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麻烦上门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833575.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七十四章 麻烦上门,恩深义重七里杨柳,情非得已老禅师岭上。

    夜幕初降,永乐娱乐开户:灯火阑珊。

    三山大学校园里,学生们有的三五成群往校外网吧走,有的则一身运动装扮前往运动场,还有不少人抱着书本行色匆匆前往自习教室。

    拉风的骑士十五世在校园里穿行,赚足了回头率。

    夏若飞特地找了个距离鹿悠宿舍相对比较远,而且很僻静的地方停下了车来。

    一路上鹿悠都没有怎么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发呆,直到车子停下来之后她才如梦初醒,说道:“啊!到了呀……”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鹿大小姐,你这一路上想什么呢?感觉在神游天外啊!”

    鹿悠情绪有些低落,轻轻地说道:“没什么……夏若飞,谢谢你送我回来。我……我走了……”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快回去吧!免得你同学担心。”

    鹿悠脸上失落的神色一闪即逝,默默地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下了车。

    就在她刚走了两步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夏若飞叫道:“鹿悠!”

    鹿悠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飞快地回过头来,问道:“什么事?”

    夏若飞说道:“昨天的事情我会帮你保密的,不过你要记得下次千万别再去这种危险的地方了。”

    鹿悠眼中那一丝期待渐渐消散,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了,再见……”

    夏若飞朝鹿悠微笑着挥了挥手,然后一踩油门,骑士十五世越野车驶离了鹿悠身边。

    鹿悠回过头去,看着夏若飞离开的方向,直到骑士十五世的车尾灯都消失不见,她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迈步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而夏若飞离开三山大学之后,也没有回桃源农场,而是约了凌清雪一起出来吃了一顿饭,两人饭后还到三山广场看了一场电影,电影散场之后夏若飞又陪凌清雪逛街,两人平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约会的时间其实挺少的,所以都十分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夏若飞还给凌清雪拿了三份玉肌膏——看起来他是从车子的后备箱里翻找出来的,实际上夏若飞只是在凌清雪视线被遮挡的时候,直接从灵图空间中取出来,然后装进后备箱里的一个纸袋当中。

    凌清雪本来就天生丽质,而且身材十分高挑,那一双弹力惊人的大长腿连夏若飞都相当着迷,最近使用了玉肌膏之后,肌肤更是吹弹可破,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夏若飞差点把持不住——昨天鹿悠青春美丽的娇躯本就让他有些邪火上涌,一直都是强行压制住的,而今天凌清雪自从见面之后就一直腻在夏若飞身上,不管是看电影还是逛街,都紧紧挽着夏若飞,娇躯紧紧贴着夏若飞,耳鬓厮磨中夏若飞自然更加的心痒难耐。

    可惜凌啸天今天也在他们的江滨别墅中,夏若飞自然是不好同凌清雪回去翻云覆雨,而夏若飞想让凌清雪跟着自己回桃源农场,凌清雪犹豫了很久还是拒绝了,毕竟她一个姑娘家,夜不归宿肯定不太好,虽然凌啸天未必会介意,但凌清雪还是脸皮太薄。

    夏若飞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十分绅士地将凌清雪送回家中,然后自己一个人驱车返回了桃源农场。

    接下来几天,夏若飞也十分安分,基本上都呆在桃源农场中。

    当然,他这几天也一直在关注本地新闻,虽然新闻里并没有报道那晚零度梦幻酒吧的冲突,但是他并没有掉以轻心,这些天一直深居简出,尽量避免到市区抛头露面。

    实际上夏若飞这么小心,也是因为答应了鹿悠替她保密,否则如果直接告诉田慧兰的话,不但自己不会有任何事情,而且方洛那帮人哪怕是残废了,也依然逃脱不了牢狱之灾,甚至有可能吃枪子。

