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897470.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藏密里急后重骑单车,插头重赏之下立地。

    鹿悠一脸担忧之色,见到夏若飞之后连忙问道:“夏若飞,我听说你被警察抓起来了,是不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鹿悠连珠炮似的发问让夏若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苦笑着说道:“鹿悠,你是中情局的还是克格勃的?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从夏若飞在桃源农场上了秦晓雨的警车到他被直接释放,算上路上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个把小时,这事儿连凌清雪都不知道,鹿悠居然已经得到消息并且还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公安局。

    看刚才那架势,如果不是夏若飞已经被释放,鹿悠怕是要直接闯进公安局去了。

    鹿悠脸上微微一热,说道:“是你农场的员工告诉我的……别问这么多了,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你会不会有事?”

    其实自从被夏若飞从零度梦幻酒吧救出来,然后又在桃源农场过了一夜之后,鹿悠内心深处从未被触动过的位置似乎就留下了一个身影。

    这几天鹿悠有些茶饭不思,上课也老是走神,夏若飞的影子总会不时地闪现在她的脑海里。

    鹿悠非常清楚江悦对夏若飞的心意,而她也隐隐意识到了自己对夏若飞似乎产生了一丝情愫,所以在闺蜜面前鹿悠总是有些心虚,这样的烦恼也自然不会跟江悦倾诉,就一直憋在心里。

    今天她终于忍不住,也没想好见了夏若飞要找个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就自己一个人驱车去了桃源农场。

    实际上鹿悠在路上的时候,夏若飞正坐在警车上呼呼大睡,只不过绕城快速路是单向封闭式的,鹿悠自然不会注意到对向车道上一闪而过的一辆警车里坐着夏若飞。

    她来到农场之后,目睹夏若飞被戴上手铐带走的雷虎正在干着急——他一个退伍兵,在三山市也不认识别的人,根本想不出任何办法来。

    鹿悠来过好几次,夏若飞还专门交代过看到鹿悠的车子可以直接放行,所以雷虎是认识鹿悠的。

    他在门口见到鹿悠之后,就马上把夏若飞被市局刑侦支队民警带走的事情告诉了鹿悠——在他看来,多一个人想办法总是好的,况且鹿悠这么年轻就开得起几十万的宝马MINI,家里应该是条件不错的,说不定能帮上夏若飞。

    鹿悠一听说夏若飞被警察带走,立刻就想到很可能是因为前几天在零度梦幻酒吧的事情,她根本来不及多想,立刻就心急如焚地往市公安局赶。

    好在还没开进公安局大门,鹿悠就看到了夏若飞,不然她还真有可能在公安局大闹一场——为了夏若飞,她就顾不上要低调,更加顾不上担心那天的事情被自己母亲知道了。

    见鹿悠那担心的模样,夏若飞心中一暖,微笑着说道:“应该没什么事儿了,他们就是找我了解一下情况。”

    “真的?”鹿悠有些不相信。

    她也看过监控录像,虽然并没有看到夏若飞将方洛的手指一根根敲烂,然后还一刀切下他命根子的情景,但是夏若飞在酒吧里对那些看场子的大汉下手的镜头她是看到了的,连那些帮凶都那么惨,罪魁祸首方洛能讨得了好?

    所以鹿悠是知道事情严重性的,夏若飞这么轻描淡写的说法,她的确是有些不敢相信。

    夏若飞说道:“嗯,警察问了我几句就把我放了,不过……”

    “不过什么?”鹿悠连忙问道,“难道以后还有可能抓你?”

    “那应该不至于。”夏若飞摇摇头说道,接着露出一丝歉然之色说道,“鹿悠,那天的事情可能瞒不过田书记了……”

    “哦,知道就知道呗!”鹿悠淡淡地说道,“你没事就行了。”

    夏若飞苦笑着说道:“我向警方提供了那天的监控视频,但没想到那个大……那个女警居然一眼就认出你来了!然后她离开了一会儿,再回来就直接把我放了。我估计这事儿应该已经汇报到田书记那边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鹿悠轻轻地说道,接着她眉毛一扬问道,“你刚才说女警?她是不是胸……呃,身材很好,大概二十四五岁?”

