怎么了?”

    老头儿一本正经、假意关切的样子令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他奶奶的,原来还是无线遥控的呢!我恨得咬牙切齿,当别人的面,脸上还是只能纯纯的笑,“没事儿,爸,不小心绊着了。”

    整个一天,我都忍受着那个怪蛋的折磨,好象走到哪儿都有信号,气疯了。那天刚好我有课,穿着白外衣,看起来冷静沉着,年轻漂亮,谁会想到我胯下竟夹着一只蛋蛋,一只随时会发疯的蛋蛋呢?那天我当着同学的面,不时向桌子上趴,身子发抖,双腿发颤,有一次一位同学看不过了:“刘梅,你不舒服吧?”

    我受不了,奔向厕所,想用两根手指扣出来,结果一抵就抵进去了,抵到花心了,身子不禁一哆嗦,赶紧站起来跳跳,好象滑到门门了,又去摸,又被抵进了,赶紧又跳,如此反复四次,第四次时,我终于奋力用两根手指夹到了点尖尖,正慢慢往外挪,一不小心,手指用力重了些,蛋蛋从双指间滑了出去,象发射了一枚枪榴弹,直射了进去,恰巧就在那一刻,蛋蛋发疯似的动了起来,持续了好长一阵时间,我的身子一下子滑到地上,全身都瘫了,第一次在没有**的情况下泄了身。我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什么也不管了,放声大哭了起来。

    “梅梅!梅梅!你怎么了?”

    同学在外面用力敲着门挡,我稍稍清醒,急忙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冲了冲水,掏出镜子草草的补了补妆,穿好裤子,开门走了出去。

    “没什么,刚才痛经痛死我了。”

    我低头,浑身虚弱,头脑也有些不清醒,画蛇添了下足,“别给我男友讲。”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后面两人窃窃道:“可能流产了吧,刚才在里面搞好大一阵呢。”

    我在洗手处停下来,缓缓的洗手,告诉自己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我握紧拳头,aza!aza!刘梅,aza!心中默念,感觉又恢复了力量。

    我往老头儿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打手机,关机,可能开会去了,蛋蛋也安份了下来,我发了条短信,警告他不许乱来,心下才放了些心。

    中午的时侯我差不多忘了蛋蛋的存在,只有翘二郎腿时才明显意识到逼逼里面有异物的存在,这倒多少激起了潜在的有些情致,于是大方地在餐厅和两个男同学聊天,聊天正愉快,我有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跳弹又动了起来,我停了下来,眯起眼,皱紧了眉,死死抓住靠椅,用力的夹紧了双腿,两个男同学大眼瞪小眼,张起嘴合不拢来了。

    还好只有一分钟,我对付两个臭男人还不在话下,当下也不看他们,不住抚胸,自言自语到,“挺住,挺住!”

    夹着腿儿拿卫生纸,大咧咧的说:“姑奶奶的,肚子吃坏了,差点流到裤裆里面了。”

    两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暴笑开来,笑得前仰后合的,我假装恼怒:“滚!”

    那天我换了三条纸内裤,而且本来是穿着纯棉内裤来上的班,最后挂了空档回家,到家时裤子又湿了,人也完全虚脱了,都差不多死了,恨了老头儿好久。

    说完刘梅还狠狠地瞪了正抱着侯靖的刘迎风一眼。

    第章 故事会之公车**

    “又该谁了?”

    我在刘梅的肥嫩小逼里射出股股的精液,看到刘梅摇曳着肥嫩浑圆的丰臀前去折腾她的继父,乳白色的精液拖着长长的尾巴从**里流了出来,沥沥的坠落在地上。肥美的大屁股看得我直流口水。

    赵菲举起了手,说:“该我了,不过我父亲已经不在了,能不能不要说他,反正都是那么回事,我说一件更刺激的事情吧!”

    “什么事情啊?”

    我示意赵菲过来,将**慢慢插入到她的屁眼里面,摸着她的**问道。

    “说件公车强奸的事情!”

    赵菲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茹洁美丽的脸突然就变红了,她羞答答地将头低了下去,我大感好奇,这时赵菲已经用屁股噌动着我的**,开始讲她的故事了:客运终于来了,本来担心最后一班已经走了,现在总算放下心。

    我刚到学校报道那天,由于去拜访亲戚耽搁了时间,接新生的校生走了,不过幸好我的行李被校车带回去了,我就单身一人改坐公交车。上了客运后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车内,由于是最后一班车,车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个,女。除我之外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长头发,抱着几本原文书坐在我左前方,侧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逊色。

    车厢内冷气很冷,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不禁有点后悔没有换下短裤。

    我今年岁,教育大学幼教系大一新生,在高中时是学校拉拉队队长,所以今天也习惯性地穿着啦啦队的短裤,而啦啦队的短裤一向很短,几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无法御寒。

    唉,算了,反正不过分钟车程。

    由于刚才在亲戚家吃晚饭时喝了一点酒,头有点晕沉沉的,所以想打个盹,反正我坐到终点,不怕坐过站。

    眼睛刚阖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一人坐下,睁眼一看是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刚刚上车的。顿时我警觉起来,车上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边,分明不安好心。果然不到一分钟,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马上一手拨开,想起身离开。没想到他不动声色地从口袋掏出一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这个简单动作却吓得我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动。

    他见已经吓住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交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着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狼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

    摸着摸着已经摸到我私处,我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无耻的色狼居然一把将我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着短裤抚摸我的私处。我还记得那把美工刀,所以仍旧不敢动。

    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欢。”

    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

    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更顺手拉下拉炼,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兴奋,粗糙的手指在我**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这感觉比刚才隔着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过一会儿,他右手绕过我背后,一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我私处,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

    他一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不断流出。说实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减低不少。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胸罩已被解开,他的右手已伸进t恤内直接搓揉我的**,并轻捏我已变硬的**。我的胸部不算小,c,却被他的大手一盖就盖去十之**,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

    我一定是发出了一些声音,从半睁半闭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长发女孩似乎已察觉异状,不时回头查看,一张俏丽的脸充满讶异。这个男人也不管,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我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我的短裤。

    我这时开始惊恐,这已经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为只是轻薄的行为,因此双手紧紧抓着我的短裤,企图阻止他的动作。但此时他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在挣扎中,我瞥见他狰狞的眼神,一害怕手一软,竟然连内裤也被一并扯下,无力的挂在我右脚踝上。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男乘客也发觉了,穿着西装好像是个上班族,缓缓走过来。这中年男子也不惊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正握着美工刀。

    这个上班族走到我们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