    方洛这些年可没少祸害女孩子,如果田慧兰亲自介入这件事情,那他做的那些事情绝对是无所遁形,会被查个底朝天的,哪怕是年轻的时候偷一只狗也都瞒不过调查。

    不过既然答应了鹿悠,夏若飞就只能自己小心一点,等这段时间风头过去了再说。

    毕竟如果严格按照法律来套的话,夏若飞就算是为了救人事出有因,出手那么重也涉嫌到故意伤害了。

    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那天夏若飞冲进去的时候,酒吧里还有不少客人。

    所以,夏若飞虽然在农场深居简出,但是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

    这时距离零度梦幻酒吧事件过去才两天。

    这天夏若飞正带着闪电在果园溜达,就接到雷虎打来的电话,说有几个公安民警来到农场找他。

    夏若飞对此也有心理准备,立刻就转头往山下走。

    来到别墅的时候,夏若飞就看到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正站在自己的那辆骑士十五世越野车前,眼中流露出了非常喜爱的神色。

    这个女警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合身的笔挺警服把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尤其是胸前的波涛汹涌,一看规模就相当大,警服都被绷得紧紧的,胸前的扣子似乎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崩开的危险。

    这女警身旁还有两位民警,都是三十来岁,不过这两人看起来更像是这女警的下属,两人站立在一旁,神色远远没有那女警那么悠闲,脸上充满了警惕的神色。

    雷虎也在一旁招呼他们,不过他们三人却没有跟雷虎说话的意思。

    当看到夏若飞带着闪电走进来的时候,雷虎叫道:“夏哥!”

    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担忧——这三个警察显然来意不善,他看过他们的证件,全是市局刑警支队的。

    一般刑警出动,肯定不是鸡毛蒜皮的小案子。

    夏若飞微笑着朝雷虎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那两个男警察在看到夏若飞的时候眼睛不约而同地眯了一下,然后不动生色地往门口移动了几步,隐隐将夏若飞的退路挡住。

    雷虎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来。

    夏若飞自然也看到了两个男警察的动作,不过他脸上却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只是当做没看见——实际上如果夏若飞真的想走的话,别说是两个人了,就算多十倍的人,也留不下夏若飞。

    但是他的事业都在这里,而且就算是这些警察是为了零度梦幻酒吧的事情来的,那晚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他还不至于为了这个逃亡跑路。

    那大胸女警听到声音,终于把目光从骑士十五世车子上收回来,转身看向了夏若飞。

    “警察同志,你们找我有事?”夏若飞淡淡地问道。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扫过那女警规模可观的胸脯,在这一瞬间夏若飞忍不住冒起一个念头来:这女警身上带着这么大一副“累赘”,抓贼的时候能跑得动?她就应该在办公室搞搞内勤,怎么会跑去当刑警呢?

    其实这也不怪夏若飞,实在是那女警的“胸器”太醒目了,想不引起夏若飞注意都难。

    那女警敏锐地感觉到了夏若飞的目光,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实际上她自己都对此十分困扰,这些年来不知道遇到过多少类似的目光了,每次都让她十分的羞恼。

    那女警狠狠地瞪了夏若飞一眼,硬邦邦地问道:“你就是夏若飞?”

    夏若飞点点头,继续问道:“几位找我到底什么事儿?”

    “这辆车是你的吗?”女警没有理会夏若飞,继续问道。

    夏若飞皱起了眉头,淡淡地说道:“这位警官,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时间很宝贵的。”

    那女警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是正在讯问你吗?这辆车到底是不是你的?”

    夏若飞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丝火气,说道:“讯问?我犯了什么事需要接受讯问?”

    “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女警似笑非笑地看着夏若飞反问道。

    夏若飞神色一冷,说道:“我不想跟你打哑谜了!这位警官,不管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我,请先出示证件!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你……”女警瞪了夏若飞一眼,差点就要当场发作。

    不过当她看到另外两位民警正看向这边的时候,她又把火气强忍了下来,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官证来。

    夏若飞明显看到这女警在掏证件的时候,胸前的山峰被带动着轻轻颤抖了几下,他也不禁暗暗地啧啧称奇,想不到那里都绷得那么紧了,居然还能放得下一本证件……

    女警把证件打开在夏若飞面前晃了一下,说道:“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有一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夏若飞掏了掏耳朵,好整以暇地说道:“太快了,我没看清……”

    “你什么意思?”女警眼睛一瞪,厉声问道。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没看清就是没看清咯!你就那么一晃,就算是神仙也看不清楚吧?谁知道你的证件会不会有假呢?最近冒充军人、冒充警察的骗子可不少呢!我们桃源农场虽然是小企业,但也难保会被骗子盯上的……”

    “夏若飞,注意你的态度,你说谁是骗子?”女警气得银牙一咬问道。

    “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而已。”夏若飞一脸无辜地说道,“警官,你的证件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难道你们上级没有教育你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要主动向人民群众出示证件吗?”

