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干得漂亮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501978.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三十九章 干得漂亮,上期基础建设弱不胜衣,罗莎眼角北外滩。

    黄振宇见夏若飞又朝他走了过来,吓得用力地往后躲,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地说道:“你不要太嚣张了!等警察来了你就知道厉害了!”

    夏若飞根本没有把黄振宇的威胁放在心上,他一边走一边扬声说道:“乡亲们,你们都被他骗了,华夏法律根本没有规定什么记者的采访权,倒是每个公民都有自己的**权,完全有权利拒绝采访!这孙子在扯虎皮拉大旗呢!”

    黄振宇的无良行径早已激起了众怒,夏若飞大快人心的做法让村民们都忍不住拍手称快。

    这些村民听了夏若飞的话之后,更是纷纷心头火起,指着黄振宇怒骂了起来。

    有几个脾气暴的村民更是作势想要上前来打黄振宇。

    黄振宇更是吓得大叫了起来:“你们别乱来啊!打人是犯法的!打记者更是罪加一等!”

    “去你的吧!”一个小伙子啐了一口说道,“记者了不起啊!刚才还敢拿什么采访权来吓唬我们!不好好修理你一顿,老子气不顺!”

    “一起上!我就不信政府能把我们都关起来!”

    “揍死他!”

    村民们都义愤填膺地围了上来。

    林月娥见场面失控,而且夏若飞刚才还出手打了黄振宇几耳光,也是心急如焚,连忙说道:“若飞,你快劝劝大家,不然真会出事的!”

    夏若飞见状,摆了摆手大声说道:“乡亲们冷静一点!不要因为一个人渣让自己惹上官司!”

    夏若飞虽然是个外乡人,但刚才的举动已经深得人心,所以他一发话大家立刻又停了下来。

    林月娥见夏若飞一出面就把场面控制住了,心中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夏若飞已经把人打了,但至少没有闹出人命来,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没想到夏若飞说完那句话之后,又咧嘴一笑说道:“教训人渣这种事情……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

    说完,夏若飞突然身形一闪来到了黄振宇面前,在大家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闪电般地飞踹了一脚,正中黄振宇的肚子。

    黄振宇顿时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身不由己地朝后面飞了起来,紧接着就感觉肚子里一阵剧痛,翻江倒海之下当场吐了出来。

    夏若飞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紧随而上,看准了倒在地上的黄振宇的双腿,毫不犹豫地用力跺了下去。

    咔嚓!咔嚓!

    两声令人压根发酸的声音传来,黄振宇先是愣了一下,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已经出现诡异扭曲的双腿,紧跟着神经才将剧烈的疼痛感传导到他的大脑里。

    黄振宇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疼得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若飞!”林月娥失声叫道,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脸色苍白。

    可惜夏若飞的动作太快了,林月娥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她叫出声来的时候,夏若飞已经好整以暇地环抱双手站在黄振宇身前了。

    村民们和那两个摄像师也都不约而同地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年轻人的手段太狠辣了!

    打架斗殴很多人都经历过,但是这样硬生生地将人的双腿踩断的场面,哪怕在影视作品里也很少见到,今天却是亲眼所见,那种感觉是无比的震撼。

    哪怕黄振宇在村民们的眼中已经是个坏透了的人,每个人都恨不得打他一顿,但是看到夏若飞出手的样子,大家却依然忍不住生出了畏惧之心。

    夏若飞面色如常地看着黄振宇痛苦翻滚,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样。

    很快黄振宇的嗓子都嘶哑了,他虚弱地对两个摄像师叫道:“你们……你们还不报警?快……快……报警抓他!”

    接着黄振宇又满脸怨毒地盯着夏若飞,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夏若飞嘴角一撇,对黄振宇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回头淡淡地瞥了两个摄像师一眼。

    其中一个摄像师正在偷偷地往外掏手机,被夏若飞这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他吓得手机都掉在地上了。

    夏若飞撇嘴说道:“你们最好老实点儿!”

    “乡亲们!帮我一个忙!”夏若飞高声说道,“给我看着那两个小子,不要让他们打电话!”

