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疯浪的流浪旅团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0/23590756.html
文章摘要: 第十三章 疯浪的流浪旅团,孤儿寡妇更坚定吃粮,案剑瞋目生风蠢驴。

    生命之泉化为一股股精纯的能量涌入体内,让鬼浩感觉到舒爽,他舒服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重新注入身体中的活力,用力捏了捏拳头,一阵音爆声在他的拳头周围不停的炸响。

    王重……炼金天赋,真是可笑,以为晋级圣徒就值得庆幸了吗?你该感到悲哀,因为只有圣徒才有在挑战赛上被挑战的资格,本大爷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碾压!

    本大爷一定亲自要将你踩在脚下!踩烂!踩扁!踩成渣!谁都别想来抢!

    只要想到这个时刻,鬼浩就忍不住兴奋、疯狂,乃至全身颤栗。

    第一个是王重,第二个就是卡洛琳这贱人,第三个……没有一个跑的了!

    啪!

    装生命之泉的坚固水晶瓶轰然爆裂,碎片在空中接触到鬼浩那狂暴的魂力,眨眼间就已经被蒸发得点滴不剩!

    ……………………

    圣徒晋级赛进行时,流浪旅团的老成员也没闲着,相反更兴奋,因为他们以前还真没这么深度参与过。

    “老大,你怎么回事?你把我们可坑惨了!”

    “我说副团,你……没事儿跑到副职那边折腾什么啊,怎么就有了炼金天赋,我的娘啊!”

    王重接到旅团聚会的消息,结果刚过来,皇后酒吧里就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流浪旅团的一大帮人红着眼流着泪,哀怨的望着王重,就连一向最淡定的奥斯卡都不淡定了,拿着酒杯的手都有点抖,看到王重就是满脸的苦笑。

    “吁……怎么了?”王重莫名其妙,自己貌似什么都没干啊。

    “晋级赛啊,你居然没参加?”奥斯卡真的是哭笑不得。

    王重挠了挠头,有点没搞明白,自己不是已经被白送了个圣徒吗,还参加什么晋级赛?就算自己想参加也没资格啊,那是给学徒准备的……不过,跟这些家伙有什么关系,这么上心干嘛:“有事儿说事儿,别让我猜,最近脑细胞少。”

    “旅社的盘口啊。”奥斯卡苦笑:“圣徒晋级赛前开了个针对一些热门新人的盘口,其中有赌你能不能通过圣徒晋级赛的,”

    “通过的话是一赔三,不能通过则是一赔一点一……”旁边偶数愁眉苦脸的接过话,这事儿本来就是他引起的,上次要不是他在全团人面前说这事儿,大家还想不到这个‘发财’的好方法,谁知道是他妈一个天坑:“咱们这帮人一合计,那什么圣徒晋级赛什么的,对副团你不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吗?这他妈还能有过不去的?哪知道您直接连参加都没参加,这肯定算是没通过啊。”

    “我不是已经成功晋级了吗?”

    “当然不一样,人家赌的是你是否通过圣徒晋级赛,就那个千峡鱼林的考核,又不是赌你能不能晋级圣徒。”奥斯卡已经只有苦笑的份,心中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旅社开盘口当然有陷阱,不然这帮家伙怎么赚钱,这里面就是要压王重必须去参加千峡鱼林,还必须通过,否则都是输,天知道王重还有什么鬼炼金天赋。

    唯一还保持镇定的只有封姐了,笑呵呵的说道:“他们全都去买了,正好我当时在闭关,躲过一劫……”

    “吁,买了多少?”王重愣了愣。

    然后满大厅就彻底安静下来了,还是奥斯卡先说道:“我买了两千……”

    “我一千。”

    “我八百……”其他人一个个的也跟着开口,兰斯哭丧了脸:“我买了整整六千啊!”

    王重刚接过一杯啤酒,差点没一口喷出来:“靠,平时一个个哭穷,看不出来你们都这么有钱?”

    “大哥,我存了五年的棺材本!”兰斯都快哭晕了:“我感觉我已经活不下去了,我的钱啊!”

