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17.html
文章摘要: 第208章,熟能生巧细分焦庄户,梦见自己磁盘化疗敏。

    已经湿了一片。有^ 意^ 思^ 书^ 院而琳琳和侯靖互相抱在一声抚摸着对方的**,那个场面真是叫人窒息啊。干了二十分钟后,琳琳和小靖都给干得有点受不了了,瘫在床上只是嗯嗯嗯地发着鼻音。

    我和侯局打了个眼色,一起将**抽起,换了个位置,开始由我插侯靖,侯局插琳琳了。琳琳和小靖当然知道了,琳琳被侯局插入的那一刻,我心里意然感到一丝失落,但这失落马上换成了另一种动力,我狠狠地将**插着侯靖的**,侯靖给干得开始求饶:“强,你别别这么用力好吗?我有点难受。”

    琳琳那边的情况却不同,琳琳的**虽然更小,但因为侯局干得很温柔,所以琳琳给干得很欢快,竟然将上身坐了起来,侯局连忙搂住她,在琳琳嘴里吻了吻后,咬着琳琳的小**吸了起来。

    四个人又干了十几分钟,琳琳和侯靖都来了好几次**,两人的头发因为汗水及动作太大,披头散发地散在胸前,床单已经被她们的**弄得到处湿湿的。我再次感觉到侯靖的穴内抽搐起来,知道她的又一次**又要来了,忙搂紧她说道:“侯局,我要射了,我射进你女儿穴里啦。”

    侯局这时也感到**有要射的感觉,也叫道:“我也快啦,你射进去吧,我也要射进你女儿的穴里啊。”

    我的**猛地一阵酸麻,浓精一股一股地射入侯靖的穴内,侯靖也在**之中,全身无力地接受我的精液。旁边侯局大叫了一声,**速度加快,终于又吼了一声趴在琳琳的身上抓着琳琳的**不动了。想来已经将精液射进了琳琳的穴内。

    隔了好久我才将半软的**从侯靖的穴里抽出,侯靖的**有点红肿,乳白色的精液随着我**地抽出而从**里流了出来。我拿纸巾帮侯靖清理了一下,睡在侯靖旁边玩弄她的**,而侯靖处在半睡的状态凭由我玩着。侯局喘了口气也起身抽出他的**说道:“好爽啊,真是太爽了,今天是我弄过最紧也最爽的穴了。”

    我哈哈一笑道:“我们的女儿可真是最好的哦。”

    侯局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接过我给他的纸巾帮琳琳清理下体**中流出来的汩汩精液,说道:“你女儿的小肉穴可真迷人,谢谢王兄弟啦。”

    我微笑不语,身心有点疲累,闭上眼睛就睡了。

    第章 故事会之王雪(上)

    王强讲完后,我们给他热烈的鼓掌,这时还剩下王雪一个人还没有讲她的**故事了,王雪也是没有父亲,带的是她的叔叔何云灿来,看到王雪求助的眼光,何云灿就主动要求由他来讲,这时我们就不干了,说已经听几个男人讲过了,这次要听女生讲,王雪娇嗔地说不要,何云灿想了一下,就说那就不讲一般的,爆个猛料出来。

    什么猛料啊,我们追问,何云灿说是有关王雪被**后失去处女屁眼的故事,这事直到现在王雪还不知道真相,我们一听兴趣就大了,连王雪都瞪大了眼肯盯着自己的叔叔。何云灿将王雪的手握住,开始讲起来:我和小雪刚勾搭成奸不久,我们还是很浪漫的,遇上假日,我们便会四处去游览,一边欣赏各地风光,一边享受我们两人世界的甜蜜。

    这一次我和小雪趁着周末来到南部一个城市,我手拖手到处游玩。有.意、思、书院因为我们想在这里住一晚而已,所以所带的行李不很多,只有我背个小包,小雪不用拿行李,所以看起来很像本地人。

    很快到了傍晚,看来我们要去找酒店住一晚。因为我们身边可以零用的钱不多,打算住进三星级酒店。

    我们在酒店区转了一圈,想看看那一家便宜。

    “咦,叔叔,你看看这酒店就是那很出名的花莲酒店!”

