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前嫌尽释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781145.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七十二章 前嫌尽释,哪来同场德甲,穷山恶水赢利点抗过敏。

    鹿悠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梦里她被一只面目狰狞的怪兽追赶,她只能不断地逃跑,但是无论她怎么跑,那只怪兽都紧紧地追在她的身后。

    而且她似乎陷入了一个迷宫中,脚下的路似乎都是一模一样的,周围的景致也没有任何变化,她跑得筋疲力尽,眼看就要葬身怪兽的血盆大口之中了,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坠入了无尽的深渊当中。

    鹿悠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她首先是感觉到了一阵头痛欲裂,她在心里说道:“还好只是一个梦……真是太可怕了……窗外的小鸟都在乱叫了,天应该大亮了吧!得赶紧起床……上午还有刘教授的选修课呢……等等!鸟鸣声……宿舍旁边连树都没有,哪里来的鸟叫?”

    这时,昨晚发生的事情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鹿悠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时,更是脸色大变,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

    身上的外套、羊毛衫都不见了,只有一件十分宽大的保暖内衣。

    鹿悠忍不住惊声尖叫了起来。

    夏若飞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昨晚鹿悠睡觉并不安分,不时在睡梦中发出惊惶的叫声,他半夜起来了好几次,直到四点多他才算可以安稳地睡一会儿,可是只睡了两三个小时,他就被鹿悠的尖叫声惊醒了。

    夏若飞腾地坐了起来,钻出睡袋跑到床前。

    鹿悠正双手捂着脸,痛哭不已。

    她已经完全记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了,当然,记忆仅止于她被强行拉到二楼房间里并且灌了一大瓶洋酒,彻底醉倒之后的事情她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

    现在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来,而且连身上的衣服都被人换了,在鹿悠看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她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挫折,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遭遇这样悲惨的噩梦,清白之身就这么被流氓恶棍糟蹋了,她越想越是悲从中来,忍不住失声痛哭。

    “鹿悠,你怎么了?”夏若飞连忙走到床头关切地问道。

    “滚开!滚……滚啊!”鹿悠一边歇斯底里地叫道,一边疯狂地向夏若飞抓挠,当她看清眼前的人时,两手顿时僵住了,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说道,“夏……夏若飞?怎么是你?”

    夏若飞哭笑不得地反问道:“难道你希望出现在你面前的是昨晚那帮人渣吗?”

    鹿悠连忙猛地摇头,然后又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还想问你呢!”夏若飞没好气地说道,“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跑到那种地方喝酒?知不知道这很危险的?昨晚如果不是我刚好看到你发的微信赶过去,你现在早就……”

    夏若飞说到这就没有再说下去了,而是狠狠地瞪了鹿悠一眼。

    如果是在以前,夏若飞这种态度跟鹿悠说话,她肯定火气立刻上来,然后跟夏若飞对呛。

    但是今天鹿悠却一反常态,并没有和夏若飞争吵,相反,看到夏若飞生气的样子,她的心中还流过了一道暖流。

    鹿悠低下头轻声说道:“不好意思……”

    夏若飞见鹿悠认错态度这么好,也不忍心再说她什么,毕竟她经过昨晚的事情,现在还惊魂未定。

    夏若飞看了鹿悠一眼,问道:“头很疼吧?”

    鹿悠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这是哪儿啊?”

    “还能是哪儿?桃源农场啊!”夏若飞说道,“昨晚是我把你扛回来的,没想到你看起来那么苗条,实际上却那么重!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哪有?”鹿悠飞快地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我体重才一百斤!”

    鹿悠的身材很高挑,有一米七多,一百斤的体重已经是相当苗条了。

    夏若飞见鹿悠这个时候还在乎自己重不重的问题,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行了,你再休息会儿,我去给你弄碗醒酒汤……”

    “哦……那麻烦你了……”鹿悠轻轻地说道。

    夏若飞笑了笑迈步朝门外走去,这时,鹿悠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连忙问道:“夏若飞,我……我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夏若飞脚步一顿,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不过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说道:“你还说呢!昨晚你吐得一塌糊涂知道吗?本来我是把你安排在隔壁客房的,结果你刚躺下就吐了一床都是,还吐到我身上了,你自己的衣服也全都弄脏了!”

    鹿悠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顿时露出了歉疚的神色,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我都不记得了……”

    夏若飞大方地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没事儿,记得下次不要喝这么多酒了……”

    “哦……知道了。”鹿悠说道,接着她马上又想到衣服的事情,立刻问道,“那我的衣服……”

    夏若飞不禁在心里一阵哀叹:这丫头也真是死心眼……

    他只能无奈地说道:“你的衣服上全是吐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法穿了,我这别墅里晚上又没有别人,所以……”

    鹿悠看着夏若飞,问道:“是……是你帮我换的?”

