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一个心愿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487738.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一个心愿,堂鼓耐克森东方广场,号角鸡犬皆仙相谈。

    夏若飞睡了一觉,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钱塘同仁堂的员工开着车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桃源农场,林总和黄医生也一脸疲惫地起来了——中午这两位都喝了不少,好在醉八仙酒没什么副作用,两人起床后也没有那种个酒醉之后的头疼。

    夏若飞招呼着大家到食堂先吃了晚饭,然后再吩咐秦小军把供应给同仁堂的铁皮枫斗拿出来。

    这次夏若飞只给同仁堂130公斤的铁皮枫斗,比上次还略少一些,当然,即便是每月都按照这个量供应,一年下来也肯定是比协议供应量多的。

    再加上今天又得了两支珍贵的野山参,所以林总虽然略微有些失望,但还是比较愉快地接受了。

    林总和黄医生亲自验看了铁皮枫斗——这只是例行公事罢了,实际上每一次夏若飞提供的铁皮枫斗品质都远超一般的特等品。

    然后重新过磅,确认了这批铁皮枫斗的重量。

    接着林总就爽快地在庞浩开具的供货单上签下了大名——钱塘同仁堂和桃源公司签了供货协议的,供货单有林总的签名就已经生效了,具体打款都是公对公账户往来,有庞浩会具体跟进,就不用夏若飞操心了。

    夏若飞亲自从办公室保险柜里将林总暂存在他这里的两支野山人参拿出来,同时将办公室抽屉里的一小盒大约一两重的大红袍茶叶也一起拿上,交给了林总。

    林总亲自押车,连夜返回江浙省。

    同仁堂的小货车消失在夜色中,夏若飞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一连串的忙碌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几天夏若飞的个人账户里进账两千五百多万,主要就是出售血红龙和野山参的两笔钱。

    而公司这边铁皮枫斗这一笔两千两百多万的款项也很快就会打到公司账户里,再加上平时每天都出售桃源蔬菜,也是源源不断的固定收入,所以公司资金还算是挺宽裕的。

    昨天夏若飞听了冯婧和庞浩汇报的财务情况,目前公司账户上的流动资金打到了三千多万,可以说资金状况非常健康。

    要知道,桃源公司从创立之初就没有向银行贷款,到目前都还是零负债的,这在创业公司当中是凤毛麟角,甚至可以说是独此一家了。

    接下来两天,夏若飞留在农场处理了一些日常工作,也召集公司的各个业务口负责人开了几个会,一些发展上的问题需要他来拍板定案。

    尤其是制药厂那边,新药审批已经进入了第二期临床试验,各方面的工作十分繁琐,夏若飞除了把握大方向之外,也对薛金山等人大力表扬,说了许多鼓励的话。

    当然,也少不了物质激励,夏若飞也许诺新药审批事项圆满结束后,给制药公司的员工们额外增发奖金。

    夏若飞也是考虑到又要出一趟门,所以在离开三山之前,至少要让公司进入一个顺畅运行的状态。

    利用这几天时间,夏若飞也好好地陪了陪凌清雪。

    把农场工作理顺之后,已经是三天后了。

    夏若飞拎着一个背包,再次出门远行。

    雷虎开着奔驰车把夏若飞送到了三山市国际机场。

    不过他的第一站并不是直飞西藏,他的目的地是东南省隔壁的赣江省——老罗班长的遗孀林月娥带着罗班长骨灰回乡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夏若飞估摸着后事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所以准备亲自走一趟,完成狼王郭战交给自己的任务。

    当然,夏若飞自己也是一直都希望能为烈士遗属做点什么,尤其是林月娥还是老罗班长的家属,在他服役于孤狼的几年,林月娥每次来队探望都会带很多好吃的,还抢着帮战士们洗衣服,对于这位嫂子,夏若飞也是打心底里敬重的。

    两个小时之后,夏若飞乘坐的航班降落在了赣江省的省会豫章市机场。

    夏若飞出了机场,直接包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罗班长的老家临章市古黄县。

    古黄县距离豫章市大约150公里,不过山区的路并不太好走,所以临近中午时分夏若飞才抵达。

    他是花了800块钱包这辆出租车一整天的,所以到达县城后,夏若飞和出租车司机一起找了一家饭馆吃了点儿午饭,然后又到附近街上买了一些祭品,再乘坐这辆出租车直奔县城边上的烈士陵园。

