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星夜驰援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392301.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零七章 星夜驰援,行骗挈瓶之知弹头,货运量裸图新概念。

    来电话的人叫牛涛,是省军区军转办的一位中校军官,当初夏若飞因为林巧母女的事情与临海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发生冲突,求助了狼王郭战之后,惊动了东南省的地方领导,就是这位牛中校陪同时任三山市长田慧兰以及三山市公安局长陈波连夜赶到临海镇去处理的。

    而且牛涛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孤狼突击队前中队长,他之所以调任省军区,就是因为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身负重伤,伤愈后身体条件已经不适合在一线部队尤其是特战单位服役,所以才被调往省军区工作的。

    正因为这层关系,夏若飞与牛涛也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那次之后两人就互留了联系方式,平时偶尔也会联系联系,牛涛还约夏若飞出来喝过两次酒。

    但因为两人工作事业都没有什么交集,所以也算是清淡如水的君子之交,联系并不频繁。

    今天时间已经这么晚了,牛涛突然来电话,夏若飞心中也是隐隐有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他很快接起了电话。

    “牛哥你好!”夏若飞声音沉稳地说道。

    “血狼,你在三山吗?”

    听到这熟悉的代号和熟悉的声音,夏若飞也忍不住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正在与他通电话的并非牛涛,而是退伍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孤狼突击队队长、狼王郭战。

    夏若飞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中气十足地说道:“报告狼王,我现在就在三山市区!”

    郭战立刻说道:“太好了!电话里不方便说,你马上到军区总医院,火狼会在门口等你!”

    火狼就是牛涛当年在孤狼突击队的代号,他跟郭战是同一批的战友,两人也是过命的交情,与夏若飞和林虎一样。

    “明白!”夏若飞毫不犹豫地说道,“十分钟之内赶到!”

    说完,夏若飞立刻发动了汽车,骑士十五世越野车发出一阵轰鸣,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冲出了停车场,在门口发出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庞大的车身一个漂亮的甩尾,直接冲到了路面上。

    九点多钟的大街上虽然车子还不少,但已经没有了六七点钟下班高峰期的拥堵,骑士十五世越野车在稀疏的车流中灵活地穿梭,沉闷的引擎轰鸣声中,车子飞速朝着军区总医院的方向冲去。

    夏若飞一边娴熟地操作着车子,看似险象环生实则行云流水地在车流中穿行,一边用心念沟通灵图空间,从里面取出两个瓷瓶,里面是平时常备的两瓶灵心花花瓣溶液,都是浓度比较高的那种。

    同时他还把一套针灸用的银针也从空间里取了出来,一并放进了自己随身挎包里面。

    郭战这个时候紧急召唤自己,而且还是在军区总医院,八成是有紧急情况,而且极有可能是有人受了伤,医院治疗处理上遇到难题了。

    毕竟自己退伍这一年来的经历,对于郭战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上次打电话的时候夏若飞也有提到过一些,郭战肯定清楚自己对一些疑难杂症的处理经验比较丰富。

    夏若飞还联想到两三个月前,郭战与他通电话的时候,说过有可能过段时间到三山来看他的话。

    夏若飞清楚郭战肯定是来东南省出任务,不过出于保密规定,十分熟悉规矩的夏若飞并没有详细询问。

    现在看来郭战是亲自带队过来出任务,而且这个任务似乎还出了点儿麻烦。

    夏若飞脑子里很快就分析出了这么多事情。

    军区总医院同样也在钟楼区,加上夏若飞又把骑士十五世的速度尽可能地发挥了出来,所以总共用了八分多钟,他就赶到了医院门口。

    他一眼就看到了一身便装的牛涛,永乐娱乐开户:正面带忧色地站在总医院的牌子下方朝着两边张望。

    夏若飞闪了两下灯,又按了几下喇叭,然后按下车窗朝牛涛招了招手。

    牛涛往这边看了一眼,见驾驶座上坐的是夏若飞之后,连忙小跑了两步,直接拉开副驾驶的位子坐了上来,说道:“小夏,往前面开,我给你指路!”