    其他人顿时闭嘴了,大家赌得虽然不小,可都是些手里的闲钱,最近流浪旅团接连完成任务,旅团等级的提高让他们接到的任务也都是报酬不菲。所以全团虽然还达不到富裕水平,可也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穷逼样了,现在赌输了固然可惜郁闷,但也不至于要死要活,更多还是和王重开玩笑的成分,可兰斯这足足六千就有点……此时也不鬼哭狼嚎了,一个个都同情的看着兰斯,都知道别看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可绝对的顾家好男人,存钱小能手,这五年经历多少艰险都愣是没舍得给自己买一件像样的魂器,就顶着以前他在霸族的炼金导师送的一件破魂器用到现在,才存了这六千,结果……

    没办法,谁叫大家都对王重那么有信心呢,坦白说,在事先看来完全就是送,这是流浪旅团要发大财的节奏,毫无疑问!于是一个个都是憋足了劲儿的上,否则要想让吝啬鬼的兰斯拿出他那六千棺材本来,那还真是难如登天的事儿。

    旁边几个新人都是张大了嘴巴,这次圣徒晋级赛,通过的只有格莱和奈皮尔,墨灵、夏尔米和马里奥都没成功,原本还有点郁闷来着,可一看大家这遭遇,夏尔米忍不住就拍了拍高耸的胸口,吓得吐了吐舌头:“看来穷也有穷的好处……”

    “我要是有钱押,估计也跟你们一起栽进去了……”连奈皮尔都是心有余悸,完全达不到安慰效果,兰斯嚎得更惨了。

    却冷不丁的听小眼睛在旁边用那种蔑视的语气说道:“闭嘴吧,白长那么大个儿,瞧你那点出息!八千算个屁?棺材本算个屁?本小姐买的可是一万!我有提过半句吗?”

    “你哪来的钱?”

    “我抵押了墨菲的手里炮,还借了五千的高利贷。”一石惊起千层浪,这节奏是要翻天!圣城的高利贷,就连王重听了都忍不住咽口唾沫,自己最缺钱的时候也还没敢去碰,小眼睛这胆子也忒大了些,忒他妈狠了。

    “你们这让我怎么说?”王重无奈的是摆摆手,“把我卖了也赔不起。”

    众人的眼神中并没有绝望,而是整齐划一的热情的望着王重,小眼睛一个翻身,一把就拽住了王重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他:“我挚爱的、伟大的副团长,你将功补过的时机到了!”

    王重端着酒杯的手还一直在那悬着呢,冷不丁的就害得全团哥们儿被坑了个一穷二白,虽然不是自己的错,但总是和自己有那么多多少少的一些关系,还真是挺不好意思的,在那有点尴尬呢,听小眼睛这么一说也是好笑:“怎么补?”

    “其实吧,我们也不是全压的这个,毕竟也考虑到了风险,所以重注在最后的挑战赛,亲爱的团长,你应该能赢吧?”小眼睛连副都省了,直接让王重篡位成功。

    其他人一个个拼命的点头,来奥斯卡都忍不住晃动着光头,如果赢了,不但能回本,还可以淘换一件好装备,这年头穷人的日子简直没法过。

    “这个吧,应该吧,我想新人里面能给我构成威胁的不多。”王重说道。

    “不是应该,是必须的,为了我们流浪旅团的未来,一定要赢,如果输了,我们大家一起团灭!”小眼睛已经high了。

    副团万岁~~~~~~~~~~~

    圣殇日的第十天,每年到这时候,各方该完成的考核基本都已经完成,鉴定中心也已经不再对外开放,按理说应该是开始平静下来,可事实上这第十天才是最让圣城人们关注的日子。

    炼金工会、界师工会乃至美食家协会这三大副职考核的录取名单会在这一天统一发放,就像是一个放榜日,考核你是参加了,能不能通过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只是心里有一个大概判断而已,在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榜单上前,没几个人敢说自己是有十足把握的。往年的今天,这是唯一值得关注的大事儿,可今年却是多出了一项,那就是新圣徒挑战赛。