    夏若飞无声地点了点头,接着又马上解释道:“不过我是在你身后帮你换衣服的,真的没有到处乱……”

    “你别说了……”鹿悠连耳根都红了,连忙说道,“你去帮我弄醒酒汤吧!”

    “哦!”夏若飞立刻识趣地打开房门,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鹿悠穿着夏若飞的保暖内衣坐在床上,脸上一阵发热,她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自己还穿着那条牛仔裤,心里略微安慰了一些,心说道:还好,只是换了衣服,没有换裤子……

    想到这,鹿悠又忍不住捂住了脸——换衣服也已经够过分的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里面是真空的,这么说连文胸都被夏若飞脱掉了……

    那家伙说没有乱看,谁知道呢……鹿悠羞窘地想。

    这时,她一抬头,刚好看到阳台上就晾着自己的衣服。

    原来昨晚他都把我的衣服洗好了……鹿悠心里又不禁有些暖洋洋的。

    接着她就看到了挂在衣架上的那件黑色蕾丝边文胸,忍不住又开始脑补夏若飞昨晚坐在自己身后,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最后连文胸都卸下的情景,忍不住面红耳赤。

    这次真的是没脸见人了……鹿悠在心中哀叫道。

    过了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接着传来了夏若飞的声音:“鹿悠,我可以进来吗?”

    鹿悠下意识地捂紧了被子,然后才说道:“进来吧!”

    夏若飞推开门走进房间,永乐娱乐开户: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酸辣汤,这东西解救的效果也不知道怎么样,所以他还特地在里面加了一些灵心花花瓣溶液。

    鹿悠听到夏若飞的脚步声,连忙低下了头去,根本不敢同夏若飞对视。

    “趁热喝了吧!”夏若飞温和地说道,“对缓解你宿醉的头痛应该有帮助的。”

    鹿悠点了点头,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道:“谢谢……”

    然后她伸手接过了夏若飞手中的碗,整个过程中她始终没敢看夏若飞一眼,脸上也是红得发烫。

    夏若飞也是第一次看到鹿悠这一副小媳妇一般的样子,忍不住也暗暗好笑,不过他自然知道鹿悠为什么这么羞窘,所以也不会去触霉头故意再提起关于换衣服的话题。

    鹿悠昨晚吐了之后,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闻到酸辣汤的味道也是食指大动,很快就大口大口地把一整碗汤都喝完了。

    她喝完汤之后没一会儿,就感觉到那头疼的症状大幅度缓解了,不禁抬起头飞快地看了夏若飞一眼,感激地说道:“谢谢……”

    夏若飞淡淡一笑,搬过凳子在床边坐下,然后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鹿悠低头轻轻地说道,“夏若飞,谢谢你。”

    “你已经说过谢谢了。”夏若飞笑着说道,“一碗醒酒汤而已,不至于的。”

    “我不是说醒酒汤。”鹿悠抬起头来看着夏若飞,认真地说道,“我是说昨晚的事情,真的很感谢你……”

    夏若飞默默地点了点头,半晌才开口说道:“以后不要这样了,那种酒吧龙蛇混杂,不适合你这样的女孩子去。”

    “我知道了……”鹿悠轻轻地说道,“昨天心情不太好,也没有想那么多……”

    夏若飞其实已经猜到了鹿悠去喝酒的原因,所以也没有接这个话茬,只是淡淡地说道:“嗯,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注意就好了。”

    说完,夏若飞站起身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空碗,说道:“你可以再睡会儿,我下楼去给你煮点粥,你昨晚醉得很厉害,早上吃点清淡的对肠胃比较好。”

    说完,夏若飞就迈步朝门外走去。

    鹿悠的贝齿轻轻地咬了咬樱唇,抬头叫道:“夏若飞,你等一下。”

    夏若飞站定脚步,回身微笑问道:“怎么了?还有事儿?”

    鹿悠红着脸,迟疑了半晌才开口说道:“昨天的事情,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我……我知道你跟宋家关系很密切,也听我妈妈说过你还治好了宋老的绝症,而且你跟宋睿也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以为请你出面,能让宋睿打消联姻的念头,我真的没想那么多,更不是要故意利用你的……”

    以鹿悠的公主脾气,即便是被冤枉了,她也不会去跟夏若飞解释什么的,昨天一整个下午,她就坐在江边发呆,也没有主动找夏若飞,但经过了酒吧事件之后,她的心态似乎变了很多。

    说完之后,鹿悠就有些紧张地看着夏若飞,此时她已经忘记了夏若飞给她更换贴身衣物之后的那种尴尬。

    夏若飞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

    “那……”鹿悠轻轻地咬了咬下唇,问道,“你还生我的气吗?”

