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79.html
文章摘要: 第270章,覆地翻天高垒深沟座子,所穿金兰之交炼金术师。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放肆的说道:“加加,我知道了!原来是哈哈”

    加加看着姐夫越来越大的**,心想:“姐夫的**真大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想到这,她更兴奋了,不由得站了起来作势要打,娇声道:“姐夫你好坏,敢欺负加加,看我不打你这坏姐夫”

    不知是被拌一下还是没断站稳,忽然加加整个人扑到我身上,湿湿的阴部正好顶在我隆起的地方。我们都猛地一颤,像触电一般,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快感使得我俩浑身无力。

    “快扶我起来,坏姐夫”

    加加一边娇喘一边无力的说。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不行!你这坏姐夫。快嘛快嘛”

    加加边说边撒娇的乱扭身子,使得自己湿湿的**不断地在姐夫的大**上磨擦,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她的**越来越热、两片**越来越大,像一个馒头一般高高的鼓起,**越来越多,不但把自己的裤子搞湿,连姐夫的裤子也沾湿了。

    我们两的性器隔着簿簿的两条裤子不断的磨擦,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飞快的把加加的衣裤脱个精光,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握住肥大的**摸揉起来,嘴里说道:“好加加!我来替你解决你的需要好了!”

    加加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加加大白天被男人这样的搂着、摸着,尤其现在搂她、摸她的又是自己的姐夫,从我摸揉**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颤抖。

    加加娇羞叫道:“我!不要这样嘛不可以”

    我不理她的羞叫,顺手先拉下自己的睡裤及内裤,把已亢奋硬翘的大**亮出来,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

    “加加!快替我揉揉,你看我的小弟弟已经要爆炸了。”

    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插入加加裤内,摸着了丰肥的**的草原,不多不少,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口,已是**的,再捏揉阴核一阵,潮水顺流而出。

    加加那滋润的**,被我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再被我手指揉捏阴核及抠**、阴核,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爽是五味俱全,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连握住我大**的手都颤抖起来了。

    不管她如何的叫,我是充耳不闻,我猛的把她抱了起来,往她房里走去,边走还边热情的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她缩在我的胸前,任由我摆布,口中娇哼道:“好姐夫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喔”

    我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百度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她心中多么想姐夫的大**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润将要乾的小肥穴里面去滋润它,可是她又害怕被人发觉如何是好?但是在小屄酸痒难忍,须要有条大**插插她一顿,使她发泄掉心中如火的欲火才行。

    她任由我把她衣物脱个精光,我像饥渴的孩子,一边抓住加加的大**,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上摸柔,左右的摆动。

    加加感到如触电,全身痒得难受,我越用力,她就越觉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轻哼:“喔喔好姐夫痒死了喔你真会弄”

    我受到加加的夸奖,弄得更起劲,把两个奶头捏得像两颗大葡萄一般。

    加加被逗得气喘嘘嘘、欲火中烧,**已经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她叫道:“好姐夫,别再弄加加的奶奶了,加加下面好好难受”

    我听到加加淫浪的声音,像母猫叫春一般,心中想:“没想到加加原来是这么淫荡。”

    于是我对加加说:“加加,我下面也好难受,你也帮我弄,我就帮你弄。”

    说着也不等加加答应,就来个式,让自己的大**对着加加的小嘴,自己则低下头,用双手扳开加加的双腿仔细看。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不停的颤动跳跃。两片肥美的**不停的张合,**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光,排放出的**,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我把嘴巴凑到肛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加加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坏姐夫加加没叫你弄那儿。”

    “好加加,那你要我弄哪儿?”

    “弄弄前头”

    “前头?前头什么地方?”

