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20.html
文章摘要: 第211章,板面论证理所不容,播音员律政司合两为一。

    来几次,最后一次用力插进小雪的**里,然后僵持着,不一会儿,小雪本来给他插得发胀的小腹胀得更大,大胖哥在她花心里射精了,把她**灌得满满,我还在吸她的阴蒂,她**里的精液突然满泄了出来,沾得我满嘴都是腥味。有 ▓意 ▓思 ▓书 ▓院

    那时候我正给兴奋剂迷惑了,所以没有觉得理会这种事情,只觉得自己的**快要在小雪嘴里胀破,所以大胖哥一抽出来,就轮到我把**再次刺进她的**里。本来我不应该会坚持这么久,但今天吃了那兴奋药,只是不停**,但还是金槍不倒。

    我再次和小雪抱着做起爱,这次药力已经更强了,小雪浪得全身发颤,呻吟声也不再有意思:“啊叔叔大**啊干我啊”

    她爬坐在我的身上,在我身上上下上下地扭动着套弄着,她的**不断含弄着我的大**。

    小雪兴奋得自己托起骄人的两个大**,对我说:“来吧叔叔捏破我的大**快干我啊啊”

    我于是大力地捏弄她的**,她的快感来了,不能再坐直,倒下来伏在我身上。

    大胖哥在一旁看得那**又再竖起来,他性能力真强,简直不像常人。我不知道他又想怎样,只见他走向小雪身后。

    小雪突然全身发抖叫了起来:“啊别别弄我的屁屁啊”

    原来大胖哥用手指插在她的菊门,使她全身都发浪起来。

    大胖哥拉我的手放在侄女儿的两个屁股上说:“帮帮忙,把她两个屁股尽力分开吧。”

    我不知道为甚么要听他,可能是那兴奋剂的药力。

    我用力把小雪两个圆滑的屁股用力扯开,我看他先从她**部位沾了不少淫液和精液,涂在她的菊门,然后拿着**去刺她。小雪凄厉地哀叫起来,他也才把**弄进去。然后一寸一寸把**硬插在小雪的肛门里。

    “啊别再进去我会给你干裂求求你大胖哥啊”

    我侄女儿从未试过肛交,这次给大胖哥的大**硬生生地插进去,她痛得眼泪直流。

    终于大胖哥那根大**全插了进去。

    大胖哥开始在上面**起来,小雪像三文治那般给我和大胖哥夹在中间疯狂地干着。我在最下面承受着两人的重量,有点吃不消,很快我就忍不住,把精液射在侄女儿的小洞穴里,然后连忙退出来,留下侄女儿继续给他骑着。

    大胖哥把我侄女儿反卧在床上,干着她的屁股,小雪很可怜地“大”字形反卧在床上,双腿张得很大,任由大胖哥鸡奸。

    这一次大胖哥也没有维持很久,就在小雪的直肠里进行爆破,小雪惨叫,本来直肠就没甚么位置,给他**攻占后,再在里面射精,所以小雪所受到的凌辱可想而知。当他抽出**来时,小雪“啊”地一声,精液淫液和秽物撒遍床单。

    我们三个人一直疯狂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我也不知道怎么结束,可能是睡去了。我睡来已经是十点多了,大胖哥不见了,只见床单上一遍狼藉,侄女儿小雪赤条条反卧在床上,下体和肛门除了粘糊糊的精液之外,还有斑斑血渍,大胖哥干得也太过份了,这一次不但弄伤了我的侄女儿,还把她处女肛门也夺走。heihei66.com看着侄女儿,我有点伤感和后悔。不过大胖哥不守信用也没办法。

    小雪也醒来,她的精神好象很好,高兴地对我说:“你昨夜真厉害,我上面下面后面三个洞洞都给你干得开花了。”

    我说:“你是说我厉害,还是大胖哥厉害。”

    小雪听不懂问:“甚么大胖哥?大瘦哥?”

