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又进局子了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844281.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七十五章 又进局子了,生灵涂地底牌商业地产,捐残去杀最接近引喻失义。

    夏若飞一看到秦晓雨这个表情,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他知道一定是办案人员又拿到了什么证据,而且这证据极有可能是指向自己的。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

    零度梦幻酒吧这个案子能被转到刑警这边处理,肯定不是小案子。秦晓雨是当晚到现场的带队领导,她可是亲眼看到那帮混混的惨状,尤其是虎哥和方洛两人的样子,就算是身为警察见惯了作案现场,也依然有些心中发凉。

    那手段实在是太狠辣、太残忍了……

    尤其是在二楼找到方洛的时候,秦晓雨差点当场吐了出来,而其他几个男警察看到方洛的命根子被切掉的情景,更是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秦晓雨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她手下的警察们兵分几路办案,她带着两个属下到有作案嫌疑的夏若飞这边查问,还有不少警察则在做着走访、调查工作。

    刚才正是另外一组警察那边传来了消息,他们找到了几个当晚在酒吧消费的客人,拍到了夏若飞杀气腾腾地痛殴那些看场子大汉的照片,而且这几张照片经过躺在医院里气息奄奄的虎哥和方洛辨认,正是那晚行凶的人。

    所以,夏若飞一下子就成了重大嫌疑人。

    秦晓雨盯着夏若飞的眼睛说道:“夏若飞,你涉嫌一起故意伤害案,我现在代表三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正式传讯你!相关手续文件我们会马上补办,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夏哥!”一旁的雷虎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夏若飞。

    夏若飞神色平静地朝雷虎摆了摆手,然后才对秦晓雨说道:“好,我们走吧!”

    秦晓雨犹豫了一下,从腰间掏出了手铐来。

    夏若飞眼睛一眯,说道:“秦警官,我已经答应跟你们回去了,还有这个必要吗?而且……你觉得这玩意儿能铐得住我?”

    “少废话!”秦晓雨冷哼一声说道,“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

    说完,秦晓雨拿着手铐就走了上来。

    说实话这个时候秦晓雨心里其实是十分紧张的,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虽然刚才夏若飞只是小露了一手,但秦晓雨却能看出夏若飞的身手绝对是超过她的。

    那两个民警见状也十分戒备,双手都已经握住了枪柄。

    夏若飞耸了耸肩,并没有反抗,而是神色轻松地伸出双手来。

    咔嚓咔嚓两声,明晃晃的手铐戴在了夏若飞的手腕上。

    夏若飞满不在乎地抬手看了看,秦晓雨则在他后背轻轻推了一下,说道:“走吧!”

    夏若飞不紧不慢地跟着那两位民警走向他们开来的桑塔纳警车,还不忘停下脚步交代雷虎,让他转告庞浩临时负责一下农场的工作。

    走到警车旁,一个民警打开后座车门,率先坐了进去,而另一个民警则轻轻一推夏若飞,示意他上车。

    这个时候秦晓雨也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准备上车。

    夏若飞却开口叫道:“秦警官……”

    秦晓雨回过头来,只见夏若飞手里拎着那副手铐,笑嘻嘻地说道:“你还是把它收好吧!这玩意儿丢了可没地儿买去……”

    秦晓雨顿时愣住了,她刚才明明把手铐铐在夏若飞手上的,而且她还故意铐得很紧,想要给夏若飞一点苦头吃吃,她万万没想到这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夏若飞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手脱了出来,而且他们三个人居然完全没有发现。

    其实这种小技巧夏若飞当兵的时候就会了,而服用了几次淬体汤之后,夏若飞对全身肌肉、骨头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了,这种直接挣脱手铐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秦晓雨还在发愣的时候,夏若飞就哈哈一笑,把那副手铐随手挂在打开的车门上,然后钻进了警车里面。

    秦晓雨这才回过神来,她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夏若飞一眼,然后有些灰头土脸地拿起了手铐,倒是没有再提给夏若飞戴手铐的事情了——人家这么轻松就能挣脱,再给他戴手铐不是自取其辱吗?

    但愿路上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秦晓雨在心里说道。

    另外一个民警也神色古怪,看了夏若飞一眼之后才钻进车内,两个民警将夏若飞包夹在中间。

    不过他们却依然没有一点儿安全感,一路上都悬着一颗心。

    倒是夏若飞上车之后就靠在座椅靠背上,闭上了眼睛。车子一路开往市公安局,在进入绕城快速路之后,夏若飞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一路摇摇晃晃,夏若飞睡得很香,警车在刑警支队的院子里停下之后,他还在打呼噜。

    秦晓雨一路上担惊受怕,生怕夏若飞突然发难——在路上秦晓雨还通过内部系统调查了夏若飞的档案,不过只能查出夏若飞曾经在某集团军服役,去年提前退出现役,服役期间的详细信息却是根本看不到。

    这也让秦晓雨更加的担心,她隐隐感觉到,并非夏若飞的档案不全,她之所以看不到很有可能是自己权限不够。

    出神入化的身手、神秘的服役经历,这些都让秦晓雨相当的警惕,这一路上她的心都是悬着的。

    所以看到夏若飞睡得正香的样子,秦晓雨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示意夏若飞身边的民警下车,然后弯下腰去喊道:“喂!起来!”

