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雪域高原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501981.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四十二章 雪域高原,师院新技能书科学基金,秋色失精落彩流溪河。

    林月娥本来想送夏若飞出去的,不过夏若飞坚决拒绝了,笑着说道:“嫂子,你家里这么多事情忙活,就别管我了,我这么大一个小伙子,还能走丢了不成?”

    说完,夏若飞轻轻地拍了拍楠楠的脑袋,拎着包潇洒地离开了罗家老屋。

    本来夏若飞是想自己步行到外面公路上再拦个车的,不过他才走出罗家没多远,后面就传来了一阵突突突的引擎声。

    一辆拖拉机停在了他的身边,一个村民热情地问道:“夏先生,你去哪儿?”

    夏若飞并不认识这个村民,不过他知道这位应该是上午也在罗家门口参与围堵黄振宇三人的,不然不可能认识自己。

    夏若飞笑着说道:“我准备回去了,先到镇上去租个车。”

    “上来吧!我刚好要到镇上买肥料,送你一程!”村民笑着说道。

    “好嘞!那谢谢啦!”

    不用自己步行,夏若飞自然是求之不得,单手轻轻一撑就上了拖拉机的后车斗,村民哈哈一笑,重新开动了拖拉机。

    这车斗里还铺了一些稻草,夏若飞将背包垫在脑后,惬意地仰面躺着,望着蓝蓝的天空,心中还略有几分得意——看来短短两天时间,自己在罗山村的威望就已经挺高的了。

    路上有些颠簸,不过夏若飞躺在厚厚的稻草上面,晃晃悠悠的反倒是觉得十分的悠闲。

    很快就来到了镇上,这个村民还十分热情地将夏若飞送到了大桥头的一个出租车停靠点。

    小地方的人很多互相都十分熟悉,那个村民先是问了问夏若飞,得知他要去省城豫章之后,就过去找了个熟识的司机,很快就帮夏若飞谈好了价钱——包车到豫章,一共五百元。

    这的确比夏若飞当初从省城包车下来要便宜不少。

    夏若飞笑呵呵地对那村民表示了感谢,然后坐上这辆出租车,朝着省城豫章进发。

    赣江省这边大部分地区都是山区,路并不太好走。

    直到夜幕初降,夏若飞才回到了省城豫章。

    他让司机把他送到市区的一家香格里拉酒店,就支付了车费,然后拎着包到酒店里开了个房间。

    豫章的经济不如沿海发达城市,这里的香格里拉虽然也是五星级标准,不过普通大床房只需要八百多块钱,对于现在的夏若飞来说,这种程度的消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他到房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然后舒服地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趟,觉得浑身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夏若飞躺了一会儿之后,才掏出手机来开始在网上查询机票信息。

    很快他就预订了一张明天上午十点左右,从豫章到西藏拉萨的飞机票。

    然后夏若飞又给前台打电话,预订了一辆八点半左右的出租车。

    第二天一早,夏若飞在酒店自助餐厅吃完早餐之后,就乘坐出租车来到了豫章市的昌北国际机场,顺利地登上了前往雪域高原的航班。

    不过从豫章到拉萨并没有直达航班,夏若飞乘坐的这班飞机是经停西安的,在咸阳国际机场停留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再重新登机。

    在西安起飞的时候还遇到了流控,夏若飞在飞机上多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抵达拉萨贡嘎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晚上八点左右了。

    这一天时间都花在赶路上了。

    在来之前,夏若飞就已经上网查询过了,从拉萨到那曲的火车,最晚的一班是傍晚六点二十发车,所以他只能在拉萨停留一晚了。

    交通不发达,夏若飞也时能徒呼奈何。

    他打车到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四星级酒店住了一晚,同时预订了第二天最早的一班前往那曲的火车票。

