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61.html
文章摘要: 第252章,百无禁忌老死不相居民家庭,巴山夜雨天女自润滑轴。

    “糖糖,我说过了,我爱妳。有.意.思.书.院我知道,这世界不允许红杏出墙这样的事,可是,如果妳真心爱一个人,那么,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

    糖糖说:“可是,如果我们阿州发现的话”

    “只要我们保守秘密,阿州不会知道的。糖糖,我们会很小心,这样他就不会知道了。”

    我吻着她散发清香的黑发、水灿眼眸,最后又再次吻到她的唇。这一次,糖糖在我的怀中软了下来,然后开始张唇回吻,我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伸手下去,我拉扯糖糖仅余的蔽体物,这一次,糖糖没再抵抗。当我把拉下的内裤扔到地上,糖糖本能地伸手去遮挡大腿根部,试图挡住飘飘如野兽般灼热的视线。我轻轻但坚定地拉开糖糖的手,凝视那一处茂盛的黑丛林,像是置身梦境一般,低声赞叹。

    糖糖挺起身,贴着我的胸膛,轻轻地吻来。我揉弄糖糖的**,同时轻轻地咬糖糖饱满的**,一根手指滑进湿润**。爱抚她的耻丘。

    **已经非常湿濡了,我把嘴移到她的大腿根处,吻着她的蜜唇,接着又向上,揶揄似地轻咬她的耻毛。在这过程当中,糖糖不住地愉悦呻吟,沉浸在如潮快感中。

    吻了一会儿,舌头推开两瓣蜜唇,呼吸着娇艳的女性淫香,我抬起头,欣赏糖糖私处的撩人风光,注意到一处粉红小口,那是糖糖排尿的地方。不顾浓郁的气味,我完全迷上了糖糖的每一处,轻轻地舔,然后又舔她整个内壁,尤其是**四周。

    当舌头移到最敏感的阴蒂时,糖糖忍不住叫了出来,接着,我把一根手指插进**,开始抽送,同时仍然不停地吮吻她的下体。

    糖糖呼吸变得愈来愈急促,我不停地刺激阴蒂,糖糖的下体泛滥如浆,将我的手指浸在湿滑的蜜液中。

    终于,一声压抑不住的尖锐长叫,糖糖弓起了雪白胴身体,然后整个人开始痉挛。我恍若未闻,仍旧继续对她的刺激,喜悦地知道我已将糖糖带上了**。

    过了一会,糖糖喘着气,坚挺**摩擦着我的胸膛,带着娇羞,她小声道:“飘飘,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快乐过。”

    “糖糖,知道吗?妳又美又性感,能和妳一起**,是我的梦想。”

    “飘飘,说真心话,你真的觉得我很美吗?”

    “当然,比那些电影明星都要美。”

    糖糖轻轻地搂住我的颈子,亲吻我的唇,同时羞赧地伸手下去,握着我的**,慢慢套弄,把飘飘的**导引到她大腿根,上下磨擦着她的潮湿**。

    “糖糖!”

    我轻声说:“我爱妳。”

    彷彿是默默表达她的同意,糖糖将大腿向两侧张开,将我的**放到她穴口处。我凝望进她眼眸深处,糖糖将我推进她的体内。

    “嗯!飘飘”

    我的**很大很粗,而糖糖的**在我的挺入下,就像是花瓣一样,为了飘飘的火烫肉茎而绽放。

    糖糖挺起下身,让我的**尽根抵到**深处。糖糖的**很紧,内壁肌肉紧裹着我的**,像是钳子一样。

    我抽出来,然后又滑进去,接着像发狂一样的抽送,糖糖也用同样的热情节奏摇臀摆腰,迎合**的动作,**很快地为**所浸透。

    我们俩像为作爱而生的机器一样配合无间,每次往里插入,糖糖都挺起身来迎合,饱满**甩着性感的抛物线,每次我都感到**顶在她的子宫颈口,而糖糖也开始发出愈来愈急促的喘息。