    夏若飞匝巴了一下嘴,调整了一个姿势又继续睡。

    秦晓雨气得伸手推了夏若飞一下,大声叫道:“快起来!”

    她还真是没有见过心这么大的犯罪嫌疑人,都被抓到警车里了,居然还睡得着,而且还是睡了一路,到了公安局都不肯醒,这也这是够奇葩的。

    秦晓雨连叫了好几声,夏若飞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他睁开朦胧的睡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对规模惊人的峰峦。

    警车比较低矮,秦晓雨弯着腰,半个身子都探进了车内,这个姿势让她那本来就很大的双峰显得更加傲人,夏若飞想不注意到都难。

    秦晓雨脸微微一红,迅速从把身子从车内收回来,直起了身子,叱道:“往哪儿看呢!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

    夏若飞脸上笑眯眯的,眼神却肆无忌惮地在秦晓雨的胸前扫过,然后才伸了个懒腰说道:“这就到了呀!你们开车挺快的嘛!”

    其实夏若飞对秦晓雨并没有非分之想,但是看到秦晓雨那恼怒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故意多看了几眼,逗逗这个身材超好的年轻警花。

    “下车!”秦晓雨冷冷地说道。

    夏若飞耸了耸肩,慢吞吞地钻出了车子。

    秦晓雨和那两个民警带着夏若飞走进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审讯室。

    审讯室里面安装了多个角度的摄像头,除此之外陈设十分简单,前面是一张长办公桌,安排了三个位子,其中一个位子前面摆着电脑显示器。

    办公桌的对面就是一个固定在地上的金属椅子,椅子上还有一圈围栏,有点像小孩子吃饭用的那种小桌板,上面还有两个粗粗的金属环,显然这是给被传讯人坐的。

    夏若飞进去之后,很自觉地走过去坐在了那个椅子上。

    一位民警上前去将卡扣锁好,然后从腰间掏出了手铐,他犹豫了一下,目光投向了秦晓雨——在桃源农场的时候,夏若飞神不知鬼不觉地挣脱手铐的绝技让他印象深刻,现在他有点犹豫是不是要给夏若飞戴手铐,戴上之后到底有没有意义。

    秦晓雨皱着眉头,微微地摇了一下头,那民警立刻就把手铐收了起来,走回到桌子后面坐下。

    另外一个民警已经打开了电脑,双手放在了键盘上,显然是负责做记录。

    居中而坐的秦晓雨带着一丝讥讽说道:“程序很熟悉嘛!你经常进局子?”

    “还行吧……”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秦警官有什么想问的,现在可以问了吧?”

    秦晓雨冷哼了一声,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问道:“姓名?”

    “夏若飞。”

    “年龄”

    ……

    前面几个例行的问题过后,秦晓雨冷冷地说道:“夏若飞,你详细地说一说前天晚上,也就是4月18日晚上8点到8点30分这个时间段,你去了哪儿,做了什么?”

    秦晓雨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们手头已经掌握了明确的证据,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不用我跟你重复了吧?”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那天晚上我本来在农场家里上网,接到朋友的微信之后,去了一趟北江滨的零度梦幻酒吧,把她接出来之后就回家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时间段吧!”

    “接朋友?”秦晓雨冷笑一声说道,“就没有发生点儿别的事情吗?”

    夏若飞轻松地笑了笑说道:“酒吧老板太好客了,非要留我朋友在那边做客,我不得不动用了一点儿小手段……”

    “夏若飞!少给我嬉皮笑脸的!态度端正一点!这里是公安局!”秦晓雨喝斥道。

    夏若飞耸了耸肩,依然一脸轻松的模样。

    秦晓雨盯着夏若飞问道:“那天晚上一共有十三人被打伤,其中五人重伤、八人轻伤,重伤者中有三人会留下终身残疾,甚至还有一人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这就是你说的小手段?”

    夏若飞撇嘴说道:“不可能,我自己下手有分寸,绝对不会死人的!”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打的人?”秦晓雨追问道。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嗯,人是我打的。”

    秦晓雨和另外两位民警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喜悦——这个案子办得太顺利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抓到打人凶手了。

    秦晓雨对她右手边那个民警说道:“大强,你去办一下相关手续,给他报刑拘!”

