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灰头土脸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716592.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六十三章 灰头土脸,裸奔厂里钢材网,子集卡通只不过是。

    杨建仁连忙摆手说道:“不敢不敢……曹处长,那……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退……”

    曹广智并没有看杨建仁,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就又转向夏若飞了。

    杨建仁心里十分的懊悔,他犹豫了一下,又对夏若飞说道:“夏……夏少,刚才多有得罪,真是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我向你摆酒道歉……”

    其实夏若飞至始至终都没有搭理杨建仁,一开始杨建仁冷言冷语地讽刺,夏若飞也始终一脸淡然地坐在沙发上。

    那个时候杨建仁下意识地觉得夏若飞是心虚了,所以对他十分的轻视。

    现在想来,人家是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坐在那里看戏呢!

    杨建仁也不禁暗暗苦笑——刚才自己上蹿下跳的表演,现在看来还真是跟跳梁小丑没什么区别。

    他有些紧张地望着夏若飞,希望自己主动的服软能得到夏若飞的回应。

    然而夏若飞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笑呵呵地对曹广智说道:“曹哥,听说现在你们公务员在八小时之内是不许饮酒的,你可别因为陪我吃饭犯错误啊!”

    曹广智哈哈一笑说道:“今天书记给我放了半天假,明天继续到各区县调研!所以陪你喝酒肯定没问题……”

    曹广智说这话的时候虽然笑容满面,但心中却是暗暗叹了一口气,今天宋启明家里有点私事要处理,好像是一位比较重要的客人造访,就给曹广智放了半天假。

    如果是跟了领导几年的秘书,这类私事也一定会让秘书帮着一起张罗的,这说明宋启明还没有把曹广智真正当成自己身边人。

    曹广智也有着不小的危机感,当然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只有自己在今后努力表现出值得书记信任的地方,书记才会慢慢地把他当成自己人。

    比如今天偶遇夏若飞,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曹哥,那我可不客气了,今天我跟何区长结成同盟,不把你灌翻誓不罢休!”

    何峰连忙摆手,笑着说道:“你们二位公平对决,我在旁边当裁判好了……”

    这边夏若飞三人相谈甚欢,而被晾在一旁的杨建仁就尴尬了。

    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犹豫了半天,杨建仁只能硬着头皮又对夏若飞说道:“夏少,那我不打扰您跟曹处长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他也不再自讨没趣,就微微躬了躬身,然后退出了荷塘月色包厢。

    何东等跟班自然也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不吭地跟着杨建仁灰溜溜地离开了包厢。

    这时,西江月会所的郑总才上前来,说道:“夏总、曹处长、何区长,几位请稍等一下,我马上安排厨房备菜!”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麻烦你了郑总。”

    “郑总,按我之前的菜单,再多加几道菜。”何峰说道,“另外上几瓶醉八仙酒。”

    因为跟桃源公司合作的关系,西江月会所这边拥有稳定的货源,在外面紧俏的醉八仙酒,这边的供应量也相当充足。

    “好的好的。”郑总说道,“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得妥妥帖帖。”

    说完,郑总就下去亲自安排了。

    刚才还闹哄哄的包厢里,就只剩下了夏若飞三人。

    这时,夏若飞笑着问道:“曹哥,刚才那个活宝是谁啊?咋咋呼呼的!”

    曹广智苦笑了一下说道:“夏老弟,杨建仁的父亲杨金生,是我们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这小子自己开了个贸易公司,就是靠着父辈的一些人脉关系低买高卖,倒也挣了不少钱……”

    夏若飞闻言撇了撇嘴,这种低级纨绔还入不了他的法眼。

    曹广智对夏若飞那不以为然的表情也是看在眼里,连忙又解释道:“夏老弟,我进秘书一处之前就是在组织部工作,杨部长是我老领导了,这些天杨建仁邀请了我好几次,今天我是实在不太好意思拒绝才答应过来的,没想到他搞了这么一出,真是不好意思啊……”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曹哥,你跟我道哪门子歉啊?这事儿跟你压根没关系啊!”

    曹广智说道:“夏老弟,杨建仁这小子从小就顺风顺水,平时飞扬跋扈惯了,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他冒犯了你,回头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曹哥,我可没那么小气,这这种人一般见识不值当。不过……”

    夏若飞说到这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想提醒曹广智两句的,不过虽然两人称兄道弟的,实际上却是才刚刚认识,交浅言深未必是好事。

    曹广智一听,连忙诚恳地说道:“夏老弟你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说,不瞒你说,我这段日子整天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行差踏差,都快神经衰弱了……”

    夏若飞见曹广智的态度十分真诚,于是点点头说道:“曹哥,也没什么,就是想提醒你一句,你现在身份比较敏感,在交流交往方面也要比以前更谨慎才行,否则容易给外界造成误读,也容易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影响……”

    夏若飞的话比较委婉,但曹广智却是品出味来了,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低头想了想说道:“夏老弟,感谢你的提醒啊!你放心,以后我会谨慎行事的,杨建仁这类人,我不会再跟他们有什么交集……”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也就这么一说,曹哥你自己把握好就行了。”

    这时,何峰呵呵一笑说道:“曹处长,夏先生可是真跟你交心了啊!不然这些话他也不可能说。依我看杨建仁这种纨绔子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跟他沾上关系准没好事!”