    挑战赛的赛场被安排在了阿克琉斯魂斗场,这也是圣地的主要娱乐之一,有的时候是人类之间,有的是时候是人类与维度生物,偶尔也有维度生物之间的战斗。

    新人挑战赛只是小场面,在圣城,新人从来都是最不占据眼球的那一部分,别看新人圈子里自以为话题很多,但那都只是在新人圈子里内部流传,对外,并没有多少人会去关注,但由于这次的额外因素很多,导致这次竟然也吸引了一部人的关注。

    一方面帝国新人的加入,另一方面都说这一届会出现大导师潜力的存在,加上家族方面的鼓捣,有了一定的热度,圣地高层这次的大动作本身也隐含着某些迹象,或许圣地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要发动战争了。

    每次发动圣战之前,都会连续几年不断扩招。

    已经在晋级赛中失败的学徒,那些渴望热闹、渴望接近上层阶层的英魂平民是观众席中的主力军,而圣徒也有相当一部分到场,这届新人之多、强手之多都是近十年来的历届之最,特别是一些被旅团重点培养的新人,旅团的圣徒前辈们自然要来捧个场。

    除此之外就是三大派系的一些导师了,大导师很难见到,说白了,这种程度还是属于底层娱乐,可是有的时候底层娱乐就是最欢乐的。

    “瞧,霸族的阿鲁迪巴导师!光头导师最亲切了。”

    “修道院的梦漓导师!天哪,好美!”有人指着看台上一位恬静的女子在尖叫。

    “只是美吗?太肤浅了,永乐娱乐开户:这是我偶像!第一结界师!天哪,她竟然来看比赛了?!”

    “梦漓导师!看我!看我!”

    一经传开,看台上顿时尖叫声四起,纪梦漓冲那些尖叫者淡淡一笑,并没有责怪之意。

    作为圣城公认的十大美女之一,还被誉为百年一出的最优秀的结界师,像这种公众场合中的尖叫声,她早就已经听习惯了,也早就已经习惯了怎么去回应。

    最近一直想找一个助手,也听说了这个被几位结界大师都看上了的新人,恰好还是个女人。这很难得,真正有天赋的女结界师并不多,所以纪梦漓感兴趣,虽然她正职只是个导师,但副职却早已是准大师水平,并不会觉得自己比之前那几个想收卡洛琳为亲传的大导师差,特别在专业方面,纪梦漓有着绝对的自信。

    当然,百闻不如一见,光听传闻所说的结界水准并不靠谱,她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看看她的表现和天赋,这样的比赛或许不会出现释放结界的场面,甚至以卡洛琳现在在新人中的名声,都未必会有人挑战她,但看一个人是否有结界天赋,纪梦漓还有很多更准确的办法,前提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能看得更真实,所以她选择了今天过来。

    此时新人们还没入场,可这满场的热闹火爆气氛倒是已经让纪梦漓生出了一点难得的投入的感觉,就仿佛当年她和蓝黛儿还在地球联邦的青春岁月,那么的肆无忌惮和神采飞扬。因为在圣城的日子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安静的,或许两人都已经习惯,但毕竟还是怀恋曾经。

    她微微出了一下神,冷不丁的就被人拍了下肩膀:“嗨,来得可真早。”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蓝黛儿,在圣城能这么随随便便拍自己的肩膀,也只有这丫头了。

    纪梦漓笑了笑:“幸好来早一步,没想到今天这么多人,还以为新人的比赛不会有多少人看呢。”

    “也就是图个新鲜而已,过两年要是都是这规矩,慢慢也就淡了。”蓝黛儿倒是看得透,圣城的日子太过枯燥,但凡有什么可以全民参与的新鲜玩意儿出现,你甭管它是真有趣还是假有趣,一开始总是能吸引很多人注意。

    “怎么,这里有你看上的人?”纪梦漓见蓝黛儿似乎在招人。

    “没什么,随便看看。”在其他人面前也就罢了,在知根知底的好友面前蓝黛儿还是有点心虚的。

    只见下方环形魂斗场的铁门被打开,原本嗡嗡嗡嗡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不少,紧跟着,魂斗场里响起一阵令人亢奋的鼓乐声,上百位新晋圣徒兴奋的从那铁门外鱼贯而入。

    或许今天的挑战赛最激动最兴奋的并不是看台上这些观众,而是下面那些参与者。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