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上等虫草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501982.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上等虫草,算算老远丰衣足食,香熏爱才若渴准分子激。

    藏族孩子立刻露出了大喜之色,忙不迭地说道:“先生请放心,我们家的虫草都是纯天然的,每一根都是我父亲从海拔四五千米的山上挖来的。我父亲挖虫草已经几十年了,从来不会以次充好!”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还是先看看东西再说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虫草的质量过硬,钱不是问题。”

    “先生,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请您到我家里去看货吗?”那藏族小孩小心地问道。

    他紧接着又解释道:“我父亲采集的冬虫夏草,质量最好的一批都藏在了家里,我也不敢轻易拿出来,就怕万一被扎西多吉的人发现……”

    夏若飞点头说道:“行,我们现在就去吧!但愿你家的冬虫夏草能让我满意!”

    “您一定不会失望的!”藏族孩子连忙说道,“请跟我来!”

    说完,那个藏族孩子在前面领路,熟悉地在小巷里穿行。

    夏若飞看得出来他十分的小心,都在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从那些曲里拐弯的小路里绕。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藏族孩子居心叵测,故意把夏若飞带到人少的地方去。

    不过夏若飞艺高人胆大,就算是这个藏族孩子有什么阴谋他也不怕,就这么施施然地跟在后面,还不时地左右看看,似乎对那曲县城里那些藏族风格的建筑很感兴趣。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夏若飞随口问道。

    那个藏族孩子连忙说道:“先生,我叫格桑罗布,您叫我格桑就可以了!”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格桑,你的汉语说得不错嘛!”

    格桑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说道:“先生,我母亲就是汉人,我的汉语都是她教的。”

    “是吗?”夏若飞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毛。

    汉藏通婚的情况不是没有,但相对还是很少的。

    格桑有些忧伤地说道:“我母亲在我八岁那年就去世了,所以我的汉语水平……”

    夏若飞轻轻地拍了拍格桑的肩膀,说道:“对不起!”

    格桑很快又露出了笑容,说道:“先生,没关系!她刚刚去世的那两年我的确非常伤心,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我现在就想快点长大,挣很多钱,这样我父亲就不用那么辛苦去挖虫草了。”

    夏若飞和格桑一边闲聊一边往前走,一会儿工夫,两人走到一个狭窄巷子的中段,这里有一座显得有些破旧的房子,走到门口就能闻到一股比较刺鼻的药味。

    “到了!”格桑说道,“先生请进!”

    说完,格桑推开门将夏若飞让了进来。

    格桑的家是那种典型的藏族民居,用石头垒砌而成,有三层高,中间有一个小天井。走进去之后就能看到内部其实还是十分精细隽永,墙壁上绘制着漂亮的吉祥图案,主要是蓝绿红三色,象征着蓝天、土地和大海。

    两人刚刚走进来,屋里就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用藏语大声问了一句,格桑立刻也大声地回答,夏若飞也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格桑虽然年纪很小,但似乎情商很高,他回答完之后立刻就对夏若飞解释道:“先生,我父亲在问谁来了,我告诉他带了一个客人来看冬虫夏草。”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

    格桑又说道:“先生请进吧!”

    他带着夏若飞来到了一间光线昏暗的屋子里,这里的药味最浓,夏若飞依稀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张竹躺椅上,他的左腿肿了起来,上面糊着一些黑乎乎的药膏,那刺激性的味道就是这些药膏散发出来的。

    夏若飞半路出家学了一些中医,也看不出来用的是什么药,他估计应该是藏医调配的伤药。

    格桑一进屋就用藏语跟他父亲说了几句,然后他的父亲看了看夏若飞,说道:“这位先生从哪里来?”

    他的汉语居然也说得不错,看来是跟他的汉人媳妇学的。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我姓夏,从东南省专程过来,就是想要购买一些高品质的虫草,不过市面上的货我都不满意,刚好格桑说你们家里有不错的虫草,我就过来看看了。”

    格桑的父亲点点头说道:“夏先生你好,我叫索朗仁增,格桑说得没错,我们家的虫草都是我和亲戚们自己上山挖来的,品质有高有低,但绝对都是正宗的那曲虫草!”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我看看货再说吧!”

