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事不过夜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323844.html
文章摘要: 第四百七十四章 事不过夜,烂若披掌始愿不及亦非台,潇洒生活补助实在。

    ???6???n?0?<,??|7n????*:|F??j~1?Ln?D6gd?r<??ydP??为高级领导干部,对分寸的把握自然是极好的。\r

    所以他也没有添油加醋,从夏若飞这个项目开始说起,简单介绍了一下养心汤项目之后,何坤就直入主题,把他如何约请林处被拒绝,退而求其次请了齐民等人,以及齐民他们姗姗来迟,并且各种嚣张跋扈等等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r

    宋睿依然斜倚在包厢门上,脸上挂着一丝人畜无害、漫不经心的笑容,看不出他情绪的变化。\r

    而四哥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已经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望向齐民三人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恨不得活剐了他们。\r

    这次宋少回京,自己好不容易请到他来王府私房菜一起喝酒,这可是天赐的良机啊!寻常哪儿那么容易请得到宋少这样的大神?\r

    要知道四哥和宋睿虽然都算是官宦子弟,但二者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r

    四哥的父亲只是一个副部级干部,而且还不是地方的封疆大吏,相比宋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曾副局长的底蕴根本不够看。\r

    说得现实一点,曾副局长想要主动靠拢,人家宋家都要好好考虑考虑收不收。\r

    况且,曾副局长现在正处于进步的当口,能否迈过正部级的这道坎,就看最近这段时间了。\r

    所以四哥跟自己父亲汇报说邀请到了宋家的大少宋睿时,曾副局长也是相当的惊喜,还反复叮嘱他一定要把宋少接待好,最好能一步步建立良好的关系。\r

    本来一切都相当顺利的,现在却突然之间被齐民几个二货毁于一旦,四哥真是杀了他们的心都有啊!\r

    何坤讲述完事实之后,就适时地闭上了嘴巴。\r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宋睿,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何大哥说得很全面了。本来是想用正常的方法把事情办了的,没想到困难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r

    “该!”宋睿说道,“谁让你自己作死的?这事儿别说是跟我们家老爷子打个招呼了,你就算是跟我说一声,不也就一句话的事儿吗?现在知道什么叫阎王易见小鬼难缠了吧?”\r

    “嚯!合着宋老在你眼中是阎王爷啊!”夏若飞露出夸张的表情说道。\r

    夏若飞随意地与宋睿开着玩笑,以他跟宋睿的关系,自然不存在谁巴结谁,而且在宋睿的眼中,对夏若飞也从来都是平等相待的,别的不说,就夏若飞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就值得他结交了。\r

    而且,宋睿也是深知夏若飞在宋老心目中的地位的。\r

    这一幕落在四哥的眼中,却在他心里掀起了汹涌的浪涛。\r

    原来这个夏总还不仅仅是跟宋少关系好,他跟整个宋家,甚至跟宋老本人都能直接对话啊!\r

    这让夏若飞在四哥心目中的地位一下子又上升了好几个档次,甚至都被抬高到了与宋睿等同的地位。\r

    毕竟一个外人能直接跟宋老对话,能与宋家这样的政治世家庞然大物保持良好关系,这个人是绝对有非凡之处的。\r

    宋睿没有理会夏若飞的故意曲解,而是转向了四哥,淡淡地说道:“曾小四,药监这块可是你的地盘,要怎么着给我兄弟一个满意的交代,你就看着办吧?”\r

    四哥连忙重重点头说道:“放心,宋少,这事儿我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的,否则不用您和夏总开口,我姓曾的自己跳永定河去!”\r

    四哥这话说得杀气腾腾的,基本上就是说提头来见了。\r

    不过这里提的头,显然会是齐民他们几个的头。\r

    还没等四哥开口,齐民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他跌跌撞撞地往前几步,哭丧着脸哀求道:“夏总,是我们瞎了眼,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这一次吧……”\r

    陆平与郭子洋两人也都面无人色,在一旁跟着苦苦哀求。\r

    夏若飞如果没有见到这三人刚刚的嘴脸,或许还真会有一丝恻隐之心,不过刚刚还经历了几位国家部委机关干部跋扈无边的一幕幕,而且这齐民还把主意打到了女员工白荷身上,夏若飞又岂会因为几句求饶就放过他们呢?\r

