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这个警花不简单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892150.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七十六章 这个警花不简单,嘻嘻播送套管,万别千差奔头初开始。

    秦晓雨一把夺过鼠标,将视频画面暂停,然后凑近了屏幕仔细观看。

    操作电脑的那个民警很识趣地让出了位子来。

    秦晓雨脸上的神色十分精彩,她仔细辨认了一番之后,抬头问道:“你的朋友就是坐在吧台旁边这个女孩子?”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秦警官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其实秦晓雨刚才的神色夏若飞都看在眼里,他也在心里直嘀咕:难道这大胸警花认出鹿悠来了?没这么巧吧?听说鹿悠平时都非常低调,连大学里那些同班同学都不知道她身份的。

    秦晓雨不满地看了夏若飞一眼,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电脑屏幕上,她点了一下空格键,让视频继续播放。

    随着视频播放的进度,秦晓雨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她握着鼠标的手已经不知不觉间捏得紧紧的,眼睛里更是如同喷出火来一般。

    画面在夏若飞如砍瓜切菜一般打倒二楼房间门口的几名大汉,一脚踹开房门之后就戛然而止。

    秦晓雨抬头看着夏若飞,问道:“你的朋友……没受什么伤害吧?”

    “我赶到得还算及时。”夏若飞淡淡地说道,“如果我在一楼不用点手段逼问,慢吞吞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等找到我朋友的时候,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秦晓雨神色变得有些尴尬,她知道夏若飞这是针对她刚刚那番话说的。

    非常之时用非常手段,这个道理秦晓雨不是不懂,但那天看过现场之后,她的确是被夏若飞的血腥手段吓到了,所以对夏若飞的第一印象就是凶狠残暴的。

    但是当发现那个差点被方洛糟蹋的姑娘是鹿悠的时候,秦晓雨突然就觉得夏若飞的那些手段一点儿都不残暴了。

    人站的角度不一样,看问题的立场也会变得不一样了。

    秦晓雨略一沉吟,就站起身来,对那位做笔录的民警说道:“我去核实一个情况,你先把大强叫回来,刑拘手续暂时先不要办,等我回来再说!”

    “是!”民警连忙应道。

    秦晓雨迈步就朝审讯室外走去。

    “秦警官!”夏若飞在秦晓雨身后叫道。

    秦晓雨停下脚步,回身看了看夏若飞,秀眉微蹙道:“什么事?”

    夏若飞望着秦晓雨的眼睛,说道:“我的朋友她……不想家里人为她担心,希望秦警官能够帮忙保密。”

    夏若飞现在基本上已经确认秦晓雨肯定是认出鹿悠的身份来了,至于秦晓雨一个市局刑警副大队长怎么会知道鹿悠是田慧兰的女儿,夏若飞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他知道,秦晓雨出去,多半是要向上级汇报,那么最终这件事情就会很快层层报到田慧兰那里去,这是夏若飞所不希望看到的。

    秦晓雨淡淡地说道:“怎么办案是我们警方的事情,你现在还是犯罪嫌疑人,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的事情吧!”

    说完,秦晓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审讯室。

    夏若飞心中一阵窝火,这小小的椅子自然是困不住他的,但这是公安局里面,他总不能挟持秦晓雨,不让她上报吧?

    就算夏若飞这么做了,那事情肯定就闹大,田慧兰一样会得到消息。

    他只能郁闷地摇了摇头,心里说道:鹿悠,这可不是我不帮你保密啊!谁知道这警花一眼就能认出你来的……

    秦晓雨走后,那个负责做笔录的民警有些紧张,一直盯着夏若飞,生怕夏若飞暴起伤人——那天晚上出现场他也去了的,那惨烈的场面让他现在想想都觉得心里一阵发凉。

    一想到制造那个惨烈场面的杀神就在眼前,这民警心中就一阵发虚。

    夏若飞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说道:“兄弟……”

    那民警吓了一跳,警惕地看着夏若飞问道:“什么事?”