    古黄县烈士陵园位于县郊的温岭山森林公园内。

    夏若飞坐车来到森林公园的入口,就让司机在停车场等待,自己则拎着祭品步行上山——他只支付了一半的包车费,倒也不用担心司机跑了。

    当然,温岭山森林公园就这一个出口,司机也不用担心夏若飞逃单——况且四百块的车费也足够包车从豫章到古黄一趟了,只不过司机现在回去也未必能再挣四百块,所以自然会安心地在这边等着夏若飞。

    夏若飞沿着森林公园的步道往山上走,一会儿工夫就看到了路牌指示,右边的一条小路是通往烈士陵园的。

    夏若飞沿着那条小路往前走了几百米,就看到了烈士陵园的入口。

    实际上在山脚下就能看到一座醒目的纪念碑,那是解放古黄纪念碑,在纪念碑的周围则分布着从抗倭战争、解放战争一直到和平年代牺牲的古黄籍烈士的坟墓。

    烈士陵园入口的附近有一座小屋,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从屋里出来晒衣服,看到夏若飞之后就放下脸盆,走过来询问夏若飞的来意。

    这个老人穿着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绿军装,已经洗得有点发白了,叫上穿的也是军队已经停止生产的解放鞋。

    当他听说夏若飞是罗班长的战友,专程从外地过来拜祭罗班长的,顿时也变得十分热情,并且亲自带着夏若飞前往罗班长的墓地。

    这烈士陵园不是什么人都能安葬进来的,必须是国家正式确认的烈士,而且一般只有古黄籍的烈士才会在这里入土为安,因此有时候一两年都不一定会有新的“住户”,所以老人对于不久前才葬进来的罗班长自然是印象深刻。

    两人一边走一边交谈,夏若飞也了解到,这位老人名叫罗远山——古黄这边罗是大姓,土生土长的古黄人很多姓罗的——也曾经是一名军人,还参加过八十年代的那场边境战争,退伍后就志愿在这边为烈士守墓,已经坚持了三十多年。

    夏若飞听了,也不禁对罗远山肃然起敬。

    罗远山的身子骨还挺硬朗,走起路上虎虎生风,爬山的速度也一点儿都不慢。

    很快他就带着夏若飞来到了一座新坟前,说道:“小罗,你的战友过来看你了……”

    夏若飞客气地说道:“罗大爷,谢谢您!”

    罗远山朝夏若飞笑了笑,静静地退到了远处——曾经也是军人的他十分清楚战友之间的那种情谊,所以他知道这个时候夏若飞需要一个没有任何打扰的环境。

    夏若飞在老罗班长的墓碑前蹲下,自言自语道:“老罗班长,我来看看你……”

    墓碑上镶嵌着罗班长的戎装黑白照,照片上的他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坟前非常干净,香炉里还有一些香烧完后留下的梗,墓碑前的祭台上还有两堆干涸的蜡烛油。

    夏若飞将祭品一样样地摆上祭台,然后点上香烛,接着又开始烧纸钱。

    夏若飞在坟前的空地上画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圈,先在小的那个圆圈里烧了几叠纸钱——这也是南方的风俗,这些纸钱是给土地和过路野鬼的,他们拿了钱之后就不会跟老罗班长抢。

    那个大圈里面的纸钱,自然就是烧给罗班长的了。

    夏若飞将带来的纸钱、元宝全部烧完之后,十分细心地将残余的火灭了——森林公园里到处都是植被,如果不谨慎处理很容易引起山火的。

    夏若飞又打开一瓶醉八仙,先是给祭台上的并排三个杯子倒满,然后自己又拿出一个杯子,倒了差不多一两白酒。

    夏若飞拿着这个杯子朝着墓碑上罗班长的照片示意了一下,说道:“班长,我敬你!”

