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84.html
文章摘要: 第275章,可消化引商刻羽数字信号,补血安惠君司法部门。

    泄。有╭ 意╭ 思╭ 书╭ 院我和刚才一样,把计筱竹两腿拉得大开,把我胀的紫黑的粗大**顶在计筱竹的**口上,再一用力,一整根**尽根没入计筱竹的小**里。

    计筱竹有了刚才的**,**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紧,我能比较顺利的戳进去,抽出来,一进一出带来的强烈快感,让我的动作变得更凶猛、更有力,仿佛想要戳穿计筱竹的**似的。

    我一边按住计筱竹,**狠狠的戳,一边吼叫着:“老子戳!戳烂你的骚逼!小婊子!老子干死你!你叫啊!戳烂你个小贱货!”

    “嗯不要!别!好硬求求你!不要了!啊!不不不不要!”

    计筱竹觉得一根热乎乎的铁棒在自己的下体里面不知疲倦的前后**,顶端好像有一个瓶塞大小的东西不停的撞击着自己的子宫口,一阵酸痒的感觉从那里不停的传出来。

    “不要了!轻点求你!你的鸡**太大了!嗯!”

    在我狂暴的动作下,计筱竹很快达到了一次**,热热的**从子宫里涌出,烫着我的大**,**本能的收缩,把我的**紧紧包住,好像计筱竹的小嘴含住我的**不停吮吸一样。

    我已经猛戳了几百下,这次一个没忍住,一股浓精狂射而出,我紧紧抱住计筱竹,把我的精液全都射进计筱竹小小的子宫里。

    两人相拥而睡,稍稍休息了一下,我的体力渐渐恢复,而计筱竹早累得大汗淋漓,长发散乱,计筱竹这一次怕我看见自己正面的**又兴奋了,于是翻了个身,把背对着我。计筱竹还有点得意的想:“这样**和下面都看不见,总不会那么快又兴奋了吧!”

    殊不知,她细细的小蛮腰,圆滑上翘的肥嫩大屁股对男人视觉的巨大刺激,很快再一次的狂风暴雨又降临在计筱竹娇柔的身体上!

    我很快又不满足了,我把计筱竹翻了个身,奸污就要再次开始了!

    计筱竹手臂撑在床上,圆滚滚的肥大屁股对着我,计筱竹已经无力反抗,任由我把自己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我把手放在计筱竹浑圆的大屁股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圆滚屁股,“学姐!屁股长这么翘!是不是想让我从屁股后面操你?”

    说着,我把**对准了计筱竹的肛门口,屁股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戳进计筱竹的屁眼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计筱竹这样有着s形曲线的美女。我发了疯似的在计筱竹屁股里面狂戳,猛吼着:“噢!爽!小婊子!老子戳死你!噢!妈的好爽!小**!老子戳!戳!”

    “不要!啊!轻点!慢点!不要啊!啊!”

    计筱竹痛苦的仰起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有○意○思○书○院我在计筱竹屁股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屁股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正在怎样的奸淫身前的这个学姐。我的肉茎好像是铁做的似的,在计筱竹肠道里不停的前后抽动,一进一退,一进一退计筱竹一边哭叫,一边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

    我一边喘气,一边淫笑:“小**!老子今天让你的屁股爽翻天!爽不爽!”

    我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计筱竹翘起的屁股,每当计筱竹浑圆的屁股和我的小腹撞击时,计筱竹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

    的呻吟,计筱竹的这种叫声让我更加的兴奋,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计筱竹的尖叫声中夹杂着我的淫笑,计筱竹像一匹**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白臀,正对着我,我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丑**缓缓从计筱竹的肛门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肛门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肛门的嫩肉又被我的**猛的塞进去,计筱竹被我干的**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在我粗暴的冲击下,计筱竹只觉得好像有一个火车头在屁股后面不停的撞击着自己,屁眼里面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软,两条玉臂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终于手一软,上半身软倒在床上,两个饱满的**被挤压的变了形,可我正在兴头上,只是一个劲的把自己那根肉茎凶悍的戳进去,再戳进去!计筱竹上半身软了,屁股显得翘的更高了,给我的视觉刺激更大了,我只觉得自己的**好像被一个小橡皮套子紧紧包住了,又温暖、又湿润、又紧绷,每一次**和计筱竹肠道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带给我的**一阵酥麻感,我舒服的吼叫着:“小婊子!你的屁眼好滑啊!戳的老子爽死了!老子操死你!噢!爽!”

    一边叫,一边不停的狂戳,我每向前顶一次,计筱竹全身都被我撞的向前一冲,圆滑的屁股被我的肚子撞出“啪啪”的响声。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床上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女生的屁眼被戳的“扑哧扑哧”

    的水响声一直不绝。我终于快要忍不住了,计筱竹娇嫩的屁眼肠道壁上的肉和我铁硬的**剧烈的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从我的**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发出的“嗯!不要!啊”

    的呻吟声刺激着我,我的**突然一阵抽搐,我紧紧抱住计筱竹丰满肥硕的圆臀,把**深深戳进计筱竹的屁眼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计筱竹的屁眼里,很快一股混浊的白浆从计筱竹和我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计筱竹流出的**,还是我刚刚射出的脏物。我紧紧抱住计筱竹的屁股,让自己的**在计筱竹的屁眼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茎。

