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请茶王出山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222473.html
文章摘要: 第四百四十七章 请茶王出山,硬膜外钗横鬓乱河心,气盛想过郑强。

    夏若飞并不知道制作大红袍的茶叶采摘标准是什么,好在现在互联网非常发达,而采茶也不是什么高技术的工种,所以夏若飞打定主意之后,直接就心念一动离开了空间,上网搜索起相关资料来。

    网络上的资料显示:大红袍的鲜叶采摘标准为新梢芽叶生育交成熟(开面三四叶),无叶面水、无破损、新鲜、均匀一致。鲜叶不可过嫩,过嫩则成茶香气低、味苦涩;也不可过老,过老则滋味淡薄,香气粗劣。

    光是看文字并不是很直观,夏若飞干脆又搜了一下视频,还真有不少采摘大红袍鲜叶的视频,有的是茶农放在自家网店上的,有的是当地政府的宣传片。

    夏若飞本就极为聪明,如今精神力修为暴涨,学习能力自然而然也跟着提高了一大截,所以连续看了几段视频之后,他就学了个差不离。

    回到空间之后,夏若飞先是拿这十二株大红袍枝条扦插的“第三代”大红袍茶树练了练手——这些茶树虽然年份还不够,鲜叶用来制茶还差了一点儿,但是用来练习却是没有问题的。

    采茶本身就不是什么难度很高的工作,夏若飞练习了一会儿就找到感觉了。

    然后,他就开始在那12株母树大红袍枝条扦插的茶树上开始采摘鲜叶。

    采茶的过程虽然有些枯燥,但夏若飞却乐在其中。

    空间内本就灵气浓郁,茶林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鲜叶香味,叶片上有些湿漉漉的,这并不是露水,而是一直生长在空间中,叶片上附着的雾化灵气。

    采下一把鲜叶后凑到鼻子前深吸一口气,那感觉真是沁人心脾,仿佛浑身骨头都轻了几两。

    夏若飞的体质本就远超常人,这种程度的劳动基本上感觉不到累。

    今天采摘的仅仅只是十二株第二代大红袍,夏若飞的动作虽然不是很熟练,但几个小时下来,依然顺利完成了任务。

    这速度跟熟练的采茶工相比,自然是差了许多。

    夏若飞看着塑料整理箱中满满的鲜叶,心中也油然而生一股成就感。

    拿到电子秤上称了一下,今天夏若飞差不多采摘了六七斤的鲜叶。

    也不知道这些鲜叶能制作出多少大红袍来?夏若飞在心里嘀咕道。

    当然,数量还是其次,夏若飞更加关心的是这大红袍制作出来之后的品质如何。

    他离开空间之后,简单地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就拿起电话打给了雷虎。

    叶凌云跟李志福回了武夷山之后,农场这边每隔几天就会派一名老兵将夏若飞配置好的中药送到武夷山去,这件事情一直都是由雷虎负责安排的。

    一问之下,夏若飞得知明天又是送药的日子了,雷虎正准备下午向夏若飞汇报,让夏若飞准备中药呢!

    于是夏若飞就直接告诉雷虎,这次他亲自到武夷山去送中药,让他不要再安排人了。

    夏若飞是考虑请李志福出手帮忙制茶——这么好的鲜叶,如果让一般的制茶师傅去制作,万一失手那就真是浪费了。

    而且叶凌云离开这么久,夏若飞也比较关心他现在到底学得如何了,因此想亲自去看一看。

    另外,上次夏若飞陪同宋老到武夷山,途中去了宋老的战友颜晓东烈士的墓前祭拜,当时颜晓东烈士的坟墓杂草丛生,夏若飞答应宋老会尽快安排人进行修葺的。

    因为叶凌云去了武夷山学习,所以夏若飞给了他一笔经费,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

    虽然叶凌云电话里跟他汇报,说颜晓东烈士的坟墓已经修葺一新,但夏若飞还是要到现场看一看才放心。

    他还考虑要拍一些照片回来交给宋老,这才算是圆满完成了老首长交办的任务啊!

    所以,第二天一早,夏若飞就跟冯婧、庞浩打了声招呼,然后开着骑士十五世越野车离开了农场,从绕城快速路上了高速之后,一路往北,直奔武夷山而去。

    三个多小时之后,夏若飞就已经来到了武夷山市的杨墩镇——李志福的女儿女婿在镇上开了一家电器修理铺,当初宋老就是在这里跟李志福阔别重逢的。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小镇街上人依然不少,还有很多孩子就在街旁嬉戏打闹。

    看到骑士十五世这么凶猛霸气的越野车,许多小镇居民和孩子们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大胆一些的孩子还在后面追逐着车子。

    夏若飞已经来过一次了,所以也不需要问路,径直开到了电器修理铺门口。

    李志福的女婿牛玉生正坐在那杂乱的操作台前鼓捣一台出故障的电视机,骑士十五世停在店门口之后,庞大的车身直接将门口都赌住了,店里的光线顿时暗了不少。

    牛玉生眉头微皱,抬起了头来。

    这是夏若飞也已经跳下车走进了店里,牛玉生将老花镜取下来,揉了揉眼睛,惊喜地叫道:“是夏先生吧?”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牛叔,您好啊!”

