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愤怒的梁少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1942182.html
文章摘要: 第三百八十九章 愤怒的梁少,而不是漂亮美眉有家难奔,检验员要说一丘之貉。

    方洛最近过得很不好。

    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他遭遇了一场无妄之灾——至少在他看来是无妄之灾。

    因为只不过是看上了一个妞,然后用了一些以前用过无数次的手段,眼看着也要跟以往无数次一样可以尽情享受这个极品妞的身体时,一个杀神闯进了他的酒吧。

    然后就是如同噩梦一般的经历,他被打断手脚,甚至连手指头都被一根根砸扁,最后更是直接被那个魔鬼一刀阉了。

    这么重的伤基本上就是命悬一线了,他运气还算不错——或者说是不幸中的万幸,送医比较及时,至少这条命是保住了,但是有些东西被割下来就再也接不回去了。

    而且那个杀神下手极狠,很多地方都是粉碎性骨折,即便以后痊愈,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基本上离不开轮椅。

    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

    开始几天他还是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身边还有几个小弟端屎端尿照顾得无微不至——这几个都是跟了他很多年,从街面上一起拼杀出来的,虽然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不再是威风凛凛的洛爷,但这几个小弟依然忠心耿耿。

    但是很快情况就急转直下。

    两天后,病房里就来了两个神情严肃的刑警和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从这一刻起,方洛被严格看管了起来,虽然依旧可以接受治疗,但是人身自由却完全被限制了,吃喝拉撒全都要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进行。

    接着,来病房探望他的几个小弟直接被警察抓了起来,面对拿着微冲的武警,小弟们没有任何反抗就束手就擒了。

    方洛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他就算再笨也知道事情大条了,他也没少旁敲侧击,但是在病房看守他的警察却没有透露任何信息,只是冷冷地警告他要老实呆着。

    方洛不禁暗暗苦笑——这种情况下想要不老实也不行啊!他手脚全部骨折,面对四名虎视眈眈的警察,难道还能跑掉不成?

    方洛知道自己肯定是惹了不该惹的人,但是他想破头也想不到,这个不该惹的人就是那天晚上他无意中发现的极品猎物。

    秦晓雨警官最近很忙。

    来到三山市两三个月了,身为刑警支队的中层小领导,终于等到了机会——一场轰轰烈烈的打黑除恶行动在全市范围内展开。

    秦晓雨带着刑侦一大队的民警们连日奋战,已经捣毁了多个黑团伙,最近刑侦一大队的临时看押室和市里几家看守所的入住率也是直线上升。

    虽然身体很累,但是秦晓雨却依然干劲十足,浑身上下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一有任务总是第一个跳起来,带着人就往外冲。

    除了方洛很郁闷之外,还有个人最近也非常不爽。

    他叫梁海铭,身份可以说是相当显赫,来自京城梁家。

    梁海铭今年只有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

    和梁家那些精英子弟不同,梁海铭对从政没有丝毫兴趣,当然,他对经商一样没有兴趣。

    说白了,梁海铭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豪门纨绔。

    作为一名合格的纨绔,其实开销还是挺大的。

    那些豪车、豪宅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包养小明星也不是只看脸就行的,得付出真金白银。

    梁家子弟每个月分配的那些例钱还不够梁海铭招呼狐朋狗友开次party的。

    不过,龙有龙道虾有虾道,身为一名红色三代,梁海铭自然是有来钱路子的。

    他开过皮包公司、倒腾过各种批文、帮人跑过各种项目,虽然相对普通人来说,他的收入可能已经高破天际了,但是对于大手大脚惯了的他来说,这些钱只能勉强维持奢华的生活而已。

    有时候看上一辆刚上市的豪华跑车,还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荷包厚度。

    梁海铭自然是不愿意一直这样小打小闹。

    所以他的目光就投向了东南沿海。

    这些年成品油和汽车的生意很赚钱,当然,这是指那些不用缴纳昂贵关税的成品油和汽车生意。

    凭借着梁家子弟的金字招牌,梁海铭很快就结识了一批人,包括东南省这边各级海关的官员、边防武警的领导,当然,还有海外的供货渠道、海上的运输渠道等等。

    三山市面朝大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众多港口码头,自然就成了梁海铭重点经营的城市。

