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692.html
文章摘要: 第283章,毛坯打屁股什么时候,凤友鸾交小褂电锯。

    抽动不得。有.意.思书院

    “别乱动!乱动我强奸你哦”

    我笑嘻嘻的。

    “你你现在不就是在强奸我?”

    雯雯瞪我,又得小心闪躲我的**。

    “唉唷!说这种话!”

    我抗议了:“我哪里有强奸,我只是**罢了。”

    “呸!”

    雯雯啐我,一口热气正好吐在那**上。

    “唔”

    我抖了一下,说:“好雯雯,真舒服,多呵我一次。”

    “不要!”

    雯雯偏过脸。

    我将烫呼呼的**摆到她脸庞上,雯雯紧张得要命,我乞求的说:“拜托嘛,一次就好!”

    “不要!”

    “好啦!好啦!”

    我磨她。

    雯雯拗躲不过,只得说:“那那你拿开一点。”

    “咳,我很难拿开,”

    我见她态度软化,说:“你转过来就好了嘛。”

    两人讨价还价半天,雯雯终于缓缓地转头回来,我那**子正好端端正正的搁在她嘴唇上,雯雯俏脸薄嗔,张开小嘴,长呵了一口气。

    “哦”

    我声音拖得长长的。

    雯雯看我舒服的表情,心中一暖,又多呵了我一次。

    “噢天你真好”

    我叹道。

    “好了!”

    雯雯说。

    “不要!不要!”

    我说:“刚昨天那样你用舌头舔我一下好不好?”

    “才不要!昨天那是不小心的!”

    雯雯抗议。

    “好雯雯好妹妹”

    我用屁股擦动她的胸脯:“一下啦一下啦”

    “你你别乱动嗯哼”

    “舔一下!舔一下!”

    我更乱动。

    “一下哦!”

    雯雯说。

    “嗯!”

    我点头。

    雯雯伸出舌尖,挑了我一下。我舒眉展颜,雯雯就缩回去了。

    我盼着眼看她,雯雯说:“一下了。”

    我愁眉苦脸,雯雯好气又好笑,不甘不愿的再度伸出舌头,我赶快说:“好舒服好棒”

    雯雯尝着我的龟脖子,那硬中带着柔软的肉冠,舔起来反而有点好玩,我那死样子又好像很享受,就继续的舔下去。

    “嗯嗯”

    我称赞说:“你好好,雯雯”

    雯雯继续舔着,同时盯着我的表情看,不知道怎么搞的,下腹急起一股暖流,溢到花唇外来,她心中一荡,樱唇乍启,索性将我那**吸进嘴里。

    “啊”

    我快活得不得了,放开了双手。

    雯雯被**菱子塞得嘴满满的,却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这时候我满额是汗珠,用奇异的表情看着她,她反而有点害怕了。www.w.heihei66.c.om

    她怯怯地吸吮一口,我的脸色就缓和一些。她寻到要领,便又吸吮一口,看看我,又是一口,再一口。

    我**上的青筋越浮越凶,雯雯多手,用指尖去挑它,我喉间咕哝着口水,再也沉不住气,跳起身来,跪扑压住雯雯。雯雯踢腾了两下,仍然被我死死的抱住,身处险境。

    “你你又要作什么?”

    雯雯的声音在发抖。

    发抖也许是紧张,但更可能是,我已经和她短兵相接了。

    “不作什么,”

    我说:“和你聊聊天。”

    “聊什么?”

    雯雯问。

    “聊这个”

    我摇摆着屁股。

    “啊”

    雯雯喘着,我那前端的一小部份沉入雯雯的湿润的**之中。

    “唔”

    我也喘着。

    雯雯的瓣肉滑溜溜的,里面又黏又紧凑,我虽然只有半个圆头被包裹着,却是感度十足,忍不住就用那半个头又磨又晃,进进出出不停。

    “呀”

    雯雯这回又是全新的遭遇,她垂闭双眼,失力地迎开大腿,两脚盘上我的后臀,勾着我随我磨晃。

    “喂,”

    我说:“你跟我聊天啊!”

    “我我”

    雯雯微弱的说:“我好难过”

    “难过?”

    我转快了一些:“难过?还是舒服?”

    “啊啊舒服哦又难过啊”

    “咦?怎么会这样呢?”

    我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啊唷我我不知道啊不要停”

    “我没有要停啊”

    我说。

    “喔喔好舒服怎么会这样啊快一点嗯哼快一点啊我好热嗯”

    “像这样吗?”

    我努力地加快。

    “哦对对啊啊我我会死啊会死掉”

    “让你死掉,好不好?”

    我问。

    “好好啊让我死掉啊呀真的要死掉了”

    雯雯双脚反射地勾紧我,想将我挤进身体里去,我却吊人味口,弓起屁股,故意只在门前徘徊,雯雯的下半身简直是悬挂在我腰上了,她浑身香汗,秀发散乱,嘴里嚷着没意义的言语。突然她两条藕臂蛇一样地缠绕住我的颈子,娇躯一阵僵直,我感觉到大股大股热气腾腾的液体吹洒到我腿间,把**阴囊都喷湿了。

    “唔,你真的死掉了?”

    我停下来问。

    “嗯”

    雯雯半闭着美眸喘气,抱紧我,但暂时不想理我。

    我对于只用了半粒**就让雯雯**了,心中可真骄傲。雯雯迷蒙了一会儿,才说:“天哪”

    “天什么天?”

    我又动起来:“我都还没进去呢!”

    我这次不再磨了,放沉下身,试着钻进她的身体里面。我发现雯雯想叫,但又故意抿紧嘴唇。

    “现在怎么样?”