    我故意问。

    “前头前头就就是加加的小屄嘛,你这坏姐夫。”

    加加娇淫的道。

    “好加加,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帮你弄小屄。”

    说完,就把嘴对着加加那丰满的**,并对着那迷人的小屄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加加连打寒颤,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我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屁眼,用嘴猛吸小屄。加加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骚痒,**不停的涌出,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

    接着我把舌头伸到里面,在**内壁翻来搅去,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

    加加只觉得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小屄凑近姐夫的嘴,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穴内。加加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她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姐夫啊你你把加加的骚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加加的骚屄好好痒快快停噢”

    听着加加的**,我也含含糊糊的说:“加加骚加加你的小屄太好了。好加加,我的**好好难受,快帮我弄弄”

    加加看着我的大**,心想:“姐夫的**真大,恐怕有八、九寸吧!要是插在小屄里,肯定爽死了。”

    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啊好硬、好大、好热!”

    不由得套弄起来。

    不一会儿,我的**变得更大了,**足有乒乓球大小,整根**红得发紫,大得吓人。

    由于我**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使我像疯了一般,用力的挺动着配合加加的双手,自己的双手则用力的抱着加加的大屁股,头用力的埋在加加的胯间,整张嘴贴在**上,含着姐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得来回涮着。

    加加的阴蒂被我弄得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只。加加也陷入疯狂,**道:“啊啊好姐夫加加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嗯嗯嗯”

    我也含着加加的阴蒂含含糊糊的应道。

    这一对**的姐夫和小姨子忘了一切,疯狂地干着

    猛然间,我们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啊”

    同时**了。我的精液喷了加加一脸,加加的阴精也弄的我一脸。

    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加加的**,躺到加加的怀里休息了一会,抬头看着加加带着满足的笑容、并沾着自己精液的脸问道:“加加,舒服吗?”

    加加看着姐夫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

    看着加加娇羞的模样,我忍不住又把加加压在身下,加加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风骚的白了我一下娇声道:“坏姐夫,你还不够吗?”

    我看着加加的骚样,心中一荡,**又硬了起来,顶在加加的小腹上。

    加加一下就感觉到,吃惊的看着我:“你你怎么又又”

    看着加加吃惊的样子,我得意的道:“它知道加加没吃饱,想请加加的肉穴吃个饱!”

    听着自己的亲姐夫讲出这样**的话,加加觉的非常得刺激,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好想让人干。于是她娇淫的说:“那就让加加的小屄嚐一嚐你的大**吧!”

    我如何忍得住,兴奋的把腰乱挺,可是我半天没弄进去,逗的加加“咯咯咯”

    的浪笑:“傻姐夫,不是这样咯让加加来帮你。”

    说完加加一只手握住我的大**移近自己**,一只手分开自己的**,然后一挺腰,“滋”的一声,我的大**终于进到了加加的**内。

    “啊”

    我们两都忍不住叫了起来。我觉得自己的大**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

    “好爽加加的肉穴真好。”

    “好姐夫,你的**真大,加加太爽了!快用力干。”

    我热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紧紧的搂着我的头,丁香巧送。加加双腿紧勾着我的腰,那肥大的**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更为深入。

    我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的**,插得**四射,响声不绝。

    不久,加加又乐得大声**道:“哎呀好姐夫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姐夫会插穴的好姐夫太好了哎呀姐夫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

    同时,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在左右摆动、上下抛动,婉转奉承。

    我以无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加加娇媚风骚、淫荡,扭动着屁股,恨不得将我的**都塞到**里去,她的骚水一直流不停,也**个不停:“哎呀姐夫我可爱的姐夫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

    “姐夫嗯喔唔我爱你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不和你分离”

    “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极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极了”

    “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好姐夫加加被你干的爽死了啊用力干把加加的肉穴插烂”

    加加的两片**,一吞吐的极力迎合我大**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乱抓,这又是一种刺激,使得我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又狠。

    “骚加加我哦我要干死你”

    “对干干死骚加加啊我死了哦”

    加加猛的叫一声,永乐娱乐开户:达到了**。

    我觉得加加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顶住加加的子宫,然后觉得有一股热流射向子宫深处。

    加加被我滚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她用力地抱着无力得趴在自己身上的我,我的**还留在加加的子宫内。

    狂潮之后,我边拔出**,边对着加加说道:“骚加加,你的肉穴吃饱了吗?”

    加加抬起头,吻了我满是汗水的额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