    索朗仁增点点头,朝格桑示意了一下,格桑立刻快步走出屋子,没一会儿他就拿着三四个袋子回来了。

    格桑说道:“夏先生,这些都是我父亲亲自挖来晒干的冬虫夏草,这个袋子里的品质是最高的,2根就达到了1克!”

    说完,格桑十分热切地看着夏若飞。

    虫草的品质判断和鲍鱼有点类似,单根虫草越大的价值越高,上等虫草1千克大概2000根左右,还有1千克2500根、3000根的,当然,更好的1500根就达到了一千克。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评判标准,虫草本身的品质也是非常重要的。

    夏若飞微微点了点头,他直接打开了格桑指出来的那袋冬虫夏草。

    格桑在一旁说道:“夏先生您看,这虫体表面色泽黄净,背部环纹“三窄一宽”十分清晰,虫体腹部有8对足,其中中间的4对足很明显,前体颜色比较深,前面三对足已经退化了,头部还能清晰地判断出棕红色的眼睛,还有这草头的颜色也非常正,绝对是最正宗的那曲虫草。”

    索朗仁增并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带着一丝欣慰看着格桑在向夏若飞兜售虫草,他好像是有意在锻炼自己的孩子。

    夏若飞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还时不时地拿起一根虫草放在眼前仔细观瞧,看起来非常认真。

    格桑和索朗仁增都没有发现,袋子里的虫草有一根已经凭空消失了。

    这一整袋虫草至少得有一两千根,少了一根自然不可能会被发现。

    这根虫草被夏若飞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了灵图空间里,他同时用神念与夏青沟通,让他马上鉴定一下这根虫草的品质。

    夏若飞一边不紧不慢地和格桑闲聊,一边等着夏青的鉴定结果。

    很快夏青就给了夏若飞反馈,不出所料,这根虫草是夏若飞今天购买的虫草中品质最好的一根,而且也有明显的特征,表明这根虫草的产地确实是西藏那曲地区。

    那曲的虫草还是有一些鲜明特征的,比如色泽黄净、粗肥均匀、透亮油润,有一股浓酥油的香味,内行人还是比较容易判断的。

    从夏青那里得到肯定答案之后,夏若飞也没怎么犹豫,直接说道:“格桑,你这些虫草确实不错,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都要了。”

    格桑顿时大喜,连连点头,接着又说道:“夏先生,谢谢!我这里还有一些个头稍微小一点的……”

    “格桑!”一直没有说话的索朗仁增突然开口说道,“夏先生想要的是最顶级的虫草,你那些2级草3级草就不要拿出来了。”

    夏若飞微笑着看了索朗仁增一眼,觉得这个中年藏民挺有意思的,从格桑的年龄来判断,索朗仁增最多也就四十来岁,不过常年的高原生活让他有些显老,岁月的沧桑都写在了脸上,同时他还显得十分睿智,一双浑浊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世间百态。

    “哦!”格桑有些失望地点点头。

    然后他马上想到那些1级草夏若飞如果全部收购的话,也能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比扎西多吉强买强卖给的钱多多了,至少给他父亲治伤是肯定够了。

    所以格桑的目光很快就恢复了热切,他望着夏若飞说道:“夏先生,1级草我们对外出售大概是25万元一公斤,如果在你们内地买至少要三十多万了,如果您愿意全部收购的话,我可以给您22万元一公斤的价格。”

    夏若飞暗暗点了点头,对于上等虫草的价格夏若飞还是去了解过的,他知道格桑并没有狮子大开口,这个价格是比较实在的。

    实际上之前林总说的16888元的礼盒,里面正是1级虫草,换算成单价的话,已经接近34万元一公斤了。

    当然,这只是渠道末端的收购价格,在虫草产地那曲,自然是不会这么贵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辨识力,能买到真正的正宗那曲虫草。

    在格桑期待的目光中,夏若飞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就按照这个价格交易!”

