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729/20064706.html
文章摘要: 第297章,金山快译百不一存自助餐,科尼卡斯鲁厄脆而不坚。

    易量,也没见他给自己封什么总经理董事长的名头

    计筱竹点击了两下笔记本,然后说:“今天的事情呢,暂时就讨论到这里,毕竟我们都是一群商业门外汉,等召到了专业人士加入公司,再来详细规划好了,大家可以放松一下,欣赏一下风景了。有.意思书 院。 ww w ..co m”

    女生们都兴奋地高叫了一声,叮叮咚咚地跑下了甲板,在游艇上闲逛起来了。

    我伸手就拉住了计筱竹学姐,她懒洋洋地看了我一眼:“干嘛?”

    我嘿嘿一笑:“学姐,你看天气多好,游艇多漂亮在这么好的天气,这么漂亮的游艇里面,我们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计筱竹白了我一眼,娇媚无限地哼了一声:“色狼,就算你想做什么,也应该先犒劳一下路静吧,你也看到她的成绩了,她最近可是很辛苦的。”

    我东张西望:“路静呢,哪去了?”

    这些丫头们窜得真快,这么一会儿,就不见人了。

    “你去主卧舱等着吧,我找到她一起过来。”

    计筱竹学姐大概也很想和我**了,看她眼睛中水汪汪的情意,我忍不住吻了她的红唇一下,计筱竹笑着推开我:“去等着啦,别调皮了,你还真想在外面乱来啊?”

    我倒是想,不过这附近都是别墅区,我们的游艇又显眼,指不定有多少人在用望远镜什么的观看着呢,要是被人拍下个“游艇门”放到网络上,那就真的糗大了。

    我对这艘游艇还是很熟悉的,直接就来到了主卧舱,本来就豪华的舱室经过全面清洗后又换了新的器俱,看上去很精美,我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图案,一时间怔怔的有些出神。

    好像,我答应过许多女生们要带她们出海啊,路飞飞,师雨柔,青婷,加加,小丽,绒绒,小春,还有白娜,陈静我不会跟我有关系的女人全答应了吧?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丝,闪进来两个美丽绝伦的女人,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我都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计筱竹学姐和路静,我抬身一看,我的两个女朋友绝色姿容上的神情,此时却是十分冶荡,显然都已经动了情了。

    她们齐齐迈步走近我,人还未到,一股诱人的女人肉香先扑进我的鼻子里,让我原本就高涨的欲火沸腾起来。我起身迎了上去。两位美女和我热情地接吻,我的上下其手,三五两下,就将我们两个绝色的女朋友剥得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干净。

    我的两个女人顿时都一丝不挂,浑身**裸的,春光尽现无馀。她们都是体态丰满妖娆的肉欲型女郎,高耸怒突的硕**峰,浑圆肥大的双臀,以及丰腴大腿根部萋萋的芳草,行走开合间时隐时现的鼓鼓胀胀的桃肉,无不对男人产生绝大的诱惑力。有*意*思*书*院

    早已是欲火焚身的我双手一抱,立刻将两女抱在怀中,心中早已有数的两女相视而笑,妩媚的风情简直让人欲醉其中。

    她们一左一右挨近我的耳朵,在我的耳边腻声道:“小色狼,等急了吗?”

    说罢,两人将我的耳垂含进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闭,用舌头轻轻舔着。丝丝的痒意让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发了我心中的欲火。

    我一双手在两个丰满肉感的**上又捏又弄,胯下的**早已直挺挺的翘得老高了。计筱竹和路静都不知道和我玩过多少回双飞了,自是骚荡无比,手段高明。计筱竹一边将红唇凑上我的嘴巴,舌吐丁香,和我的舌头相抵,双手则灵活地脱去我的上衣。路静则蹲下身子,把我的裤子解开,火热的**一跃而出,在她的面前噗噗的乱跳。

    淫性大发的**比平日更显粗长壮硕,饶是路静见过多次,也不禁为眼前的巨棒惊呼出声来。听到路静的惊叫,计筱竹偷眼瞧去,也不免大吃一惊:被这东西日进去,那还不是要爽死过去了。一想到此,她反而更加情动,肉穴里便觉瘙痒难当,**开始渗出来,两片**也咻咻扇动。

    路静被庞大的**所散发出来的男性气息引得欲火高涨,媚眼微眯,身子轻颤地探手去捻我的**,那种心情就像是她当初第一次给我**的时候。

    我顿觉得那暖洋洋的小手似柔嫩的香唇一般软,**被抚摸的更加坚挺硬热,我的性兴已高到了极点,再也不能迟延片刻,由于要先犒劳路静,我只得先暂放开计筱竹,拉起脚前的路静,将她丰满的**抱在怀里,只见她粉脸红透,双目中泪水盈盈,显然是情动之极。

    我不禁心中升起一丝怜惜之情,将她放到大床上,让她仰面躺着,伸手去把玩那胸前高耸丰挺的肥乳儿。这才将将端了几端,路静被我一摸,兴致高涨,下面的那条紫红色肉缝里止不住的流出黏黏的**来。

    路静轻抬一条粉粉嫩嫩的白腿来,用圆润的小腿磨蹭着我胯下的火烫**,媚眼斜乜,欲语还休,那种骚荡媚态足以诱惑任何男人。

    我扯过床上的长枕,垫在路静的蛇腰下面,双手分提她的细小足踝,左右大开,将深藏在萋萋芳草间的肉穴暴露出来。**里的**早已弄湿了洞口的芳草,贴在肥厚的肉瓣上,红得发紫,黑得发亮,煞是迷人。