    “牛哥,什么情况?”夏若飞重新启动车子,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牛涛语气沉重地说道,“你也知道规矩的,郭战肯定不会跟我说那么多。我只知道……他们这次损失不小……前面路口右转!”

    牛涛给夏若飞指了一下路之后,又继续说道:“一人牺牲,一人重伤,现在还在专家楼抢救,总院大外科主任蔡正斌院士亲自主刀,不过情况不是很乐观,郭战也是有些走投无路了,所以想到把你叫过来……死马当活马医吧……唉!”

    虽然牛涛的话不是很中听,似乎对夏若飞没有任何信心,不过夏若飞却没有丝毫的不快,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在后面的话上。

    一人牺牲、一人牺牲……

    这四个字犹如重锤敲打在了夏若飞的心上。

    孤狼突击队虽然编制级别很高,但员额却并不多,这种特战突击队都是走的精兵路线,入选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整个突击队的战友,夏若飞都是十分熟悉的,而且大家的感情都非常的好。

    一人牺牲,就意味着一位熟悉的战友永远离开了自己——夏若飞退役才一年左右,孤狼突击队即便是进了新人,也不可能被外派执行连郭战都亲自出马的重要任务,所以牺牲的是他熟悉的战友的可能性极大。

    孤狼突击队的队史馆里有一面英烈墙,上面印着每一位牺牲的战友,林虎是第165位,也是最新的一位。

    现在,又有一位曾经一起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挥汗如雨的战友,就要变成英烈墙上冷冰冰的照片了。

    夏若飞觉得心如刀绞,握着方向盘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捏得紧紧的。

    “小夏!小夏!”

    牛涛的声音让夏若飞回过神来,他说道:“不好意思,牛哥,我走神了……”

    “错过路口了……”牛涛无奈地说道,“往回倒一点吧!”

    “哦!好的!”

    夏若飞连忙挂了倒档,把车子往回到了十几米,然后按照牛涛的指示左拐再继续前进。

    最后车子停在了一栋外墙贴着白色瓷砖的八层楼房前。

    这里是总院的专家楼,专门收治驻军系统副军级以上领导干部以及驻地省部级以上领导,类似于**的南楼。

    伤员的级别肯定是不够资格住进专家楼的,不过孤狼突击队是特例,每一名队员都是军区首长的心头肉,况且伤员情况危急,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所以军区首长都亲自打电话协调,总院这边自然也是立刻提供了最好的医疗资源。

    夏若飞和牛涛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台阶,牛涛朝着岗哨亮了一下特别通行证,两人就直接畅通无阻地跑进了专家楼里。

    搭乘电梯来到六楼,一出电梯来到走廊,夏若飞就看到了阔别一年的狼王郭战。

    郭战穿着一件黑色紧身短袖T恤和一条军绿色的战术裤,身上沾染了不少尘土,他斜靠在走廊的墙上,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倦容。

    这是夏若飞从军生涯中都极少见到的,郭战似乎永远都精力充沛,无论是作战还是训练,一双锐利的虎目总是神采奕奕,好像从来都不知道疲倦。

    而今天,郭战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疲累,甚至还有一丝迷惘,显然这次任务出现意外让他倍受打击。

    “狼王!”夏若飞声音有些颤抖。

    离开军队一年多,夏若飞谈了一场恋爱,甚至和意大利美女莫妮卡都有了一夕欢愉,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但是在见到昔日部队老首长的这一刻,夏若飞似乎又回到了直线加方块的军营,回到了危机四伏的热带丛林,回到了为兄弟战友挡子弹的难忘时光……

    郭战猛地抬起了头,看到夏若飞的时候,他的眼中又似乎燃气了一丝希冀。

    他快步迎了几步,说道:“血狼!听说你退役后成功治疗了不少疑难杂症,那你对解毒擅不擅长?”

    “狼王,现在什么情况?”夏若飞冷静地问道,“哪位兄弟受伤了?具体伤情怎样?”

