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夏若飞,我要……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627525.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夏若飞,我要……,皮带机刺网还去,浩源边锋哀莫大于。

    两人下得楼来,凌啸天正独自站在大鱼缸前欣赏那对极品血红龙,见到两人,凌啸天微微一笑,招呼夏若飞去沙发那边坐。

    凌清雪有些心虚地低下头,没有跟凌啸天对视。

    夏若飞倒是心理素质强大,丝毫没有因为刚刚睡了人家女儿就表现出一点儿不自然。

    两人坐下之后,凌清雪又自觉地去给两人泡茶。

    而凌啸天则跟夏若飞说起了酒厂的事情。

    他已经给酒厂那边的管理团队下了命令,那边把新厂房建设和新设备采购的事情都先放下,集中全部力量做好存酒改良的事情。

    采购部门已经着手购买大酒坛,最快的一批大约三十吨酒会在两天后准备好,然后最迟一周时间,就会将全部九十吨左右的存酒全部送到夏若飞的仓库。

    夏若飞当即把自己租用的那个仓库的地址给了凌啸天,表示这一周自己都会在三山市,运酒过去的时候随时跟他联系就可以了。

    两人随后又简单商量了一下定价的策略。

    改良周期为一个月的醉八仙500ml装的一瓶定价150左右,比现在卖的精装醉八仙还要略贵一些,不过夏若飞和凌啸天都非常有底气,相信即便是这个价格,也依然会很快供不应求的。

    而他们商定大致分为四个档次,除了面向大众的改良周期一个月的醉八仙之外,还有三个月、五个月以及一年期三个档次。

    改良周期三个月的醉八仙初步定价588、五个月的888,而一年的夏若飞提出定价8888一瓶。

    一年期的醉八仙产量会很少,他们初步商定就是每个月一坛五百斤,一年之后才开始销售,也就是说每个月限量供应五百瓶。

    凌啸天在听到夏若飞定的这个价格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毕竟现在茅台五粮液这类所谓的国酒,也鲜有定价这么高的品类,而且现在大环境跟以前不一样了,说白了就是公款吃喝的少了很多,他担心这个价格公布出去,会无人问津。

    但夏若飞却信心满满。

    一年的改良周期,按照时间流速的差异算,那可是三十年了。

    三十年陈酿卖这个价格很贵吗?

    况且这三十年时间,那些酒可都是在灵气极其浓郁的环境中存放着的,再加上混入少量稀释过的灵心花花瓣溶液,就连夏若飞自己都难以想象,外界一年之后这些酒打开之后,会是何等的香醇。

    况且夏若飞的目标客户根本就不是公务员,这样的酒就算是公款吃喝也不敢轻易消费的,他瞄准的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商界大佬,这些人钱多到花不完,而且花自己的钱,只要东西好,花得再多也不怕有人举报。

    无论是做农场,还是投资酒厂,夏若飞始终定位都是做精品。

    这醉八仙酒的确会有很可观的收益前景,但夏若飞更看重的是口碑,三十年陈酿的醉八仙,就是建立口碑的最好产品。

    只要这三十年陈酿醉八仙上市,夏若飞相信很快就能让那些商界精英大佬们趋之若鹜,而到时候只要一了解,就知道这醉八仙是采用了桃源公司的技术,无形中就是一种品牌形象的提升。

    包括做农场也是一样,现在农场每个月能给夏若飞带来几十万的收益,将来全负荷运转之后,最多也就百来万块钱一个月,这对现在的夏若飞来说并不算什么。

    可是桃源蔬菜的名声如今已经在三山市范围内打响了。

    跟马家的合作也在展开,将来在港岛以及马家经营的酒楼所在的地方,桃源蔬菜的名头会越来越响亮。

    包括澳洲推广桃源蔬菜也是如此。

    夏若飞就是要慢慢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桃源公司出品的,全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精品。