    女警面色铁青,一把将警官证打开,直接展示在夏若飞的面前,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好好看清楚!”

    夏若飞咧嘴一笑,突然欺身而上。

    那女警脸色微微一变,夏若飞身后的两个警察也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了腰间。

    女警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手里的警官证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再定睛一看,发现夏若飞正笑嘻嘻地拿着那本警官证,一边看一边说道:“不用紧张,我只是想看清楚一点而已……”

    女警和她的两个同事对视了一眼,三人眼中都露出了一丝警惕的神色。

    刚才夏若飞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他们三个人都完全没有看清楚。

    尤其是那个女警,她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手里的警官证就已经到了夏若飞手中。

    这如果不是警官证,而是一把配枪呢?

    这个人非常危险!女警心中涌起了一个念头,她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两步,手也微微抬起,慢慢地靠近了腰部的枪套。

    这边夏若飞好像对警官证十分感兴趣,翻来覆去看了很久,然后才笑嘻嘻地说道:“秦晓雨,好名字!只不过这么娴静的名字用在你身上似乎有点……啧啧,这么年轻居然就是副大队长了,厉害厉害!”

    这警官证上显示,这位名叫秦晓雨的女警,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侦一大队副大队长,今年只有二十五岁。

    秦晓雨脸色十分难看,冷哼一声问道:“看够了没有?”

    夏若飞撇了撇嘴把证件抛给了秦晓雨,说道:“不就是一本证件吗?我看一会儿你又不会损失什么!嗯嗯,这证件看起来挺像是真的……”

    秦晓雨一把接住警官证,她听了夏若飞的话,肺都快气炸了,叫道:“什么叫像是真的?我们本来就是警察!”

    夏若飞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说道:“好了,证件已经看完了,秦警官,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秦晓雨狠狠地瞪了夏若飞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才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问道:“夏若飞先生,请问你4月18日晚上8点到8点半这个时间段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

    夏若飞想都没想就说道:“18号我在农场里……”

    “你撒谎!”秦晓雨立刻打断了夏若飞的话说道,“市区多个监控探头都拍到了你开着这辆霸气侧漏的越野车连续闯了好几个红灯,最后去了北江滨的零度梦幻酒吧方向。”

    秦晓雨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夏若飞的眼睛,尤其是在说到零度梦幻酒吧的时候,她更是紧紧地盯着夏若飞,可惜却没有从夏若飞脸上看到丝毫表情的变化。

    夏若飞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说完话了吗?秦警官,你这样粗暴地打断别人说话,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知道吗?”

    秦晓雨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自己在农场里吗?”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我说我那天一直都在农场里,不过晚上的时候出去接了一趟朋友,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时间段。”

    秦晓雨心中暗骂了一句:狡猾!

    这整个过程中,另外两位民警都没有说话,这个案子应该是秦晓雨主导的,那两个男警察虽然年纪比秦晓雨大,但很有可能都是她的下属。

    其实秦晓雨她们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当晚接到报案之后,就发现监控资料全部都被带走了,那些挨打的混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方洛和虎哥则一直都昏迷着。

    不过秦晓雨调取了路口的摄像头资料,立刻就注意到了夏若飞这辆越野车有些不对劲,就像疯了一般冲向零度梦幻的方向。

    所以她就带着两个下属顺藤摸瓜上门来查问了,而一进院子就先看到了这辆越野车。

    秦晓雨正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瞪了夏若飞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来说道:“喂?我是秦晓雨……是吗?太好了……回头我给你们请功!”

    秦晓雨挂了电话之后,再看向夏若飞的目光就变得有些不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