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决高下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527645.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决高下,执勤路线图立即下载,等着恬言柔舌老远。

    7? ?{?K??Tf?24?9-7?:nb*k?????4/3D*?W???QbCOm5??b??人也顿时想到了这个问题,大家都停止了欢庆,露出了思考的神色。\r

    半晌,夏程没什么底气地说道:“夏先生,要不……这个赌约就算平局吧!双方都得到了金奖,皆大欢喜嘛!”\r

    在夏程看来,三山大学园艺社能够拿下这个金奖,已经是超额完成任务了,没必要非跟农大分出个高下来。\r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压根就没有信心。\r

    农大的杨氏素荷夺冠呼声那么高,而且这里还是人家的主场,如果非要争个第一第二,那他们的玉狮子墨兰八成是要输掉的。\r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并列金奖的含金量可就大打折扣了,说出去永远都是农大第一,三山大学第二了。\r

    为了一个赌约冒这么大的险,岂不是得不偿失?\r

    夏程和园艺社大多数同学都是这个想法,但有人却不是这样想的。\r

    夏程的话音一落,立刻就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行!”\r

    发话的是夏若飞和鹿悠。\r

    夏若飞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鹿悠。他不同意双方打平手,自然是因为陈松手中的那块黑色石头,他不懂为什么鹿悠也这么激烈地反对。\r

    这个赌约如果输了,鹿悠可是要损失一盆博览会金奖级别的兰花啊!\r

    “悠悠……”江悦轻轻地拉了拉鹿悠的衣袖。\r

    夏若飞也开口说道:“鹿悠,大家都觉得皆大欢喜挺好的,为什么你要反对呢?”\r

    “不为什么,就是看那个陈松不顺眼咯!”鹿悠淡淡地说道,“那副嚣张的样子就是欠揍!再说赌约都立下了,打平手算怎么回事儿?”\r

    夏若飞咧嘴嘿嘿一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r

    鹿悠在心里说道:略同个鬼啊!要不是看到你见了陈松手里那块烂石头眼睛都放光了,我才懒得去管什么狗屁赌约呢!\r

    当然,这话鹿悠是不会说出来的。\r

    夏程微微皱眉说道:“既然鹿悠自己也决定要赌到底,那我们也不好反对……可是,大家都是金奖,这样怎么分出高下呢?”\r

    “这还不简单?”夏若飞嘿嘿一笑说道,“之前我们约定的就是双方获得同等奖项,就请评委分出具体排名,这样的事情,当然是交给评委了。”\r

    说完,夏若飞又笑着说道:“走吧!咱们去会会农大的人。”\r

    夏若飞一马当先,三山大学园艺社的同学们簇拥着他一起走向了农大师生所在的区域。\r

    陈松见到夏若飞走过来,脸微微一沉,冷哼了一声。\r

    孟洲也微微皱眉,往前迎了两步,说道:“夏程,恭喜你们了!”\r

    虽然对于三山大学分享了他们的金奖有些不爽,但孟洲作为农大园艺社社长,基本的风度还是有的。\r

    夏程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也恭喜你们啊!金奖银奖都拿到手了。”\r

    “可惜没有达到预期的成绩。”孟洲淡淡地说道。\r

    言下之意很明显,他们预期的肯定不是跟人分享金奖。\r

    “夏程,你们过来这边,有什么事儿吗?”孟洲接着问道。\r

    夏程淡淡地说道:“我们园艺社的顾问夏先生跟你们社里的陈松在之前有个赌约,你应该也听说了吧?”\r

    孟洲眉毛一扬,不冷不热地扫了夏若飞一眼,说道:“陈松跟我说过,现在金奖之争已经尘埃落定了,你们准备怎么处理?”\r

    夏程回头看了看夏若飞。\r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赌约都立下了,自然要分出个高低胜负,两盆花都是金奖,我想你们也希望分清楚到底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吧?”\r