    夏若飞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她叫秦晓雨,是刑侦一大队的副大队长。”

    “果然是她!”鹿悠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夏若飞问道:“鹿悠,你跟这女警认识?”

    鹿悠点点头说道:“嗯,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夏若飞,这事儿不怨你,谁知道会这么巧,刚好是晓雨姐办这个案子呢!”

    鹿悠心里十分清楚,这会儿田慧兰一定是已经知道那天的事情了——秦晓雨虽然跟她私交甚笃,但是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也不敢帮她隐瞒的,因为这已经不是小事了,处理不当极有可能上升到两家之间的问题。

    鹿悠也想开了,她展颜一笑说道:“不说这个了,夏若飞,我没车吧!我送你啊!”

    “不用这么麻烦了吧?”夏若飞说道,“来回好几十公里呢!我打个车就行了……”

    “不麻烦!反正我今天也没课!”鹿悠说道。

    夏若飞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吧……”

    鹿悠立刻开心地说道:“上车!”

    两人上了车,鹿悠启动宝马MINI往出城的方向开。

    车内很安静,气氛显得有些尴尬——鹿悠的性子本来就有些冷,尤其是她也很少跟一个男生这样单独相处,虽然她这几天一直都想见到夏若飞,但真的当夏若飞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却搜肠刮肚都找不出什么话题来聊。

    而且她的一颗芳心砰砰直跳,开车的动作都变得有些僵硬。

    夏若飞坐在她身边,让她有些紧张。

    还是夏若飞主动地打破了沉默,问道:“鹿悠,你这两天还好吧?”

    鹿悠没来由地一阵脸红,有些心虚地说道:“挺好的……”

    “哦!那就好!”夏若飞笑了笑说道,“我还担心你经历了那样的惊吓,会做噩梦呢!”

    鹿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夏若飞问的是这方面,她心中微微一暖,飞快地转头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我睡得挺好的,没有做噩梦……”

    她在心里补了一句:就是每次都梦到你……

    当然,这话鹿悠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的。

    这时,鹿悠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边放慢车速,一边拿出手机来飞快地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说道:“我妈打来的……”

    夏若飞说道:“你先接吧……反正事情都出了,逃避也不是个事儿,大不了就是向她认个错,保证以后不再犯呗!”

    “嗯!”鹿悠有了夏若飞的鼓励,似乎也有点底气了,她点了点头,拿出蓝牙耳机挂上,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妈!”鹿悠心虚地叫道。

    “鹿悠,你在哪儿?”田慧兰问道。

    虽然她的语气很平静,但是鹿悠对自己母亲相当了解,每次田慧兰这种看似平静的语气中,都是酝酿着暴风骤雨,只有当田慧兰真正生气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说话才会是这样的语气。

    鹿悠有些紧张地看了夏若飞一眼,然后鬼使神差地说道:“我……我在开车!夏若飞要回农场,我……送他一下。”

    夏若飞不禁睁大了眼睛,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

    他心里说道:这丫头也太实诚了吧!两句话就把我给卖了……

    田慧兰听了之后也是微微一愣,有些意外说道:“你跟小夏在一起?”

    没等鹿悠回答,田慧兰马上就接着说道:“那你跟小夏一起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找你们!”

    鹿悠吓得脸都有些白了,她长这么大也没去过几次田慧兰的办公室,就算有事情田慧兰也会回家再跟她说,这次居然让她直接到办公室去,而且还要带上夏若飞,可见田慧兰是动了真火。

    鹿悠靠边停下车,然后用手捂住话筒,小声地对夏若飞说道:“怎么办?我妈让我们俩一起去她办公室……”

    夏若飞苦笑着说道:“还能怎么办?去呗!”

    “不好意思啊……”鹿悠弱弱地说道。

    刚才田慧兰问她在哪儿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搭错地方了,居然直接就说自己跟夏若飞在一起,这下不但自己要挨批,还得搭上夏若飞陪绑,她现在心里十分的内疚。

    电话那头田慧兰见鹿悠一直没说话,忍不住问道:“悠悠,你听到了吗?”