    原来那些药性使她忘却了昨夜被大胖哥疯狂奸淫的事。我才舒了一口气。

    我们收拾好,来到了酒店大堂办理退房手续。我四周看看有没有大胖哥的影子,他还没给我事成之后的两千块呢?他这么不守信用,奸了我的侄女儿,一定要他拿多点钱出来。

    果然他出现了,在远处和我招手,我叫小雪办理退房手续,自己就走过去,把他拉到一边说:“大胖哥,我们讲明你只可以摸一下我女友”

    我未说完,他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录像带,说:“大哥,这盒带子如果卖给a片商应该值不少钱,我早在酒店房间里装了录像机,昨夜你女友被奸淫的情形都在里面呢。”

    我呆了,真想不到他会出这样的手段。他说:“我这盒带子就卖给你,五万块吧。”

    我全身都软了,把钱包拿出来,里面有他给我的三千块之外,我自己也只带一万多块,因为我们根本只是渡个周末,没带这么多钱。

    他也摇头叹气地说:“遇上你这穷鬼也没办法,还好,你女友服侍我还算满意,就收你一万三吧,剩下那些零钱搭车回去。”

    他把影带给我,拿走了钱。他走几步回头说:“大哥,请你告诉你女友一声,谢谢她为我免费服务喎。哈哈哈”

    说完扬长而去。

    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小雪,如果我告诉她昨天晚上不但免费给男人干足一晚,还要倒贴人家一万块,她一定会杀死我的。

    回到家中后,我才发现原来那盒录像带是空白的,那大胖哥是个老千!

    “天啊,这次被骗亏大本了!”

    我心中叫苦连天。

    这时小雪点算钱包,发现我多用了一万块,便娇嗲地审问我说:“叔叔,你快说一万块用到那里去?是不是在花莲酒店里找了十个妓女?”

    哎呀,永乐娱乐开户:亲爱的侄女儿,我有苦难言啊!

    第章 故事会之**娇妻(一)

    纵然是在现在这种极为淫糜的气氛下,王雪也羞愧地嘤嘤哭了起来,她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这件事情的发生,赌气地甩开了自己贪财占小便宜的叔叔,不再理他了,何云灿不停地低声讨好,但是王雪还是气愤不已,就是不理他。

    我在一边听得摇头苦笑,既是感叹有何云灿这种为了几千块就将自己心爱女人送人奸淫的小人,更是惊愕于那个死胖子太阳会合作社的大胖哥,那不是大胖是谁啊?

    何云灿所说的这件事发生在好几年前,那时大胖估计还没有上位做到大哥,只是太阳会里的一个小喽罗,但是真没想到啊,那个时候他就会玩这种仙人手法了,**加敲诈,顺便还破了王雪的处女屁眼苞,真是赚大发了,难怪不得这家伙现在成为了本市黑道老大,看来心黑手辣真是天赋。

    王雪一直在赌气,于是屋里面气氛就有点尴尬,这时陈静转了转眼珠,突然说道:“大家的**故事都讲完了,但是我发现了,我们这里有个人,既没有讲故事,也没有在故事里出现哦!”

    我吓了一跳,以为陈静说的是我,没想到陈静却笑盈盈地看着董大鹏,对他说:“董叔叔,你是赵菲的舅舅,但赵菲刚才讲的是她在公车上被**的故事,跟你没什么关系哦,所以现在请你也讲一个故事出来吧。行么?”

    说完陈静还向董大鹏眨了个眼睛,做了个眼色。

    董大鹏当然明白陈静这是在请他调节气氛,看着还有发脾气的王雪,董大鹏苦笑一声说道:“小雪,其实男人,真的都有一些变态心理的,你要是听了我的故事,可能就不会对你何叔叔那么生气了。”

    听到这话,不但王雪暂时忘记了使气,连我们都竖起了耳朵,全部盯着董大鹏,董大鹏苦笑了一声,神情有些惨然地开始诉说一个异常灰色**的故事:一个多月没见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了,上了出租车后我一直把妻子搂得紧紧的,一路卿卿我我的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

    “董大鹏,你回来啦,看你们小夫妻俩亲热的,小惠可要想死你啦!”