    孟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道:“那你想怎么分出胜负呢?”\r

    “陈松同学说过,如果双方获得同样的奖项,那就请评委组再辛苦一下,给两盆花分出个高下来。”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我觉得这个办法不错。”\r

    “评委们商量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还搞了个并列金奖出来,说明他们也很难分清楚啊。”孟洲眯着眼睛说道。\r

    “难道孟洲同学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夏若飞淡淡地问道。\r

    孟洲微微一笑说道:“我倒是有个提议,既然评委组没办法分出两盆花谁高谁低,那不如把这个选择权交给观众,把两盆花放在一起,请所有参观展览的观众来投票,最后博览会结束的时候,哪盆花获得的票数多,那它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这应该谁也没话说了吧?”\r

    一旁的陈松听了之后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孟社长这个办法好!公平公正!”\r

    农大的学生们也都纷纷附和。\r

    这边鹿悠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真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啊!这里是你们农大,观众大部分都是来自农大的师生,让观众投票还有公平公正可言吗?还不如直接算你们赢好了!”\r

    孟洲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位同学,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要相信农大师生的觉悟嘛!如果你们那盆玉狮子真的很好的话,我相信绝大部分师生是不可能昧着良心把票投给我们那盆杨氏素荷的。”\r

    “漂亮话谁不会说?”鹿悠轻哼了一声说道,永乐娱乐开户:“至于你们农大师生的觉悟嘛……我还真不相信!”\r

    “我看你是不敢吧!”陈松也冷笑说道,“既然这样,那干脆就算平局好了,免得说我们欺负人!”\r

    三山大学的学生们一听这话也不干了,纷纷出言争执。农大这边自然也是不甘示弱,两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就争吵了起来。\r

    大厅里其他高校的师生都还没有离场,这边的争执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边。\r

    农大的李副校长刚准备从主席台上下来,见状皱起了眉头,大声问道:“那边怎么回事儿?”\r

    夏若飞自然不可能让孟洲的主意得逞,他见李副校长发问,立刻扬声说道:“李副校长,我们三山大学和农林大学的同学正在讨论到底是玉狮子第一名还是杨氏素荷第一名呢!”\r

    在这种时候,夏若飞很自然地就把自己也划入了三山大学的行列中。\r

    李副校长皱了皱眉头,说道:“评委组不是已经给出结论了吗?两盆花卉并列获得金奖,这还有什么好争执的?”\r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虽然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这次博览会既然设置了金银铜奖,而且金奖原本还只有一个,那最好还是分清楚吧,免得有人说我们占了便宜!”\r

    花卉协会的会长陈冬柏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同学,既然评委组认为两盆花卉并列获得金奖,肯定是有我们的考量的,就没有必要非分出第一第二了嘛!”\r

    夏若飞说道:“可是早上农大的陈松同学可是说了,他们的杨氏素荷对金奖势在必得,而且还跟我们打赌,说我们的玉狮子肯定是比不过杨氏素荷的。既然如此,我觉得还是分清楚比较好。”\r

    李副校长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狠狠地瞪了孟洲一眼。\r

    博览会开始之前就说这么狂妄的话,而且现在还被人当着所有高校的面说了出来,这让李副校长脸上有些挂不住。\r

    孟洲苦笑着看了看陈松,也没有办法开口解释,这事儿虽然从头到尾跟他都没有关系,但这个锅也只能他这个社长来背了。\r

    陈冬柏笑了笑说道:“那你们想怎么分出高下呢?”\r

    孟洲闻言立刻说道:“陈会长,我们是想请参观展览的……”\r

    “陈会长,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麻烦各位评委老师。”夏若飞直接打断了孟洲的话说道。\r

    他肯定不能让孟洲说出他们的提议,否则如果真的按照孟洲说的,请观众来投票,那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孟洲完全可以动员很多同学、老师过来给杨氏素荷刷票,农大那么多学生,一人投一票的话,这比试就根本没有任何悬念了。\r

