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恰到好处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394397.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零八章 恰到好处,传教士教研组甘蔗渣,切块心浮气盛双性恋。

    紧接着夏若飞动作飞快,转眼间就在七八处穴道上插进了银针,颇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夏若飞把脉、针灸倒也不全是在郭战面前进行掩饰——他一直以来自学中医也不是白学的,现在中医理论、实践方面可不是以前的门外汉了。

    这针灸自然是无法解毒,但却能有效延缓血脉运行速度,抑制毒素的进一步蔓延。

    当然,想要彻底解毒,自然还是需要灵心花花瓣溶液出马。

    夏若飞并没有取出靳钢身上的银针,而是直接站起身来,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装着灵心花花瓣溶液的瓷瓶。

    夏若飞接到郭战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可能发生的情况,所以提前从灵图空间里取了花瓣溶液备用。

    而且还是浓度比较高的花瓣溶液。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也是非常正确的,靳钢这种情况,毒素显然十分凶险,而且还随着血液进入蔓延到了全身,可以说危在旦夕,如果灵心花花瓣稀释太多,还真有可能无法收到很好的疗效。

    夏若飞看了一下靳钢的情况,发现他在手术后已经被实行了气管切开术,上了呼吸机,那么直接喂药显然不现实了。

    夏若飞的目光上移,顿时有了办法。

    病人上呼吸机之后,如果需要进食就需要使用胃管,从鼻子里面伸进去。当然,实际上住进ICU的病人也不需要进食,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失去了咀嚼能力,所以身体所需的营养物质和电解质之类的都是通过静脉滴注,输送进病人的身体里。

    也就是打点滴。

    现在就有一袋已经快要挂完了,于是夏若飞走到病床的另外一侧,这边的小架子上就有一些常用的医疗器械,包括一次性的针筒。

    夏若飞拿起一个撕开外包装,然后将针筒伸进小瓷瓶里,吸入一针筒的灵心花花瓣溶液。

    接着夏若飞拨动输液器上面的流量调节器,暂时把流量截断,然后毫不犹豫地拿起针筒,刺入加药口,将灵心花花瓣溶液注入到输液袋中。

    一旁的郭战看了这一幕,嘴巴张了张,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干扰夏若飞。

    对于战友的绝对信任,让他对于夏若飞这明显违反重症监护室操作规程的行为保持了沉默。

    夏若飞连续吸了几次,原本有些干瘪的输液袋又变得饱满了起来,他把剩下小半瓶花瓣溶液的瓷瓶收进包里,然后拨动调节器,重新开始输液。

    这样做可能比服用花瓣溶液效果更好,因为是直接把溶液注入到静脉中,而省去了胃部吸收的过程。

    当然,效果最好的还是直接注射了,毕竟输液速度比较慢。

    不过夏若飞又没有学过护理,这活儿可干不好,找外面的护士来做更是不可能,她们能在外面睁只眼闭只眼已经是极限了,没有医生开单就贸然给病人注射来历不明的药物,这追究起来就是直接丢工作的呀!

    况且夏若飞刚才查看了靳钢的状态,暂时来说还算稳定,至少几个小时内不会有生命危险。

    随着注入体内的灵心花花瓣溶液越来越多,自然更不会有生命危险了,这样一来好转的过程会变得更加缓慢,不至于太引人注目。

    夏若飞忙完之后,朝郭战微微点头,说道:“队长,不用太担心,这是我专门调配的解毒药,对许多毒素都有很好的解读效果,今天刚好包里还有两瓶,也算是赶上了。”

    “辛苦你了,血狼。”郭战说道,“不管这次小靳能不能挺过来,我都非常感谢你!”

