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装完那个啥了吗?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486145.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三十一章 装完那个啥了吗?,热转印破瓜鲜切花,扇贝一起本期。

    江悦眼中蕴含着担忧之色,相比之下鹿悠则淡定多了--她已经屡次见识过夏若飞创造奇迹了,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对夏若飞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

    彭辉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夏大师出马,那还能有啥问题?夏大师,我特地把园艺社的同学都叫来了,大家一起见证你创造的奇迹呢!”

    夏若飞淡淡地瞥了彭辉一眼,说道:“你还真是有心了……”

    说完,夏若飞推开车门下了车,鹿悠也朝夏若飞投来了征询的目光,夏若飞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鹿悠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时,一个瘦高个男生走了过来,问道:“鹿悠,这位就是夏先生?”

    鹿悠点了点头,对夏若飞说道:“夏若飞,这是我们园艺社的社长,生物工程学院的夏程学长,今天已经大四了。”

    夏若飞朝着夏程微笑点头说道:“夏社长你好,咱们还是本家呢!”

    夏程也笑呵呵地说道:“夏先生,你叫我夏程就好了,我听彭辉说,你能治好那盆珍贵的玉狮子,而且只需要三天时间,心里也是十分的好奇,这不就一起过来看看了,不知道那盆玉狮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夏若飞还没开口说话,跟彭辉他们在一起的陈松就凑了过来,撇嘴说道:“夏程,算起来你也是半个专业人士了,这种荒谬的事情你也相信?我听说你们这边有个老师出马都没能搞定呢!而且兰花的病虫害治疗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三天时间怎么可能恢复如常?”

    夏程微笑着说道:“咱们做不到不代表所有人都做不到啊,说不定夏先生早就胸有成竹了呢!”

    陈松嗤笑道:“夏程,我知道你们三山大学这次花卉博览会都寄希望于那盆墨兰了,不过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劝你还是收起来吧!凡事都是要讲究科学的。”

    夏程听了之后,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

    而陈松用炙热的目光看了鹿悠一眼,然后才对夏程说道:“夏程,咱们也是老相识了,别说哥们不讲义气,这次我过来还专门给你们带了一盆兰花,虽然不如玉狮子那么珍贵,但是参加花卉博览会肯定是没问题的,就算比不过我们农林大学的参展花卉,但至少不会垫底。”

    江悦在一旁听了之后,忍不住秀眉微蹙说道:“你怎么知道夏大哥就治不好我们的墨兰?这是我们三山大学园艺社参展,不需要去借别人的兰花来作弊!”

    夏程却并没有直接开口拒绝,而是露出了犹豫之色。

    不仅是夏程,园艺社其他的学生也都低声地议论了起来。

    “这陈松也太嚣张了!这不是欺负咱们三山大学园艺社没人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人家愿意借咱们一盆兰花,其实也不错啊!没有了鹿悠的那盆墨兰,咱们其他花卉根本都拿不出手,去参展铁定是要垫底的!那才是真的丢面子呢!”

    “你们怎么知道那盆墨兰就不行?我看鹿悠和江悦两人对那个夏先生还是很有信心的嘛!”

    “别逗了!你是第一天进园艺社吗?那盆墨兰病得那么严重,别说三天了,三十天也未必能恢复如初。更何况连徐老师都没有找出真正的病因,那个夏若飞那么年轻,我看他连病因都找不出来吧!”

    “我看也悬……”

    陈松显然也听到了大家的议论声,不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快步走到停在一旁的丰田轿车里搬出一盆兰花来。

    陈松对夏程说道:“夏程,这盆是蕙兰新品种——黄花黄舌素心。半斜立叶,厚硬有骨力,和玉一般的镶圈黄舌头,草也是黄黄的,带点变形斑草的味道,是非常有特色的一个素心。本来我们是准备用这盆蕙兰去参加花卉展的,不过后来有了更好的选择,这才没被我们选上的。”

    夏程看到陈松拿来的这盆蕙兰时,也忍不住眼前一亮,露出了欣赏之色。

    园艺社的学生也大都是识货的,大家都能看出来这盆蕙兰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虽然不如玉狮子那么珍贵,但绝对不是一般的大路货色。

    玉狮子虽然珍贵,但是却得了严重的疾病。

    这盆蕙兰哪怕稍逊一筹,但总比他们园艺社里其他那些拿不出手的花卉要好很多的。

    园艺社的学生们都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

    陈松略微有些得意地将蕙兰放在地上,然后望着鹿悠说道:“鹿学妹,只要你一句话,这盆蕙兰就借给你们三山大学了,就当是咱们交个朋友。”

    彭辉暗暗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自己本来是找了陈松过来撑场子,但陈松似乎也对鹿悠动起了别的心思,这让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可是一旁的尤俊却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的目标是鹿悠身边的江悦,只要陈松不对江悦起了追求之意,他自然是都无所谓的。

    因此尤俊立刻就说道:“夏程学长、鹿悠,这盆蕙兰真不错啊!我看与其不切实际地奢望发生奇迹,还不如脚踏实地,借用这盆蕙兰,把花卉博览会先应付过去再说……”

    夏程也露出了意动之色,目光投向了鹿悠。

    只见鹿悠嘴角一撇,转头看了看夏若飞,说道:“你都看半天戏了,也该把我的墨兰拿出来了吧!”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这不是不好意思打断人家装那个啥吗?”

    江悦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夏大哥,你说脏话……”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露出无辜的神色说道:“有吗?我不是用‘那个啥’代替了吗?”

    陈松脸色一沉,说道:“你只会逞口舌之利吗?有本事你就把你治好的墨兰拿出来!大家都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或许你今天有恃无恐的过来,就是因为你有钱,所以买了一盆更珍贵的兰花吧!”

    陈松越说越觉得自己分析得有道理,他继续说道:“但那又怎么样?那也根本改变不了你牛皮吹破的事实!我这盆蕙兰虽然不算特别名贵,但却是我自己精心栽培出来的,满满都是诚意!”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从下车到现在,我可啥都没说,话都让你们给说完了。我就问一句:我什么时候说那盆墨兰没有治好了?”

    说完,夏若飞拉开副驾驶侧的车门,从里面抱出一个花盆来轻轻地放在地上。

    然后他怒了努嘴说道:“喏……三天时间太短,只能恢复到这个程度了,如果达不到参加花卉博览会标准的话,我愿赌服输,现在就去重新买一盆兰花过来。”

    彭辉一听立刻就说道:“哈哈!还真把牛皮吹破了!三天前你不是拍着胸脯说没问题的吗?怎么现在……”

    彭辉说了一半就感觉到周围十分的安静,然后就发现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地上的那盆兰花,每个人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彭辉有些不解地也把目光投了过去。

    嘶……彭辉顿时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