    孟洲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位同学,刚才陈会长都说了,评委商讨的结果就是并列金奖,你现在非要让评委再分出第一第二,那不是强人所难吗?”\r

    “那也总比某些光明正大刷票的提议强!”夏若飞毫不客气地说道,“我相信评委老师肯定是有办法给我们做一个客观公正的评判的!”\r

    其他一些高校的师生也都不急着离开了,全部留下来看戏。\r

    两个金奖获得者对掐,还真是喜闻乐见啊!\r

    陈冬柏面露难色,也是十分的犹豫——事实上就是评委组也没有办法分清楚这两盆花卉到底谁更强,但同时它们又都超出了其他参展花卉许多,所以才会搞出个并列金奖来的。\r

    如果很容易就能分清楚的话,那这两盆花里其中一盆就肯定只有银奖了,评委组又何苦大费周章,甚至还临时改变了获奖名额的限定呢?\r

    孟洲见陈冬柏露出为难神色,心里不禁暗暗得意,如果陈冬柏拒绝这个提议的话,那就只能按照他说的,把投票权交给观众了。\r

    如此一来,杨氏素荷几乎可以毫无悬念地获得第一名,那可比什么并列金奖要好得多啊!\r

    这时,同样身处主席台上的田教授看了看夏若飞,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陈会长,既然孩子们提出了这个要求,我看咱们评委组还是辛苦一下吧……毕竟我们的工作职责就是评估所有参展花卉嘛!”\r

    夏若飞的话陈冬柏还有拒绝的余地,但是德高望重的田教授说出来的话,他却不可能打太极推手了。\r

    陈冬柏有些犹豫地小声说道:“田老,可是咱们讨论了那么久,也没有办法统一意见啊……”\r

    田教授笑呵呵地说道:“陈会长,我看咱们也不必再讨论了,这种花卉的品鉴向来是见仁见智的,不如直接搞个不记名投票,所有评委一人一票,最后得票多的那个,就是第一名,你觉得怎么样?”\r

    陈冬柏一听,也不禁有些心动。\r

    今天本来是来了十个评委,但是田教授后来赶到现场,那就是十一个评委了,刚好是单数。\r

    如果不记名投票的话,肯定是可以分出结果来的。\r

    陈冬柏看了看夏若飞等人,问道:“田教授的提议大家都听到了,你们的意见如何?”\r

    夏若飞毫不犹豫地说道:“没问题!我们同意……”\r

    陈冬柏点了点头,有把目光投向孟洲他们。\r

    孟洲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但现在他们已经几乎被逼到了墙角,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答案。\r

    最后孟洲也只能有些不甘心地勉强点头同意。\r

    陈松在他身边低声说道:“孟社长,不用担心的,咱们的杨氏素荷品质那么好,怎么可能连一盆玉狮子都比不过?我看他们搞出什么并列金奖,多半是给田教授面子……如果是不记名投票的话,那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r

    孟洲苦笑着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陈松,你好好的怎么会去跟他们打赌的?这要是输了的话……咱们的损失可就大了。”\r

    本来就将独享的金奖变成了双方分享,导致金奖含金量大大降低,现在又被牵扯进了莫名其妙的赌约,非要分出个高下来,如果杨氏素荷真的被评委认为不如玉狮子的话,那这个并列金奖就只会是一个笑话。\r