    “狼王,都是自家兄弟,小靳还是我一手带过的兵,说这些太见外了吧?”夏若飞说道。

    郭战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夏若飞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无声胜有声。

    夏若飞和郭战都没有离开ICU,两人一起搬了椅子坐下来,关注着靳钢的情况。

    两人都有着默契,夏若飞没有去问郭战任务的情况,也没有问到底是哪位战友牺牲了。

    事实上两人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沉默,偶尔聊两句也是说说以前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病房里只有监控仪器有规律的滴滴声,郭战偶然抬头看了一眼靳钢,忍不住又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几眼。

    然后他说道:“血狼,你也过来看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小靳的脸色似乎变好了很多。”

    这当然不会是错觉,在两人刚进门的时候,靳钢的脸时暗灰色的,身上的皮肤颜色也十分黯淡,更触目惊心的是,伤口处虽然做了消炎处理,但却呈现出青紫色,一看就是中毒很深的样子。

    而现在暗灰色已经变淡了很多,脸上开始恢复一丝血色了,伤口处可怖的青紫色也消褪了许多。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狼王,看来我的解毒药应该有效!至少小靳的生命体征十分平稳,而且还有向好的趋势。”

    郭战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拍拍夏若飞的肩膀,说道:“兄弟!谢啦!”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也轻轻地拍了拍郭战。他看得出来郭战的心情比较激动,这位冷静到了极点的老领导今天的情绪波动还是很大的,跟他印象中的那个郭战有点不一样。

    夏若飞让郭战坐下来稍微平复一下情绪,然后抬头看了看输液袋,还剩下大约三分之一的灵心花花瓣溶液。

    夏若飞也暗暗点头,使用了这么多次灵心花花瓣溶液之后,他对浓度、用量等把控也比以前更有经验了,这次就把控得十分准确。

    如果溶液浓度太高、用量太大,就会出现一种情况,那就是不但毒素全部被排除,而且连外伤也开始愈合,这样一来的话就太惊世骇俗了。

    现在看来今天的用量刚好差不多,刚才因为针筒长度的问题,那个小瓷瓶里的灵心花花瓣溶液并没有完全抽取出来,不过夏若飞大致计算了一下,觉得用量应该差不多了——让总院专家都一筹莫展的毒素,总不能一剂药下去就清除一空吧?

    还有枪伤、手术留下的创口,总不能也不药而愈吧?

    所以……夏若飞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神志不清的靳钢,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小靳,只能让你受点苦了。

    孤狼突击队的爷们,死都不怕,一点点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夏若飞与郭战两人并没有声张,等到这袋花瓣溶液全部挂完,外间的护士才进来换瓶。

    这护士还有些奇怪,感觉这一瓶比预计时间长了不少,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夏若飞与郭战,不过她们的上级已经专门有过指示,永乐娱乐开户:这个伤员情况特殊,而且保密等级极高,所以郭战可以便宜行事。

    因此护士虽然有些奇怪,倒也并没有说什么。

    至于ICU的监控画面,护士自然是没有权限查看的,而且夏若飞也知道,郭战肯定会协调全部删除掉,因此也并不担心。

    护士换完瓶之后,照例检查了一下靳钢的各项身体指标,忍不住也发出了低声的惊呼。

    尤其是靳钢的脸色、肤色明显好转,即便是没有医学专业知识的人也能看得出来。

    “护士同志,有什么问题吗?”郭战问道。

    “病人似乎有好转的倾向。”护士有些激动地说道,“我马上去向蔡主任汇报!”

    说完,护士就匆匆地跑了出去。

    夏若飞和郭战对视了一眼,虽然口罩遮住了他们的神情,不过还是很快从眼神中读出了对方的意图。

    郭战说道:“血狼,怕麻烦的话,要不你先回避一下?”

    郭战十分清楚夏若飞的这种治疗手段意味着什么。他知道自己这个老部下一定有什么秘密,但是郭战并不在乎,谁还没点儿**?如果能说,夏若飞早就告诉自己了。

    而且,在保密等级如此高的单位里,郭战早就习惯了守口如瓶,他一样有很多事情不能对夏若飞讲,哪怕是亲如兄弟都不行,比如这次行动。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没事儿,你们的保密等级就是最好的挡箭牌,不过我这口罩就别取下来了,另外今天内外的监控画面要麻烦你处理掉了。”

    郭战微微点点头,说道:“放心吧!”

    一会儿工夫,总院大外科主任蔡正斌院士就带着一堆专家们进入了ICU,他们马上对靳钢的情况做了一个全面检查。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靳钢血液中的毒素含量跟术后那次检查相比,已经减少了百分之八十。

    也就是说,大约只有原来百分之二十的毒素还残留体内。

    蔡正斌院士激动地说道:“这太好了!为我们后续治疗赢得了宝贵时间啊!”