    牛玉生又惊又喜,起身迎了出来,说道:“夏先生,这次怎么你亲自过来了?”

    夏若飞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李老先生服药已经有段日子了,我过来看看他的身体情况。牛叔,李老先生在家吗?”

    牛玉生说道:“他一大早就带着小叶去茶园了,夏先生,你快进屋坐……”

    说完,牛玉生又朝着后面大声喊道:“桂枝,快下来,夏先生来了……”

    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李桂枝快步从楼上下来,见到夏若飞自然也是又惊又喜,连忙给夏若飞搬凳子,又是一顿寒暄。

    夏若飞接过李桂枝给他泡的热茶,然后微笑着问道:“李老先生最近身体怎么样?”

    李桂枝一脸感激地说道:“夏先生,你开的中药效果非常好!我爸的身体是一天天好起来,我感觉他的身体比生病之前还要硬朗呢!”

    牛玉生也笑呵呵地说道:“可不是吗!老爷子已经有几年不去茶园了,永乐娱乐开户:那边的路不太好走。最近隔三差五就带着小叶去,我跟桂枝不太放心,还陪着去了两趟,老爷子那叫一个健步如飞啊!”

    李桂枝连连点头说道:“夏先生,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啊!当初一查出是那个病,我们全家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这也是李老先生自己体质好,而且求生的**强烈,否则就算是再好的药,也不会有效果的。”

    接着夏若飞又说道:“我今天又带了一剂中药过来,等李老先生服用完之后,我再给他把把脉,看看恢复情况如何。”

    牛玉生与李桂枝夫妇早已被夏若飞的医术折服,对于治疗上的事情自然是对夏若飞言听计从。

    夏若飞想了想又问道:“对了,这马上就要到中午了,他们俩应该也快要回来了吧?”

    牛玉生苦笑着说道:“我们老爷子一去都是一天的,他们带了中午饭去的。”

    夏若飞闻言也不禁暗叫失策,早知道如此,他就应该提前跟叶凌云说一声的。

    李桂枝在一旁说道:“老头子,你赶紧给小叶打个电话啊!爸要是知道夏先生来了,肯定会马上赶回来的。”

    “对对对……”牛玉生一边说一边掏出了手机来。

    夏若飞本来也想给叶凌云打电话的,他见牛玉生已经开始拨号了,于是才作罢。

    茶园里信号不是很好,牛玉生打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拨通了,他跟叶凌云一说夏若飞来了武夷山,叶凌云立刻表示马上跟李老先生讲,然后就下山回家。

    “夏先生,小叶说一会儿就下山!”牛玉生笑着说道。

    “好嘞!”夏若飞说道,接着又问了一句,“牛叔,茶园离这边远不远?要不要我开车去迎一下?”

    牛玉生想了想说道:“也行,以前老爷子和小叶下了山之后都是坐中巴车回来的,挺费事儿。那咱们走吧!我给你带路!”

    夏若飞指了指那台电视机问道:“您这活儿还没做完呢吧?要不让桂枝婶陪我去一趟就好了。”

    牛玉生笑呵呵地一边归拢工具,一边说道:“桂枝要在家里做饭呢!今天你来了得多弄几个菜。我这活儿不碍事儿的,是一个老邻居的电视,早一天晚一天无所谓的!夏先生,咱们走吧!”

    夏若飞见牛玉生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再坚持,两人一起上了车,夏若飞在牛玉生的指引下,驱车朝小镇外驶去。

    路上牛玉生又给叶凌云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免得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坐上了中巴车,这样大家就错过了。

    出了小镇往南开了大约十公里左右,牛玉生指了指前边的一条小路说道:“夏先生,咱们掉个头在路口等就行了,他们都是从这里下山的。”

    “好嘞!”夏若飞应了一声。

    夏若飞开车调头回来,停在路边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李志福和叶凌云一老一少正从远处的山脚下走过来。

    于是夏若飞干脆下车迎了上去,李志福和叶凌云显然也看到了夏若飞,两人都加快了脚步。

    “夏哥!”叶凌云大老远就兴奋地喊道。

    夏若飞紧走几步来到两人身前,只见叶凌云穿着一件洗得有些褪色的作训服,裤脚上还沾了一些泥巴,正嘿嘿笑看着自己。

    李志福须发皆白,但明显比上次精神多了,脸色十分红润,而且也没有上次那么消瘦了。

    夏若飞先是在叶凌云的肩膀上轻轻地捶了一下,然后才对李志福说道:“李老先生!”