    最后大家记得的,肯定都是勇夺第一的那盆花卉。\r

    “既然双方都同意,那就这么定了!”陈冬柏说道。\r

    很快,其他获得入围奖、铜奖和银奖的花卉都都被各自选送单位的人领了回去。\r

    主席台上就只剩下了玉狮子和杨氏素荷。\r

    大家都自觉地后退,在前边留下了很大的一片空间——这是为了不干扰评委们做判断,同时也是给评委留下相对私密的空间,毕竟这是无记名投票嘛!\r

    田教授并没有回避,依然参加了新增轮的评估、投票。\r

    因为农大同样也有一名老师在评委组里面,所以田教授跟那名农大老师都参加评估,也不存在谁占便宜的问题。\r

    评委们全都纷纷走上台去,从各个角度仔细地观察两盆花卉。\r

    实际上评委们本身就是举棋不定,所以才会耗费那么长的时间开会讨论。\r

    所以他们不得不再次仔细评估。\r

    围观的各大高校师生们也都十分安静地站在外围,没人去打扰评委们的工作,也没有任何不耐烦。\r

    评委们足足看了十几分钟,终于陆续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r

    工作人员给每个评委都发了一张白纸和一根笔,评委们将自己的选择写下之后,小心地折好然后亲自放到主席台的桌子上。\r

    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可能搞什么猫腻,而且这是临时增设的环节,因此也没有搞什么投票箱之类的东西。\r

    很快包括陈冬柏以及田教授在内的每个评委都把完成了投票,主席台的桌子上堆放着十一张折叠好的白纸,这些白纸上的答案将决定真正实至名归的第一名将属于谁。\r

    无论是三山大学还是农林大学的师生们都开始紧张起来,同时又怀着几分期待。\r

    而其他高校的师生们虽然只是看戏,但同样都充满期待地等候着最终答案的揭晓。\r

    陈冬柏走上台去,并未直接统计选票,而是拿起话筒说道:“为了保证这次投票的公正性,我们请三位老师或者同学上台来负责唱票和计票,请大家所有人一起监督这次投票。”\r

    很快,大家就推举了三位其他高校的带队老师出来。\r

    这三人上台后先简单地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就开始统计票数。\r

    “杨氏素荷!”一名老师打开第一张白纸,和身边的另一名老师一起看了一眼,然后说道。\r

    工作人员已经找来了一块白板,上面写了“玉狮子”和“杨氏素荷”,最后一名负责计票的老师听了唱票之后,就在杨氏素荷的下方画了一横。\r

    两位负责唱票的老师接着打开第二张白纸,看了一眼之后其中一名老师高声说道:“杨氏素荷!”\r

    计票的老师立刻在杨氏素荷下方那一横下画了一竖。\r

    连续两张票都投给了杨氏素荷,农大的师生们欢欣鼓舞,而三山大学这边则一个个都面色凝重。\r

    “杨氏素荷!”\r

    第三张票依然属于杨氏素荷。\r

    农大这边,孟洲和陈松的表情开始变得十分轻松,陈松还示威地挥舞了一下拳头,然后瞥了夏若飞一眼。\r

    夏若飞的脸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但鹿悠和江悦都明显变得十分紧张,两位美女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r

    就在大家认为三山大学大势已去的时候,接下来却又峰回路转。\r

    “玉狮子!”\r

    “玉狮子!”\r

    “玉狮子!”\r

    连续三张票开出来全是玉狮子,原本已经大幅度领先的杨氏素荷,领先优势一下子就没有了,双方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r

    总共才十一个评委,现在已经开出了六张票,也就是说,结果马上就会揭晓了。\r

    第七张票,依然是玉狮子。\r

    三山大学这边发出了欢呼声,这是玉狮子第一次实现了反超。\r

    第八张票,评委投给了杨氏素荷。\r

    双方再一次打平。\r

    接下来第九张、第十张票依然是双方平分秋色,这样一来,在开出的十张选票中,玉狮子和杨氏素荷分别获得了五张。\r

    竞争异常残酷和激烈。\r

    桌子上就剩下最后一张选票了,而这张选票将决定第一名的归属。\r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场内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r

    就连开票的两位老师也被这种情绪影响,去拿选票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r

    那位老师终于打开了选票,两人的目光同时看了上去。\r

    然后,那位负责唱票的老师张开了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