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护花使者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387537.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零四章 护花使者,她以注水饥飡渴饮,野火烧输出收刀检卦。

    薛飞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胡丽丽就坐在薛飞的身边,薛飞附到胡丽丽耳边,低声问道:“洪美她们那边都准备好了吧?”

    胡丽丽点头说道:“她们已经先过去了,放心吧!”

    薛飞微微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东西你拿到了吗?”

    “已经在我包里了。”胡丽丽说道。

    “嗯!一会儿要做得隐蔽一点,千万别露出马脚了。”薛飞说道。

    胡丽丽神色有些复杂,眼中还闪过了一丝醋意,不过还是低眉顺眼地说道:“我知道了,飞哥。”

    胡丽丽非常清楚今晚会发生什么,心中难免会有一丝酸酸的感觉,不过她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薛飞,两人现在的关系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薛飞迷恋她的身体,而她则需要薛飞父亲权力带来的各种便利。

    而且转念一想,林巧今天将会面临的事情,也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会成为她一生的噩梦,胡丽丽心里就好受多了,看向薛飞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媚意。

    林巧还是十分乖巧的,永乐娱乐开户:临出来前虎子母亲和夏若飞都叮嘱过让她不要喝酒,所以她是坚持滴酒不沾,从一开始就喝饮料,无论同学怎么劝酒她都只是微笑摇头。

    夏若飞给她准备的“醒酒药”自然也就派不上用场了。

    这顿饭大约吃到了八点多钟。

    林巧浑然不知的是,为了她的安全,夏若飞早早地就到了豪爵夜总会,而雷虎等人更是一直在对面酒店房间里盯着,还派了两个人在饭店里待命。

    雷虎甚至连晚饭都来不及吃,一直在窗帘后拿着望远镜关注着林巧的一举一动。

    学生们酒足饭饱以后,班长站起身来拍了拍手,说道:“同学们,大家都吃饱喝足了吧?接下来咱们去唱歌吧?包厢我都定好了,就在前边不远的豪爵夜总会,一个也不许缺席哦!”

    林巧本来就答应了母亲要早点回家的,现在一听说唱歌的地方不是KTV,而是一家夜总会,也不禁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夜总会可比一般的KTV里要复杂多了,这里面鱼龙混杂,而且听说还有那种“特殊服务”,林巧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和林巧同样想法的还有班上的几个女生。

    班长似乎猜到了大家的想法,又笑着说道:“大家不要误会,之所以订在豪爵夜总会,只是因为距离这里近,咱们去就是单纯的唱歌。女生如果需要早回家也可以,但好歹过去玩一会儿嘛!如果时间晚了,我会安排男生送你们,反正保证大家平平安安到家就是了!”

    班长都这么说了,一些本来想要拒绝的女生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而且今天聚会本来也挺开心的,以后这些同学聚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了,所以林巧最后还是决定跟着大伙儿一块过去玩一会儿。

    林巧心里说道:我就玩到九点多钟回家,也不算太晚!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那咱们出发!”班长意气风发地挥了挥手说道,“豪爵夜总会距离这边也就两百米左右,大家直接步行过去吧!”

    少男少女们鱼贯走出了饭店,关系近的自然都走在一起,四十多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前边不远处的豪爵夜总会。

    就在林巧走出包厢的时候,雷虎就立刻给夏若飞打了电话。

    “夏哥,林巧他们出门了。”雷虎说道。

    夏若飞本来是微闭着双眼的,听了雷虎的话顿时就精神了,他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说道:“好的!虎子,你一定还没吃饭吧?带兄弟们去吃点东西,然后到夜总会附近待命就好了。”

    “夏哥,我们不饿!”雷虎哈哈一笑说道,“办事要紧,等活儿干完,您请我们兄弟几个吃顿好的就行了!”

    夏若飞想了想说道:“也行,不过你们买点面包矿泉水什么的,待命也不耽误吃东西,别把胃给饿坏了!”

    “明白!”