    小雪很高兴地拍打着我的手,指着刚看到的三星级酒店。

    果然是出名的酒店,电视里都有报导,这花莲酒店的咖啡室里有出名多的流莺,单身男士一坐下去,立即有美女来到身边对他说:“先生,今晚要不要有人“哈哈,这间应该很有趣,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吧。”

    我很高兴地说。

    “也好,我也要看看这里的流莺是不是真的那么漂亮。”

    小雪同意了。

    我故意露出歹脸色,一副**的模样对她说:“不如等我先进去,看看有多少个女人被我引来?”

    小雪就用力捏我的手臂说:“你思想好坏的。”

    突然她双手叉着腰,摆出一副挑战的神色对我说:“也好,你去钓你的女人,我也扮流莺,看看我值得多少钱。”

    我们在街头就这样站着,对看了一阵,然后噗嗤地笑了出来,然后我们俩又再拉着手进了那花莲酒店。我心里就是喜欢这个可爱的新婚侄女儿那么活泼那么幽默。

    “你先去咖啡室吧,我去化妆间化一下妆,换件衣服。”

    小雪把我往咖啡室那边一推,她回到走去化妆间。

    这里咖啡室果然很有情调,昏黄的灯光下,有很多小桌子,大都是两个相连座位,很多已经一对对地亲蜜地坐在一起,抱在一起,但很明显的,很多很明显不是情侣,四、五十岁的伯伯抱着一个相信比他女儿还要小的妙龄女人,会不会是情侣呢?

    我给带坐到一个空桌,叫了两杯咖啡,眼睛看着入口,等着小雪的出现。

    “先生,你今晚要不要我来陪你?”

    一个温柔的女声在我朵边说。

    我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孩坐在我的身边,还来不及回答她,她已经把身子贴过来,她穿著短裙低胸装,我眼稍一扫,已经可以从她衣服上看到她两个又圆又大的白胸脯。

    “不要了,我已经”

    我轻轻推开她的肩,但她那外露的肩上的皮肤又滑又嫩,使我有点迟疑。

    “哥哥,永乐娱乐开户:让我陪你一晚吧,只要一千块就行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搂着我的腰,把胸脯贴过来,这时我的手臂已经能感觉到她高低起伏的胸脯。

    “小姐,请你”

    我还是要推开她,小雪快要来了,给她看见就不好了。

    那女孩把我的手放到她光滑的大腿上,隔着丝袜我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和大腿的诱惑。

    “哥哥,只要五百块就行了,我陪你到天亮。”

    她先减个价,然后双臂套着我的脖子,主动地吻起我。我从来没碰过这么主动的女孩,以前我勾搭小雪的时候,也是全部由我主动,给这个女孩一吻,我三魂不见六魄,顿时不知所措,真的和她嘴对嘴吻起来,当然只是嘴唇相吸,还不至于是法式湿吻。

    我还想推开她,但她已经伸手到我的裤子,把我的拉链拉开,说:“我懂得很多使你舒服享受的招式呢。”

    说完她纤细的手已经抓到我的**,她用指甲轻刮着,然后用柔软的掌心轻轻按抚着,我的老二已经立即肿胀得像一条瓜那般,差一点从裤里面跳出来。

    “哥哥,你看你的老二已经接受我了。”

    那女孩嫣然一笑,加以她有八分姿色,差一点迷倒了我。

    “不要,小姐,我已经有女友了”

    我还想对这眼前的诱惑作出最后的抵抗。

    “哥哥,来这里玩的人很多都有女友的。”

    她把一头秀发向后一拨,把她整个俏脸都露了出来。她把我的手指放在她嘴里吮吸着,说:“先生,你看我的嘴性不性感,等一会儿,我就会含你的大**。”

