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33.html
文章摘要: 第224章,酡红溺于旧闻三百六十,立体图像茅厕姆林。

    洗…啊…”

    “嘿嘿!这里最关键了,不洗怎么行?”

    “”

    “哦…哎呦…你…你不要…”

    “里面也要洗干净的喽!”

    “呵呵…哎呦”“”

    浴室里面的调笑声此起彼伏,玻璃门上印出两具白晃晃的身影。有^ 意^ 思^ 书^ 院

    许久,门被打开了,海亮抱着小惠雪白**的身躯走了出来。

    “呵呵呵!快放下我呀!”

    小惠用双手勾住海亮的脖子不停的甩动着小腿。

    一头湿漉漉的黑色长发如瀑布一般洒落在海亮粗壮结实的手臂上。

    海生对着餐桌指了一下,示意海亮把小惠抱放在这里。

    海亮会意的径自走到餐桌前,把小惠雪白的**轻轻地横摆在桌上。

    “干什么呀?怎么把我放这里啊?不行,让我下来。”

    小惠说完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可是海生和海亮却一上一下把她按住。

    “别动!好美丽的身体啊!让我们好好的欣赏一下嘛!”

    海亮说道。

    小惠停止了挣扎,气喘吁吁的说:“有什么好看的啦!我全身上下都已经被你们看遍了,还看什么呀?”

    此时,小惠的身子又洁净得象一只可爱的母兔子了,静静地仰卧在木质的餐桌上面,白里透红的粉嫩肌肤再加上凹凸分明的曲线,**丰满的**直透出一种女性特有的柔美。一对洁白硕大的**即使是以仰躺的姿势也高高的耸立在胸前。

    海生站立在小惠头部的位置伸出一双宽大的手掌放在那对丰乳上面恣意的揉捏着,而海亮则站在小惠的身旁俯着身子,上上下下地欣赏着我妻子极具诱惑的身体,还不时地伸手在浑圆健美的双腿上游走。

    “啊你们怎么这么急啊…等会再玩嘛!快让我下来啊!”

    小惠一边扭动身躯一边叫道。

    海生用手指轻挑着小巧诱人的**,一边说:“这样不是挺好的嘛!你就躺在上面,你就这样陪我们喝酒就行了。”

    说完海生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他抬头对着海亮挤了挤眼睛,用手指了一下窗户的位置,然后又挥了一下手。

    随即,海生猛的俯下上身,用一张大嘴封住了小惠的嘴唇

    “啊…唔”

    小惠惊呼一声后勾住海生的脖子激烈地吻了起来。

    这时候,海亮离开了小惠的身子,稍稍移动了几步到了窗前,抬手将窗帘轻轻的打开,又打开了窗户,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原来,他们兄弟俩又要捉弄我妻子,把他们玩弄小惠的一幕暴露于别人的目光中。

    窗户完全打开后,海亮将头伸出窗外东张西望的很久。他一定在观察有没有人正在看着他们这间屋子里淫荡的风景。

    而可怜的小惠,此时正闭着双眼,与恣意凌辱她的男人热烈的拥吻着,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身子可能将暴露在很多人眼前。院

    “嗨!别光顾快活了,来来来,喝酒,喝酒。”

    海亮吆喝着端了几盆菜和酒杯放在了小惠身旁的桌面上。

    海生这才将那张臭嘴从小惠脸上移开,站直了身体说:“小惠啊!快躺好,上菜了,我们边喝酒边让你快活似神仙,呵呵!”

    “你们呀!鬼点子怎么这么多,亏你们想得出来,人家难受死了呀!”

    小惠平躺在桌面上娇声娇气的说。

    “小心啊!别弄翻了啊!”

    海亮把一盘菜小心翼翼地端上小惠雪白平坦的腹部后说。

    “啊!干什么啊!怎么放我身上啊?”

    小惠惊叫着喊道。

    “哈哈哈!”