    李志福见到夏若飞也十分高兴:“小夏,你怎么还亲自来了?”

    “我过来看看您!”夏若飞笑着说道,“李老先生,一会儿回家之后,我帮您把把脉,检查一下身体……”

    “好好好……”李志福说道,“我也有些奇怪呢……最近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而且很久都没感觉到疼了……”

    晚期的癌症通常都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疼痛,所以有一种说法,癌症病人有一半是被自己吓死的,还有一半是被疼死的。

    刚刚确诊那段时间,李志福也经常因为疼痛彻夜难眠,但是服用了夏若飞调配的“中药”之后,这种疼痛的程度就开始慢慢减轻,频率也越拉越大,最近这十几天都基本没有感觉到疼了。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这说明中医疗法有效果了呀!这是好事儿!”

    李志福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所以根本不敢奢望自己还能有痊愈的一天,这段日子以来他是对叶凌云倾囊相授,唯一的心愿就是在自己咽气之前把所学的一切都教会叶凌云,所以倒是没怎么关心自己的病情。

    倒是他的女儿女婿,都明显感觉到他身体恢复了不少。

    听了夏若飞的话之后,李志福微微一愣,眼中也燃起了一丝希冀之火,问道:“小夏,我……我这病……还能治好?”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只要对症治疗,癌症并非不可战胜的!李老先生,至少目前来说,您的治疗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的,最终能不能彻底战胜病魔,除了药物治疗之外,您自己也需要树立起信心来。”

    李志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我会的,辛苦你了小夏。”

    “宋老亲自交办的任务,我哪敢掉以轻心啊!”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如果治疗不成功,宋老不得扒了我的皮?”

    大家一边说话一边往路口走,上车的时候,叶凌云十分主动地拿过了夏若飞的车钥匙,当起了司机来。

    回到牛玉生的家里,李桂枝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饭。

    大家吃完午饭之后,夏若飞从车里拿出那个早已准备好的保温袋,将里面的中药交给李桂枝,让她隔水加热了一番之后,给李志福喝下。

    夏若飞等服用完这一剂中药,又给他把了把脉,然后说道:“李老先生,您的身体恢复得非常不错!跟我预期的治疗效果差不多。我的信心是越来越足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您就能痊愈了!”

    牛玉生与李桂枝闻言都欢欣鼓舞。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叶凌云对自己这个师父也是相当尊重和敬爱,听了夏若飞的话之后,叶凌云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李志福眼中也露出了激动之色——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是活了九十多岁,把生死看得很开,但这种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依然让李志福心情激荡。

    “谢谢你啊,小夏!”李志福真诚地说道。

    夏若飞点点头,微笑说道:“李老先生,我建议您跟我回三山一趟,到大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各项指标。西医的各种检查手段更加直观,能明确地看出来体内癌细胞的情况和身体的恢复程度。”

    李志福露出了一丝犹豫的表情,他应该是有些患得患失。倒是牛玉生、李桂枝和叶凌云闻言都立刻纷纷相劝,李志福考虑了一会儿,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跟你回去!小宋也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邀请我回去住几天……”

    “那就刚好了嘛!”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我这就给吕主任打个电话,让他告诉首长这个好消息,同时也好提前把医院安排好。”

    说完,夏若飞立刻掏出手机来给吕主任打了个电话。

    当听说李志福恢复得不错,而且准备来三山住几天,同时去医院做个复查的时候,吕主任也是十分高兴,当即表示会马上跟宋老汇报,同时通知省人民医院的有关专家做好准备。

    打完电话之后,夏若飞对李志福说道:“李老先生,下午我想让凌云带我到颜晓东烈士的陵墓看看,咱们明天出发可以吗?”

    “好,我听你安排。”李志福微笑着说道。

    做通了李志福的思想工作之后,大家就围坐在茶几前,今天夏若飞来了,而且李志福得知自己身体恢复得很好,心情也是相当好,把他珍藏的大红袍也拿了出来,亲自给夏若飞泡茶。

    夏若飞看了看动作行云流水的李志福,准备把自己此行最大的目的说出来了。

    他略一沉吟,开口问道:“李老先生,听宋老说了那么多您的故事,我还没有亲眼见识过您制茶呢!刚好我手里头有六七斤大红袍的鲜叶,都是今天早上刚刚采摘的,能不能麻烦您亲自出手一次?正好凌云也可以跟着观摩学习……”

    【PS:感谢郑家二郎、紫轩冥月两位童鞋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