    就这样子疯了大约十五分钟,糖糖又一次全身僵直,同时用手扣住我的臀,十指用力地嵌入,**中的**也被温暖嫩肉紧紧夹住。我感到下体一阵紧绷,我把精液射回糖糖的体内。一发又一发,肯定是射了相当大的量,没一会儿,**就感到射入的精液开始回流。

    就这样,我和糖糖交缠在一起,享受着**的余韵。

    过了一会,**又在糖糖的**中硬了起来,我轻轻地抽送。这一次,因为比较舒缓,我们坚持了好长时间,最后又一起达到**。

    漫漫长夜,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短了。在我们最后一次缠绵之后,糖糖贴在我耳边,害羞地对我说着:“飘飘,你真的好大,我和阿州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糖糖的话,让我很感到一种身为男子汉的自豪。我和糖糖的**从来就比糖糖和阿州恋爱以来的所有**都要让她感到满足。

    “糖糖,大概是因为我太爱妳的缘故吧!”

    “飘飘,我亲爱的飘飘,这是糖糖最棒的一次**。”

    糖糖再次向我表白,吻别道:“乖飘飘,我该回去了,我想我们都不想要别人有所怀疑吧!”

    我和糖糖又吻了一会,说了一些甜蜜的话,她站起来,把下身擦拭干净。

    “糖糖,妳能把这条内裤留给我吗?”

    我轻声问着。

    糖糖沉默了一会,带着点不安地问着我:“作为我们的纪念吗?”

    我急忙点头。

    “我答应你,可是你要收好。”

    于是,糖糖穿上衣服,把她的内裤留给我,悄悄的走出我的房间。

    只是,当隔日天亮,昨夜的一切彷彿如雾消散。围坐在餐桌旁吃早饭时,糖糖表现得出奇冷澹,不仅不与我说话,更避免与我目光交接。

    我如坠冰窖,却仍不愿意就此放弃,因此,当阿州和室友们去上学,我则藉口不适,留在房间里,把玩着那件染上糖糖蜜汁的白色内裤,静静地等待。

    过没多久,门被打开,糖糖如我所愿地走了进来。瞥见我手中的亵裤,糖糖的脸立即羞红一片,颤声道:“飘飘,我们不能再重复昨晚的罪过了。”

    我正要辩白,糖糖伸手示意我不要说话:“昨晚的感觉确实很快乐,糖糖会永远记住我们曾经拥有的一切,飘飘,我们不能再做错事了。”

    “糖糖,”

    我大声抗议,同时把她拉到我的怀里:“我爱妳!妳知道自己也是爱着我的,给我一个机会吧!”

    我试着亲她,可是糖糖转过头,从我的怀中挣脱开,然后摇摇头,“不能,飘飘。”

    糖糖眼睛泛着泪光,低声道:“就因为我也爱你,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分不开了。”

    “糖糖!”

    看着快要离开我房间的她,我大声道:“我不会停止我对妳的爱,我也会继续追求妳的。”

    糖糖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但她还是离开了我,从此,我俩之间的关系冷却下来,看得出,糖糖的决定让她也很痛苦,但那份决心仍然没有动摇。

    第章 糖糖的肛交

    我感到非常痛苦,因为糖糖,正要狠心地把我从她身边给推走。为了报复她一样,我就经常趁她在的时候,带路静或者计筱竹安琪,甚至有时候还拖住席雅强奸给她看。

    女孩子早就知道我和糖糖发生过关系,对此倒是不以为意,有时候甚至叫糖糖一起加入,糖糖总是不吭声,但也不躲开。

    这天,一些奇怪的事发生了,糖糖对我的态度变得和以往不大一样,像一个正在嫉妒的女人,对我犯的一点儿小错误,糖糖也会要抢白我。

    我笑着问她:“是不是不甘心把我送给人家?”

    糖糖不肯承认,但当我明白挑出她最近的变化,说这就是情人的妒忌时,糖糖沉默下来,跟着跑进房间,整个晚上都没有出来。

    第二天,当公寓里只有我俩时,糖糖说:“飘飘,礼拜天我们再去看场电影,好吗?”