    夏若飞笑着说道:“本来是很生气的,不过后来我想了想,以你的脾气,应该不会考虑到那么深层次的问题,大概只是无心之失吧!所以也就没那么生气了。”

    “不好意思啊……”鹿悠轻轻地说道。

    夏若飞大度地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接着夏若飞又问道:“不过昨天你跟宋睿见面之后,是不是发现问题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其实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的,这样根本不会有那么多误会!”

    鹿悠吃惊地问道:“你……你早就知道宋睿……”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他是我好兄弟啊!我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了,不过坑爹的是宋睿这小子也没有告诉我他联姻的那个对象就是你,不然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误会了!”

    鹿悠忍不住瞪了夏若飞一眼,气鼓鼓地说道:“那你昨天在餐厅怎么都不跟我说一下就直接走了?”

    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你都摆了我一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那么多?再说了,人家宋睿都到门口了,你们一见面自然什么都说开了,我干嘛还要多此一举呢?”

    “你……”鹿悠也是一阵无言以对。

    “好了,没其他事儿了吧?我去熬粥了。”夏若飞说道。

    鹿悠还一副气哼哼的样子,没有搭理夏若飞,夏若飞哈哈一笑,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夏若飞离开之后,鹿悠才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的俏脸红扑扑的,哪有一丝生气的样子?

    夏若飞给鹿悠做了皮蛋瘦肉粥,因为叶凌云和李志福都去武夷山了,别墅里也没有住其他人,所以夏若飞直接把高压锅都端到了屋子里来,两人就坐在卧室里一起吃早餐。

    吃完之后,夏若飞把锅碗什么的那下楼收拾了一下,又回到房间对鹿悠说道:“你的衣服还没干,我看你今天就先在我这儿休息一下吧!”

    “好啊!”鹿悠立刻说道。

    “对了,你白天就在房间里呆着,不要出去哦!”夏若飞说道,“楼下白天有人在办公的,而且农场里很多工人,你如果从这里出去,那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鹿悠扑哧一笑说道:“知道啦!我哪儿也不去,连饭都在房间吃,可以了吧?”

    夏若飞点头说道:“嗯!午饭我会给你送上来的。”

    两人正说着话,鹿悠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手包,翻出手机来一看,连忙对夏若飞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是悦悦打来的。”

    “喂,悦悦……”鹿悠看了看夏若飞,有些心虚地说道。

    “悠悠,你昨晚怎么没回宿舍啊?”江悦关切地问道。

    鹿悠脸微微一红说道:“哦……我……我回我外公家了。”

    “这样啊!你平时不都是周末回去吗?怎么昨天突然跑回去了?”江悦有些奇怪地问道。

    “家里临时有点儿事儿。”鹿悠说道,“对了悦悦,今天上午刘教授的选修课帮我请个假呗!我有点儿不舒服,不想去了。”

    “你没事儿吧?是不是生病了?”

    “哦,没事儿,一点儿小感冒。”鹿悠连忙说道,“悦悦,我外公叫我,不跟你说了哦!记得帮我请假!”

    说完,鹿悠就急忙挂断了电话,然后一抬头她就看到夏若飞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她不禁一阵羞窘,说道:“看什么看?还不是因为你!”

    “怎么跟我又扯上关系了?”夏若飞摊了摊手说道,“难道我帮你洗衣服还错了?”

    “要不是你昨天气冲冲的直接离开,我能跑去酒吧喝酒吗?”鹿悠白了夏若飞一眼说道,“都怨你!”

    “得……”夏若飞耸肩说道,“鹿大小姐,您的神逻辑令在下拜服!”

    鹿悠扑哧一笑,又白了夏若飞一眼,没有再说话。

    夏若飞说道:“那我先出去了,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看看电视,或者上上网,有事情叫我就好。”

    “知道了。”

    夏若飞离开鹿悠的房间之后,就直接来到了书房。

    夏若飞自己的卧室里就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平时也很少用这间书房,不过这里还是配了一台台式机的。

    夏若飞打开台式机机箱,然后心念一动将昨晚从零度梦幻酒吧拆下来的那块硬盘从灵图空间里取了出来,在机箱里找到备用的电源线、数据线,将硬盘连接到电脑上,然后打开了机箱电源。

    进入系统后,夏若飞迅速查看了一下,发现这块只有一个盘符的硬盘已经被系统认出来了,看来昨天那一脚并没有伤到硬盘。

    他立刻点开硬盘,里面果然就是监控视频备份。

    每一个摄像头的画面都被分别存储在不同的文件夹里,夏若飞在里面翻找了起来,很快就把鹿悠给自己发微信的那个时间段前后一个小时的视频文件找了出来。

    夏若飞打开播放器软件,开始查看这些视频资料。

    他想要知道昨天自己赶到酒吧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同时也是准备将这些视频资料做个备份。

    昨晚自己在酒吧大闹了一场,而且好几个人都被打成了重伤,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而且在昨天那种紧急的情况下,肯定是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的,所以夏若飞必须未雨绸缪。

    这些视频资料就是最好的证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