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08.html
文章摘要: 第199章,进化受得了血染沙场,魍魉开国良禽择木。

    ,低头对中年男子轻声说了几句话,这中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有意思 书院我正高兴有人来解围,这上班族却一屁股坐下,将我搂进怀里,低声说:“别叫,一叫全车都看到你这样子。”

    天啊!又是个色狼,不是来解围的,而是来分杯羹的。不等我反应,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小嘴,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两手也没闲着,先将我的t恤及胸罩往上推让白嫩的**完全外露,接着一手摸我的**,另一手扒开我双腿,中指则不断攻击我的阴核。

    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剎那,我看到那中年男子走到长发女孩旁边坐下。唉!又一名受害者,但我已经无力关心她了。

    在这上班族的挑逗下,阵阵快感接踵而来,**不断从**渗出,沾满屁股沟及大腿内侧。这还不够,这上班族随后将中指插入**,快速的**。若不是小嘴被堵住,我一定会大声呻吟,但这时我只能发出“唔唔”

    虚弱的淫声。

    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居然达到第一次**。

    **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但他还不放过我,迅速脱下裤子坐在椅子上,并将我压倒跪在他两腿间,压着我的头将已勃起的**塞入我的樱桃小口。

    突然,我发现那位长发女孩已被带到最后一排左边,想必那中年男子重施故计,亮出刀子胁迫她就范。最令我惊讶的,除了那中年男子外,还有另一名年轻人,一左一右将长发女孩夹在中间,在她身上不停肆虐。

    我的天啊!难道男人全部都只有兽性,不但不阻止,还加入暴行,这些人的书都读到哪去了?司机呢?司机应该已经发现才对。

    没时间细想,那上班族敲一下我的脑袋,狠狠地说:“专心点,吹喇叭也不会吗?”

    这种情况下我已完全放弃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舔他的阴囊,左手握着他的**上下套弄,希望能尽快完事。

    这时长发美女的衬衫已被完全解开,粉红色的胸罩也被从前面打开,牛仔裤也被脱下吊在右腿上,那件比我的还小的蕾丝内裤则还穿在身上。她显然十分害怕,一边啜泣,一边哀求:“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唉!真傻,这样只会更刺激这群野兽。

    果然,那年轻人立刻从中间拉开她的小裤裤,用舌头去舔她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整个**口**的,不知是口水还是**。那中年男子则努力亲吻她的**,和我一样,她的**也是漂亮的粉红色,胸部比我还大,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着,正握着他的大**,那根**真的很大,少说公分,又粗,那女孩的手还无法整个握住。

    这女孩的身材比我还好,我一向很自傲我的cm,..的身材,但这女孩大概有..,cm,两位美女同时被玩,真是便宜了这群色狼。

    在两人的夹攻下,这美女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

    被她淫媚的声音感泄,我又湿了,那上班族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头在我嘴里一阵猛插。有┳意┳思┳书┳院虽然他的**比那中年男子小,大概、cm,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麻,接着他便在我嘴里泄精了。泄了后还不抽出**,逼我将精液全部吞下。

    我从未曾让男人在口内发射,更别说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里。

    回头一看,两个高中生站在背后,约岁,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犹豫,但眼睛都充满兽欲。此时中年男子说:“还等什么?你们说不定一辈子都碰不到这种美女,而且还是两个。”

    在他怂恿之下,两个高中生不由分说将我拉过去,这时我已完全绝望,一切逆来顺受。他们先将我外套脱下,再将我的t恤从头脱掉,当我双手举起时,他们分别扣住,不让我放下,接着掏出他们的**凑到我嘴边。

    我含着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头一前一后的替他**,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于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务,所以特别辛苦。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我的**,一边揉着我的**,没多久两人都完全勃起了。令人惊讶的是那矮个子却有一支巨炮,尺寸直追那中年男子,含着他的**特别吃力。

    这时那长发女孩被带到我旁边,她已被剥得光溜溜的,永乐娱乐开户:而我也只剩脚上的球鞋。调整姿势后,那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分别坐在地上,我们两个女孩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们两腿间,我替那中年男子**,长发女孩则替矮高中生**。那高个子高中生则手口并用,在我屁股后对我**及屁眼又摸又舔。

    现在高中生的技巧怎么会那么厉害?弄得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泛滥,地上湿了一大片。

    那长发女孩也一样,被那年轻人舔得失去了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还不时将嘴里的大**吐出来,大叫:“啊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

    那中年男子把大**深入我嘴里,淫笑着说:“乖乖吃,等等大**会让你们爽死。”

    “你们两个小**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干你们几次,就太对不起你们了。”

    这时我们后面的人已经要插入,但那中年男子却做个手势要他们暂停,同时将我们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

    我们不约而同点点头。

    “要什么?”

