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24.html
文章摘要: 第215章,晚点掰开虐待,盐务局鸡头在国外。

    喜欢看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作爱,我和我的一个同学是他家的常客,那个男人总是一边看着我们玩弄**他的妻子一边自己打手枪。有 ▃ 意 ▃ 思 ▃ 书 ▃ 院”

    “你不要指望我能够象他一样。”

    我语气强硬的对阿健说道,虽然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幻想。

    “可是你刚才为什么不是一进来就阻止我们,而要看着我在你面前操你的妻子,看着我把精液射进你妻子的**里。”

    阿健话语中的字眼开始变得极为露骨。

    我默默无言,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的问话。

    这时候,门洞那边又传来妻子甜甜的声音:“阿健,我洗好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哦,我看一会电视再睡。惠姐啊!有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啊?你说呀!”

    “你还爱董大哥吗?”

    阿健问后看了看我。

    “小子,你问这干嘛呀!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当然爱我的老公,我的心永远属于他。”

    一个多月来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失去心爱的妻子,现在妻子这么说,心里感受到一种极大的安慰。

    “那你跟我这样做,有没有感到过对不起他?”

    阿健问出了我心里想问的话。

    “是的,这些天来,我总有一种强烈的负疚感,我怕我老公知道后会伤心,会跟我离婚,可是我又实在无法忍受**的冲动,你要知道我老公很少跟我作爱,他一到床上便呼呼大睡,我每天只能靠**解决身体里的**。”

    妻子的语气显得很沉重,很无奈。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要去睡觉了,拜拜!”

    妻子说完后,那个门洞被重新用纸板掩了起来。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你不用担心了吧!惠姐依然对你一片深情。”

    阿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此时我的心里一片茫然:是的,是我的错,我从来没有好好关心过妻子身体的需求,妻子是一个**极其旺盛的女人,每天晚上都会暗示我,挑逗我,希望我能够和她作爱,刚结婚时,我勉强还能应付,到后来我便装作糊涂,直管自己睡觉。

    我看着阿健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

    “好!阿健,我当你是我的朋友,以后你可以享用我的妻子,满足她的**。但是为了不被别人怀疑、说闲话,你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作爱。”

    我也把手放在阿健的肩膀上拍了拍。

    “董大哥,你真是个开明人啊!我太感动了!”

    阿健握紧双拳在空中击了一下,似乎有些欣喜若狂。

    “还有,你千万不要告诉小惠我已经知道你们的事了。”

    我对阿健说完后回头走出了门口。

    当我站在门外正想走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马上招呼阿健俯首过来。ww.w.heihei66.c.om我把嘴巴放在他的耳边轻声的对他说:“小子,以后不许你再把精液射到我妻子的身体里,我不想做个现成爸爸,你给我记住!”

    说完后我用手在他的头上猛拍了一下。

    “嘿嘿!知道了,董大哥!再见!”

    阿健狡猾地一笑后随即把门关上。

    我离开阿健那里后直接去了单位,一路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个月多来压在我胸口的大石终于搬走了。

    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阿健毕业了,明天就要回家了,我和妻子商量好了一起去火车站送他。

    晚上,永乐娱乐开户:我坐在床头正看着报纸,妻子端了杯热牛奶走过来轻声对我说:“老公,今天你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火车站送阿健。”

    我接过杯子一口喝完后抬头望了望妻子,说道:“老婆啊!阿健明天就要走了,你是不是有点舍不得他走啊!”

    妻子叹了口气说道:“哎!毕竟在一起已经四年了,一想到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总有些感伤。”

    我笑了一笑,继续道:“哇!原来你对他已经有了感情啊!那你明天跟他一起走得了,省得你以后挂念。”

    “呸!说什么呀!人家只是朋友之情嘛!你吃什么干醋啊!不理你了!”

    妻子说完一扭身走开了。

    我望着妻子扭动的丰臀有点发呆,她的屁股很美,宽大而丰满,在她那细细的小蛮腰衬托下显得极为性感。

    这些日子来,就是这张肥肥的屁股,每个星期四的晚上总是撅起后对着那个门洞任凭门后男人的抽送。

    听说女人被操得越多,屁股就越翘越肥大,不知道有没有道理。

    胡思乱想间直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渐渐模糊

    “叮铃铃叮铃铃”

    睡梦中的我被一阵闹钟声唤醒。

    天已经大亮了,我坐起身子后觉得有些困惑:昨晚怎么睡得这么熟,竟然连衣服也没脱,和衣睡了一夜。

    妻子还没有醒,我摇了摇她裸露的肩膀喊道:“喂!小懒虫,快起来了,太阳照到你的光屁股上了。”

    妻子扭了扭身子迷迷糊糊地说道:“让我再睡会嘛!”