    挂了电话之后,夏若飞立刻心念一动,将八只马蜂从空间中召唤出来。

    这些马蜂刚刚吸收了灵心花花瓣溶液,加上又在灵气浓郁的灵图空间里休整了这么久,所以一只只都精神百倍。

    夏若飞将它们身上携带的超微型摄像头全部打开。

    他想了想,又从空间里召唤出了二十只健壮的马蜂,然后精神力散发出去,这二十八只马蜂立刻调转方向,直接飞进了卫生间里。

    夏若飞打开笔记本电脑,指挥着那八只马蜂迅速来到之前已经预设好的监控位置。

    而另外二十只马蜂,有十五只跟随着大部队进入到包厢中,隐藏在了天花板周围的灯带隔层里,剩下五只则在卫生间中,躲在冷水管道的背面。

    这二十只马蜂都是备用的,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它们可以第一时间发动攻击,绝对不会让林巧受到任何伤害。

    八只负责监控的马蜂到位之后,夏若飞就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与刚才的惫懒判若两人。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夏若飞就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说笑声从外面的走廊里传来。

    这种包厢的隔音都做得非常好,如果不是夏若飞如今听力远超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他猜测应该是林巧他们到了。

    果然,片刻之后,笔记本电脑上的监控画面就显示,一个个少男少女鱼贯走进了隔壁的607包厢。

    夏若飞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林巧。

    他精神力散发出去,指挥着其中几只马蜂微调位置和方向,把镜头对准了林巧所在的位置——这肯定是今晚主要监控的位置。

    包厢的灯光也亮了起来,彩色的灯带、缓缓变幻的射灯让房间里有了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监控画面也从夜视模式切换到了可见光模式,画面质量比刚才好了一些。

    学生们进入包厢后,很快就有人跑去点歌,更多的人则在沙发上坐下来三三两两地聊天说话,还有人拿起骰盅跑到一旁的小吧台前玩起了游戏。

    两个服务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拎着一个大购物篮,他将里面的花生、瓜子、果盘、卤味、坚果等零食小吃一样样拿出来摆在了桌子上;另一个则抱着三箱听装的啤酒,放在了桌子旁边。

    林巧在班级里算是比较文静的女孩子,她并没有和那些女生一样抢着去唱歌,而是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跟几个要好的女生闲聊。

    她本来就打算过来玩一会儿,九点多钟就告辞离开,这样既不至于让同学觉得自己特立独行,又不会让母亲和夏若飞担心。

    学生们开始一首首地唱歌,还有人则开了啤酒,满包厢地互相敬酒,气氛愈发的热烈。

    这些学生都刚刚经历过不堪回首的高三生活,如今高考完了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这种重压过后的放松,让这些学生多多少少都有些放浪形骸——拼酒这种行为在读高中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这也是很正常的行为。

    尤其是刚才在饭店或许还有一点节制,但是到了夜总会这样的环境,包厢里灯红酒绿的氛围烘托下,很多人也就慢慢地放开了。

    三箱啤酒很快就喝完了,立刻又有人叫了三箱过来。

    不少女生在别人的劝说下,也纷纷拿起了听装啤酒。

    与607火热的氛围截然相反,隔壁的605包厢十分安静——夏若飞连音响都关掉了,一个人聚精会神地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紧紧地盯着屏幕。

    这时,他的眼神一凝,双目射出了两道精光。

    端着啤酒的胡丽丽出现在了屏幕里。

    夏若飞拿起耳机插进电脑,然后把耳机戴上,嘈杂的声音立刻从耳机里传了出来。

    夏若飞在电脑上设置了一下,把音源设定为离林巧最近的那个超微型摄像机。

    夏若飞的超级听力在这个时候也发挥了作用,他很快在纷繁芜杂的声音中分辨出了胡丽丽的声音。

    胡丽丽笑着对林巧说道:“林巧,怎么光坐着不喝酒啊?来来来,我敬你!”

    林巧友善地笑了笑说道:“胡丽丽,我不会喝酒,我用果汁敬你吧……”

    “哪有不会喝酒的人?”胡丽丽热情地坐在林巧身边,“我跟你说,酒量都是天生的,有多少量就是多少量,再说这啤酒度数这么低,你随便喝一口不会有事儿的!”

    林巧说道:“我真的从来没喝过酒,不好意思啊……”

    “是不是我成绩差,瞧不起我啊?”胡丽丽佯怒道,“林巧你不是这么势利的人吧?”

    林巧连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

    “那就陪我喝一个!”胡丽丽说道,“这样吧!我把这一听干了,你随意就行!”

