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洛爷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753341.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六十六章 洛爷,雨迹云踪书不释手音波,冬烘头脑蒙昧菩萨。

    零点梦幻酒吧坐落在闽江北岸,旁边就是游人如织的江滩,这里距离闽江老码头不远,原来是个旧仓库,老码头退出历史舞台后,这个仓库也失去了原有的功效,被人租下之后改造成了现在的酒吧。

    酒吧采用粗犷的工业风设计,整个建筑内部的原貌几乎全部保留了下来,斑驳的将近坑坑洼洼的混凝土地面、留下时间烙印的红砖墙、斑驳脱落的粉刷墙面、已不规整的铁丝网……

    酒吧的外墙随处可见张扬不羁的涂鸦,被厚厚的隔音门挡住之后,里面劲爆的音乐声显得有些沉闷。

    鹿悠踩着松软的沙滩走到了零点梦幻酒吧门口,推开门之后,那原本有些悠远的音乐声仿佛一下子放大了十倍,剧烈的声浪让鹿悠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她并不太喜欢这样热闹嘈杂的场所。

    不过今天她的心情相当低落,只是略一犹豫,就迈步走进了酒吧里面。

    端着托盘的服务生穿行其间,DJ声嘶力竭的呐喊,酒吧里的人们挥舞着双臂,随着音乐声肆意扭动着身躯,在射灯的晃动中,这里和外面的悠闲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一个光怪陆离的异世界。

    鹿悠直接穿过人群,来到吧台前,找到一个没人的高脚凳坐了上去。

    “这位女士,想喝点儿什么?”酒保面带微笑询问道。

    “酒!”鹿悠言简意赅。

    酒保微微一愣,来酒吧当然是喝酒的,但是这里的酒有几十上百种,她到底要喝什么酒呢?

    美丽的女士总是会受到优待的,酒保并没有因此而不耐烦,脸上笑容依然十分热情,他问道:“请问您想喝什么酒呢?”

    “随便,能喝醉的就可以了。”鹿悠淡淡地说道。

    酒保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吧台后面忙碌起来。

    很快,酒保就将一杯酒推到了鹿悠的面前,说道:“百加得白朗姆酒,请慢用。”

    鹿悠默默地点了点头,端起酒杯看了一眼。

    这杯酒看起来和白开水一样,无色透明,上面漂浮着几块冰块,她端到鼻子前面闻了一下,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眩晕。

    是烈酒。鹿悠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火辣辣的酒液带着冲鼻的酒味,犹如一团烈火在口腔里燃烧,这口酒吞下去之后,这灼烧的感觉就开始顺着食道延伸,一直到胃里面。

    鹿悠第一次喝这样的烈酒,她立刻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眼泪很快就充满了眼眶。

    不过她却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这酒喝下去之后,那种微微眩晕的感觉让她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的轻松,仿佛所有的烦恼都开始慢慢离她远去。

    鹿悠伸手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巴,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这回她没有那么大口,而且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表现就比第一口要好很多了,不但没有咳嗽,而且还露出了一丝享受的表情,她似乎已经体验到这种烈酒的妙处。

    鹿悠端着杯子一口口地喝着,很快一杯酒就已经见底了。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在酒精的作用下,那娇俏的脸庞上升起了两朵红云,显得更加的柔媚动人。

    鹿悠将空杯子往吧台上重重的一放,叫道:“再来一杯!”