    何峰刚才已经跟杨建仁撕破脸了,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官场上的人虽然讲究圆滑融通、四平八稳,但同样也讲究杀伐果断,既然已经得罪了杨建仁,何峰也就没指望着能修复关系——他非常清楚杨建仁这个人的心胸十分狭窄,可以说是睚眦必报。

    与其自取自辱去讨好杨建仁,还不如抓紧眼前的机会,如果真的能靠上宋书记这棵大树,别说杨建仁,就算是杨金生本人想要动他,也得掂量掂量。

    “那是那是。”曹广智点头说道,“多谢夏老弟了。”

    夏若飞淡淡一笑道:“曹哥你别这么可以,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有机会再多多交流。”

    这时,郑总敲门走了进来,他亲自带着两个女服务员开始上菜。

    中午会所本来就不如晚上那么忙碌,再加上郑总亲自去厨房督促,基本上整个厨房都把效率发挥到了最大,而且都紧着荷塘月色包厢的菜先做,所以没一会儿工夫,酒菜就如流水一般地上了上来。

    郑总并没有完全按照何峰定的菜单来上菜,而是进行了一些修改——夏若飞难得光顾一次会所,他肯定要花更多的心思在菜品上,让夏若飞满意了。

    西江月会所的几个招牌菜一个不落地全都点上了,而且郑总还点了很多使用桃源蔬菜作食材的菜肴。

    三月期的精品醉八仙也搬了一箱进来。

    于是夏若飞笑呵呵地招呼何峰与曹广智到圆桌就座,服务员们打开了醉八仙,郑总则亲自过来给三人倒酒。

    这让那些服务员都暗暗咋舌——郑总可不是一般的酒楼老板,这西江月会所出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郑总这么殷勤招待客人的。

    有一些厅级领导过来光顾,郑总也最多就是过去敬敬酒而已,直接下场客串服务员这还是头一次。

    所以,那些漂亮的女服务员们也都暗暗提醒自己要做好服务,千万不能怠慢了这里的贵客。

    浓郁的酒香中,在夏若飞的提一下,三人共同举杯喝了一杯酒,然后开始品尝西江月大厨的手艺。

    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气氛十分的融洽和谐。

    ……

    荷塘月色包厢里其乐融融,而另外一群人的气氛就比较压抑了。

    杨建仁离开荷塘月色包厢之后就一直阴沉着脸,他也根本没有留下来吃饭的心思,带着几个跟班径直离开了会所,驾车扬长而去。

    一路上,何东都小心翼翼地坐在商务车的最后一排,心虚地关注着杨建仁的表情。

    而杨建仁坐在车上一言不发,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很快车子就回到了他在北郊的一栋半山别墅。

    杨建仁冷着脸下了车,快步走进了别墅里。

    何东等人自然也不敢说话,连忙紧跟着走了进去。

    进入别墅之后,何东快走了两步,陪着笑脸解释道:“杨少,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夏……”

    何东的话才说了一半,永乐娱乐开户:杨建仁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

    杨建仁的身体早已快被酒色掏空了,出脚的速度也并不快,但何东根本就不敢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唔……”何东闷哼了一声,捂着肚子跌坐在了地上,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杨建仁虽然身体有点虚,但这一脚距离这么近,而且又是含愤踢出,力道还是非常大的。

    何东感觉肚子如同刀绞一般,胃部也是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当场吐了出来。

    杨建仁站在那里冷冷地盯着何东的眼睛,说道:“你胆子不小,居然连我都敢耍……”

    刚才在西江月会所,若不是何东及时“提醒”他,说夏若飞只是一个在郊区开小农场的菜农,他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地出言讽刺夏若飞。

    这样一来,即便双方有一些不愉快,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闹得不可收拾。

    杨建仁早就恨透了何东,恨不得将他丢到闽江去喂鱼。

    杨建仁一路上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心中的怒火却在不停地累积。

    进到别墅之后,何东腆着脸上前来解释,杨建仁的怒气终于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何东捂着肚子,可怜兮兮地说道:“冤枉啊杨少!我哪敢骗您啊……我是真的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跟曹处长关系那么好……我……我在凌记餐饮工作的时候,他真的就是一个开小农场的菜农……”

    一听到菜农这两个字的时候,杨建仁的怒火就更盛了。

    在荷塘月色包厢里,杨建仁不止一次出言讽刺夏若飞是“种菜的乡巴佬”,但最终结果怎么样?连宋书记的大秘、当今三山官场第一红人曹广智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自己不但得罪了这样一个牛人,扮演了滑稽的小丑,而且还可能给父亲惹下不小的麻烦,一想到这,杨建仁更是怒火中烧。

    他又是一脚重重地揣在何东的胸口,将他彻底踹翻在了地上。

    然后杨建仁上前两步,狠狠地踩在何东的脸上,粗糙的皮鞋底部在何东那白净的脸庞上重重地蹭着。

    杨建仁青筋暴突地盯着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何东,阴测测地说道:“孙子!老子因为你的一句话,不但得罪了夏少,还连曹处长也一起惹恼了,你说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啊?”

    何东神魂俱丧,连声哀求道:“杨少饶命、杨少饶命啊……”

    他此时肠子都快悔青了,他感觉夏若飞就像是他命中的克星一般,每次遇到他就准没好事。

    上次是丢了工作,这次更倒霉,甚至可能小命不保。

    杨建仁带的另外几个跟班也都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畏畏缩缩地站在旁边不敢说话。

    而别墅大厅里还有几个壮硕的黑衣大汉,都双手环抱站在杨建仁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何东。

    杨建仁冷哼了一声收回了脚,淡淡地说道:“给我狠狠的打,留一口气就行了……”

    说完,杨建仁转身走到客厅的真皮沙发前坐了下来,他的双手伸开放在沙发靠背上,整个人半躺着翘起二郎腿,冷冷地看着何东。

    几个黑衣大汉闻言立刻围了上去。

    何东连声求饶:“杨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那几个黑衣大汉眼中不带丝毫的感**彩,其中一人揪起何东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然后狠狠地一拳打在何东的脸上。

    接着大汉们一拥而上,对何东拳打脚踢,沉闷的扑扑声和何东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