    “哦!我知道了,马上过来……”鹿悠连忙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鹿悠又有些紧张地看了夏若飞一眼,见夏若飞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重新启动车子,调头朝市委大院开去。

    路上,两人沉默了许久,然后异口同声说道:“一会儿……”

    “你先说……”鹿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会儿无论田书记说什么,你千万不要跟她顶嘴,她不管怎么生气,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关心你。”

    “我知道了……”鹿悠怯生生地问道,“那你怎么办?”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田书记找我应该只是核实一些情况吧!或许……再治我一个知情不报的罪?不知道会不会把我的桃源农场给查封了……”

    鹿悠吓了一跳,说道:“不会的,我妈要敢公报私仇,我……我……我就离家出走!”

    夏若飞忍不住哈哈一笑说道:“看你紧张的……跟你开玩笑呢!你妈那么大的领导,不至于哈!而且……我跟她哪里有仇了?根本谈不上什么公报私仇好吧?”

    “你怎么这么坏啊!”鹿悠忍不住白了夏若飞一眼说道。

    连鹿悠自己都没发现,她居然也会用这种娇嗔的表情说话了,而且对方还是个男生。

    夏若飞也有些恍神,以前的鹿悠虽然有一种冷艳的气质,但总给人一种刁蛮的印象,这几次夏若飞见到的鹿悠,却不时会露出小女儿态。

    平心而论,鹿悠偶然露出的娇嗔神情给她增色不少。

    “我只是看你有些心神不宁,开个小玩笑缓解一下紧张情绪而已。”夏若飞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当真了……”

    “懒得理你……”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市委大院——鹿悠这辆车是办理过通行证的,门口直接就放行了。

    两人并肩走进市委办公大楼,乘坐电梯往上行的时候,鹿悠看着不断跳动的楼层数,心中也是越来越紧张。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田慧兰办公室,外间是秘书办公的地方,肖梅见到鹿悠和夏若飞联袂而来时,相当的意外。

    很显然,田慧兰的日程里并没有这一项安排。

    “肖姐,我妈在吗?”鹿悠有些紧张地小声问道。

    作为书记秘书,肖梅和田慧兰的家人自然都是比较熟悉的,只是在她印象中鹿悠好像是第一次到田慧兰办公室来。

    她失神了片刻才说道:“悠悠,书记正在接见公安局的同志,我要不要进去请示一下书记?”

    “不用不用!”鹿悠连忙说道,“我们在这儿等会儿好了。”

    鹿悠巴不得田慧兰一整天都忙个不停,那样她就没有时间训斥自己了。

    肖梅微笑着点了点头,又朝夏若飞微笑致意,然后就开始张罗着给两人准备茶水。

    鹿悠和夏若飞坐在肖梅办公室里等待了二十分钟左右,田慧兰办公室的门才被打开,市公-安-局局长陈波和秦晓雨两人先后走了出来。

    秦晓雨见到鹿悠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眼中也闪过一丝歉疚——毕竟是她把闺蜜给卖了,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她心中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悠悠……”秦晓雨叫道。

    碍于顶头上司陈波也在,秦晓雨是欲言又止。

    鹿悠神色自然地朝秦晓雨笑了笑,亲热地叫道:“晓雨姐,来汇报工作啊?”

    秦晓雨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鹿悠一眼,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夏若飞,然后说道:“嗯,跟我们局长一起过来受领任务。”

    陈波也神色和蔼地朝夏若飞和鹿悠点了点头——虽然田慧兰素来低调,他并不知道鹿悠的身份,但是他对夏若飞却是印象深刻,上次在长平县临海派出所,为了夏若飞的事情,当时还是市长的田慧兰可是亲自带着他赶了过去。

    双方在肖梅办公室简单地寒暄了几句。

    陈波和秦晓雨急着回去部署打黑除恶专项行动,而鹿悠与夏若飞则还记挂着一会儿见田慧兰的事情,所以大家都没有心思多聊,很快陈波就带着秦晓雨告辞离去。

    而鹿悠和夏若飞则走到了田慧兰办公室门口——女儿见母亲,自然是不需要秘书通报的,鹿悠直接抬手敲了敲门,然后就跟夏若飞一起走进了田慧兰的办公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