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话唠的袁州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4/21752455.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零四章话唠的袁州,校医院怀柔耳提面命,龙腾虎踞青云路尤为。

    从打完电话到袁州收拾完,也不过二十分钟。

    “不知道将来的女朋友出门要收拾多久。”袁州很是好奇。

    边想边走,这次袁州穿的很是休闲,穿着干净的卡其色休闲裤加白T恤,站在路口等着姜嫦曦。

    不一会,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嗞”的一声停到袁州面前。

    “哎哟,穿的挺帅的,这是准备回家相亲?”姜嫦曦也没出来,直接打开后排的车门,看见袁州就调侃的说道。

    “不,我每天都有这样。”袁州一脸严肃的说道。

    “哈哈,袁老板也自恋了哦。”姜嫦曦笑着往里坐了坐,让袁州进来。

    “没有,我只说实话。”袁州坐进来后,腰背挺的笔直。

    “行了,来玩笑的,放松点。”姜嫦曦好笑的看着袁州。

    “嗯,谢谢你,车费多少。”车子缓缓开动,袁州看着关闭的计价器,突然问道。

    “来回三百块,等的话另算。”姜嫦曦干脆的说道。

    “那麻烦师傅你等一下,晚上我直接回去。”袁州考虑了一下需要去的地方,然后才说道。

    “可以,放心吧,嫦曦的朋友我肯定给个好价钱。”白师傅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回头笑着对袁州说道。

    “麻烦了。”袁州客气的说道。

    “不客气,小伙子不用客气。”白师傅笑眯眯的也不知想到,或者误会了什么。

    “嗯。”袁州点头应下。

    红灯结束,车子继续前行,不过车里很是安静。

    姜嫦曦脸上带着疲倦,近看还有些不明显的黑眼圈,例行调侃完袁州就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

    而袁州则坐在后座上静静发呆。

    其实蓉城离梅山也不远,就算乘坐大巴也不过一个小时多一点的车程,开车就更近了,四十分钟足以。

    但袁州却已经六年没有回去过,也就是自从高中毕业就没在回去。

    梅山是袁州的家乡,那时候的袁州就是过年也不愿回去的,那里没有房子,而父母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亲戚。

    就连袁州的父母也是清明节才会回去烧香,而基本袁州不是在读书,就是认为下次再回去也无所谓。

    父母过世后袁州更不会回去,太过触景伤情。

    这次看见李静后,却突然勾起了袁州久远的回忆。

    这里其实不止伤心,更多的还是开心。

    不管是和家人温馨的记忆,还是和同学朋友的,总是好的多过不好的。

    是以袁州这才匆忙之间决定回乡。

    不过回乡也没有什么匆忙不匆忙的。

    “小伙子,已经到梅山了,你看你们哪里下?”白师傅的话语打断了袁州的思绪。

    “还挺快的,袁老板你哪里下?”姜嫦曦坐起身,好奇的问道。

    “我就在金逸路下,你呢?”袁州直接说了梅山的主街,然后转头看向姜嫦曦。

    “我先和你一起过去。”姜嫦曦看了看时间,才说道。

    “好咧,马上就到。”白师傅一声吆喝,车子平稳的向着主街开去。

    梅山的地面虽不是柏油马路,但也是平整的水泥地,街道两旁的商店看起来就有些年头了。

    “看起来还不错。”姜嫦曦也是第一次来梅山,下车顺嘴就说道。

    “不错吧,这里的东西还是很齐全的。”袁州接过话头就说道。

    “哦?”姜嫦曦点头。

    姜嫦曦这个哦,一下子就打开了袁州的话匣子。

    也许是地方太过熟悉,熟悉到这里的小店都没有变化,袁州一下子有了谈性,直接就介绍了起来。

    “说起来,我读书的时候常来这里,不过这家照相馆拍照很难看,居然还开着。”说这话的时候袁州难得笑了。

    “你都说不好看,那应该是不好看。”姜嫦曦也符合了一句。

    “当然,不过这家的摄影师很有意思。”袁州想起曾经拍照的时候,那个摄影师的妙语连珠,又公正的说道。

    “这家看到没,这家是网吧,看起来现在有证了。”袁州指着前面挂着[恒隆网吧]招牌字样的店面,小声说道。

    “原来这里有个小摊,老板是豪爽的大妈,喜欢喝酒,但做的酸辣粉很好吃,我以前每天放学都要吃一碗。”

    “变样了,把几个空房间做成了一个小型市场,说起来秘密基地就在这里。”

    “哈哈,这棵输没有换,你看这里的被雷劈过很独特。”

    “租书店,押金十块,一块钱一天,上课被老师缴了,十块押金没了,伤心了好久。”

    紧接着袁州就滔滔不绝的把主街上所有的店铺都介绍了一遍。

    这还是姜嫦曦第一次见到袁州这个模样,简直是个话唠,不过意外的有些人气了。

    走完小街,前面隐约可以看见,几栋白色有些破旧的楼宇。

    “前面就是学校,你要不要去看看?”袁州站在街尾说道。

    “好啊。”姜嫦曦没有犹豫就点头。

    “我曾经在这里读书,现在居然关了。”袁州的口气带着怀念和不知名的伤感。

    “那这房子质量不错啊。”姜嫦曦突然风马牛不相及的感慨。

    “嗯?”袁州一脸懵逼。

    “你读书的时候肯定八十年代了吧。”姜嫦曦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袁州说道。

    “……”袁州觉得什么气氛都没了。

    一言不发的带着人往学校里面走。

    姜嫦曦安静的跟在后面。

    “看起来都朽坏了,这里以前还有几个木质建筑,是凉亭。”袁州指着几块朽木说道。

    “嗯。”姜嫦曦默默点头。

    “这个是教学楼,不过我们学校没有图书馆。”袁州指着主楼,几乎每一处地方都介绍了一遍,很像专职的导游。

    “挺好的。”姜嫦曦也是认真的倾听者。

    天色悄悄的暗下来,两人就这样逛了好几个小时。

    期间姜嫦曦一直安静的听着,而袁州则情绪高昂的说着,看起来两人很是和谐。

    “说起来,我们都是住校,男生宿舍还是不错的,六人间。”袁州指着教学楼背后的那一栋

    楼说道。

    “咕。”姜嫦曦正想说话的时候,肚子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两人沉默了一下。

    这一声打破了袁州刚刚的情绪,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居然就这样讲了好几个小时。

    看了看姜嫦曦,她还是神色如常,没有一点厌烦,这下袁州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听人啰嗦是很烦的事情。

    更何况是,是听一个人啰啰嗦嗦的几个小时。

    “对不起,我请你吃饭吧。”袁州皱眉,严肃认真的说道。

    他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满,想要补偿姜嫦曦。

    “哈哈,没事,你不是还要带我看你们宿舍吗。”姜嫦曦指着一旁的废弃楼宇。

    “没事,反正也没人了。”袁州看了一眼老旧的小楼,语气很有些怅然。

    “你不是还有同学,估计你现在可是混的最好的,要不要开个同学会之类的装逼。”姜嫦曦笑眯眯的建议。

    “真是耿直的建议。”袁州表示他尽然有些无言以对。

    “当然,良心的人,良心的建议。”姜嫦曦促狭的说道。

    “你这气氛都破坏干净了。”袁州一脸无语。

    好一会袁州又默默地说了句“谢谢安慰。”

    “不客气,我这知心大姐姐当的不错吧。”姜嫦曦笑了,露出不明显的酒窝。

    “不错。”袁州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