    夏若飞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还没等他开口,一旁的四哥就呵斥道:“齐民,你们几个还嫌不够丢人吗?还不给我滚出去!”\r

    齐民哭丧着脸说道:“四哥,永乐娱乐开户:我们……”\r

    “滚出去!”四哥面沉似水地低喝道。\r

    齐民等人只能带着绝望,灰溜溜地离开了包厢。\r

    就在他们往外走的时候,夏若飞也淡淡地开口说道:“对了,刚刚齐科长说只要他在中药民族药处一天,我的项目就一天不可能通过的。我当时也说了,那就让他齐大科长从中药民族药处滚蛋咯……”\r

    四哥毫不犹豫地说道:“夏总讲理!就应该这么办!”\r

    齐民一听,差点直接瘫倒在了地上。\r

    最后他在陆平和郭子洋的搀扶下,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王府私房菜。\r

    站在胡同口,三人茫然四顾,又对望了一眼,都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和无力。\r

    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而且还是烧红了的铁板啊……\r

    私房菜馆内,四哥搓了搓手,陪笑道:“宋少、夏总,要不咱们到隔壁包厢继续吃点儿?你们放心,这次的事情我马上就打电话去落实!”\r

    接着四哥又看了看何坤等人,说道:“何局长,还有这几位兄弟姐妹,大家都一起过去喝一杯怎么样?”\r

    何坤自然是想要跟总局领导公子拉关系的,不过他的位置倒是摆得很正,知道在这种场合下,就应该唯夏若飞马首是瞻,所以并没有出声,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不过这目光中倒是蕴含着一丝期待。\r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好啊!那就让四哥破费了!”\r

    四哥连忙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夏总,您可千万别叫我四哥。您跟宋少一样,叫我曾小四或者直接叫我小四都行!”\r

    夏若飞犹豫了一下——自己毕竟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而且自己跟这位四哥也不是很熟,那么叫的话似乎稍显轻佻了。\r

    于是他沉吟片刻之后笑着说道:“那我还是叫你小四哥吧!这样亲切!”\r

    四哥闻言哈哈大笑,说道:“对对对,这样亲切!这样亲切!对了,那我也不能夏总夏总的叫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呢?”\r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叫我小夏或者若飞都行,我朋友都这么叫我的。”\r

    “行!那我就向宋少看齐,也叫你若飞好了!”四哥爽朗地笑了笑说道。\r

    四哥热情地将大家引领到隔壁的包厢。\r

    隔壁这间包厢显然比刚才何坤定的那个包厢高档多了,不但面积更大,而且陈设什么的也都更加的高端。\r

    四哥张罗着让服务员把桌子上的菜都撤掉,然后吩咐厨房以最快的速度送一桌酒席上来。\r

    接着四哥又亲自端起酒杯挨个敬酒,打了个通关之后他一抹嘴巴,笑着说道:“宋少、若飞,大家先吃着喝着,我出去打个电话。”\r

    夏若飞知道四哥肯定是去处理今天的事情,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r

    而宋睿则撇了撇嘴说道:“曾小四,你最好麻溜的啊!你知道我脾气的,事情绝对不能拖过夜!”\r

    “明白明白!”四哥连忙说道,“宋少放心!”\r

    这可是唯一的补救机会了,四哥又怎么不可能使劲浑身解数来处理呢?\r

    实际上他一出包厢,就直接给自己的父亲曾克文打了过去。\r

    今天的事情如果没有牵扯到宋睿,牵扯到宋家,也许还不至于惊动到家里的老爷子,但现在性质却完全不同了,四哥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给自己父亲拨了电话。\r

    “小四,你这时候不是应该正在陪宋公子吃饭的吗?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曾克文严肃地问道。\r

    “爸!今天出现了一点插曲,我琢磨着必须马上跟您汇报。”四哥说道。\r

    “你说吧!”\r

    “今天也是赶巧了,事先我们也不知道,宋少的一个好朋友……呃,据我判断他的这个朋友跟整个宋家关系都相当密切,当时宋少的这个朋友就在隔壁包厢吃饭。”四哥一五一十地说道,“而这位夏总宴请的还是药监总局的干部……”\r