    除了官面上的人物,梁海铭也需要一些地下势力为他服务,方洛就是梁海铭扶持的地下世界代理人之一。

    前些天梁海铭还给方洛布置了一项任务,但是转天就传出方洛重伤住院的消息。

    很快梁海铭又得到了更多的消息,方洛被警方严格控制起来了,而方洛名下的几家酒吧夜总会也全部被查封,甚至那天事发的酒吧因为地处江滨公园内部,属于违章建筑,直接就被城管联合执法队拆除了。

    方洛在他扶持下笼络的一些人马被抓的被抓,逃跑的逃跑,他耗费了不少精力培植的其他地下势力也遭遇沉重打击。

    这让梁海铭有些气急败坏。

    他的身份特殊,自然很快就能得到一些普通人无法得到的消息。

    当梁海铭得知方洛的倒霉是因为对市委田书记的女儿动了坏心,甚至还差点坏了田书记女儿的清白时,他气得把一套珍贵的茶具砸得粉碎。

    答案不言而喻,三山市的城狐社鼠们遭遇的这场无妄之灾,全是因为方洛的愚蠢导致的,那是田慧兰的怒火。

    当晚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自然也瞒不过梁海铭。

    对于田慧兰这样的省部级大员,而且背后还有更加庞大的宋家的身影,梁海铭是不敢招惹的,但是这次事件的直接导火索——夏若飞,却是被梁海铭深深地记恨上了。

    市中心凯宾斯基酒店。

    梁海铭因为“业务”的原因,经常需要来往于京城和三山,他在这里长期包了一个豪华套房。

    梁海铭神色阴翳地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他的对面一个四十岁左右、身材瘦弱的中年人有些拘谨地站着。

    “梁少,已经打听清楚了,去年底田书记的父亲在街上晕倒了,那个夏若飞刚好在现场,为田书记的父亲做了一些急救处理。”中年人说道,“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夏若飞和田书记家人才认识的。”

    梁海铭阴沉着脸,问道:“这么说他跟田家的关系并不密切?”

    “根据我们的情报,夏若飞除了那次之外,跟田家并没有什么交集。”中年人谨慎地说道。

    “我就想知道他跟田家关系怎么样!”梁海铭皱眉低声呵斥道。

    中年人身体微微一抖,说道:“据我们判断,应该不太密切,毕竟他身份背景和田家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夏若飞给宋老治病是绝密,以中年人的手段自然是查不到的。

    梁海铭并不知道,当初他的堂哥梁海涛就是因为夏若飞的缘故,被家族严厉呵斥,并且直接从华夏军方总医院发配到了边疆部队担任基层军医去了。

    为了梁海涛的事情,宋家曾经向梁家严正交涉,而且措辞相当的严厉,不过宋家出于保护夏若飞考虑,自然是不会提到夏若飞的;而梁海涛在医疗组的时候,甚至都不耐烦听吕主任的介绍,仅仅知道这个年轻的中医姓夏,并不知道夏若飞的名字。

    而且这件事情对梁海涛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他自然不会没事就提。

    总之因为种种原因,梁海铭并不知道自己调查的这个夏若飞和梁家已经有了诸多恩怨,更不知道夏若飞居然跟宋老以及整个宋家关系都那么密切。

    “哦?他的身份背景打听清楚了?”梁海铭淡淡地问道。

    “是的,梁少。”中年人连忙说道,“这个夏若飞是三山本地人,家庭背景很普通,亲属之中连县处级以上干部都没有一个,他本人去年刚刚从部队退役,现在开了一家农场,出售蔬菜之类的农副产品。”

    梁海铭听到“部队”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眉毛一扬,开口问道:“他在部队是什么级别退役的?连级还是营级?”

    中年人神色有些古怪,低声说道:“梁少,他不是干部,就是普通的士兵,退役的时候应该是中士,有关他在部队服役的信息能查到的很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中士并没有服满年限,属于提前退役,估计是在部队犯错误了。”

    梁海铭这下彻底放心了,他嗤笑道:“原来只是当了几天大头兵啊!还是犯了错误被退回来的!我知道了……”

    接着梁海铭的神色微微一冷,吩咐道:“你通知下去,让他们盯紧这个夏若飞,一旦他出来,就让赵赫亲自出手,你告诉赵赫,要把他炮制得跟方洛一模一样,少打断一根骨头,我唯他是问!”

