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鬼哭狼嚎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387538.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零五章 鬼哭狼嚎,骐骥过隙遵义万物,心醉魂迷吻下去围起来。

    夏若飞在卫生间里也留了一只携带着超微型摄像头的马蜂。

    他在监控画面里看到胡丽丽闪身进了卫生间,也不禁愣了一下,不过他可不是偷窥狂,所以下意识地想用精神力指挥着马蜂调转一个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夏若飞却看见胡丽丽并没有去揭开抽水马桶的盖子,反而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马桶盖上,然后掏出了手机来。

    夏若飞心中一动,停下了指挥马蜂转向的动作,同时飞快地在电脑上点了一下,耳机里的声音来源立刻换成了卫生间这一路监控。

    只见胡丽丽飞快地调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片刻之后耳机里就传来了胡丽丽的声音:“美美姐,你们都到位了吗……好的好的,她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按计划行事……千万别引起别人注意,这事儿办好了,飞哥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夏若飞听了这句话,两眼精芒闪烁,盯着画面里的胡丽丽,脸上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神色。

    打完电话的胡丽丽直接坐在马桶盖上玩起了手机,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

    联想到昨天薛飞还专门带着胡丽丽约见了两个混街面的小太妹,这个时候夏若飞已经隐隐猜到了胡丽丽的用意。

    不过他依然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目前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也并不着急。

    ……

    林巧就比胡丽丽慢了几步,她看到胡丽丽先进了卫生间,只能站在门口等待。

    她感觉头很晕,刚才走路都一脚深一脚浅的,感觉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一样。

    所以林巧一只手扶着墙,秀眉微蹙地等着胡丽丽用完卫生间,她好进去把夏若飞给她准备的“醒酒药”喝了,顺便再解决一下内急的问题。

    不过胡丽丽进去之后,就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好像掉马桶里了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胡丽丽根本没有出来的意思。

    林巧感觉自己的有些站不稳,而且更要命的是刚才喝下去不少酒和矿泉水,现在感觉尿意也是越来越足,她忍不住夹了夹双腿,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胡丽丽,你用好了吗?”林巧问道。

    夏若飞看到胡丽丽坐在卫生间的马桶盖上,听到敲门声之后胡丽丽才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容。

    “是林巧吗?”胡丽丽故意大声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有点闹肚子……你再稍等一会儿吧!你如果实在急的话,就到外面的洗手间去上吧,不好意思……”

    “哦!那没事……”林巧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又等了两分钟,见胡丽丽还没有出来的征兆,也实在是有点儿憋不住了——醒酒药可以直接在包厢里喝,但内急的问题也是迫在眉睫啊,这可是忍不住的。

    于是林巧很快就做了决定,脚步有些虚浮地朝门口走去。

    夏若飞立刻坐直了身体,精神力迅速散发出去,两只只携带着超微型摄像头的马蜂打头,后面还跟着十只没有携带摄像头的马蜂,在林巧开门的时候迅速从门口飞了出去。

    包厢里灯光比较昏暗,再加上大家都忙着喝酒聊天唱歌,许多人都有了六七分酒意,自然不会注意到马蜂这么小的目标的。

    除了其中一只携带超微型摄像头的马蜂是贴着天花板跟在林巧身后不远处飞行之外,其他马蜂都隐藏在两侧的灯带盒阴影处往前飞。

    有摄像头的马蜂打头,剩余十只没携带摄像头跟在后面,队形保持得极好。

    马蜂的飞行高度超过了一般人平视的范围,所以走廊里的服务生以及偶尔出现的顾客,谁都没有注意到它们。

    607包厢这边,薛飞在林巧迈步准备出门的时候,立刻掏出手机来用微信给胡丽丽发了一个事先约好的表情符号,卫生间里的胡丽丽马上拨打了刚才那个号码。

    她就说了四个字:“她出来了……”

    然后胡丽丽就挂了电话,站起身走到洗手池前,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头发,又从包里拿出化妆盒来慢条斯理地补了补妆,然后才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此时林巧早就已经出门了,胡丽丽这么做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目的——让林巧去使用外面的公共卫生间。

    殊不知她和薛飞的一举一动都在夏若飞的监视之下。

    夏若飞此时暂时没有心思关注薛飞和胡丽丽了,永乐娱乐开户:他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了走出门去的林巧身上。

    林巧离开包厢之后,左右看了看,发现右侧就有一个洗手间的标志,于是她就往右边走去。

    事实上离607最近的包厢是在左侧,不过需要转个弯,偏偏那转角处又没有挂引导牌,所以因为右边那个引导牌的缘故,所以对这边地形不熟悉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出门就按照引导牌的指引向右直走。

    薛飞显然已经先踩过点了,所以这个时候右边那个洗手间里,已经有两个小太妹等在那里了,这两人正是昨天薛飞在八方茶楼碰面的那两个女人。

    夏若飞在监控画面中见林巧往右边走之后,当即用精神力控制着马蜂,除了那一只马蜂始终跟在林巧身后之外,剩余的马蜂在另外一只携带摄像头的马蜂带领下,先一步朝着前方卫生间的方向飞去。

