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夏若飞的愤怒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753339.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夏若飞的愤怒,无以醋海翻波赃物罪,肠胃病细流轻重。

    夏若飞将手里的东西放回车里,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鹿悠打过来的。

    “鹿大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儿啊?”夏若飞笑嘻嘻地问道,“该不会又要玉肌膏吧?我跟你说,我的玉肌膏药效很好,没必要天天用的。”

    “夏若飞,我有事情想请你帮个忙……”鹿悠开门见山地说道。

    她没有理会夏若飞开玩笑的话,听起来心情似乎有些低落。

    “只要不打我玉肌膏的主意,其他都好说。”夏若飞笑着说道,“你说吧,什么事儿?”

    “见面说好吗?”鹿悠说道,“你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出来吃个饭。”

    夏若飞犹豫了一下,这会儿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林巧也快放学了,他每次带桃源蔬菜到虎子母亲这边,都会留下来帮着做做家里的卫生,然后跟她们母女俩一起吃个饭。

    不过夏若飞能感受到鹿悠现在似乎有些无助,他很少听到鹿悠这样柔弱的语气,如果拒绝她的话又有些于心不忍。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夏若飞说道:“那好吧,半个小时之后见吧,你定地方。”

    “嗯!我一会儿发位置给你。”鹿悠连忙说道。

    夏若飞挂了电话之后,就拎着东西来到了虎子母亲家里,陪她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说自己中午还有别的事情,赶在林巧放学之前离开了林业局家属院——如果这丫头回来,夏若飞想要轻易脱身就难了。

    鹿悠已经把位置通过微信共享给了夏若飞,所以夏若飞下楼之后,就开着皮卡车直奔目的地。

    鹿悠定的地方在钟楼区,是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距离林业局家属院大概也就七八分钟车程,很快夏若飞就来到那家名为“印象江南”的餐厅。

    在停车场停好车之后,夏若飞一边往餐厅里面走,一边掏出手机来拨通了鹿悠的电话。

    “我到了。”夏若飞说道,“你在哪个位置?”

    夏若飞刚说完,就看到鹿悠从不远处一个卡座站起身来,一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朝他挥了挥。

    夏若飞微微一笑收起了手机,信步走向鹿悠的位置。

    夏若飞大大咧咧地在鹿悠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来,拿起面前的柠檬水喝了一大口,然后才笑着问道:“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鹿悠的眼神有些闪烁,并没有跟夏若飞对视,只是把菜单朝夏若飞推过来,说道:“你先看看想吃什么吧!”

    “嚯!这里的菜可不便宜啊!”夏若飞扫了一眼菜单说道,“先说好啊,今天出门比较急,我忘记带钱包了……”

    鹿悠忍不住横了夏若飞一眼,说道:“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夏若飞哈哈一笑,他当然是开玩笑的,以他现在的身家,就算比这贵十倍的餐厅也不可能吃不起,其实他是看到鹿悠情绪有些低落,想要调节一下气氛而已。

    他拿起菜单,随便点了两三个菜,然后问道:“你想吃点儿什么?”

    “我已经点过了。”鹿悠说道。

    夏若飞点点头,把菜单递给旁边的服务生,说道:“暂时就这些吧!不够我再加。”

    “好的,请两位稍等。”服务生恭敬地接过菜单说道。

    服务生离开之后,夏若飞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问道:“到底什么事儿需要帮忙,现在可以说了吧?”

    鹿悠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做我男朋友……”

    夏若飞那一口水还在嘴里没有吞下去,闻言噗嗤一声全部喷了出来,还好他刚好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所以这口水都喷在了桌子上,不然的话很可能喷鹿悠一脸。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夏若飞一边说一边胡乱地从纸巾盒里抽出纸来擦桌子。

    “你刚刚说什么?”夏若飞神色古怪地看了鹿悠一眼说道,“该不会是我耳朵有毛病吧?”

    鹿悠俏脸微微一红,同时心里也有几分愤愤,心说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吗?居然吓成这样……

    鹿悠神色变得有些冷淡,说道:“你别误会,不是让你真的做我男朋友,是想请你帮我演场戏……我遇到一点麻烦,怕甩不掉,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夏若飞似乎听懂了,他苦笑着说道:“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想让我假扮你的男朋友对吗?不会这么狗血吧?”