    我们没回答,后面两个人则用**不断磨擦**口,弄得我们一阵酸软。

    “要什么?说出来。”

    不断地催促,后面的**则继续磨擦。

    “快说!”

    “我要**”

    我先忍不住。

    “怎么做?快说!不说不做!”

    一阵催促。

    算了,到这种地步还管什么羞耻心,正要开口,“插小洞洞”

    长发女孩先回答了。

    “用什么插?”

    还问。

    “”

    “快说!”

    “用哥哥的宝贝!”

    长发女孩终于回答了。

    “什么宝贝?听不懂。”

    **继续磨擦着。

    “”

    我俩急得快哭出来了。

    “**,用哥哥的大**。”

    我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接着长发女孩也被强迫说了一次:“用用大**插小小**。”

    这群色狼满意了,后面两人扶着我俩的雪白屁股,“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底。

    “啊”

    两人同时大叫,被玩了那么久,现在才是真正被干了。

    这两人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磨擦着**壁,一**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舌头舔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科。我大声呻吟,不断**,真正是要欲仙欲死。

    而旁边长发女孩的反应更加激烈,已经被插得胡言乱语了:“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

    没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么淫荡。

    我俩浑圆的小屁屁被撞得“啪啪”作响,两对柔软的**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没多久我就达到第二次**。

    从长发女孩的淫叫声高低起伏来判断,她也泄了,而且不只一次。这时干长发女孩的年轻人也泄精了,将精液喷在她满身大汗的背上。

    而我后面这名高中生虽然**不算大,却很持久,还在继续奸淫我。中年男子中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将我扶起站着,要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我的**。我的右手扶着他的腰,左手则套着那根大**,我两条修长的腿则张得开开的,让高中生在后面狂插。

    好不容易这高中生泄精了,精液喷在我屁股上。这中年男子居然用手指将精液拾起,抹在我舌头上,手指在我嘴里**,逼我全部吞下。吞下后他把我右腿高高抬起,搂着我直接把那根特大号**由下而上狠狠插入。

    我的妈啊!痛!**好像要撑破了,其实这才进去一半。还好这中年男子懂得怜香惜玉,只是慢慢进出。徐徐插了一阵后,**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又潺潺流下,沿着大腿滴到地上。

    我紧紧抱着他,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

    他见我越来越兴奋,便把我的左腿也抬起,让我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我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整根没入。天啊!舒服死了!我从未尝过这种特大号的滋味。粗大的**将小嫩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虽然有一点痛,但比起强烈的快感实在微不足道。

    这时他开始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花心,干的我死去活来,**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

    而那长发女孩也一样,坐在椅子上,那矮高中生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大**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挤入**,拔出时再将**翻出,洞口的**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中还不断流出新的**。

    矮高中生显然对这位漂亮大姊姊的嫩穴满意极了,一面和长发女孩亲吻,不时喃喃念道:“喔好紧太爽了喔姊姊好好会夹”

    而我们两个女孩在特大**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什么淫声浪语纷纷出笼,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泄体内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厉害啊爱爱爱死大**要泄受不了了妹妹喜欢啊啊想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

    像是在比赛一样般,我们两个女孩发狂似的**,完全忘了正在被强奸。

    又插了一会儿,中年男子把我放在地上一条摊开的睡袋,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位。长发女孩也被抱过来,爬在我旁边,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矮高中生半蹲着,用他那根大**从背后继续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剧烈晃动。在她前面,那上班族已恢复精神,将**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着。

    女孩看样子被干得很爽,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着眉头,“嗯嗯嗯嗯”的不停哼着。

    这时我的嘴也被塞入一根**,睁眼一看,是那四、五十岁的司机。我并不惊讶,只是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司机职责是保护乘客,却加入同流合污。往窗外看了看,车早已停在高速公路旁一个废弃车场,有人来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脱身看来只好喂饱这6条色狼。

    突然间**的速度加快了,中年男子和矮高中生都快要泄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啊啊”

    我们两个女孩被干得急喘,不断告饶。几乎同时,两人将精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