    郭战朝着白发苍苍的老院士鞠了一躬,说道:“蔡院士,非常感谢你们为了挽救一名普通战士的生命,而做出的艰苦努力。不过……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对付毒素的办法,所以,解毒方面就不再麻烦各位了。”

    蔡正斌闻言楞了一下,而他身后的那些专家、学生们都露出了不快的神情。

    这叫什么话呀?

    不过蔡正斌却根本不以为忤,他从郭战的话中听出了不同寻常的信息。

    蔡正斌激动地问道:“同志,你……你是说你们找到了抗毒的有效药物?”

    郭战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蔡正斌立刻把目光投向了郭战身边的夏若飞,不过现在的夏若飞穿着无菌服,戴着口罩,根本认不出是什么人。

    郭战似乎看出了蔡正斌的想法,带着一丝歉意说道:“蔡院士,对不起……这件事情的保密等级极高,关于抗毒药物和治疗方案,包括这位同志的身份,我都无权向您透露,请您理解。”

    蔡正斌身后一位主任医师忍不住皱眉说道:“这个不合规矩吧?伤员是我们医院接诊的,还是蔡主任亲自主刀动的手术,关于抗毒疗法我们也是连夜组织会诊,你们未经医院允许,就不声不响的使用了未知药物,而且还要对我们保密……”

    蔡正斌回头瞪了那个主任医师一眼,说道:“小黄,注意措辞!”

    这一堆正高、副高的专家,大多数都是蔡正斌的学生,很多从本科、硕士、博士都是跟着蔡正斌的,所以蔡老院士一句话,原本有些愤愤不平的他们都消停了。

    其实蔡正斌很清楚自己的这些学生想什么,这种未知毒素如此凶猛,治疗难度如此之大,如果能研究清楚其原理,并且进行深入挖掘,绝对是一个极好的课题,稍微整理一下就是非常好的成果。

    如今这抗毒治疗跟他们都没关系了,他们能不着急吗?

    而且很明显,郭战他们找来的抗毒药物是对症的,这就更让那些医学专家们心痒痒了。

    不过蔡正斌同时也知道,这位伤员,包括送伤员来的郭战,都是来自保密等级极高的单位,而且是军区首长连夜打电话亲自过问的。

    军区首长甚至还把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特别告诉他这两个人都非常重要,让他们要竭尽全力挽救伤员生命,同时也强调了保密纪律,只管做好治疗,不该打听的绝对不能去打听。

    军龄几十年的蔡老院士自然清楚这话的分量,所以他呵斥了那位黄姓主任医师之后,立刻对郭战说道:“我们尊重你的意见,除了抗毒治疗,其他方面我们总医院也会派出最精干的力量,确保伤员恢复期间不出任何意外!有什么需要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郭战真诚地说道:“蔡老,谢谢您!”

    蔡正斌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自己科室的专家们离开了病房——未知毒素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伤员生命体征十分平稳,他们这么多专家也就没必要一直盯着了。

    医生们离开后,夏若飞朝郭战笑嘻嘻地竖了竖大拇指。

    郭战看了看病床上的靳钢,说道:“血狼,小靳情况基本稳定了,咱们出去抽根烟吧?”

    “行!”

    夏若飞站起身来,两人离开了ICU,换下无菌服之后,夏若飞并没取下口罩,就这么戴着口罩走了出去。

    医院内部肯定是禁烟的,所以两人来到了走廊尽头,走到外面的阳台上,郭战掏出烟盒来取出一根烟丢给了夏若飞,然后自己也拿出一根点上。

    夏若飞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吐了口气,望着漆黑的夜空一言不发。

    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郭战平静地问道:“牛涛都跟你说了?”

    夏若飞身体微微一颤,回头看了郭战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眼前浮现了一个个战友熟悉的面孔,会是谁……在这次任务中不幸牺牲呢?

    郭战猛吸了几口,一根烟很快就烧到了尾部,他把烟头往地上一扔,嘴唇有些颤抖地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