    刚下车就有人跟我打招呼。

    “嗨!海生、海亮!你们还好吗?等会到我屋里喝几杯吧!”

    我一回头也打了个招呼。

    “还是不了吧,今晚你们小夫妻还是好好亲热亲热,酒还是免了吧!”

    海生摆了摆手一脸坏笑。

    海生、海亮兄弟俩是我的房客,父母搬去我哥哥那里后,家里多出两间空房,东边的一间租给了他们兄弟俩,他们是从乡下到城里来的打工仔,兄弟俩长得五大三粗的,平时也帮我干了不少力气活,跟我相处得还算融洽,只是妻子总是不喜欢他们俩。

    我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隔壁门开了,探出一个人头,“董大哥回来啦!”

    我侧身一看是阿健,忙应道:“回来了,等会我还要找你,有点资料还要找你翻译一下。”

    阿健是我的另一位房客,住在我们西边的那间屋子,是外地来本市就读的大学生,今年就要毕业了,因为不喜欢学校宿舍的嘈杂和乱七八糟的规矩,三年多来一直住在我这里,因为外语很好,我平时有不少资料总是给他翻译,报酬基本上可以抵扣房钱了。

    “你这家伙,平时董大哥长,董大哥短的,今天他回来叫你一起去车站接也不肯。”

    妻子跑上去拧着阿健的耳朵说道。

    “哎呦!轻点啊!惠姐,我去干嘛呀,你们夫妻两个搂这么紧,我一个人在旁边当电灯泡啊?”

    阿健皱着眉头嬉皮笑脸地说。

    “还贫嘴!打你个臭小子!”

    妻子嬉笑着一挥手在阿健的头上拍了一下,转身和我进了屋。

    一进屋子,我把行李往地板上一扔,一把就抱起小惠亲吻了起来,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衣里边。

    “不要嘛!看你猴急的样子。”

    妻子气喘吁吁地想要推开我。

    “怎么不急啊,都一个月了,你这小**难道不想啊?”

    一会儿我就把她的胸罩给解了开来,把手掌直接握在那两团又大又嫩的**上,轻轻地搓揉了起来。

    “啊!什么嘛!你才骚呢!整天就想着这东西。”

    妻子在我怀里抗议。

    “好啊!那让我看看我们俩到底谁更骚。”

    我的另一只手掌撩起她的裙子,指尖挑起内裤边缘,顺着光滑柔嫩的小腹慢慢地伸了下去

    “不要啊!”

    妻子一把摁住我的手说道:“对不起啦,今天正好不方便。”

    “啊?不会吧,靠!这么不巧啊!”

    我把手依依不舍地从妻子内裤里退了出来。

    “老公啊!你不要这么猴急嘛!过几天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啊,小弟弟乖啊!”

    妻子捧着我沮丧的脸象哄小孩子一样对我说道。

    还能怎么样呢?我把头靠在心爱的妻子大大软软的胸脯上,索性装成小孩子的模样扭了扭脖子说道:“弟弟不乖,弟弟要吃奶。”

    “啊?呵呵!你呀!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妈妈喂你吃奶。”

    说完了就撩起上衣把一对白白圆圆的大**露了出来。

    看见妻子胸前这对熟悉的大**,我迫不及待地把嘴唇凑了上去,轻轻地含住那粒小巧粉红的**,微微的吸了起来,一只手握住另一个**揉弄着。

    “啊”

    在我的挑弄下,妻子的**慢慢挺了起来了,呼吸也变得急促。

    “啊…啊老公啊!好了没有了啊!我都被你弄得受不了了啦!啊”

    妻子闭着眼睛嗲声嗲气地说道,宽大的屁股轻轻的摇动着。

    看见美丽的妻子淫荡的摸样,我胯下的**变得异常坚挺,我直起身子扶着妻子美丽而泛着一层红晕的脸,俯首在她的耳际轻轻地说道:“老婆,我等不到几天后了,满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