    “好啊!胡丽丽够豪迈!”

    “女中豪杰啊!”

    “鼓掌鼓掌!”

    旁边的同学也都开始起哄。

    在这种情况下,林巧也推辞不过了,只能勉强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听没开过的啤酒,打开拉环之后跟胡丽丽碰了碰,说道:“你也随意吧!喝多了都不好……”

    夏若飞暗暗点了点头,这丫头还知道拿一听没开过的酒,说明至少还是有一定警惕性的。

    “没事儿!这点儿酒算啥?”胡丽丽豪爽地说道,“林巧,以后你就是名牌大学生了,要多关照我们这些无业游民哦!”

    说完,胡丽丽一仰头,咕咚咕咚地将一整听啤酒喝了下去,林巧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喝了一大口。

    带着一丝苦涩的冰啤酒让极少喝酒的林巧小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差点呛到气管。

    同学们纷纷鼓掌叫好,胡丽丽也满意地朝林巧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去找别人喝酒了。

    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夏若飞却不会掉以轻心,因为他注意到胡丽丽与林巧喝酒的时候,另外一个摄像头的画面中,薛飞虽然在跟同学说话,但是目光却不时有意无意地扫向她们那一边,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这小子心里肯定有鬼!

    607包厢这边,林巧滴酒不沾的“金身”破了之后,就有不少同学开始向她敬酒——毕竟她这次高考发挥得这么好,基本上是班上前十名了,而且本身又长得漂亮,不少男生对她都有一点想法呢!

    林巧也不好厚此薄彼,只要有人敬酒,她也只能小抿一口。

    饶是如此,一听啤酒很快就见底了。

    林巧的酒量不大,虽然只是一听啤酒,但是她的俏脸已经有些红了。

    这时胡丽丽又过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瓶矿泉水,她笑着对林巧说道:“林巧,喝酒不能喝太急,不然容易醉。来,先喝点儿水吧,缓一缓!”

    林巧友善地笑了笑说道:“谢谢。”

    说完,她接过那瓶矿泉水。

    夏若飞静静地盯着屏幕,这瓶水和服务生送来的矿泉水是一模一样的,他看到林巧在开瓶的时候还用力拧了一下,应该是没有开过的,所以他虽然眉头皱了皱,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观察。

    这种小瓶的矿泉水也就两三百毫升,林巧喝了点儿酒之后也有点口干,连续喝了好几口,瓶里的水就已经下去一半了。

    这时又有同学过来敬酒,林巧就随手把矿泉水瓶放在自己面前的桌面上,然后重新开了一听酒,跟同学碰了碰,喝下一小口酒。

    那过来敬酒的同学是站在林巧身边的,刚好把一侧的胡丽丽挡住了,夏若飞立刻用精神力指挥其中一只马蜂变换位置,将镜头对准林巧这一侧。

    不过当画面转到林巧这边时,胡丽丽已经微笑着迈步离开了。

    夏若飞看着屏幕中那半瓶水,眉头微皱。不过他想到林巧那边还有自己专门调配的“醒酒药”,也就没有轻举妄动——如非万不得已,夏若飞也不想打扰林巧的同学聚会。

    屏幕里林巧基本上没有唱歌,就是坐着和同学聊天,喝酒,不知不觉中那一瓶矿泉水也完了,而林巧的面前也摆了三个啤酒瓶。

    这种听装啤酒容量不大,三听加起来也就一瓶多的量,按说一般人喝这么点儿酒肯定不会醉的,不过林巧却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身上却一阵阵发热,似乎有点酒精上头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于是再有同学过来敬酒,她都以不胜酒力为理由婉拒,想着休息一会儿头不怎么晕了就起身告辞。

    不过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几分钟,头晕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还有加剧的趋势。

    这时,林巧想到了夏若飞给她准备的“醒酒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拿出一瓶药喝下去肯定不好,而且喝了这么多啤酒和矿泉水,林巧也有点想上厕所了,于是她就拿起包,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夏若飞一直在盯着电脑上的监控画面,尤其是薛飞和胡丽丽两人,也是他的重点监控对象。

    他看到林巧一起身,薛飞就朝胡丽丽使了个眼色,而就坐在卫生间门口附近的胡丽丽立刻就站起身来,抢先走进了卫生间,并且随手将门反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