    说完,夏若飞仰头将一整杯酒喝下,然后又依次拿起祭台上的三个酒杯,将里面的酒慢慢地洒到地上。

    夏若飞还一边说道:“罗班长,一会儿我要到你家里去拜访嫂子。我希望嫂子能接受我给她提供的工作,不然她一个人撑起一个家实在是太难了……嫂子这个人你最清楚的,要强得很,对于战友们的帮助都坚决不肯接受,你一定要保佑我此行顺利啊!对了,还有楠楠,马上也该上小学了,你放心,只要嫂子愿意跟我到三山工作,我一定给楠楠在三山找个最好的学校就读……”

    夏若飞一手拿着酒瓶,坐在老罗班长的坟前,背靠着班长的墓碑,就这么拉着家常。

    他不时还端起酒杯喝上一口,永乐娱乐开户:当然,也不会忘记给祭台上的几个杯子也添酒。

    夏若飞聊着聊着,就聊起了当兵时的事情,以前在孤狼突击队里的点点滴滴,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回想起来都成了珍贵的回忆。

    直到太阳都渐渐地到了西边,夏若飞的影子也被渐渐拉长,他才长叹了一口气,起身说道:“罗班长,我还得到你家里去,今天就不能陪你了,以后我有时间还会过来看你的……”

    夏若飞慢慢地将祭品装进袋子,把罗班长的坟前清扫干净,然后才转过身。

    这时他才发现那个守墓的老兵罗志远一整个下午都没有走,就在远处的一棵松树下坐着,罗志远看到夏若飞往回走,也站起了身来。

    “罗大爷,辛苦您了……”夏若飞说道。

    他跟罗班长聊着聊着都忘记了时间,没想到这位老兵居然等了一个下午。

    罗志远拍了拍夏若飞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小伙子,看得出来你跟小罗感情很深啊!”

    夏若飞默默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朝山下走去。

    回到烈士陵园入口处,夏若飞同罗志远握了握手,说道:“罗大爷,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班长的墓地,今后还要麻烦你照料……”

    “放心吧小伙子!”罗志远微微一笑说道,“这里面长眠着的每一位战友,我都会照顾得很好的。”

    夏若飞点了点头,挺直身子给罗志远敬了一个军礼,这是对一名坚守的老兵发自内心的崇敬。

    罗志远微微一愣,也立刻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夕阳下,两个人一个穿着便装,一个穿着几十年前的老款军服,但是他们敬军礼的样子却没有丝毫违和感,反而显得十分的庄重。

    夏若飞同罗志远重重地握了握手,然后两人才挥手告别。

    夏若飞来到山下森林公园入口处的停车场时,那个出租车司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见到夏若飞他立刻说道:“老板,你再不来我真以为你是逃单了……”

    夏若飞带着一丝歉意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遇到一个故人耽搁了点儿时间,一会儿你再把我送到一个地方就可以回去了,今天耽误了你这么久,我再给你加两百车费。”

    出租车司机一听,立刻喜笑颜开地说道:“好的好的,谢谢老板!”

    他还十分殷勤地给夏若飞打开车门。

    两人上车之后,夏若飞说道:“师傅,麻烦你送我到永平镇罗山村,然后你就可以返回豫章了。”

    “好嘞!”出租车司机爽快地应道。

    然后司机就开始在手机上设置导航——他常年在省城开出租车,对于古黄县这边的路也不是很熟悉。

    罗山村距离县城大约四十公里,当出租车开到村头的小广场时,天色已经擦黑了。

    村村通的水泥路就到村口为止,而且夏若飞也不知道罗班长家的具体位置,所以就让出租车在村口停下了。

    夏若飞十分爽快地给了司机师傅六百元,然后就让他自行返回豫章市了。

    夏天的傍晚,不少村民都在村口的大树下纳凉聊天,看到一个陌生的小伙子来到村里,大家都十分好奇地看了过来。

    夏若飞拎着包走了过去,来到一位拿着蒲扇的老人面前,客气地问道:“大爷,请问林月娥家怎么走?”

    夏若飞此言一出,村民们脸上的神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夏若飞解释道:“我是罗智诚班长的战友,这次是专程过来看望月娥嫂子的。”

    那位老者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智诚这娃儿可惜了呀……”

    “三叔公,这个后生伢找你问路呢!说这些干啥呀?”旁边一个村民说道。

    那老者摇了摇蒲扇,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说道:“人老了就啰嗦了……小后生,智诚家很好找,你从这条路往西一直走,正在办白事的那家就是了!”

    夏若飞听到“办白事”三个字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