    夏若飞知道伤员的情况一定非常紧急,所以忍着悲痛,并没有去询问哪位战友牺牲了。

    事情的轻重缓急是一定要分清的,这也是夏若飞加入孤狼突击队之后郭战给他上的第一课,包括战场上抢救受伤战友,都有一个优先级,这个并非按照伤势严重程度来简单区分的。

    郭战说道:“受伤的是靳钢,腹部中弹,贯穿肝叶下端、胃部、肠道,子弹停留在腹部左下侧。经过总院专家全力抢救,子弹已经取出来了……”

    夏若飞抿了抿嘴说道:“弹头淬了毒?”

    刚才郭战一上来就问他是否擅长解毒,所以他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郭战神色一黯,点点头说道:“是的,如果只是单纯的外伤还不至于威胁到生命。真正要命的是弹头上带的毒,子弹停留在腹腔内时间不短,毒素早已进入了血液,总院方面使用了抗毒血清,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应该是一种未知毒素,现在小靳情况非常危险!”

    “总院没有采集血液样本进行化验分析吗?”夏若飞问道。

    郭战说道:“这当然有!不过基本已经确定这是一种未知毒素,想要对症解毒难度相当大,现在总院的专家正在紧急会诊,准备尝试新的疗法,不过小靳……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郭战说到这,忍不住重重地往墙上捶了一拳,自己的兵躺在病床上,死神一步步靠近,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郭战痛不欲生。

    夏若飞的眼前闪过了一张带着一丝稚气的娃娃脸。

    靳钢是一名一级士官——现在叫做下士,比夏若飞晚三年进入孤狼突击队,在队里人缘非常好,大家都比较关照这个年仅十九岁的小老弟。

    “狼王,马上带我过去看看小靳!”夏若飞说道,“我或许有办法,不过……医院方面……”

    “这你不用担心!”郭战不愧是夏若飞的老首长,两人之间的默契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夏若飞话才说了一半,郭战就已经明白夏若飞的想法了,“跟我来就是了!”

    说完,郭战带着夏若飞沿着走廊往前走了十几米,就来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因为靳钢的生命体征十分不稳,而且情况极为凶险,所以他做完手术之后,就直接被安排在了ICU。

    军区首长亲自打电话过问此事,所以夏若飞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郭战只是过去交涉了几句,医院方面立刻就同意了郭战与夏若飞两人进入重症监护区。

    经过严格的消毒之后,两人穿着无菌服来到了靳钢所在的病房。

    靳钢躺在病床上,早已陷入了昏迷状态。

    本来受过重伤,又刚刚动了大手术,因为失血的缘故病人脸色一边是有些发白的。

    但是靳钢却不同,他脸上呈现出了一层的暗灰色,甚至身上的皮肤也是同样的颜色,很显然毒素已经通过血液循环进入了全身,如果再不及时进行对症的解毒治疗,靳钢的生命就会很快流逝。

    郭战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从见面开始,夏若飞就一直非常冷静,这个当年他亲自从野战部队挑选入队的老部下,在阔别一年多后似乎变得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沉稳得让他似乎都踏实了不少。

    ICU里并没有医生值守——专家们都在紧急开会研究解毒治疗方案,护士也是在外间守候,只有靳钢生命体征出现重大情况,仪器告警之后,护士才会紧急呼叫医生,并且冲进来做应急处理。

    这也是夏若飞需要的最理想的环境,他可不希望自己给靳钢治疗的时候还有旁人打扰。

    夏若飞朝郭战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当仁不让地来到靳钢床前坐下,抓起靳钢的手开始把脉。

    郭战心急如焚地看着夏若飞,希望从夏若飞脸上表情的变化读出有用的信息,不过夏若飞一直微闭着双目,脸上神情古井无波。

    过了一会儿,夏若飞松开了靳钢的手,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皮袋。

    在床头柜上展开之后,郭战才看到这是一整套的针灸银针。

    夏若飞解开靳钢的上衣,用两根手指夹起一根长长的银针,然后毫不犹豫出手,准确地将银针插入胸口神封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