    鹿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夏若飞。

    夏若飞脸上苦涩的神色更盛,不用说,肯定是自己猜对了,就是这么狗血。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你详细说一说情况吧。”

    鹿悠的神色有些闪烁,低下头轻轻地说道:“就是有个男的追求我,我自己不太方便拒绝,想请你假扮一下我的男朋友,让对方死心。”

    “真的就这么简单?”夏若飞微微皱眉问道。

    鹿悠的银牙轻轻咬了咬下唇,点头说道:“就这么简单。夏若飞,我没什么异性朋友,只能找你帮忙了,你一定要帮帮我。”

    夏若飞沉吟了起来,他总感觉事情并没有鹿悠说的那么轻描淡写,鹿悠什么身份?她自己不喜欢对方,为什么会不方便拒绝呢?

    夏若飞察觉出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一时却没有办法理清头绪。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闪了一下,传来了微信提示音。

    夏若飞拿起手机来打开微信看了一眼,这条微信是宋睿发过来的,内容是:兄弟,哥们今天约了那个女生出来把话说清楚,现在我马上就要进门了!哈哈,想来想去还是你的主意靠谱!

    看完宋睿这条微信,夏若飞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他直直地盯着鹿悠的脸,所有的不解似乎全部得到了解答——宋睿前些天说家族给他安排了一桩亲事,鹿悠今天说有个无法直接拒绝的追求者,而田慧兰和宋家的关系又十分的亲密,是政治上的铁杆盟友,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鹿悠被夏若飞看得有些心中发毛,她有些不自然地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夏若飞的神色渐渐变得冷淡,他淡淡地问道:“鹿悠,你说的那个追求者,是宋睿吧?”

    鹿悠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她嘴巴张了张,想要跟夏若飞解释,但是夏若飞已经直接站起了身来,语气变得冰冷:“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可以随便利用的傻小子吗?”

    鹿悠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无力地说道:“夏若飞,我没……”

    夏若飞却根本没有兴趣听她的解释,直接迈步就往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夏若飞就看到宋睿迎面走进来。

    宋睿见到夏若飞的那一刻,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直到夏若飞要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才一把拉住了夏若飞,叫道:“若飞,你怎么也在这里?你收到我给你发的微信了吗?”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哦,我刚好在这吃饭,你跟那个女的约在这家餐厅吗?那快进去吧!”

    说完,夏若飞就迈步走了出去。

    宋睿在他身后叫道:“哎!若飞,先别走啊!”

    宋睿叫了几声,夏若飞并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宋睿挥了挥手,然后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继续往外面走去。

    “这小子,今天怎么怪怪的?”宋睿自言自语道。

    他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往餐厅里面走去。

    宋睿找到鹿悠所在的卡座,就看到鹿悠正呆呆地坐在位子上,对他的到来也无动于衷,而且眼眶还有些红红的。

    “鹿悠,你没事吧?”宋睿问了一句。

    鹿悠这才抬起头来,看到是宋睿的时候,她的秀美微蹙,淡淡地说道:“宋先生,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事,要先走一步……”

    说完鹿悠站起了身来,宋睿连忙说道:“等等等等!鹿悠,今天我约你出来,就是有几句话要跟你说,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鹿悠皱了皱眉头,眼神中透出了一丝厌恶,不过还是坐了下来,冷冰冰地说道:“那你说吧!长话短说,我真的有急事……”

    鹿悠的态度很冷淡,不过宋睿却不以为忤,相反他还心中窃喜,他看得出来,鹿悠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既然这样,接下来的话就好说了。

    宋睿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其实我就是想跟你把话说清楚,虽然双方长辈有结姻亲的意愿,但是我本人对你并没有那方面的感觉,你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勉强在一起的话,双方都不可能幸福的,所以……”

    鹿悠开始的时候神色一直十分淡然,但是越听就越吃惊,一双美目忍不住就睁大了。

    她朱唇轻启道:“你是说……”

    “我想你也一定不愿意跟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稀里糊涂就定下婚约。”宋睿说道,“所以这件事情上咱们是一个阵营的,我家里那边我会尽力去抗争,我希望你也一样,这样让家族长辈改变主意的几率会更大。”

    鹿悠立刻点头说道:“同意!”