    说完掀掉薄被后又呼呼睡去。

    妻子昨晚是裸睡的,扒在床上的身躯曲线玲珑,曼妙无比,雪白的肌肤柔嫩光滑没有一丝瑕疵,一头乌黑的长发呈扇状洒落在床头。妻子的屁股如小山般高高地凸起着,一条粉白的大腿曲起后压在被子上面,露出了饱满丰润的**。

    这时候我发现那里有些异样,妻子嫩红的**似乎有些红肿,**口微微有些张开,里面还有些白色的黏液在慢慢地流出来

    妈的!我看见这副景象后暗暗叫骂,原来他们昨晚趁我睡着的时候又干了一次,看样子还挺激烈的。

    这倒没什么,最让我生气的是阿健那小子又在我妻子的体内射精,等会找个地方我一定骂他一顿。

    火车站门口的广场上,人潮涌动。

    “阿健,你要常来看看我们哦!不要人一走就什么都忘了。”

    妻子说完打了个哈欠,一路上她一直在不停地打哈欠,昨晚他们一定干到很晚。

    “小惠姐,我怎么会忘记你呢?你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快乐!我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

    阿健说完对着我妻子挤了下眼睛,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当然还有你,董大哥,没有你我也就没有快乐。”

    我对他笑了笑,知道他话中有话。

    “阿健啊!你一走我们这里可要冷清许多了,我会感到寂寞的。”

    妻子的语气又有些伤感了。

    “不会的,小惠姐,我可以保证你以后绝对不会寂寞。我也会想你的。”

    阿健双手扶着妻子的肩膀说。

    妈的!还真的当我不在这里了,亲亲热热的象对热恋的情人一样,我分开他们对着妻子说:“老婆,你去买点饮料来,我有点口干。”

    妻子走开后,我一把拉过阿健,问道:“昨晚你们又干了,是不是?”

    “你知道了啊,是啊,呵呵!”

    阿健嬉皮笑脸地说。

    我伏在她的耳边低声骂道:“妈的!你这小子,叫你不要射在她身体里,你偏要射进去,你小子存心要我好看啊!”

    阿健摇着头说:“我没有啊!我没有射在你老婆里面啊!”

    “妈的!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

    我气得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阿健见我真的生气了,就俯首对我说:“在我的写字台抽屉里,有一盒录像带,是我昨天晚上用摄像机拍下来的,我也拷贝了一份留做纪念。那盒是给你的,你看了就知道我没有说谎。总之,你可爱淫荡的老婆以后不会寂寞的。”

    我听了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正想开口,我妻子拎了几瓶饮料过来了。

    “你们两个大男人靠那么近,都什么悄悄话啊?”

    妻子问道。

    “哦,没什么,我叫董大哥以后好好照顾你。”

    阿健回头对妻子笑了笑,“总之你以后绝对不会寂寞的。”

    互道珍重后,我和妻子怀着各自的心事,默默地看着阿健的背影渐渐远去…

    第章 故事会之**娇妻(三)

    回家的一路上,我一直在琢磨着阿健话里的意思,但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妻子也一反常态的一声不吭,心里也一定在想着阿健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到家后妻子接了她同事的一个电话后出去了,我果然在阿健的屋子里找到了一盒录像带。

    我急不可待的把录像带拿回家放进了那台久未使用的录像机里,打开了电视机

    画面上没有人,是静止的,说明摄像机是被搁在房间的哪个角落里,镜头对着大半个房间,也包括那个被纸板封住的门洞。

    “阿健,你说今晚给我们介绍个漂亮妞给我们兄弟打一炮的,可是现在人呢?”

    有个十分熟悉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

    “对呀!人呢?”

    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也是十分的熟悉,可是我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是谁。

    “别急嘛!人过会就到,包你们俩满意,并且绝对漂亮,绝对性感,如果我骗你们就不要给钱。”

    阿健的声音想起。

    原来阿健这小子还给人拉皮条啊!我不免有点佩服阿健的生意头脑。

    这时候镜头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我看到后吃了一惊:原来是海生啊!

    怪不得声音这么熟悉,另一个不用说一定是海亮了。

    “最好要象隔壁小惠那样漂亮性感的女人,如果象她那样的女人,我们就给双倍的钱。”

    海亮说道。

    妈的!他们俩兄弟就只知道打我妻子的主意。

    “呵呵!别急,人长得怎么样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阿健笑着说。

    “啪!啪!啪!”

    传来三声拍门的声音。

    “嘘人来啦!”

    阿健小声对海生兄弟俩说。

    只见阿健走到那扇有破洞的门前,也伸手拍了三声,原来刚才也是从这扇门上传出的声音。

    门上面的纸板被挪走了,从那边传来我妻子娇滴滴的声音:“阿健啊!我老公睡了,照你的吩咐,我今天在他的牛奶里放了两片安眠药。你可以放心了吧!”

    怪不得我昨天睡得那么死,原来是她搞的鬼啊!

    “惠姐,那我们今晚好好痛快的干一场了,哈哈!”

    阿健一边笑着一边对海生兄弟使了个眼色。

    海生、海亮兄弟一开始脸上满是惊讶,到后来喜形于色,对着阿健翘起了大拇指。

    我这才恍然大悟!天那!阿健那小子竟然在给我的妻子拉皮条,而且还把我妻子介绍给了她最讨厌的两个家伙,我妻子竟然还全蒙在鼓里。

    “好呀!就大干一场,到时候就怕你不行。”

    妻子说道。

    “哼!今天我不把你插到叫饶,我就不是男人,你先替我吹吹吧!”

    阿健说完褪下了裤子,叉开腿贴在门上把松软的**伸进门洞里

    几分钟后,等阿健把**抽出时已经变得坚挺笔直。此时海生兄弟俩也早已褪下了裤子,露出了坚实强健的大腿,胯下的**黑黝黝的出奇的粗壮。

    “惠姐,把你的大**伸过来给我好好玩玩。”

    马上,门洞里伸过来一个白忽忽的大**,阿健从门口移开,对着海生兄弟俩使了个眼色。

    兄弟俩蹲了下来,颤抖地伸出手来在我妻子丰满的**上细细的抚摸起来,妻子小巧诱人的**在他们的抚摸下很快挺立起来,门那边开始传来妻子动情的呻吟

    “啊你弄得我好痒啊…”

    “惠姐,把你另外那个**也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