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痛殴无良记者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490972.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三十八章 痛殴无良记者,针尖对麦不长一智不莱梅,兔丝燕麦翘楚刻意经营。

    黄振宇觉得自己最近运气很不错。

    他本来只是一个县电视台的通讯员,连正式的新闻记者证都没有,每天发一些县领导动态混日子,但两个月前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省电视台娱乐频道记者部的副主任。

    刚好那时省台正在全省各新闻单位选调记者,黄振宇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不惜血本,给这个娱乐频道记者部副主任送了一份大礼,还请他到省城著名的天香夜总会嗨了一整晚,光是给那位副主任点的两个陪睡的雏儿,就花了他三万块钱。

    工作做到位之后,黄振宇也顺利被选调进了省台娱乐频道,摇身一变成了省级媒体的记者。

    虽然记者证还没有办下来,但是黄振宇这段时间抓拍了不少小明星的资料,在娱乐频道顺利站稳了脚跟。

    这次更是因为在机场蹲点守明星,结果看到一队挂着黑纱的军车,他就转去跟这条线索。

    后来黄振宇发现是个烈士回乡下葬,但是省市级的媒体都没有什么报道,只有古黄县电视台播发了一条新闻,相当的低调。

    于是黄振宇多方打听,居然被他打听到了烈士父母的信息,于是带着一个摄像师直接找到了老罗班长的父母,导致罗班长的母亲惊闻噩耗后受不了打击当场晕倒,几天后撒手人寰。

    黄振宇不但没有丝毫内疚,反而还觉得这是一个新闻点——现在的人不都喜欢看这种煽情的新闻吗?

    当他意识到罗班长的父母那天是从他嘴里知道了儿子牺牲的消息之后,立刻把当天拍的画面剪辑了出来。虽然省台播出标准比较严格,但是对应的新媒体平台却相对宽松,很快这条视频就在娱乐频道的官方微博里发了出来。

    自然而然这条微博也受到了大量关注,当然争议也不少。

    不过黄振宇根本不怕争议,有争议就说明有话题性,有话题性就代表他要出名了。

    所以黄振宇不以为耻,反倒是沾沾自喜。

    赣江省这边下葬时间都比较早,头天晚上通宵闹丧之后,第二天一早就会将逝者送上山。

    黄振宇打听到罗班长的母亲今天下葬之后,居然又带着两个摄像师过来,准备来一个“后续报道”。

    他来到罗家附近,就被义愤填膺的村民们拦住了,这些村民恨透了这个他这个无良记者,纷纷出言斥责。

    而林月娥闻讯也来到门口阻止。

    黄振宇自从由一名县电视台的通讯员摇身一变成为省台大记者之后,心理就迅速膨胀,哪里还把这些乡野村夫看在眼里?

    黄振宇站在一块石头上,指挥着摄像师打开摄像机开始拍摄,然后得意洋洋地扫视了一下众人,说道:“我们记者有采访权!采访权懂吗?你们谁敢拦着我,就是犯法的!被我们拍下来之后,小心蹲大牢!”

    村民们并不知道黄振宇所谓的“采访权”是什么东西,但是蹲大牢还是能听懂的,被黄振宇这番话一唬,脸上也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丝畏惧心理。

    林月娥一脸憔悴,她瘦弱的身子挡在门前,说道:“这是我们家的私事,我们不想接受采访……”

    黄振宇看了看林月娥,好像没有听到林月娥的话一样,问道:“你是罗智诚的爱人吗?我想了解一下罗智诚牺牲的细节,还有,他是在哪个部队服役的?”

    林月娥听到自己丈夫的名字,心里又是莫名一痛,她忍着气说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黄振宇却撇了撇嘴说道:“我们咨询过省军区外宣部门,他们说对罗智诚的情况并不知情,这不符合常理啊!我想……会不会是罗智诚并不是因公牺牲,甚至可能是死于一起人为的事故,他所在的单位为了逃避责任,所以才给他评了烈士呢?”

    林月娥听了这话,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红着眼睛大声说道:“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们家不欢迎你,马上给我滚!”

    黄振宇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露出了一丝得色——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林月娥发飙的一幕已经全部被摄像机拍下来了,至于前面他故意激怒林月娥的话,后期剪辑掉就可以了。

    到时候随便杜撰一点内容,就又可以出一篇引爆话题的报道了。

    黄振宇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是顺风顺水,好运气来了连城墙都挡不住啊!本来在机场守株待兔蹲守明星这种事情是很枯燥的,没想到这都能让他发现这么大的一条新闻线索。

    黄振宇一边示意摄像师继续拍摄,一边悠然地说道:“我们记者的天职就是要调查事情真相嘛!你这么激动干什么?难道心中有鬼,被我说中了所以才恼羞成怒?”