    宋睿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浑身轻松,脱口而出说道:“太好了!”

    这话一说完,宋睿似乎觉得又有些不妥,连忙说道:“鹿悠,我不是说你不好,主要是……”

    鹿悠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解释,我明白。你刚才说的那些,其实也是我想跟你说的,既然大家不谋而合,那是最好不过了。宋先生,我真的有急事要走了。”

    说完,鹿悠站起身朝外走去,走了两步之后她又回过头来,说道:“对了,一会儿麻烦你帮我买下单。”

    说完,鹿悠掏出钱包找出两张百元大钞来,宋睿连忙说道:“别别别,我直接结账就是了。”

    鹿悠却摇了摇头,直接把钱放在桌子上,然后快步离开了餐厅。

    宋睿一脸懵逼,自言自语道:“今儿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奇怪啊?”

    他说着话,目光忍不住落在了自己面前那个杯子上,这里面有半杯水,显然刚刚是有人坐在这里,而且还跟鹿悠聊了一会儿才走的。

    “到底什么情况啊?”宋睿挠了挠头自语道。

    ……

    鹿悠快步走出餐厅之后,立刻四下张望,却并没有见到夏若飞的身影,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怅然若失。

    夏若飞临走前那冰冷的眼神,仿佛一根针扎在了她的心头,站在车如流水的街头,春日的暖阳照在身上,鹿悠却一点儿都感受不到温暖,她觉得自己好像丢失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想要找寻却已经杳无踪迹。

    ……

    夏若飞驾驶着皮卡车往城外开,此时心中依然充满了愤懑。

    鹿悠以前是有些刁蛮公主的性子,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少不了一些争吵,但夏若飞都不怎么会去计较,在他眼中,鹿悠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其实心并不坏。

    但是这次,鹿悠却是做得有些过分了,让夏若飞非常的生气。

    鹿悠明明知道自己跟宋睿以及宋家人都认识——夏若飞还记得前些天鹿悠来桃源农场拿玉肌膏,在电话里听说宋夫人和宋睿在农场做客,然后她就一反常态地没有进门,而是让夏若飞把玉肌膏送出去,现在想来,那时候其实联姻的事情就已经定了,他们双方肯定是见过面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鹿悠居然隐瞒实情,让自己给她当挡箭牌,这就有点太过了。

    要知道夏若飞本身是个没什么身份背景的人,他认识那些高官富贾都是机缘巧合,本身的根基是很浅的。

    而且鹿悠事先并不知道其实宋睿对这门亲事也是极为反对、极为抗拒的,她甚至以为今天宋睿约她是想要进一步追求她,在这种情况下,鹿悠应该能想到请夏若飞当挡箭牌的后果。

    最好的情况,也是夏若飞和宋睿兄弟反目,而最坏的情况,则是夏若飞可能得罪宋家这个豪门家族,以及田慧兰这个东南省的常委。

    无论哪一方,对夏若飞来说都是无法抵抗的庞然大物。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夏若飞正在蒸蒸日上的事业可能一夜之间就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除非他彻底放弃国内的市场,转战海外。

    虽然夏若飞知道这一切可能都不会发生,但是站在鹿悠的角度却是无法预知这些的,可她依然还是叫上了夏若飞,而且已经到了和宋睿约定的时间,她依然没有跟夏若飞和盘托出。

    这让夏若飞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再加上他十分清楚宋睿心里的想法,也十分清楚鹿悠并不需要什么挡箭牌,永乐娱乐开户: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餐厅的。

    车子在绕城快速路上狂奔,车内放着劲爆的摇滚音乐,夏若飞脸色难看地猛踩油门,只有狂飙的车速才能发泄他此时内心的不满。

    ……

    鹿悠离开印象江南餐厅后,也没有回学校,而是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城里游荡,不知不觉就开到了闽江边,她停好车之后来到闽江大堤上,坐在那里望着滔滔江水发呆。

    不知不觉,鹿悠就做了一个下午,一整个下午时间里,她的脑子里都是一团混乱,过去和夏若飞相处的一幕幕如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闪过,她的眼睛不知不觉就湿润了。

    夜幕悄悄降临,鹿悠站起身来,她听到远处劲爆的音乐声,看到了闪烁的霓虹灯,迈步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