    “请稍等!”酒保说道。

    他对这样的酒客已经是见惯不惯了,在这种地方工作,每天都能遇到这样单身的女客人借酒浇愁,只不过今天这个漂亮得有些过分,让他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丝惋惜。

    因为他已经看到好几桌客人的目光往鹿悠这边瞟了,那些都是酒吧常客,也是猎艳老手,其中几个几乎每天都能在这里约到不同的女人。

    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显然不是酒吧常客,遇到那些猎艳高手,今晚肯定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就是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幸运的家伙。

    酒保心里一边想着,手头也没有停,很快就把一杯朗姆酒推到了鹿悠的面前。

    虽然能预想到鹿悠可能会遭遇什么样的情况,但酒保也不可能出言提醒,因为他知道提醒了也不会有用,而且他想要在这里干下去的话,就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

    鹿悠端起新的一杯酒,旁边一桌几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其中一个穿着一身价值不菲休闲西装的男子站起身来,端着酒杯走向了鹿悠。

    这白西装男子长相还不赖,在加上一身名牌衣服,倒也有几分风度翩翩的样子,他在鹿悠身边的高脚凳上坐下,一只手靠在吧台上,身体转向鹿悠,脸上露出一丝自以为很迷人的微笑,朝鹿悠端起了酒杯。

    “小姐,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啊?不如一起聊聊天?”白西装男子说道。

    鹿悠连眼皮子都没抬,目光完全集中在自己手中的酒杯上,她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朗姆酒。

    那白西装男子吃了个软钉子,却并不气馁,脸上笑容也更加灿烂,说道:“小姐……”

    “滚!”鹿悠冷淡地吐出一个字。

    白西装男子楞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不过他掩饰得很好,只是微笑着耸了耸肩,然后就离开了鹿悠身边。

    当他回到位子上的时候,一边和同伴说着话,一边朝吧台前的鹿悠望去,此时他的眼神中就透出了毫不掩饰的**。

    鹿悠实在是太美丽了,在这个酒吧里就犹如一颗闪亮的星星,这样的极品货色他们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陆续又有几个自认为风度翩翩的人上去搭讪,无一例外都吃了闭门羹。

    这些人碰了钉子之后并没有离去,只是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默默观察着,他们在等待机会。

    等待鹿悠喝醉。

    实际上这些猎艳老手都很清楚,鹿悠现在这种状况,根本不需要人劝酒推波助澜,很快就会把自己灌醉的,到时候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问题是狼多肉少,最后花落谁家就不清楚了。

    这些酒吧的常客们甚至已经开始暗地里观察着各自的“对手”,希望能够抢得先机。

    这时,酒吧的一个角落里,一位满脸横肉的大汉掏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

    “洛爷,一楼这边有个极品货色,您一定会有兴趣的……”那大汉拿着手机低声说道。

    又说了几句之后,他用手机发送了一张照片。

    ……

    酒吧二楼,这里并不对外开放,不过却有个装修得十分奢华的包房。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他的左右两边各依偎着一位衣着暴露的女郎,这个男人的大手在女郎的衣服里面肆意揉捏着,女郎则一边媚笑着一边往男人的嘴里喂了一个剥好去核的荔枝。

    包房里还站立着四个黑衣大汉,在光线并不是很明亮的包房中,他们全都戴着黑色的墨镜,一个个神色冷峻摇杆笔挺,对眼前的**画面视若无睹。

    这个男人名叫方洛,他从一个街头小混混到如今坐拥十几间酒吧、夜总会,并且还有一批“能攻善战”的小弟,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

    方洛是从社会最底层一步步爬起来的,多少次都差点儿喋血街头,如今“洛爷”的名号在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一路走来他就靠一个狠字。

    不但对敌人狠,他对自己也狠,而且是那种骨子里的狠。

    方洛就是一个天生的亡命之徒。

    五年前,他曾经一个人被五十多个人围在了阴暗的小巷子里,但是他就靠着一把砍刀,硬生生地杀得敌人丧了胆,那一役也彻底奠定了他的地位。

    那次他身中三十多刀,手筋都差点被砍断了,但是对方也没有讨到好,有十几个人都身受重伤,其中三个下半辈子都离不开轮椅了。

    方洛正是靠着这样一股狠劲,从一个街头混混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过去的潦倒经历,也让方洛特别注重生活享受,他的床上从来不缺女人。

    今天方洛带着几个贴身保镖来到属于自己的这间零点梦幻酒吧,本来只是过来随便玩玩,没想到却有了意外收获。

    在楼下找乐子的一个小弟发现了一个极品美女。

    方洛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把粗糙的大手从身边女郎的裙下拿出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顿时眼睛一亮。

    这张照片无论是光线还是构图都堪称业余中的业余,但是那窈窕的身影,那精致到令人窒息的侧脸,都让方洛的雄性荷尔蒙蠢蠢欲动。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扬了扬下巴。

    一名黑衣大汉立刻来到他身边,微微低下身子叫道:“洛爷,有什么吩咐?”