    “你放屁!”平时柔弱的林月娥根本没有意识到黄振宇是在故意激怒她,在听到黄振宇那样诋毁自己的烈士丈夫时,她已经失去了理智。

    林月娥冲上来朝着黄振宇推去,说道:“给我滚开!你有什么资格诋毁老罗?快滚!”

    罗班长的姐姐连忙从身后将林月娥抱住,现场乱成了一团。

    黄振宇笑了笑说道:“好吧!既然你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那我就不问了。我听说罗智诚的母亲也不幸去世了,今天就要下葬,你们能说说具体情况吗?她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不太好?罗智诚在部队出事,是不是一直都瞒着她?”

    村民们一听也都忍不住了,七嘴八舌地骂了起来。

    “你还要不要脸了!如果不是你,罗婶能气死吗?”

    “太过分了!”

    “良心被狗吃了吧!真不要脸!”

    ……

    “干什么!干什么!”黄振宇扫视了一下情绪激动的村民们,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刁民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去尝尝牢饭的味道了?”

    林月娥被这个无耻的所谓记者气得眼前发黑,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黄振宇见村民们又露出了畏惧的神色,这才得意地笑了笑,对林月娥说道:“你别误会啊!我今天来一是为了采访,二来也是来拜祭一下老太太,前几天我还采访了她呢!没想到这才几天功夫,人就没了,唉……”

    黄振宇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要往屋里走。

    他当然没有那么好心前来拜祭老人,因为在迈步之前他就示意两个摄像师赶紧跟上——这孙子是想多拍点素材。

    堂屋里就停着老太太的棺木,出殡之前都是没有盖棺的,这要让摄像师进去了,等于老人的遗体都会被拍到,这在农村来说是非常大的忌讳。

    林月娥和罗班长的姐姐都挡在门口,林月娥大声说道:“你们干什么?我都说了我们不接受采访!你们出去!”

    不过两个女人哪里挤得过人高马大的三个大男人?黄振宇一边说一边往前挤,还用手将林月娥推开。

    很快林月娥就站不稳身子,被推得往旁边一个趔趄,路也自然就让开了。

    黄振宇嘴角一撇,就准备迈步走进院子。

    这时,黄振宇感觉眼前似乎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门口,将去路完全封住了。

    来人正是刚才在院子里洗漱,听到声音赶出来的夏若飞。

    刚才的冲突,夏若飞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眼中甚至爆发出了冷冽的杀意。

    没等黄振宇反应过来,夏若飞已经伸出手来直接扼住了他的脖子,然后迈步往前走。

    黄振宇下意识地伸手要去掰开夏若飞的手,可是夏若飞的手犹如铁箍一般紧,又岂是他能够掰得开的?

    夏若飞一往前迈步,黄振宇就身不由己地往后踉跄退去,更要命的是夏若飞掐得很紧,黄振宇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了,他的脸很快就憋红了。

    “你……你……放开……我!”黄振宇艰难地说道。

    夏若飞没有说话,只是这么冷冷地看着黄振宇,但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眼神,却让黄振宇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死神一样。

    黄振宇毫不怀疑夏若飞真的会杀了自己。

    刚开始两个摄像师还在心中暗暗兴奋,连忙转过摄像机开始拍摄夏若飞。

    这年头打记者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的,毕竟新闻媒体掌握了喉舌嘛!

    不过很快摄像师就察觉到不对劲了——这好像是要闹出人命啊!

    没看到黄记者的脸都快成紫茄子了吗?再掐下去非得窒息而死啊!

    摄像师连忙放下摄像机,冲过来想要拉开夏若飞。

    不过夏若飞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直接一个干脆利落的后踢,就将一个摄影师踢得往后连连退步,直接撞上了另一个摄影师,两人狼狈地跌坐在了地上。

    黄振宇已经感觉到眼前发黑,只要夏若飞再掐着他几秒钟,他绝对会被掐死掉。

    这时夏若飞松开了手。

    黄振宇连忙捂住了脖子,大口大口地吸气,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空气是如此的珍贵。

    而夏若飞只是冷冷地看着黄振宇,等他把气喘匀。

    黄振宇好不容易缓过来一些,一边喘气一边恨恨地瞪着夏若飞,说道:“你……你敢打记者!我要让你身败名裂!让你去蹲大牢!”