    “不用紧张,不用紧张……”夏若飞露出一丝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你身上有烟吗?刚才出来走得急,忘记带烟了……”

    那民警犹豫了一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连带着打火机一起放在了夏若飞面前,然后迅速远离几步,十分警惕地看守着夏若飞。

    夏若飞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了那民警一眼,自顾自地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往椅背上一靠,显得十分惬意。

    审讯室里烟雾缭绕,夏若飞和那民警都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冷清。

    楼上刑警支队办公区,秦晓雨拿着那个U盘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市局的办公条件不错,刑侦一大队一正两副三个领导都有自己独立的小办公室。

    秦晓雨打开电脑显示器,敲了几下键盘把待机中的电脑唤醒,然后将U盘插进电脑的USB口里,把夏若飞剪辑好的那个视频复制了一份出来。

    然后她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先是熟练地按了一串号码,然后没等电话接通又迅速挂断了。

    秦晓雨犹豫了一会儿,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歉疚的神色,然后重新拿起了电话,这回拨打的是另外一串号码。

    如果夏若飞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秦晓雨后面一次拨的那个号码,竟是田慧兰的私人手机号。

    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女警,居然直接给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打电话,而且打的还是田慧兰的私人电话。

    这个秦晓雨也不是一般人啊!

    秦晓雨自言自语道:“悠悠,这事儿我是真的兜不住啊!只能向田阿姨汇报了,你可别怪我啊……”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接通了,手机里传来了田慧兰的声音:“晓雨。”

    秦晓雨立刻甜甜地叫道:“田阿姨好!”

    田慧兰笑呵呵地问道:“晓雨,上班时间居然给我打电话,是不是你在单位又惹祸了?”

    秦晓雨立刻不依地说道:“田阿姨,难道我在您眼中就是个惹祸精吗?”

    “你这丫头从小到大消停过吗?”田慧兰的语气里充满了宠溺说道。

    “田阿姨,人家很乖巧的好不好?”秦晓雨撒娇道。

    “京城谁不知道老秦家的闺女啊?就你还乖巧?”田慧兰笑呵呵地说道,接着问道,“有什么事儿快说吧!我十五分钟后还有个会议。”

    秦晓雨闻言立刻正色说道:“田阿姨,有个事情我要向您汇报一下。”

    田慧兰听到秦晓雨用这么正式的口吻说话,也是楞了一下,然后问道:“晓雨,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也是,也不是……”秦晓雨说道,“田阿姨,我汇报之前您得先答应我不许生气。”

    “哟!这就讨价还价上啦!还说自己没惹祸?”田慧兰笑着说道,“你说吧!只要不是原则性错误,我都不生你气。”

    “田阿姨,不是我的事情!”秦晓雨娇嗔地说道,然后她一边操作电脑一边说道,“您现在是不是在办公室?我给您发一段视频过来,您一看就知道了。”

    “到底什么事情啊!神神秘秘的……”田慧兰说道。

    视频有五百兆左右,上传到邮箱里需要一点儿时间,秦晓雨就接着说道:“阿姨,事情跟悠悠有关系,不过您不用担心,悠悠她没事儿。”

    “悠悠?”田慧兰一听就忍不住心中一惊,连忙问道,“悠悠出去惹祸了?”

    秦晓雨说道:“田阿姨,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我们接到报案,北江滨的零度梦幻酒吧发生了械斗,当晚我带队到现场……”

    秦晓雨用简单的几句话把整件事跟田慧兰汇报了一下,然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开始也以为就是一般的打架斗殴,结果我一看那个犯罪嫌疑人保存下来的监控视频资料,也被吓了一跳,原来他去救的那个朋友竟然是悠悠!”

    田慧兰嘶的吸了一口凉气,失声道:“怎么会这样?悠悠她从来不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的!”

    这时,电脑里传来了叮的一声,秦晓雨说道:“田阿姨,视频已经传到您邮箱了,您看一下就知道了。”

    “好,晓雨,谢谢你啊!”田慧兰说道,“你电话别挂,我先看看视频。”

    “好的。”

    田慧兰很快就把视频下载下来,在电脑上点开播放。

    视频一开始就是鹿悠在酒吧门口徘徊片刻,然后推门走进去的镜头。

    对自己的女儿,田慧兰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她根本不需要像秦晓雨那样仔细分辨,哪怕只是一个并不清晰的背影,田慧兰也一眼就认出来了。

    “真是悠悠……”田慧兰喃喃道,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当她看到鹿悠在酒吧里被几个大汉围追堵截,躲进男卫生间没一会儿就被这些人冲进去,直接架到二楼去的情景,更是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

    田慧兰的丈夫早年间也是警察,在鹿悠很小的时候就因公牺牲了,她和鹿悠相依为命,鹿悠这个女儿就是她最大的精神寄托。

    看到视频中的女儿,田慧兰生气的同时,更多的是担心,哪怕秦晓雨说了鹿悠没事,她也依然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担心。

    视频经过夏若飞的剪辑,中间等待的时间已经去掉了,很快夏若飞的声音就出现在镜头中,几个阻挡他的大汉如土鸡瓦狗一般被横扫。

    “小夏!”田慧兰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没想到关键时刻居然又是夏若飞救了鹿悠,说来也奇怪,本来心里一直揪着的她,在见到夏若飞的身影之后,很快就安定了许多。

    也许是夏若飞这半年来创造了太多奇迹吧!