    第二天早上八点五十分,夏若飞乘坐的火车慢慢启动,朝着他此行的目的地那曲驶去。

    列车在高原上行驶着,入目尽是碧蓝的天空,沿途的景色美得令人心醉。

    有时候列车还会与青藏公路交汇,夏若飞能看到青藏公路上不少骑行的驴友,都欢呼着朝着火车驶过的方向挥手致意。

    乘坐列车行驶在这片几乎没有任何污染的高原大地上,遥望着远处终年不化的雪山,夏若飞感觉自己的心胸似乎都一下子开阔了许多。

    经过三个半小时的旅程,夏若飞终于抵达了那曲县。

    夏若飞背着简单的行囊走出了简陋的火车站,此时的他穿着一件冲锋衣,脚上则是一双徒步鞋,一个帆布背包随意地背在身上,还戴着行走高原必备的墨镜,看起来俨然就是一个普通的背包客。

    夏若飞在县城里找了家小饭馆吃了午饭,然后就背着帆布包开始在县城里转悠。

    那曲县是全国闻名的冬虫夏草产地,县城里也有不少地方在出售冬虫夏草的,有一条街一排的店面几乎都挂着“上等虫草”之类的牌子。

    夏若飞并不熟悉冬虫夏草,自然也不会识别鉴别,不过他有自己的办法。

    夏若飞出门之前就从空间里取了不少现金放在包里——夏若飞总是在空间中常备不少现金,这里面除了没有利息之外,安全性和私密性无疑超过了世界上任何银行。

    兜里揣着不少钱的夏若飞在那曲县城里转悠,了大半天,每一家卖冬虫夏草的店铺,不管大小,哪怕就是一个小摊,夏若飞都会过去聊几句,然后买上少量的冬虫夏草。

    夏若飞的表现跟一般的外地游客没啥两样,这个摊子逛逛,那个店铺转转,出手买一些东西也都带着外地人的谨慎,买得并不多。

    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夏若飞将买来的冬虫夏草放进帆布包里之后,都会诡异地消失掉。

    实际上夏若飞是将冬虫夏草送入了灵图空间当中。

    夏若飞是不懂冬虫夏草,可是夏青懂啊!

    冬虫夏草作为一种珍贵的中草药,在《本草纲目》里都有对其功效的描述,灵图空间本身就是种植灵药灵草的,夏青作为专门为灵图空间服务的灵傀,自然是十分清楚冬虫夏草鉴别的。

    实际上从灵草灵药的角度来说,冬虫夏草只是一种低端的药材,只不过更加高端的药材,夏若飞别说见过了,就连名字也没有听说过。

    估计在当今的地球上,那些夏若飞不知道名字的灵药灵草,即便是存在,也是极为稀少的,必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夏若飞每送一份冬虫夏草进去,都会用神念跟夏青沟通,由他在空间里给这份虫草编个号,记录下购入这份冬虫夏草的店名,然后进行鉴别。

    最后再给所有的冬虫夏草排个序,夏若飞就能很轻松地判断出哪一家店的冬虫夏草品质高、价格公道了。

    夏若飞希望通过这样的笨办法,找出诚信经营而且东西又好的商家,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事情。

    就这样,一整个下午夏若飞都在那曲县城看似随意地转悠着,实际上在打探情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夏若飞也不可能通过什么熟人介绍过来,直奔目的地,在情况不熟悉的情况下,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很快,夏若飞就走了二三十家出售冬虫夏草的店铺,每一个店铺都购买了一小份当做样品送进了灵图空间中。

    直到太阳西沉,夏若飞感觉自己差不多把县城里出售冬虫夏草的点都走了一遍了,就准备找一家酒店先住下来。

    就在夏若飞从最后一家店铺走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身后有人似乎有人跟着他——虽然傍晚的街上熙熙攘攘,但特战精英的第六感是非常敏锐的。

    夏若飞眉头微微一皱,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他想要测试一下身后跟着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夏若飞没想到那人也没有掩饰,立刻就快步跟了上来,而且还低声喊道:“这位先生,请等一等!”