    格桑顿时激动地连声称谢,索朗仁增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

    这些虫草就是今天他的主要收成了,虽然还有一些2级草3级草,但是最值钱的全部都在这里了。

    索朗仁增是远近闻名的挖草人,扎西多吉好几次派人上门来收购,都被他用今年收成不好等理由,拿一些次一级的虫草糊弄过去了。

    虽然扎西多吉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永乐娱乐开户:不过索朗仁增的1级草都是自己挖的,并没有从别的亲戚那里收购,再加上格桑把这些宝贝都藏得很好,后来索朗仁增又摔断了腿,扎西多吉这才悻悻地放弃了逼迫。

    格桑很快当着夏若飞的面称了称这些虫草的重量,一共是853克。

    格桑拿着计算器一边算一边说道:“夏先生,就算800克吧!一共17万6000元。”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数字没错,不过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现金,你这里肯定也没办法刷卡。现在银行都下班了,只能等明天取完钱再交易了。”

    实际上夏若飞在空间中的现金至少有百来万,不过他自然不可能现场就拿出钱来,否则就太不合常理了——谁也不会带那么多现金在外面逛一整个下午的,况且还是在人生地不熟的藏区。

    索朗仁增也是个爽快人,闻言立刻说道:“没问题,夏先生在哪儿落脚?明天我让格桑把虫草给你送过去。”

    夏若飞想了想说道:“我一下车就开始逛虫草一条街了,还没找好酒店呢!要不我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吧!格桑带着那么贵重的虫草出门也不安全,再说外面还有扎西多吉的人呢!还是到你这边交易吧!”

    “行!”索朗仁增笑着说道。

    格桑还没有手机,夏若飞和索朗仁增交换了手机号码——这个号码是夏若飞这次出发前专门买的一张不记名卡。

    夏若飞输入索朗仁增的手机号码之后拨了出去,那边索朗仁增的手机一响,夏若飞就挂掉电话,然后笑着说道:“你这边我还真找不到,我今晚定好酒店之后发短信告诉你,明天我取完钱再给你打电话,你让格桑到酒店去接我一下。”

    “没问题!”索朗仁增爽快地说道。

    他也没有提出让夏若飞留点儿定金啥的,看得出来这个藏族汉子还是很实诚的。

    实际上夏若飞在来的路上一直都在暗暗记忆,对于曾经的特战精英来说,记路这都属于入门的技能了,哪怕格桑带着他再多转几圈,他都能清晰地在脑中描绘出路线图来。

    只不过夏若飞还有事情找格桑,刚好可以在从酒店到格桑家的路上谈一下,所以才提出这个要求的。

    要知道夏若飞这次来那曲,可不是真的为了收购虫草来的,他是要尝试着在灵图空间中还原那曲冬虫夏草的形成环境,让这种珍贵的中药材能够源源不断地在灵图空间中生产出来。

    之前购买冬虫夏草的行为,只不过是夏若飞的准备工作而已。

    夏若飞拒绝了格桑送自己出去的好意,独自一人离开了格桑家里,沿着自己记忆的路线走到了外面的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名叫那曲饭店的酒店。

    实际上这家三星级酒店基本上就是那曲县条件最好的了。

    夏若飞入住后洗了洗,玩了会儿手机就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他等到九点多钟才给索朗仁增打电话,把酒店名和房间号报给了他,同时从空间中取出十七万六千现金,用塑料袋装好塞进了帆布包里。

    夏若飞没等上一会儿,房间的门铃就响了起来,格桑已经到了。

    夏若飞直接通过酒店前台叫了辆出租车,然后和格桑一起乘坐出租车前往他家附近。

    到一个巷口下车,夏若飞支付了车费之后跟格桑一起往巷子里走。

    格桑脚步十分轻快,因为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夏若飞十分信守诺言地取了钱就通知他交易了。

    夏若飞突然微笑着问道:“格桑,我想在那曲再住几天,能不能请你给我当向导?我可以支付你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