    我在计筱竹丰满性感的**上发泄完了兽欲,永乐娱乐开户:计筱竹已经被我干的奄奄一息,瘫软在床上,两个饱满的**被我的大手揉搓的红肿胀大,越发性感的向上挺起,她白嫩光滑的大腿上、平滑的小腹上、高耸的**上糊满了我射出的脏物,粘乎乎的白色浆液有的顺着大腿流到床单上,有的正在从计筱竹两片肥厚的**缝里向外冒,还有被操得成了一个小洞的肛门,也不停地汩汩冒着带气泡的白色精液。

    第章 再续前缘

    第二天,我们系组织去秋游,我们班由老师队,老师当时穿着一件红色的体恤衫和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脚毫无遮掩的露在外边,由于没戴乳罩,两个**清晰的凸现出来。

    扩大的领口环绕着那纤美如水柔般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而且泛起无数痕皱褶的超迷你黑色紧身短裙,雪白如雪粉嫩的大腿露在外面,以及丰满性感的臀部,简直是惹火到了极点。

    高挺肥大的**,随着走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动着,真是荡人魂魄。丰满的肥臀紧紧包在那件紧窄的短裙里,更显得浑圆性感,尤其那饱满肿胀的**,透过紧身裙而显得高凸凸隆起,直看得我神魂颠倒。我和班上的几个色狼都看的眼睛发直。

    我们系租了几辆游览车,乘夜开往嘉义,准备在天亮前抵达阿里山,林冰身为导师,自然也要跟到。初上车,年轻人精力旺盛,大声的唱着歌曲,在车厢中到处跑跳嘻闹,无片刻安宁。

    车子经过苗栗之后,大家开始失去精神了,本来在老师四周聚集着的同学纷纷回座位打起瞌睡,司机将车厢的内灯切熄,游览车安静快速的在路面上奔驰着。我乘机悄悄坐到老师身旁,和老师手拉着手,老师斜着头枕在他肩上,她想睡了。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见有谁在注意这边,我摊开自己的长大衣,将老师和自己盖住,老师闭着眼睛,甜甜地笑着,我也阖上眼,逐渐的进入梦乡。

    我被一种难过的感觉弄醒过来,迷糊中,我困难的张开眼皮,看见老师已经不在身边了,我前后瞻望一下,到处找老师。老师没有找到,我倒是发现坐在后两排另一侧的我的室友阿吉有点不大对劲。

    阿吉不知道和谁坐一起,也是外衣将俩人都盖着,看不见的那人好像俯在他的膝上,只露出穿着牛仔裤的腿和一双可爱的布鞋,外衣所掩盖着的头似乎在偷偷的耸动,阿吉闭着眼睛,当然十分受用。

    “好啊!有人在车上过份。”

    我有点郁闷地想。安琪的话剧彩排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所以没来,而席雅则是来了生理假,也没有来至于计筱竹学姐她们,麻烦我是经济学系的好不好?她们根本就跟我不同系耶,所以才落得我如此凄惨一个人上路,要不然,哪里容得阿吉嚣张,命苦的我啊。

    老师这时不知道从哪里走了过来,笑着说:“同学们醒醒,已经到啦。”

    我转头看窗外,果然看见阿里山火车站,游览车正慢慢的驶着,想找个地方停靠。老师吩咐我说:“你去叫醒阿吉,我们该先去买火车票了。”

    阿吉是这次旅行的财务长,我们计划在这里换搭到祝山的高山火车。

    我站起身来,特别轻咳两声,伸了伸懒腰,才转身向后面走来。阿吉果然已经机警的睁开了眼,并且假装在瞭望窗外,我故意不走近,向他做了一个手势,阿吉点头表示会意,我就又转身回来,老师已经站出走道,向前门移去,不久阿吉也从我身边挤过,游览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让老师和阿吉下去,车外寒气凛凛,两个人拉高衣领,缩着脖子向车站走去。

    我回头看阿吉的位置上,那女孩坐正了一些,外套仍然盖着头,还是看不出来是谁,我顽皮心起,走到那个座位坐下来,将一半的外套拉到自己身上,那女孩顺势伏到我膝盖上,而且在外套底下在帮我解着拉炼。

    我知道她将我误认为阿吉了,我只是来开开玩笑,可没打算要占她的便宜,但是来不及了,她熟练的找出**,一口就含进去了。糟糕!我暗暗叫苦,底下的女孩子也发出了“咦”的疑问声,显然规格不对,我觉得她停了一下,**被温温的衔着,也没有多久,那女孩又舔动起来。

    那女孩自然已经发现我不是阿吉,可是这时候怎么纠正错误呢?起来骂人?那不是彼此都很丢脸?她都已经将人家的**含进嘴里,该当如何是好?不如将错就错,干脆舔到底算了!只是这**这么大,会是谁呢?

    我被女同学舔着,麻烦的还不知道她是谁,她湿暖的嘴儿带给我无比的快感,她的嘴唇和舌头软滑的上下吸吮,牙齿不时磨过我敏感的红肉,我都怕随时会被她咬上一口,**硬得提心吊胆,虽然特别的舒服,也异常的心虚。

    几分钟以后,我透过车窗,看见阿吉和老师手上各拿着一叠车票,已经步下火车站阶梯,向游览车走回来,我心里更是慌乱,但那女孩子还吃得认真,深深地让**抵到咽喉,害得我**快美难言,我上慌下爽,背脊梁一酸,射精了,射得又强又多。

    但是我太紧张,造成肌肉僵硬,精水无法一次都全部射完,只好分成几股陆续的唧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