    “好嘞!”民警大强站起身说道。

    “秦警官,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打人吗?”夏若飞语气转冷问道,“你们警察对那个什么洛爷就一点儿都不了解?不知道那家伙是个什么货色?”

    秦晓雨清冷地说道:“不管什么理由,不管受害人之前干过什么,你打人就是犯法的,更何况你还把人打得那么严重。”

    接着秦晓雨继续公事公办地说道:“夏若飞,你把自己行凶打人的经过详细描述一遍!”

    夏若飞冷笑了一声说道:“是,我知道哪怕那个什么狗屁洛爷是个人渣,也同样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你们知不知道,那天晚上如果不是我及时赶过去,我朋友会有怎样悲惨的遭遇?她只不过是到酒吧去正常消费,就被你口中的受害人指使手下强行抓到他房间去,还被灌下了整整一瓶洋酒!”

    也许是想到了那天的惊险,夏若飞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如果我晚去哪怕是一分钟,我朋友可能就已经被那个人渣糟蹋了!我为什么出手那么重?因为我在争分夺秒!如果不狠辣一些,怎么可能第一时间问出我朋友的下落?”

    “还有,那天的现场你们看了吗?那个房间里面什么皮鞭、蜡烛、项圈一应俱全,明显就是专门给那个人渣淫乐用的,之前还不知道有多少受害人呢!”夏若飞继续说道,“这些你们查过吗?”

    秦晓雨也微微有些动容,她神色复杂地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你说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这个我们会去调查,如果方洛等人涉嫌违法犯罪,等他们出院之后一样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你为了救朋友,心情急切我能理解,但你不该把人给打废了,为了那些流氓混混,把自己搭进去了,不值得。”

    夏若飞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秦警官,你该不会是当警察没多久吧?”

    秦晓雨愣了一下,永乐娱乐开户:原本她的态度已经缓和了一些,听了夏若飞的话忍不住又瞪了夏若飞一眼,说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其实夏若飞还真是说对了,秦晓雨虽然是副大队长,但在一线从警时间并不长,她在公安大学刑侦专业硕士毕业,第一个岗位并不是三山市公安局,而是公-安-部,实际上她来到三山市公安局的时间才两个多月。

    也就是说,秦晓雨的一线工作经验其实很欠缺,所以她才会对夏若飞这句话反应这么大。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我想,一个老警察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出来,那个方洛能够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没有保护伞是不可能的!所以什么法律的严惩……我是不会信的,而且我这人也不记仇,因为一般我当场就报了,尤其是那种人渣,不亲手废了他怎么给以前那些受害的女孩子报仇,怎么给我朋友出气呢?”

    “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这样的思想很危险的!”秦晓雨说道。

    这话有些苦口婆心的味道了,秦晓雨知道夏若飞身手十分厉害,还是退役军人,这样的人如果思想走极端,将会严重危害社会,成为极不稳定的因素,就跟定时炸弹一般,所以她才会有意识地进行一番规劝。

    夏若飞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他看出来了,秦晓雨就是一个象牙塔里长大的温室花朵,根本没有见识过外面社会的残酷,言谈举止都透着一股子理想主义。

    秦晓雨见夏若飞根本听不进去,也在心里暗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关于这个案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有关情况我们都会如实给你记录下来的。”

    夏若飞说道:“我朋友在酒吧遭遇的一切,都被酒吧监控记录下来了,我已经把有关视频剪辑出来了,希望对你的调查有帮助。”

    “哦?视频在哪儿?原始的监控数据还在吗?”秦晓雨立刻精神一振问道。

    因为刚才那民警并没有给夏若飞戴手铐,所以夏若飞的手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他直接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实际上他是想要掩人耳目,从灵图空间里取出那个装有剪辑版监控视频的U盘。

    秦晓雨和那个负责记录的民警都吓了一跳,秦晓雨叫道:“不许动!把手慢慢从口袋里伸出来,然后举起双手……”

    夏若飞掏口袋的动作让秦晓雨一下子想到夏若飞还是个“危险分子”,所以也是紧张得不得了。

    夏若飞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慢慢地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然后朝着秦晓雨展示了一下掌心的U盘,说道:“秦警官,不用紧张,我只是把视频U盘拿出来而已……”

    秦晓雨也觉得自己刚才反应有点过大,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

    她朝身边的民警示意了一下,那民警立刻过去拿过夏若飞的U盘,然后插进了电脑USB口中,将夏若飞剪辑好的视频资料复制到做笔录的电脑里面。

    秦晓雨示意民警打开视频。

    视频一开始播放,就是鹿悠在酒吧门口略一犹豫,然后走进去的情景。

    秦晓雨一见到鹿悠的身影,眼神顿时一凝,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