    夏若飞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只见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快步朝他走来,这个少年长得干瘦干瘦的,脸上还带着藏民标志性的高原红,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些破旧。

    夏若飞指了指自己,问道:“你在叫我?”

    那藏族小孩飞快地点了点头,用蹩脚的汉语说道:“先生,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夏若飞微微皱了皱眉头,如果换做任何一个外地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藏区,这种时候肯定不会答应,不过夏若飞却是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担心这样一个孩子能对自己不利。

    他略一沉吟就点了点头,那个藏族小孩立刻在前面领路,带着夏若飞穿过大街小巷,很快来到了一个僻静处。

    夏若飞停下脚步,问道:“有什么事情,现在应该可以说了吧?”

    那个藏族小孩远离了那片街区之后,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点点头问道:“先生,请问您是不是想购买冬虫夏草?”

    夏若飞眯着眼睛看了那藏族小孩一眼说道:“你跟踪我?”

    那藏族孩子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先生您别误会,我是看到你从那条街好几家虫草店里出来,而且您每次都购买一点点,我猜您一定是在进行市场考察!”

    夏若飞不禁笑了笑,说道:“观察得还挺细致的……算你猜对了吧!不过……你把我叫到这里来,难道说你这边也有虫草出售?”

    藏族孩子连连点头说道:“是的,先生,其实那条街上大部分店都是扎西多吉的人控制的,他们出售的虫草都大同小异,价格贵不说,东西还不正宗,而且他们看到外地客人,还经常以次充好,拿一些瘪草、断草、空心草来冒充一等品。”

    夏若飞不动声色地看着藏族孩子,等他继续往下说。

    实际上夏若飞心中也暗暗点头,他下午购买的那些冬虫夏草,经过夏青的鉴定,多半都是品质很差的,甚至还有几家店出售的根本就是仿冒品,完全没有冬虫夏草的成分。

    这也让夏若飞暗暗苦笑,也难怪现在的人都充满了怀疑精神,现在不管是吃的菜、喝的奶、穿的衣服……但凡是能够产生利益的东西,就充斥着各种假货。

    这次夏若飞可是来到了虫草的主要产地之一,没想到买到的东西依然是这样的情况。

    可想而知,一个不懂虫草的外地人如果慕名来到这里,想要买到正宗的高品质虫草是有多难。

    那个藏族孩子也在偷偷观察夏若飞的脸色,不过夏若飞没有任何表示,他觉得夏若飞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咽了咽唾沫继续说道:“先生,扎西多吉几乎垄断了那曲的虫草市场,其他挖草人就算是有好货,也不敢卖给您的!”

    夏若飞似笑非笑地看着那藏族孩子,问道:“听起来这个扎西多吉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他就是一个恶魔!”藏族孩子咬牙切齿地说道,“挖草人历经千辛万苦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采集来的虫草,他仗着自己的势力,每次都是用很低廉的价格就收购了,敢反抗他的人,都被他打得很惨……”

    “那你还敢把虫草卖给我?”夏若飞淡笑着问道。

    藏族孩子说道:“因为我现在特别需要钱!先生,刚才在虫草一条街我不敢叫你,而是偷偷跟着你,就是怕被扎西多吉的人发现。先生,我的父亲为了采集虫草,在雪山下遇到了苍狼,为了逃脱苍狼的追击他摔下了山崖,也断了一条腿。我是为了给他治伤才迫不得已冒险的。”

    那藏族孩子神情悲凄,任何人看了都不禁会心生怜悯,但夏若飞却依然古井无波,神色也十分平淡。

    他知道现在很多骗局,都是源于一场声情并茂的表演,很多人都是因此入局的。

    京城潘家园的文物小贩们,摊子上的每一个物件,他们都能说出一个曲折离奇凄美动人的故事来,哪怕这物件假得连外行人都能一眼看出来。

    所以,夏若飞并没有被藏族孩子的故事所打动,不过他也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不管故事多么动人,他的唯一判断标准就是东西的好坏。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钱不是问题,前提是你的虫草质量要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