    四哥思路清晰地汇报着,而曾克文则静静地听着,直到四哥说完,电话那头依然十分安静。\r

    半晌,四哥都快以为自己父亲是不是睡着了,就在这时,曾克文突然开口问道:“小四,宋公子什么态度?”\r

    四哥愣了一下,说道:“若飞和宋少一看就是好兄弟,宋少自然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啊……哦,对了,宋少倒是说过,他不希望事情拖过夜!”\r

    “我知道了……”曾克文说道,“你回去告诉夏总,齐民三个人今晚就会接到停职检查的通知,组织上也会立刻启动调查程序,至于其他的,我也会安排好,你就不用管了,招待好宋公子……和夏总就行!”\r

    “我知道了!”四哥立刻说道,接着又恭敬地问了一句,“爸,您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指示?”\r

    “没有了。”曾克文说道,“做好自己的事情,该我这边做的,我都会处理好。”\r

    “好嘞!”\r

    就在四哥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曾克文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开口问道:“对了,你刚刚说陪夏总进京来总局办事的,是东南药监局的哪个领导?”\r

    “何坤副局长。”四哥连忙说道。\r

    “唔!这样吧,明天我抽时间接见一下小何。”曾克文说道,“你叫他手机保持开机,等我秘书通知。”\r

    “好的!”\r

    得到父亲面授机宜的四哥,放心地返回了包厢。\r

    他满脸堆笑地说道:“宋少、若飞,我刚刚给我父亲打电话汇报了今晚的事情……”\r

    何坤一听耳朵情不自禁地竖了起来。\r

    四哥继续说道:“我父亲说了,齐民三人这样的害群之马,就应该坚决清除出干部队伍,他们今晚就会收到组织处理的决定!”\r

    宋睿点点头,淡淡地问道:“那若飞的项目呢?”\r

    “我父亲会亲自过问,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四哥连忙说道。\r

    “还不错!曾小四,你小子态度还算诚恳!”宋睿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说道,“虽然今晚药监总局的那几个渣滓让我很不爽,但看在你办事敞亮的份上,这事儿先揭过吧!”\r

    “哟!那可真是谢谢宋少了!”四哥笑着说道,“这事儿理亏的是我们,后面做的都是补救工作,当不得您的夸奖!”\r

    “行啦!不用谦虚了……”宋睿说道,“喝酒喝酒!”\r

    “来来来,宋少我敬你!”四哥连忙端起酒杯说道。\r

    同宋睿喝了一杯酒之后,四哥才想起何坤的事情。\r

    他放下酒杯,望向何坤说道:“对了,何局长,我父亲说明天他会找时间接见你,请你务必保持手机畅通,以免误了通知。”\r

    何坤大喜过望,激动地说道:“好好好!谢谢曾公子!”\r

    他一大把年纪了倒是没好意思叫人家“四哥”,不过叫“曾公子”也是相当恭敬了。\r

    “不用谢我。”四哥含笑说道,“是我父亲主动提出接见你的,我在其中可没发挥什么作用。”\r

    “要谢的!要谢的!”何坤连声说道,马上又问了一句,“对了,曾公子,我需要提前准备什么汇报内容吗?还请您提点提点……”\r

    四哥想了想说道:“何局,我父亲应该就是找你简单的谈谈吧!没有明确的主题。你实在要提前准备的话……不妨在这次东南省桃源制药公司的养心汤项目上下点功夫,我估计我父亲会对这个项目比较感兴趣!”\r

    “明白,明白!谢谢曾公子了!”何坤喜滋滋地说道。\r

    他望向夏若飞的目光有些复杂,本以为这次来京是自己帮夏若飞办事,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反倒成了夏若飞帮自己了。\r

    这次如果能跟曾局搭上线,对自己仕途的帮助将是无法估量的!\r

    这么算起来,夏若飞还真是自己的贵人呢!\r

    就在夏若飞他们在王府私房菜推杯换盏时,药监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尤其是中药民族药处,却已经乱了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