    这样的既有印象,对他将来跨领域发展,以及进入更高端的食材、药材等行业,是非常有帮助的。

    当然,他今天和凌啸天商定的这个定价策略只是初步的,是个大方向,具体的是要交给专业的团队去研究论证的。

    包括具体的定价、报批、每个档次白酒的命名、宣传方案等等,这些具体事宜夏若飞自然不会事必躬亲。

    两人又闲聊着把酒厂的一些事情敲定,凌清雪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父亲和自己的爱郎讨论,目光落在夏若飞的身上时,她的眼中都会流露出一股温柔和幸福。

    直到保姆陈妈把晚饭准备好,两人才停止谈话,大家一起到餐厅吃饭。

    夏若飞带来的两瓶醉八仙自然是不可能“幸免”的,凌啸天和夏若飞两个人一人管一瓶,把它们喝得是一滴不剩。

    这两瓶醉八仙都是加了灵心花花瓣溶液的精品——给未来丈人喝的,夏若飞自然不敢拿次的东西出来。

    凌啸天喝得十分过瘾,他听夏若飞说改良周期一年的醉八仙会比今天这酒还要好,顿时对夏若飞提议的8888元一瓶的定价信心大增。

    凌啸天今天心情非常好,平时一斤的白酒对他来说并不算太多,但今天居然还喝得有一些醉了,说话也有点大舌头,不时地拍着夏若飞的肩膀,十分亲热,差点都跟他称兄道弟了。

    夏若飞连忙提议大家酒足饭饱各回各家——不然凌啸天再拍着他肩膀叫他“兄弟”那就尴尬了。

    难道说自己和“侄女儿”在她闺房里颠鸾倒凤了一个下午?

    由于夏若飞喝了酒,凌啸天本来想留夏若飞住一晚的,不过夏若飞还是坚持要回农场去。

    他是担心自己晚上把持不住自己,跑去凌清雪房间偷香窃玉,凌啸天的卧室也在二楼,上了年纪的人还经常会起夜,这要被发现了可就更尴尬了。

    见夏若飞坚持,凌啸天也没有强留,直接打电话让自己司机开车过来送夏若飞回农场,至于夏若飞的骑士十五世越野车,就先留在凌啸天别墅这边了。

    ……

    第三天,凌啸天就给夏若飞打电话,说酒厂那边第一批三十吨酒已经装好车,准备送到仓库去了。

    于是夏若飞也收拾了一下,开车离开农场,直奔自己租来的那个仓库。

    他到仓库等了一小会儿,凌啸天就亲自带车赶到了农场——第一次送酒过来,凌啸天也是非常重视。

    三十吨的酒,足足来了五辆十**卡车——主要是这些酒坛不能摞在一起,否则不怕超载的话,一辆货车就足够了。

    跟着大卡车一起的,还有一辆小型吊车和一辆那种液压的小叉车,显然是专门为了把大酒坛从货车上卸下来准备的。

    实际上夏若飞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一百多坛酒直接收到空间里,只是灵图画卷的存在是最高机密,所以这些环节麻烦一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好在除了这次连续一周左右陆续送酒来之外,以后正常化了,一个月顶多也就一次,而且运了新酒来,还可以顺便把“改良”过的酒运回去,不会让车子空跑。

    有一辆卡车里装了一百多个那种便于叉车操作的底部双层的木架。

    工人将酒坛捆扎好,吊车把酒坛从货车厢里吊下来,稳稳地放在地面的木架上,然后工人就开着叉车过来举起大酒坛,几个工人在一旁保护着慢慢地开进仓库里。

    凌啸天一边指挥着工人卸车,一边对夏若飞说道:“若飞,这辆叉车就留在你仓库里,以后装卸车,还有你们如果要把这些酒运到其他地方去改良加工也方便。”

    夏若飞笑着点头说道:“好的,还是凌叔叔想得周到。”

    凌啸天哈哈一笑,拍了拍夏若飞的肩膀说道:“若飞,酒我已经运过来了,以后酒厂能不能一炮走红,就看你的啦!”