    林巧现在头晕目眩脚步虚浮,所以蜂群很快就把林巧甩在了后面。

    打头的马蜂身上携带着超微型摄像头,夏若飞就如同超控无人机一样控制着蜂群跟在它的身后。

    不同的是夏若飞不是靠无线电波来指挥控制,而是直接使用精神力。

    很快蜂群就来到了卫生间。

    夏若飞在画面中看到卫生间里4个隔间的门都是虚掩着的,显然并没有人在上厕所——实际上这个夜总会的包厢里都设置了卫生间,外面的公用卫生间用的人并不多。

    不过此时卫生间里有两个人。

    夏若飞一看就认出来,正是昨天雷虎他们在八方茶馆门口拍到的那两个跟薛飞、胡丽丽在一起的女人。

    这两个染着头发的小太妹正斜靠在洗手池上吸烟,因为洗手间里并没有别人,所以两人正肆无忌惮地聊天。

    夏若飞指挥着蜂群飞进最靠外的一个隔间,在水箱内侧隐藏了下来。

    那只携带超微型摄像头的马蜂则飞到了墙角,紧紧抓着吊顶,镜头对准了那两个抽烟的小太妹。

    这两个人一个头发染成黄色,一个染成绿色,凑在一起活脱脱就像是鹦鹉一样。

    夏若飞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把耳机音源调整到这个摄像头。

    耳机里顿时传来了两人说话的声音。

    “洪美,你说那个飞哥能给咱多少钱?”绿毛小太妹问道。

    名叫洪美的黄毛小太妹吸了一口烟说道:“怎么着也得有大几千吧?丽丽说这个飞哥挺大方的。”

    “是啊!”绿毛小太妹说道,“丽丽以前跟咱们一起混的时候,跟个穷逼似的,出去喝酒就从没见她主动买过单。自从傍上了那个飞哥,瞧瞧她现在,满身的名牌啊!说话都不一样了!”

    洪美撇了撇嘴说道:“琪琪,你这个小浪蹄子是不是也看上那个飞哥了?你也可以上啊!我看你不比丽丽差,至少这里的本钱比丽丽足多了,昨天那个飞哥看得都快流口水了……”

    说完,洪美十分轻佻地伸手摸了一下琪琪的胸部,笑容很暧昧。

    琪琪却丝毫不以为忤,咯咯笑道:“有道理,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两人调笑了两句之后,洪美就说道:“行了别闹了,那个丫头快过来了,她的样子你记住了吧?别认错人了……”

    “放心吧!丽丽发来的照片就在我手机了。”琪琪说道,“大不了等会儿拿出来对一下嘛!”

    洪美点点头说道:“嗯!一会儿动手的时候记住别留下伤痕,听丽丽说那个飞哥今晚还要尝尝这丫头的身子呢!”

    “握草!丽丽这也能忍?”琪琪说道。

    “废话!不忍能怎么样?听说那飞哥的老爸是市里的大领导,人家跟丽丽就是玩玩,谁还能当真啊!”洪美撇撇嘴说道,“一会儿你动手,我录像!还有,教训一下就可以了,咱们主要任务是把她弄到楼上包房去,还不能引起别人注意!”

    琪琪点点头,随手把烟头丢在了地板上。

    夏若飞看到这儿,胸中的怒火已经开始熊熊燃烧,对于薛飞的恶毒计划已经基本上了然于心了。

    这个时候林巧还差五六米就来到卫生间了,夏若飞心念一动,隐藏在卫生间隔间里的十只马蜂一下子飞了出来。

    两个小太妹还在计划着该怎么行事,突然就听到一阵嗡嗡声传来,她们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就看到十余只马蜂气势汹汹地朝她们扑了过来,她们顿时花容失色,忍不住惊声尖叫了起来。

    洪美还算反应快的了,她下意识地拿起手包挥舞了起来。

    不过这些强壮的马蜂又怎么可能被她这样胡乱挥舞打到?实际上夏若飞下达了攻击命令之后,就不再需要控制这十只马蜂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剩下那只马蜂身上的摄像头传回来的画面。

    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功夫马蜂就已经冲到了两人面前,面对挥舞着手包的洪美,马峰们敏捷地划了一个弧线,从侧面迅速接近。

    下一刻,两个小太妹就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哀嚎,十只马蜂不偏不倚,一个人分到了五只。

    现在每个人的头上、脸上都叮着五只马蜂,尾针迅速地扎入两人的皮肤,它们身上携带的毒素也立刻就注入了两人的体内。

    马蜂和普通的蜜蜂不同,它们的尾针是不带倒刺的。

    蜜蜂的尾针带着倒刺,蜇人之后慌忙离开的时候,倒刺还挂在人的皮肤上,通常都会把蜜蜂的内脏也带出来,所以蜜蜂蛰完人之后基本上都会死掉。

    而马蜂的尾针没有倒刺,所以理论上是可以“反复使用”的。

    两个小太妹被蛰之后疯狂地拍打,不过这些马蜂在灵图空间的环境中成长了这么久,反应能力也是超快,怎么可能被她们打到?