    夏若飞一言不发,上前来一把揪住了黄振宇的衣领,轻轻一用力就将他拎了起来。

    双脚离地的黄振宇吓得哇哇大叫:“你想干什么?快放下我!”

    林月娥这时也回过神来了,连忙在一旁叫道:“若飞,别动手,把人放下……”

    林月娥虽然不了解孤狼的具体任务情况,但是对这些突击队员的身手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夏若飞他们一个个都是搏击高手,力量也大得吓人。

    如果夏若飞发狂,这个记者真的有可能被他打死的。

    夏若飞转过头来看了林月娥一眼,微笑着说道:“嫂子,你别管了,我有分寸!”

    说完,夏若飞扬起另一只手,抡圆了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这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扇在了黄振宇的脸上。

    夏若飞打得非常重,黄振宇的头一下子就摆向了另外一边,一口血带着两颗后槽牙一起吐了出来。

    “这一巴掌是替罗班长打的!我让你血口喷人!”

    啪!

    “这是替罗大娘打的!”

    啪!

    “这一巴掌是替嫂子打的!”

    啪!

    “这是帮村民们打的!”

    眨眼间,夏若飞已经连续打了四耳光,黄振宇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头被动地随着夏若飞的耳光一下子别向左边,一下子别向右边,整个人似乎都被打懵了。

    实际上如果夏若飞使出全力,四巴掌都足够把他活活打死了,夏若飞还是留了一点力的。

    不过饶是如此,轻微脑震荡是肯定少不了的。

    黄振宇一嘴的牙几乎全被打掉了,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本来还挺清秀的面庞如今变得跟猪头一样。

    夏若飞轻轻一松手,黄振宇就瘫坐在了地上。

    他状若癫狂地叫道:“你……你……有种就打死我!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坐牢吧!”

    这话本来挺有气势的,可惜牙齿掉了好几颗,嘴巴也肿了起来,说话还漏风,看起来就有些滑稽了。

    村民们看到之后都觉得十分解气,纷纷鼓掌叫好。

    黄振宇从进村开始就十分嚣张,而且大家也已经知道就是这个无良记者害死了罗大娘,所以一个个都义愤填膺,只不过淳朴的村民们被黄振宇所谓的“采访权”还有两台亮着红灯的摄像机给唬住了,都不敢轻举妄动。

    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根本没有法律规定什么采访权,而且民众完全有权利拒绝采访。

    现在夏若飞出来狠狠教训了黄振宇一顿,这些村民们顿时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当然,大家也在下面窃窃私语,都很担心夏若飞。

    夏若飞却没有丝毫压力,回头看了两个摄像师一眼。

    那两个摄像师连忙避开了目光,面对这个杀神一样的人,他们连上来帮忙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黄振宇本来就入职没多久,摄像师们跟他也没什么交情,自然不会为了他挺身而出的。

    夏若飞撇了撇嘴,蹲下身子盯着黄振宇,问道:“我就想知道,你拿什么不放过我?你又怎么让我蹲大牢?”

    黄振宇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都拍下来了,那就是证据!我会报警的!”

    “证据?”夏若飞笑呵呵地站起身来,走到被摄像师们放在地上的两台摄像机旁边,“你说的是这个吗?”

    夏若飞一说完,永乐娱乐开户:马上就抬起脚重重地跺了下去,两台昂贵的摄像机立刻四分五裂。

    夏若飞又从这堆破烂里翻出两张存储卡,当着黄振宇的面掰碎了。

    然后笑眯眯地问道:“现在没有了!”

    “你……你……”黄振宇气得浑身直哆嗦,“竟敢损坏我们的采访设备!简直无法无天!”

    夏若飞耸了耸肩问道:“证据呢?你们看到了吗?”

    夏若飞后面一句是问那些围观村民的。

    村民们顿时哄笑起来,几个年轻小伙子大声回答道:“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还有人说道:“我看到了!是这几个记者自己打起来了,把机器都砸坏了!”

    “哈哈哈……”

    黄振宇更是七窍生烟,他气急败坏地说道:“别以为你们可以颠倒黑白!告诉你,我可是省电视台的记者!到时候看警察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颠倒黑白?孙子!那不是你最擅长的吗?”夏若飞冷笑道,“这就受不了啦?更爽的还在后头呢!”

    说完,夏若飞又走到了黄振宇的身边——村民们是觉得解气了,可夏若飞自己还没有呢!

    诋毁罗班长、气死罗大娘、手推林月娥,这个无良记者做了这么多人神共憎的坏事,打他几耳光怎么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