    海生兄弟俩大笑着举起了那瓶天狗酒,永乐娱乐开户:往杯子里倒满后在**的小惠身旁坐了下来居然真的兴致勃勃地喝起了酒

    妈的!只听说过下流的日本人喜欢把女人洗净后当成盛菜的工具,叫作“女体盛”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也学起日本鬼子来了。

    看见酒,我才猛然醒悟到酒里被下了药。“难道真是毒药吗?”

    我心里想,“那可是要出人命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起身离开了显示器,走到了客厅。

    在酒柜旁边,我发现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和几颗可溶性胶囊的外壳,胶囊里面的药粉被倒空了,这些胶囊应该就是刚才我妻子在酒里所下的药。

    我用手指夹起一颗胶囊的外壳放在眼前仔细的观察,终于看清了打印在外壳上的药物名称。

    “强力速可眠”我悬着的心一下放松了下来,这不是我所担心的毒药,这只是一种高效的催眠药物,说不定就是以前妻子下在我牛奶里的那种安眠药。小惠只是想迷倒海生他们而已。

    可是,她想在海生兄弟俩熟睡后干什么呢?带着几分疑惑,我又回到了房间里的监视器面前,戴上了耳机

    “哎呦!不要这样嘛!人家痒死了呀!咯咯咯!”

    耳机里传来我妻子淫荡的笑声。

    小惠**地仰躺在餐桌上,海生兄弟俩一边不时的用手指和筷子逗弄着桌上这具丰满的美肉,一边饮着那瓶下了安眠药的酒。

    桌子上还有插着吸管的一杯啤酒,看来这是给小惠喝的。

    小惠丰满的**在兄弟俩的调弄和自己的笑声中不住的抖动,引得腹部的盘子也随之上下起伏不定。

    “不要动那!再动盘子就要翻了啊!来来!你也再喝点。”

    海亮把吸管递给了小惠,小惠吃力地侧着脸,深深地吸了几口后,不住地喘气。

    “好啊!来!我们一起喝!”

    海生兄弟在相互碰杯后猛饮了几口烈酒。

    “好嫩的皮肤啊!毕竟是大城市里娇生惯养的少妇,皮肤都能拧出水来了,哪象我们这些干粗活的,浑身到处都是老茧。”

    海生一边抚摸着小惠的肌肤,一边说道。

    这时,海亮俯下了脑袋伸出舌头,在小惠的身上舔弄了起来,还发出“嘬!嘬!”

    的声响。

    “啊氧死了呀…啊呵呵”

    小惠扭动身子笑道。

    海生学着海亮的样子俯身含住了小惠洁白坚挺的胸脯上那颗暗红色的**调弄着,一只手抓住另一个大**使劲的揉捏

    “啊哦…你们…快停下…我受不了啦…啊”

    小惠在两个男人的玩弄下发出欢快的呻吟。

    海亮的舌尖越过丰腴的小腹,顺着小惠**洁白的肌肤一路下滑,而一只淫荡的手掌却沿着修长健美的**一路上行,两者在这具无与伦比的**中心地带会合。

    小惠的双腿并得紧紧的,没有留下一丝缝隙,被茂密的阴毛覆盖的耻骨微微隆起,形成一块美丽可人的黑色三角地带。

    海亮的舌尖继续下行,在**的周围灵活的挑动,而那只手掌并拢后缓缓地插入大腿的缝隙中,沿着大腿的内侧轻轻地抚摸

    “啊”

    小惠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

    小惠的双腿时伸时曲,来回的摩擦,在两兄弟的抚摸玩弄下,身体的**已经开始激发出来。

    海亮抬起了身子,站在小惠的两腿之间餐桌前,用双手握住了那对圆滑的膝盖,把一双粉腿往两边分开。

    “哇!这里好像发大水了,哥快来看那!这里水淋淋的,好诱人哦!”

    海亮一边低头看着小惠的私处,一边说道。

    小惠的两腿之间鲜嫩鲜嫩的,两片**因为充血而娇艳地微微开启,**口湿漉漉的盈满了透明的**,亮晶晶的格外诱人。

    “啊!看什么呀!人家好难为情哦!”