    我照准张合翕动不已的肉瓣,一耸身将粗大的**刺入了热烘烘的肉穴里。路静连忙放松自己的阴肉,口中轻轻吐气,开门将庞然大物纳入自己的**里。才插入一半,硕大的**已经抵到一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东西,我知道这是女人的花心,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路静的花心生得比较浅,而采用这种姿势又将花心凸现出来,加之我的**又是非同小可的长,所以才会让我这麽容易的探到了花心。

    一边的计筱竹见我们已经搞上了,也只好挨身床头,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和肉缝,聊减心中的饥渴。她看到路静双目紧闭,一副陶醉的模样,心中的欲火反而更加炽热起来,肉穴里的**也流得更多了。

    路静正细细体会着**完全被**填满的美妙滋味,那种畅快真是无法可比拟的。我已经开始发力挺动了,永乐娱乐开户:**进出之间,**刮擦着**的嫩肉,带出大量的**,弄湿了下面的长枕和床单,而且每一次插进去时都能多进去一些,**顶着颤动的花心,往里面探一点进去。

    路静不住口的**着,她的**声现在可谓是一流水准,什麽“亲亲,哥哥,亲爹,亲爷”叫得是抑扬顿挫,听得我心火更盛,着力抽送,弄得一片肉声水声,煞是有趣。

    我一口气抽了三百多下,将整根**都插到了**里面,整个**则完全顶进了花心,被它紧紧包容起来。

    随着我轻轻抽出一点,又马上狠狠地插进去,路静双手抓住自己的肥美**用力捏着,口中大叫一声:“我的老公啊!可日死我了!”

    说罢,她全身浪肉轻颤,从子宫深处喷出了浓烈的阴精,冲在塞住花心的**上,让我十分的受用。

    路静也感到十分的舒服,因为**和阴精被堵在肉穴里面,暖洋洋的感觉,这是平常不曾尝到的。当接下来就让她难过了,越来越多的**阴精让她感到自己的小腹开始变得胀胀的,而且我并没有停下来,还在浅抽深插,没几下就让路静哀叫连连了,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插碎了,捣碎了。

    计筱竹连忙将我拉过来,随着我的巨棒拔出来,路静的**里阵阵浪水喷涌而出,我的**一插进计筱竹那**的肉穴,计筱竹就马上发出满足的呻吟,那种充实感委实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她拼命的耸动肥臀,让那粗大的**在**里做着让自己心魂飘荡的**。

    她这时才深刻体会到什麽叫作死去活来,肉穴里又酸又痒,百味杂陈,让她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她将丰满的肥乳紧贴着我的胸膛着力磨,两条腿夹紧我的虎腰,丰臀狂摇,蛇腰猛摆,口中发疯般的**。肥美的**里响声一片,随着**的进出,**四下飞溅。

    我每一下都把**提到洞口,然後再全根插入,直抵花心,弄得计筱竹哭一阵、笑一阵。到了後来,竟然连哼也不哼了,媚眼紧闭瘫在那里,好似死了一般。

    **了五百馀下之後,计筱竹似回光返照般的挺身乱扭一阵,狂号一声:“死了,死了!”

    一股热滑黏腻的阴精迸泄而出,被我吸个正着。

    淫兴若狂的我又狠狠地抽送了四百馀下,插得下面的**里唧唧乱响,再看计筱竹,早已两眼翻白,动也不动了,只有**里一股一股的阴精不断涌出,让我吸个饱。

    看到我的神勇,刚回过气来的路静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上去。一时间房间里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

    第章 再会糖糖

    “席雅,他们”

    糖糖猛地推开了驾驭舱房门,冲到坐在船长位上的席雅面前。

    席雅瞪了一眼糖糖,“什么事这么惊慌?你看到鲨鱼了?”

    “不是!”

    糖糖俏脸羞红,嚅嚅而道,“计筱竹和路静,还有他在船舱里”

    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个好色的家伙又在**了?真是一天都消停不了的!”

    席雅有些生气地皱起了眉头。看了糖糖一眼:“你想加入,就去啊,还不好意思啊?”

    “不是啦!”

    糖糖轻跺玉足,“她们叫得惊天动地的,我和安琪怕吵到岸上的人!安琪都已经过去叫他们小声点了。”

    “不会吧!这可是豪华游艇,隔音相当好的,难道他们开着窗子在做?”

    席雅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去看看!”

    刚到主卧舱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安琪的哭泣悲号,糖糖吓了一跳,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一声惊叫,“啊!”

    席雅随后跟了进去。一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一惊。

    只见大床上路静与计筱竹两女**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两腿大开,粉胯玉股间一片狼藉,流出的精液将床单弄得湿湿的,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睡过去的。而我正将安琪按在桌子上,从後面猛烈地干着可怜的少女幼嫩的**。

    安琪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丰满圆臀完全暴露出来,上面有丝丝的红痕,那粗大紫红的**正不停地在屁股沟进出,淫液随之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来。

    安琪显然已经被操得失神了,无意识地扭动着娇躯,口中发出嘤嘤的哭泣声,两条粉嫩滑腻的**不住的颤抖着,显出她的痛并快乐早已达到了极限。

    “看来安琪也支持不了多久了,那家伙很厉害的!”

    席雅指了指在安琪的身后不住肆虐的我,毫不在意地对糖糖说道:“傻着干什么啊,想证明你跟他很清白啊?”

    被好友抢白,糖糖不由得有几分生气,但看着**中哭泣的安琪,糖糖又有几分心慌意乱,想到这个男人马上又要奸淫自己,一想到这里,她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软了下去似的。

    我当然看到了席雅和糖糖进来,但安琪细柔的**是如此的紧窄狭小,每次进入都带给我强烈的快感,暂时没空理会她们,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安琪觉得**的每一次插入自己柔嫩的私处,都让她清晰地感受到**在**里的摩擦,而**与敏感花心的摩擦又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酸痒麻感觉,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