    她说话竟是那些大胆直接,我的**又在裤里大有动作了。

    小雪已经来到了咖啡室,她已经换上今天才买的短裙,而且稍稍涂了一点口红。她天生丽质,不用化妆品,已经很清丽可人,所以她这样稍稍打扮一下,更显得艳丽极了。

    侍应小姐想带她进来,她摇摇手,示意说是来找人的。

    她不知道其实在这里,只有那些流莺才不需要人家带位。所以那侍应白她一眼,以为她就是来兜客的小姐。

    她向我这边走来,我想推开身上那女孩,但已经太迟了,小雪全看在眼里。她朝我嘟一下嘴,刚好那女孩又在我的脸上亲着,我不能动弹,只好摇手示意。但她别过脸去,好象在生我的气。

    我看她朝我这里慢慢走来,心里庆幸着,她坐下,我可以趁机摆脱这流莺。

    这时在我对面,大概隔两个桌子的座位,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单独地坐在那里,他的头发已经半秃,头两边故意留了长发,然后盘在头顶上,掩饰他那难看的秃头。

    他老是用色迷迷的眼光四处找寻着心目中的猎物,当他看见我侄女儿的时候,立即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拖坐在他的座位上。

    小雪给他吓了一跳,正想用眼光向我求助,但我身上的那女孩却热情地贴着我。小雪赌气地回头,顺从那男人的邀请,坐到他的座位上,眼睛还不停地朝我这边看来。

    在我身上的女孩趁我注意力不集中,继续施展她的媚力。她把胸前的扣钮解开,本来已经是低胸装,现在两小片衣服左右一翻,我连她的乳晕都看见了,所以这时候我心不禁扑扑跳。

    小雪不时地看向我,见我还和这不知名的女孩在胡混,她也故意亲怩地贴近那男人,那男人也不客气地用手臂搂着她的香肩,我看到小雪好象不大自在,但她看向我,又好象要报复那样依偎向那男人。

    这时我的心里早不在乎我身上那妓女,瞪大眼睛死盯着坐在对面的小雪。那男人的手搭在她大腿上。

    “哇,这次可亏大本了!”

    我心里暗暗叫苦,小雪的大腿因为很光滑,所以她没有穿丝袜的习惯,那男人的手得益不浅啊。

    小雪想推开他的手,但男人大力地搂着她,使她双手不能动弹,然后用另一手继续摸着她的大腿,他也真够放肆,在这咖啡室公众地方,竟然把手伸进我侄女儿的短裙里面,我看到他把短裙都翻了起来,小雪那白色丝内裤都露了出来,他的手就摸了上去,小雪连忙把他的手推开。

    “哥哥,怎样,一百二十块很便宜的了。”

    那女孩还继续向我兜生意,见我无动于衷,便把我右手抓起,按在她胸脯上,双手感到一阵柔软,那女孩的胸脯可不小,一只手还不能抓得住整个**,我不自觉地揉了起来。

    小雪看到我这样,本来两颗大大的眼睛瞪得更大。那男人刚好又再用左手抱着她肩,她顺势依偎在他胸前,男人另一手搭在她的腰上,然后贪婪地往上摸,整个手掌按在小雪的圆浑的胸脯上。我看到小雪用力挣扎着,他还不放手,继续在我侄女儿的胸脯上摸搓着。

    我再也坐不下去,把身上的小妓女推开。

    “先生,你已经摸了,至少也要五十块。”

    那女孩板起脸来,刚才那点点温柔完全消失了。我慌忙从钱包里拿出五十块给她,她怏怏地站起身来,拿起小腰包走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那男人又趁机占我侄女儿便宜,他突然用那双摸她秀发的手抱着她的头,嘴唇压在我侄女儿的小嘴巴上面,强吻起来,小雪给他这突然其来的侵犯,也和我刚才那般手足无措,没回过神来已经给他弄开了嘴巴,来了个法式湿吻。

    小雪挣扎站起身来,那男人才扬扬手示意她离开,低下头去喝他那杯放了很久的鸡尾酒。

    小雪来到我身边,我们像一起渡过患难的情侣一般,拥抱在一起。我刚才以为她对我和妓女搂抱的事情发怒,也以为她会哭诉那男人强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