    “放心吧凌叔叔!肯定不会有问题的!”夏若飞自信满满地说道。

    一百多坛酒足足卸了一个多小时才全部被转运到仓库里去。

    凌啸天亲自带着夏若飞来到一个大酒坛旁边,说道:“若飞,这坛酒用来改良加工成8888一瓶的那种,酒坛的样式跟其他的不一样,你不要弄错了啊!”

    夏若飞看了看,这酒坛的陶瓷釉色比其他酒坛要深一些,最醒目的是还有两个腾龙状的浮雕,跟其他酒坛有明显的区分,而且他还发现酒坛上还贴了批次、日期的标识。

    于是他笑了笑说道:“没问题!凌叔叔,这样的酒每个月送一次过来,一年之后咱们每个月就可以向市场限量供应五百瓶顶级醉八仙了。这坛酒我今天就开始处理,其他的就等这一批90吨酒全部到位之后再一起处理。”

    “好好好!”凌啸天嘿嘿笑着说道,“五百瓶足够了,好东西都是限量供应的,太多了反而显得没档次了!”

    凌啸天带着工人们离开了仓库之后,夏若飞就把仓库门锁上,几个透气窗的窗帘也都紧紧地拉上,然后才走到那坛酒面前,心念一动将它收入了原空间当中。

    接着夏若飞就出去把仓库门锁死,然后驱车返回农场。

    皮卡车刚刚开上绕城快速路,他放在驾驶台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夏若飞一手握住方向盘,一只手伸过去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鹿悠打过来的。

    他丢下手机,一边拿出蓝牙耳机往耳朵上戴,一边自言自语道:“这丫头找我干什么?不会又是什么花儿生病了吧?”

    夏若飞按下耳机上的接听键,懒洋洋地说道:“鹿大小姐,找我什么事儿啊?”

    鹿悠脆生生地说道:“夏若飞,那个黑面膜给我也搞点儿呗……”

    夏若飞一头雾水道:“什么黑面膜?”

    “就是那个什么……玉……玉花糕?”

    夏若飞不禁一阵无语:“玉花糕?我还桂花糕呢!鹿大小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鹿悠也有些急了:“就是你给清雪姐的那种面膜啊!”

    夏若飞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鹿悠说的居然是玉肌膏,他忍不住叫道:“我去……那叫玉肌膏好吗?不过这并不重要,我感兴趣的是……你怎么会知道玉肌膏的?”

    “当然是清雪姐告诉我的啊!”鹿悠说道,“你别问这么多了嘛……那面膜我也想要,你就帮我搞点儿嘛!行不行你给句话!”

    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那是夏若飞女朋友专用面膜,哪儿能随便给别人呢?”

    “不要这么小气嘛……”鹿悠说道,“大不了我给钱!你说吧,那面膜多少钱一份?”

    夏若飞语气顿时变得有些冷淡,说道:“不好意思,鹿大小姐,我好像暂时并不差钱呢……”

    其实他刚才只是逗逗鹿悠的,既然鹿悠都知道了玉肌膏的存在,而且还开了这个口,送她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制作玉肌膏的中药也不算太贵重。

    但鹿悠好像公主病还挺重,夏若飞一拒绝她就提出花钱买,却让夏若飞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丝不快。

    电话那头的鹿悠也察觉到了夏若飞的情绪,如果以她以前的脾气,说不定早就挂电话了——她鹿大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开口求过人?你居然还这么拽?

    可是在夏若飞语气突然变得冷淡的时候,鹿悠心里莫名地一阵慌乱,她轻轻地咬了咬牙,软声软语地说道:“夏若飞,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这话出口,不但夏若飞有些诧异,就连鹿悠自己似乎都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她自己的嘴巴,她的脸莫名地红了一下,随即就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一定是我太想要那面膜了,大丈夫……不,大小姐能屈能伸……

    这边夏若飞本来也没有真生气,鹿悠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他除了有那么一丝不适应之外,心中的一点小小不快也消失了。

    他笑呵呵地说道:“鹿大小姐,这面膜本来就是我手工制作的,给你做一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

    “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玉肌膏的?”夏若飞说道,“清雪跟你经常有联系吗?她为什么会突然跟你说这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