    我磨着她的花蕊。

    “”

    雯雯只慉动身体。

    “怎么样了啊?”

    “别跟我说话,”

    雯雯说:“我已经死掉了!”

    平常乖乖巧巧的雯雯,浪起来可还真情趣连连。我温和的将整颗**埋进她的花唇中,说:“是吗?是吗?”

    “啊”

    雯雯颤了颤。

    我退出来,又送进去,雯雯便又颤了一下。

    “活过来没有?”

    我问。

    “没有啊”

    我挺起身体,脱去衣服,也把雯雯扒个精光,并且持续的点插着,雯雯“啊唷”不停。

    “活过来了吧?”

    “活过来了”

    雯雯呻吟说。

    我又退到出口,重新滑进去,这回进得比较多,雯雯皱紧蛾眉,抓住我的肩膀说:“会痛”

    我装傻,又插进去一些,雯雯大震,说:“好痛”

    我赶紧吻着她的颊说:“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归对不起,我仍然重覆的退出来,又插进去,并且越插越深。雯雯当然更是呼痛,我不停地哄她,抚摸她,终于把大半根**插进去,抵在雯雯的花心上。

    “痛啊”

    雯雯流着泪尖叫,我低头一看,雯雯的穴口竟然流出了丝丝的鲜血,我大吃了一惊:“雯雯,你还是处女?”

    “难道人家不应该是啊?”

    雯雯流着泪,恨恨地捶我。

    我有点疑惑:“可是你跟阿吉”

    “就是因为我不想给他处女,所以才给他含的。”

    雯雯委屈地说:“没想到却给你强奸了好痛哦呜呜坏蛋”

    雯雯流着清泪,我将泪珠舐去,直说:“乖已经不痛了”

    “你好坏”

    雯雯抽噎地说。

    “好了,不哭。”

    我说:“我们再来聊天。”

    “啐”

    雯雯气呼呼:“又要聊什么?”

    “聊嗯譬如说”

    我抽送了一下:“譬如说,雯雯为什么会这么漂亮”

    “哼,你胡说!”

    雯雯破涕为笑。

    我就天花乱坠的鬼扯蛋,手指在雯雯脸上细划着,分散雯雯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地拔拔插插,雯雯慢慢的忽略了疼痛。

    “晚上我们去吃烛光晚餐。”

    我提议,当然没忘记扭动屁股。

    “嗯”

    雯雯哼了哼:“不要”

    “为什么?”

    “不要!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嗯”

    她说。

    “可是,我们已经这么好了啊”

    我说。

    “那有什么用?”

    雯雯望着天:“吃完饭,你就走了啊!”

    “我今天可以陪你一整晚。”

    我说。

    “啊轻点”

    雯雯别过头:“那还是不一样的,你要作我男朋友吗?嗯?”

    “这个”

    我这可就迟疑了。

    “哼!”

    “这样好了”

    我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以后当我们在一起,我作你哥哥,有时候陪你吃饭,有时候陪你看书,好不好?我保证,疼你,爱护你,好不好喂喂你干嘛又哭啦?”

    “我不知道”

    雯雯流着泪:“我不知道我你你别对我这样”

    “好好好乖”

    我真慌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乖,你现在觉得好点吗?”

    “唔唔”

    雯雯脸红得像苹果:“很胀,好奇怪。”

    “胀?”

    我说:“我还有一半没放进去呢!”

    “你吹牛!”

    雯雯笑起来。

    我为了证明我不是吹牛,屁股用力一沉,虽然没有百分之百将**完全插进去,却也和雯雯肉肉相贴,吻合度总有八、九成了。雯雯被我撑得杏眼圆瞪,婉转啼叫着。

    “怎么样?信了没?”

    我说。

    “信了你你一定要轻点”

    雯雯哀求的说。

    “好啊,”

    我动了:“像这样吗?”

    “嗯嗯哦荷”

    “还痛吗?”

    我又问。

    雯雯摇摇头,永乐娱乐开户:脸上有千般滋味,嘴儿闭不起来,我看她的小舌头在嘴里乱蠕,忍不住亲上去,雯雯立刻搂紧我,深深地吻在一起。

    我逐渐将动作加大,抽到最外面,重重地送回去,雯雯鼻息沉闷,腰枝酸僵,我选好时机,突然展开一轮猛攻。

    “啊”

    雯雯吸不住我的嘴,叫出声音:“啊哦”

    “这样好不好?”

    我也喘起来。

    雯雯拼命摇头,不愿答话。我耸动不止,继续追问:“好不好?”

    “啊好好”

    雯雯勉强迸出几个字。

    “这样呢?”

    我更快了。

    雯雯这时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辛苦的“咿咿呀呀”我不为难她,埋头苦干,勤勤耕耘。

    也许是俩人的**实在太够了,也许是雯雯的花径太鲜紧,我没多久就丹田烘热,背脊发凉,我猜自己应该再支持不了多久了,我也不打算多支持下去。

    在同时,雯雯的腰身也吃力的弯挺着,小圆臀主动配合着我凑迎,屁股下湿得不成体统,两人交颈拥抱,作濒死的战斗。

    决胜时刻来得比想像中还快,雯雯开始大声尖叫,回肠荡气,我也呼吸浓浊,满头大汗,最后雯雯突然脱力,浇出更多的**,我也僵住不动,强劲的阳精深深射入雯雯的**深处的子宫之中。

    没有人还有多余的力气,所以只能交拥着调整呼吸,我用手掌在雯雯全身摩动,让她更感温存。

    “好漂亮,雯雯”

    我说。

    雯雯乖巧的亲吻我汗湿了的胸膛,猫一样的躲着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