    有点奇怪,但我仍非常高兴,想说糖糖大概是要安慰我一下,点头道:“糖糖,这太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晓得自己是如何渡过的,整日盼着星期天的到来。而到了久候的日子,对于我们的这次外出,糖糖着意的打扮了自己,我都难以相信,坐在我身边的这个美丽女人,就是我的糖糖。

    看完电影,又来到专属我们俩的那个地方,我再次把糖糖拥入怀中,糖糖没有拒绝,我们开始热烈的亲吻。

    我的手开始在糖糖全身上下游走,从她紧紧夹住的两腿,看得出她已经兴奋了。就这样,我们大约亲热了有一个小时,我们回到家中,和上次一样,阿州和室友们都睡了。

    “到你房里等我,我去看一下阿州。”

    糖糖轻声说。

    当她进到房间,我已经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糖糖转身把门锁好,走向我,我们两人开始久别的热情接吻。

    迫不急待,我很快地脱下糖糖的衣服,把她压到身下,吻遍了她全身每一寸娇嫩肌肤,双手抱着她圆润的臀部,狂吻着她的下体,就这样把她带到**。跟着,我趴到糖糖身上,让她握着我像铁一般硬的**,放到她的**口,向前一挺,轻易就进了已经很湿润的**。

    我握住糖糖的浑圆臀瓣,用力地猛干着。想到也许是最后一次和糖糖**了,每次插入,我都用尽全力,一插到底。

    糖糖任凭让我恣意奸淫着她的身体,她努力迎合着我动做,我**的每一次**,她都会仰起头低声呻吟,像是给我无言的鼓励。

    我们在床上尽情地翻云覆雨,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射精以延长**时间,极力享受着我们交合带来的快乐。

    我们二人此时已经完全无所顾忌,想尽花样尽情享受对方身体带来的性快乐。有时糖糖跨在我上面主动迎合我的抽送,有时是我爬在糖糖身后,用动物**方式插入**,用手玩弄糖糖的**。

    就这样我们不停地变换体位,在尽乎疯狂**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放肆地把滚热的精液注入的在糖糖温暖、湿滑的**中。

    糖糖在娇喘连连中也同时达到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满足的、久违的笑颜。这次,糖糖也达到了**,我从没见过她有这样满足的笑容。

    “飘飘,你太棒了。”

    “糖糖,妳还要逼我离开吗?”

    带着几许不安,我问着她。

    “啊,飘飘,我爱你,当你和她们在一起时,我越来越受不了,像是快要疯掉了一样,我知道自己是在嫉妒,我爱你胜过这世间的所有一切。”

    “就像是爱人那样的,是吗?”

    我兴奋地追问。

    “是的,是像爱人一样的爱,我不能再让你从我身边离开,一分一秒都不行。”

    糖糖轻声说。

    “妳比爱阿州还要爱我吗?”

    我问着,再次拥抱糖糖,按搓浑圆的**,让一双饱满肉球渐渐膨胀起来,接着亲吻她肿胀的**。

    在喜悦中,糖糖低喃道:“啊,飘飘,我尊重我的男友,可是我并不爱他。和你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我亲爱的飘飘,当我在你的怀里时,我感到很幸福。”

    从我亲爱的糖糖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我感到震惊。

    “糖糖,是妳把我变成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我不想和其他的人,甚至是阿州,分享妳的爱。妳是我的,妳的**、灵魂,我都想拥有,我要妳一直这样躺在我怀里,我想要和糖糖妳一直这样连成一体。”

    糖糖紧拥着我的背,翻到上面,调整位置后,胯坐在我腰间,直到**全部埋进她的爱巢,这才忘情地与我接吻,上下挺动着肥白屁股。

    “飘飘,这样太好了,可是我们的结合,必须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阿州不能知道,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当然,我知道。”

    搂住糖糖成熟的臀肉,我卖力地**,一开始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