    “放心吧!谁敢动一下,我们把他打出屎来!”

    “交给我们吧!”

    村民们纷纷应道。

    黄振宇有些欲哭无泪,这段时间以来他觉得自己自带光环,走到哪儿别人都捧着他,就怕被发负面报道,没想到今天到这偏僻的农村里,却吃了一个这么大的亏,现在连求救电话都打不出去。

    在村民们虎视眈眈下,黄振宇三人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但是林月娥非常清楚,这事情就这么僵持着,最后还是无法解决的。

    她苦笑着看了看夏若飞,说道:“若飞……你太冲动了,不值得啊……”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嫂子,罗班长就是我们心中的战神,这孙子敢这么诋毁他,今天就算是换做狼王在这里,也是一样的结果!”

    林月娥闻言长叹了一口气。

    她自然是知道罗智诚班长在这帮战友心目中的地位的,夏若飞今天的表现,说实话她心中是十分欣慰的,但同时又不可避免地为夏若飞感到深深的担心。

    夏若飞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说道:“嫂子,这边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就甭管了,赶紧去处理罗大娘的后事吧!可别误了时辰……”

    林月娥担忧地问道:“可是……你怎么解决啊?”

    “这你就别管了!”夏若飞笑着说道,“总之不会有事情的!大伙儿都等着呢,你先回去吧!大娘出殡我就不上山了。”

    见林月娥还是一脸担心,夏若飞又语气轻松地笑着说道:“嫂子你就放心吧!等你们从山上下来,这边事情肯定个已经解决了……”

    罗班长的姐姐也在一旁劝说了几句,林月娥也知道自己婆婆出殡的事情不能等,只好带着深深的担忧,跟着亲戚们回了院子里。

    很快里面吹吹打打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出殡之前还有一些仪式要做,很快罗大娘的棺木就会被抬上山去,那边已经雇人挖好了墓穴,就等着吉时入土了。

    门口的空地上,黄振宇和两个摄像师都被村民们围着。

    两个摄像师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脸色有些发白,而黄振宇更是狼狈地坐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他的一双腿已经肿了起来,其中小腿迎面骨呈现诡异的扭曲,看起来触目惊心。

    夏若飞跟林月娥说完话,就走向了黄振宇三人。

    村民们见夏若飞走过来,立刻就分开了一条路。

    黄振宇看到夏若飞,马上阴狠地瞪着夏若飞,声音嘶哑地说道:“你有本事就把我们三个人都杀了!或者关我们一辈子!否则我们一定会报警的!你很快就会为你的暴行付出惨痛代价!”

    夏若飞嗤笑道:“你还真别激我,杀人的事情我也没少干……”

    两个摄像师本来就吓得要死,刚才黄振宇放狠话他们就忍不住脖子一缩,心里把黄振宇骂得狗血喷头——这种情况下老老实实呆着就得了,还去激怒那个杀神不是找死吗?

    而当夏若飞说出那句话之后,两个摄像师更是忍不住浑身一颤,吓得小脸煞白。

    黄振宇冷笑道:“吹牛谁不会?”

    夏若飞自然不会去跟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解释那么多,他淡淡地说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还有……”夏若飞蹲下身子,盯着黄振宇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以为我打你一顿这事儿就算完了吗?”

    “你……你还想怎么样?”黄振宇心中一颤,永乐娱乐开户:色厉内荏地问道。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别心急……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夏若飞说完,站起身来掏出手机来找出宋睿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足足响了十几声,就在夏若飞都有些不耐烦想要挂掉的时候,那头终于接通了。

    夏若飞的手机里传来了宋睿睡意朦胧的声音:“夏若飞,你大爷的!你丫还有没有一点儿公德心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什么情况啊你!”

    夏若飞抬手看了看,手表显示现在刚过七点,对于宋睿来说的确是太早了点儿。

    夏若飞笑了笑,问道:“你小子昨晚又操劳过度了吧?怎么声音这么虚啊?”