    视频很快就播放完了,田慧兰脸色有些苍白,握着电话的手甚至还微微有些颤抖,这位副省部级的大员在关系到自己女儿的事情上,也是有些失了方寸。

    田慧兰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才开口说道:“晓雨,视频我看完了。”

    秦晓雨刚才并没有挂电话,闻言她试探性地问道:“田阿姨,救出悠悠的那个人……您认识?”

    田慧兰淡淡地说道:“嗯,晓雨,小夏帮了我不少忙,这次又救了悠悠,而且他教训的都是一群禽兽不如的人渣,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马上把他放了。”

    秦晓雨楞了一下,永乐娱乐开户:说道:“哦……好的。”

    她能预测到田慧兰肯定会帮夏若飞把事情压下来——毕竟夏若飞救出了鹿悠啊!但是她以为田慧兰会通过一些操作手段,让夏若飞免于刑罚,却万万没想到田慧兰居然直接就让她放人。

    严格来说这肯定是违反原则的。

    当然,秦晓雨只是基层经验少,却并非政治白痴。相反,作为京城秦家的大小姐,她从小耳濡目染,政治上比一般人家出身的干部要敏锐得多。

    所以她只是略一犹豫,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田慧兰接着说道:“晓雨,我会给你们陈局长打电话,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你也准备准备,跟陈波一起过来,我们市里有必要搞一次打黑除恶的专项行动了!”

    田慧兰的声音里充满了肃杀之意,鹿悠这次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是方洛无法无天的行为,却是触动了田慧兰的逆鳞。

    可以想象,未来一段日子,三山市那些生活在阴暗中的人将会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打击,而如果他们知道真相的话,一定会把方洛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一遍的。

    秦晓雨心中一凛,连忙说道:“是!”

    挂了电话之后,秦晓雨快步回到了审讯室,她有些神色复杂地看了夏若飞一眼,然后对那个民警说道:“把椅子打开。”

    “秦队……”那民警有些犹豫。

    “让你打开就打开!”秦晓雨不耐烦地说道,“磨叽什么?”

    “是!”

    民警把困着夏若飞的那把椅子打开,秦晓雨冷冷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夏若飞耸了耸肩,二话没说迈步就朝外面走去——秦晓雨认出鹿悠之后,夏若飞就已经猜到了结果,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已。

    那民警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秦晓雨,然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夏若飞离开了审讯室,朝着大门外走去。

    “秦队,这……这什么情况啊?”那民警问道。

    “你别问那么多了,这个事情要绝对保密知道吗?”秦晓雨说道,“我会亲自跟陈局长汇报的!”

    “是!”民警说道。

    “行了,把兄弟们都撤回来吧!”秦晓雨说道,“这两三天大家都辛苦了,赶紧修整修整,说不定马上又有大任务了……”

    “是吗?”民警一听顿时来劲了,连忙问道,“秦队,是什么大任务?先透点儿消息呗!”

    秦晓雨说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总之趁这一两天时间,大家该休息休息,过几天肯定要连续奋战了!”

    “明白!”

    秦晓雨交代完之后,就离开了审讯室。

    一来到外面走廊,她就看到市公安局的局长陈波行色匆匆地走过来。

    陈波一看到秦晓雨,立刻说道:“小秦,原来你在这儿啊!赶紧跟我走,田书记有紧急任务!”

    秦晓雨心知肚明,立刻应道:“是!”

    然后她快步跟上了陈波。

    秦晓雨的心里忍不住一阵兴奋:下来两三个月了,总算有机会大展身手了。

    这边夏若飞则径直走出了市公安局大院。

    来的时候他是坐警车的,现在回去可没有警车送了。

    于是他站在公安局门口的路边,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回农场。

    就在这时,一辆宝马MINI以飞快的速度冲向了公安局大院,夏若飞甚至没有看清,车子就一阵风地掠过他的身边。

    不过那车子快要冲进大门的时候,却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然后又快速地倒了一段停在路边。

    一个美女打开车门下了车,朝着夏若飞小跑过来。

    夏若飞一看也傻眼了:“鹿悠?你怎么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