    小惠象征性的将分开的膝盖闭合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打开了。

    海生听见海亮这么说就停止了对**的吸吻,抬起了头

    突然,他把目光投向了窗外,紧接着又露出了一种兴奋的神采。他对着海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也回头看看窗外。

    海亮的身子是背对着窗户的,当他扭过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后,脸上也流露出极度兴奋的神色。他回过头后对着海生诡异的相视而笑。

    而这一切,都瞒过了小惠的眼睛。

    看到这里,我疑惑地撩开了身边窗帘的一角,当我看到窗外的一切时,心里顿时全都明白了。

    窗外,月光泻在我们对面的那栋楼房的墙壁上,发出银色的光芒。

    夜已深了,那栋楼里没有一点灯光。但是,我还是能清晰的看到与我住的这间屋子对面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正在举着望远镜朝我们这里张望。

    那是我大哥家的阳台,从那个人影的身材来看,应该是我大哥的儿子董军。

    天!我猛的放下了窗帘,心头实在有些震惊和后怕。怎么会是他,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些,后果将不可收拾。可是,这一切到如今已经无法阻止。

    小惠依然对着窗户分开着双腿,丝毫不知道她那水淋淋的**正通过望远镜收入我侄子董军的眼帘。

    “小惠啊!你这里好美啊!就象一朵盛开的鲜艳花朵,来!再张开点,让我好好欣赏一下。”

    海亮说完生怕挡住窗外的视线而移到小惠的身侧。

    “你呀!没有见过女人呀!好!好!今天让你们看个够。”

    小惠说完后将小腿收起后,踩在了餐桌的边缘,双膝岔开后将自己最羞耻的地方坦然的暴露于人前。

    “小惠啊!你下面好湿啊!你真是个荡货哦!”

    海亮说道。

    “去你的,被你们两个这样弄,我能不湿吗?你们还不快点喝完了酒,来满足我啊!”

    小惠不知羞耻的说道。她心里一定希望海生兄弟俩喝完酒后早点昏睡过去。

    “呵呵!可是你下面那个骚洞不是那么容易就满足的呀!上次我们两个加上阿健三个都没能满足你。还多亏了那根黄瓜呦!”

    海亮笑着说。

    “哼!那是你们没用,你们三个人加起来还不如那根黄瓜。”

    小惠嘟起嘴巴说。

    “哦?是吗?这么说你更喜欢黄瓜喽!”

    不知何时海生的手上多了一根又粗又长的黄瓜,他用手握住后悄悄地向小惠大大张开的两腿间缓缓接近

    “呵呵!就是啊!我就是喜欢黄瓜,怎么样?呵呵呵!”

    小惠娇笑道。

    海亮伸出手指拨弄开小惠淫荡的私处,露出了粉红娇嫩的**口,里面的**竟然缓缓溢了出来,顺着缝隙流向了紧锁的肛门。

    那根黄瓜已经被海生的手推着抵在了**口的位置,刚一接触,那块淫荡敏感的部位竟然象蚌肉一样蠕动了一下,又挤出一些**。

    “啊?啊?什么东西啊?冰凉冰凉的。”

    小惠双膝猛的合上,惊恐地尖叫起来。

    海亮一边把小惠的双膝使劲掰开,一边笑着说:“哈哈!连这个都感觉不出来,当然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喽!”

    “啊?你们你们好坏啊!快拿开,我不要这个!”

    小惠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这是你自己说的呀!现在就让你的黄瓜情人来满足你吧!嘿嘿嘿!”

    海生一边淫笑着一边用手旋转着黄瓜。

    黄瓜圆滑的头部在海生的微微加力下,旋转着探入了**,两片**的肥厚**立即贴上了黄瓜的表皮,将黄瓜的头部包裹住。

    “啊不行啊唔”

    小惠一边继续抗议一边却张开了双腿,似乎在迎接黄瓜的进一步深入。

    由于**口已经受到**充分的滋润,黄瓜的头部进入身体后,后面的部分几乎不费力气就滑入了我妻子淫荡的身体内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