    往往是手掌还没过来,马蜂已经腾身而起,换了一处又狠狠地叮了下去。

    小太妹的手打在刚刚被蛰到的地方,更是痛得鬼叫了起来。

    短短几秒钟,两人的头上脸上已经被蛰了十几下,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尤其是受灾严重的脸部,已经肿得跟猪头一样了,就算是她们的亲妈都认不出她们是什么样子了。

    夏若飞这次释放出来的马蜂并不多,虽然恨透了这两个为虎作伥的小太妹,但毕竟也不能把她们蛰死。

    即便是事后没人能查得出来,夏若飞也不能这么草菅人命,那不成杀人狂魔了?

    所以蛰了十几二十口之后,夏若飞就用精神力命令这些马蜂飞了起来,依然在卫生间的吊顶附近盘旋。

    两个小太妹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引起了走廊里的服务生注意,立刻就有人赶了过来,听到声音是女洗手间里发出来的,他们又连忙叫了一位女服务生进去查看。

    林巧这时刚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外面等候的男服务生连忙把她拦住,说道:“不好意思,这个卫生间暂时不能使用,麻烦您多走几步,前边拐角还有一个卫生间。”

    “哦……”林巧也听到卫生间里面的惨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然,她现在头晕目眩,而且还急着要上厕所,所以自然也不会往里凑,只是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就按照那个服务生所指的方向继续往前走。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林巧身后靠近走廊吊顶的地方,有一只马蜂一只都跟在她的后面——夏若飞是绝对不敢让林巧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的,她在卫生间里方便的时候除外。

    那女服务生一进门也被吓了一跳——两个人被蛰得实在是太惨了,脸上肿胀起来之后,皮肤都变得油光水滑的,仿佛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按就会破皮;两人的眼睛已经肿得就留下一条缝了,嘴唇也高高肿起,两人疼得在地上打滚,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哀嚎。

    确认卫生间里没有别人之后,女服务生连忙把她的几个男同事也叫了进来。

    “是马蜂!”眼尖的人看到了在吊顶上盘旋的马蜂,大声叫道。

    大家下意识地就往卫生间外面躲——这些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个头实在太大,看着十分吓人。

    “快……快叫保安!”一个领班模样的人颤声说道,“还有,打120!那两个客人好像很严重!”

    这边一阵忙乱的时候,607包厢里薛飞朝着胡丽丽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起身离开了包厢。

    现在包厢里大家酒意正酣,谁都没有注意到少了两个人。

    一直在电脑前看着监控的夏若飞除外,薛飞一起身,夏若飞立刻命令留在包厢里的马蜂,除了留下两只继续监控待命之外,剩下的十只没有携带摄像头的马蜂和其他四只有摄像头的马蜂都在包厢门打开的时候灵巧地飞了出去。

    薛飞和胡丽丽本来是想直接到楼上包房去的,薛飞还满脑子想着一会儿自己可以大享艳福,眼中大冒淫光。

    可是他们一出门就被右边洗手间那里的动静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发现洗手间门口还聚集着好几个服务生,远处还有夜总会保安也在往这边赶。

    薛飞的第一反应就是洪美两人动静太大,把这些夜总会工作人员都吸引过来了。

    “妈的!不是让她们小心点儿吗?”薛飞低声骂道,“到了包房里再好好教训那丫头不行吗?靠!”

    他有些担心今晚的好事儿落空,焦急地带着胡丽丽也走向了那个卫生间,想要看一看情况。

    走到卫生间门口,服务生们自然是会把薛飞和胡丽丽拦住的——里面有凶恶的马蜂,当然不能把客人放进去,要是再有人受伤的话,他们的饭碗都难保了。

    不过人不进去,不代表马蜂不会出来。

    当薛飞和胡丽丽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夏若飞的精神力也同时散发了出来。

    原本在卫生间吊顶附近盘旋的马蜂嗡的一声,飞速地朝着门外飞去。

    而跟在薛飞身后离开607包厢的剩余十只马蜂也接到了攻击指令,振翅朝着两人扑去,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服务生们看到卫生间里的马蜂突然飞了出来,也都吓得连连后退,而不清楚状况的薛飞和胡丽丽都楞了一下。

    下一刻,嗡嗡声大作,二十只马蜂居高临下朝着两人俯冲而去。

    这个时候薛飞和胡丽丽才反应过来,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忍不住大声尖叫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抱着头想要往远处跑。

    不过接到攻击指令之后的马蜂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两条腿跑能快得过这些马蜂的飞行速度?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两群马蜂就分别追上了各自的目标,朝着他们的头、脸、手狠狠地蛰了下去。

    鬼哭狼嚎的声音再次响彻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