    夏若飞本来是随口调侃的,没想到还真的听到电话那头隐约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宋少,谁这么讨厌啊?”

    紧接着手机里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闷,显然是宋睿捂住了话筒,不过夏若飞的听力超乎常人,依然听到宋睿说了一句:“没你的事儿,睡你的觉吧!”

    然后宋睿才有些尴尬地嘿嘿笑了一下,说道:“逢场作戏嘛!男人都懂的……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啊?”

    夏若飞正色说道:“有个事儿比较急,你找个说话方便的地方!”

    “等我两分钟!”宋睿立刻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夏若飞无奈地摇了摇头,收起了手机。

    过了大概一分多钟,夏若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正是宋睿回拨过来的,他应该是已经把那个女人打发走了。

    不过就给了人家一分多钟的时间穿衣服走人,宋大少也真够可以的。

    “有什么事儿现在可以说了吧?”宋睿说道,“为了你我少做了一次‘早操’,你小子得补偿我!”

    “没问题,等我回三山再说。”夏若飞说道,然后也不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家在赣江省这边有没有什么靠得住的人,最好是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

    宋睿说道:“你这不废话吗?你忘了我家老爷子是哪儿人了?”

    夏若飞愣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来宋老爷子的祖籍就是赣江省的,只不过他年轻的时候就参军入伍,后来也一直都在外地工作,而夏若飞之所以找宋睿,是因为他隐约了解到赣江省是宋家的传统地盘,倒是忽略了这里还是宋老爷子家乡的事情。

    “这么说你给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啰?”夏若飞笑着问道。

    “太麻烦的事情我不敢打包票,不过在赣江省范围内,一般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办成的。”宋睿说道,“你小子就别卖关子了,到底啥事儿?你该不会是把哪个赣江妹子的肚子搞大了,没法收场了吧?”

    “我去你的吧!”夏若飞笑骂道,“说正事儿呢!既然你有把握,那这个事情你要帮我办得漂漂亮亮的!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宋睿见夏若飞说得如此郑重,也收起了调侃的心思,正色说道:“你说吧!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贩毒的大罪,我都帮你摆平!”

    夏若飞撇嘴说道:“老子像是那种作奸犯科的人吗?”

    接着,夏若飞也不再卖关子,将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从头说了一遍,除了罗班长的部队番号以及牺牲的具体原因需要保密之外,其他事情夏若飞都详详细细地讲给了宋睿听。

    宋睿本来就是将门子弟,对军队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一听说有人居然敢诋毁烈士,而且做法还那么贱的时候,也忍不住爆了粗口:“草他大爷的!这孙子真特么不是人!”

    接着,宋睿毫不迟疑地问道:“若飞,这事儿你想怎么搞?要搞多大?你发个话,我动用我所有的关系来办!如果我都办不成,我就去求我爸、我爷爷,总之一定让你满意!”

    夏若飞听了心中也是泛起了一丝感动,说道:“就两点,第一,让已经发到网上的那些故意剪辑炮制出来的有关罗班长的信息全部消失;第二,这个人渣记者……”

    说到这,夏若飞停了一下,看着黄振宇问道:“喂,你叫什么玩意儿?”

    黄振宇冷哼了一声,瞪了夏若飞一眼。

    夏若飞见状也没等他回答,就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孙子叫啥,反正是省台娱乐频道的,叫你的人查一下就清楚了,我要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宋睿毫不犹豫地说道:“OK!我马上找赣江省委宣传部的领导亲自来办这个事情!”

    夏若飞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早上这孙子又跑到罗班长家搞事儿,我小小的惩戒了一下,教教他怎么做人!你如果在政法口有熟悉的领导也顺便打个招呼,别留下什么尾巴!”

    “明白!”宋睿说道,接着又笑嘻嘻地问了一句,“若飞,你的‘小小惩戒’是什么程度的?”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也没怎么打他,只不过是抽掉他一口牙,顺便打断两条腿而已,就我这暴脾气而言,已经相当仁慈了!”

    宋睿楞了片刻,然后才喃喃说道:“草!我不得不说,你特么……干的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