    方洛只不过是梁海铭的一条狗,他这么做当然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的狗报仇。

    梁海铭是因为夏若飞坏了他的大事,心里记恨上了。

    梁海铭本来就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夏若飞的所作所为又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他自然要出这口恶气,否则念头都无法通达啊!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惧色,连忙应道:“是,梁少,我马上去办……”

    ……

    桃源农场。

    冯婧带着秦小军和庞浩,到市里去参加一场招聘会了。

    夏若飞开着皮卡车也离开了农场,朝三山市区开去。

    他昨天在小册子上初步了解了灵傀的情况,早已心痒难耐。

    制作灵傀的绝大部分材料都能买到,有些要通过不同的矿物淬炼合成,但这些矿物也都相对比较常见,夏若飞花了半天时间在网上就把大部分所需材料买到了。

    现在电商网络十分发达,他下了单之后,只要等着物流送货上门就好了。

    不过制作灵傀的核心,却是需要一块极品白玉。

    灵傀核心对玉的品质要求非常高,必须是没有丝毫杂质的极品羊脂白玉才能够承载精神力,这种极品玉料一般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按说夏若飞是可以通过马家的恒丰珠宝来购买的,不过他又不想事事都麻烦人家,就想着先去市里的玉器市场碰碰运气,如果能直接买到自然是最好的了。

    夏若飞刚刚开上绕城高速,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透过后视镜,夏若飞看到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再次出现在了他车子后方大约几百米处。

    从农场出来到绕城高速,这辆黑色轿车已经是第三次出现在他车后方了。

    虽然这辆车没有一路尾随,但是在夏若飞这种跟踪专家面前却是无所遁形。

    被跟踪了!夏若飞微微皱起了眉头。

    退役回乡之后,夏若飞得罪的人不少,他也不知道这个跟踪自己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有什么目的。

    夏若飞依然不动声色,车速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下降。

    那辆黑色轿车的司机显然也是有一定跟踪经验的,他并没有马上跟着减速。

    两车的距离开始慢慢拉近。

    夏若飞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后视镜,因为车速放慢的缘故,许多车都从夏若飞车子两侧超了过去,这辆黑色轿车已经来到了夏若飞车子后方,两车之间并没有其他车辆了。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下绕城快速的出口。

    夏若飞返回市区的话,还要经过至少四个出口,然后才会离开绕城高速。

    他驾驶着皮卡车一路正常行驶,但就在即将错过那个出口的一瞬间,夏若飞猛地一打方向盘,同时点了一下刹车。

    车子擦着出口护栏,强行转进了辅道里面。

    而毫无防备的那辆黑色轿车,则直直地开了过去。

    黑色轿车上一个带着墨镜的大汉猛地刹车,将车子停在应急车道上,然后不顾危险开始在高速上倒车。

    不过当他在后车疯狂的喇叭声中完成倒车,拐上辅道的时候,夏若飞的皮卡车早已转过几条小路,消失在了他的视野当中。

    那墨镜大汉脸色铁青,一边驾车漫无目的地搜寻,一边拿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颓丧地说道:“赫哥,我跟丢了……”

    ……

    夏若飞神色严峻,驾驶着皮卡车穿行在一条小路上,七拐八弯之后,他从另外一条路穿了出去,然后选择了远离绕城快速,从老路继续往市区开。

    夏若飞先是掏出手机给秦小军打了个电话,让他提高警惕保护好冯婧与庞浩的安全,然后又给在农场留守的雷虎也打了个电话,叫他注意农场的防范,并且留意农场周边是否有可疑人物。

    夏若飞对于自己手下几个特战大队的退役士兵还是很放心的,只要他们提高警惕,不管对方是谁,也很难讨得了好处去。

    他想了想,还是继续往玉器市场的方向开去——不管什么人跟踪他、对付他,自己还是以不变应万变,他相信对方肯定不会就次罢手,一定还会再送上门来的。

    实际上也是如此。

    夏若飞从老路回到市区之后,很快又察觉到了跟踪。

    这回对方似乎更加肆无忌惮,只用了一辆车,就这么直接跟在夏若飞后面,夏若飞左转,他也左转,夏若飞右转,他也右转。

    夏若飞不禁眉毛一扬,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老虎不发威,还真以为咱是hellokitty啊!

    夏若飞开始有意地带着那辆跟踪的车辆往僻静处开,永乐娱乐开户:城南这边有不少棚户区,当初他刚刚退役,卖了房子给虎子母亲治病后,就租住在这一带,对地形十分熟悉。

    夏若飞轻车熟路地驱车七拐八弯,然后停在了一个僻静的巷口附近。

    他推开车门,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迈步就朝着巷子里面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