    “下去找阿力。”方洛淡淡地说道,然后朝这个黑衣大汉展示了一下自己手机上的照片接着说道,“我要这个女人今晚出现在我的床上。”

    “是!”黑衣大汉恭敬地应道,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包房。

    方洛身边的女郎也看到了那张照片,她娇滴滴地勾住了方洛的脖子,娇嗔道:“洛爷,你有了别的美女,是不是就不要人家了?人家也想出现在您的床上嘛!”

    说完,她吃吃笑了起来。

    方洛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大手伸进女郎的衣服里用力地揉捏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我的床很大,十个八个都躺得下,不过……”

    说到这,方洛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快如闪电一般的一巴掌甩了过去,冷声道:“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贱人说三道四了?”

    那女郎被方洛一巴掌打得牙齿松动、嘴角流血,但却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而且她浑身忍不住地颤抖着,眼中露出了极度恐惧的神色。

    另外一个女郎也吓得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方洛伸出手来在那个女郎的脸上轻轻抚摸着,柔声问道:“疼吗?”

    那女郎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眼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你很害怕?”方洛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平静地问道。

    那女郎点了点头,马上又飞快地摇了摇头,脸上已经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了。

    方洛伸手在那女郎脸上轻轻地拍了两下,淡淡地说道:“不用怕,我对女人一向都很温柔的……”

    “洛……洛爷……饶命……”那女郎总算是说得出话了,她苦苦哀求着。

    “我都说了,我对女人很温柔的,怎么会要你的命呢?”方洛脸上挂着一丝笑容说道,“今天我又要做新郎了,看在我那个新娘子的份上,你们滚吧……”

    两个女郎如蒙大赦,连忙说道:“是……谢谢洛爷……谢谢洛爷……”

    说完,两人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包房。

    方洛眼中闪过一道残忍的光芒,淡淡地吩咐道:“叫人把她们两个送到黑石夜总会去,没有卖够一百万,就让她们一直呆在那儿!”

    “是,洛爷!”一名黑衣大汉立刻应道,然后就去安排了。

    黑石夜总会,是方洛名下的一家夜总会,他说要将这两个女郎送过去,自然不是普通的做台小姐那么简单,黑石夜总会里面有一个会员制的俱乐部,里面会给一些特殊嗜好的会员提供服务。

    对于两个女郎来说,那个俱乐部无异于地狱一般。

    黑衣大汉对方洛的喜怒无常已经习惯了,他们只会严格执行方洛的命令。

    两个女郎根本想不到,自己一句无心的调笑之语,会给自己带来那样的大灾难。

    ……

    一楼,刚才给方洛打电话的那个大汉站起身来,朝着鹿悠的方向走去。

    酒吧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

    包括那个白西装男子在内的这些猎艳老手,一个个都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今晚是白费劲了,自己肯定没有机会了。

    常来这边消费的人都知道,那个大汉是这间酒吧看场子的,而且他身后的人物是他们这些人惹不起的,这大汉既然有了动作,那这个女人肯定是被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洛爷看中了。

    洛爷看中的女人,就是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打什么主意了。

    陆续甚至有人开始退场,他们都是之前搭讪过鹿悠的人,这些人担心洛爷会对他们不利,都逃也似地离开了酒吧。

    而鹿悠对于越来越近的危险却浑然未觉,依然在一口口喝着高度的朗姆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