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虫草小丰收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728830.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六十六章 虫草小丰收,缤纷拆掉牵牛织女,永庆谷口毁不灭性。

    中午这顿饭自然是宾主尽欢,何峰与曹广智都觉得不虚此行,而通过接触,夏若飞也感觉这两位性格还算直爽,而且也许是他们之前在仕途上都不是很得志的缘故,所以官场上的很多臭毛病他们身上都没有。

    夏若飞感觉这两人还是挺对自己脾气的,所以他中午也喝了不少。

    何峰在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就悄悄起身离开了包厢,径直来到收银台。

    “荷塘月色包厢买单。”何峰对漂亮的女收银员说道,同时递上了自己的信用卡。

    那个女收银员微笑着说道:“先生,荷塘月色的单已经买过了。”

    何峰睁大了眼睛,说道:“买过了?不可能啊!不会搞错了吧?”

    收银员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说道:“不会错的先生,荷塘月色的单夏先生已经买过了……”

    “夏先生?”何峰楞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知道了,谢谢啊……”

    他拿起自己的信用卡转身往回走。

    何峰回到包厢的时候,夏若飞正和曹广智在聊天。

    何峰一进门就嚷嚷道:“若飞啊!你这做得有点不厚道啊!”

    夏若飞一头雾水,笑呵呵地说道:“何区长,我没做什么啊?你每次敬我酒我可都是一杯干啊!从来没有偷奸耍滑!”

    曹广智也开玩笑道:“老何,该不是你看上哪个女服务员了,结果被若飞捷足先登了吧?”

    经过这一中午的酒桌交流,曹广智与何峰也亲近了不少,所以说话比之前随意多了。

    何峰苦笑道:“曹处长,就我这幅尊荣,真要抢妹子哪里会是若飞的对手啊?”

    夏若飞与曹广智都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留在包厢里服务的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也不禁抿嘴轻笑了起来,两双美目也频频望向夏若飞。

    笑过之后,夏若飞问道:“何区长,你还没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呢!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严厉批评起我来了?”

    何峰瞪眼佯怒道:“你还说呢!不是说好今天我做东的吗?你怎么偷偷跑去把单给买了?是不是觉得老哥我请不起一顿酒啊?”

    “我把单买了?”夏若飞也愣住了。

    不过他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禁苦笑着说道:“这个老郑啊……”

    说完,夏若飞扭过头去,对服务员说道:“麻烦把你们郑总叫过来一下。”

    “好的,您稍等!”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立刻走出了包厢,到门外通过对讲机通知郑总。

    何峰也瞧出不对了,问道:“怎么?不是你买的单?”

    夏若飞摊了摊手说道:“当然不是了!我这人最抠门了,今天说好了你请客的嘛!”

    曹广智也哈哈一笑说道:“有意思,有意思……”

    很快,西江月的郑总就来到了包厢,满脸堆笑地说道:“夏总,两位领导,今儿这酒喝好了?”

    夏若飞故意板着脸说道:“郑总,这账单是怎么回事儿啊?”

    郑总笑呵呵地说道:“夏总,是我吩咐前台免单的。你难得来我们会所一次,两位领导也都是贵客,就这么一顿便饭还要收钱,这不是打我老郑脸吗?”

    何峰与曹广智对视了一眼,心中也暗暗震动。

    他们很清楚这西江月会所可不是一般的餐馆,这里都是实行会员制的,虽然准入门槛不会像京城那些顶级会所那样高,但也不是谁都能进来消费的。

    而且何峰之前曾经陪同一些厅局级的领导过来吃饭,也没见郑总亲自吩咐免单的。

    夏若飞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

    夏若飞无奈地苦笑道:“可今天是何区长做东,我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何峰连忙说道:“是啊是啊!郑总,你这是不给我巴结若飞的机会啊!这可不对啊……”

    郑总连忙陪笑道:“何区长,我这也是想要表达一下心意嘛!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接着郑总又话锋一转说道:“再说这次算是夏总做东,刚好给您下次再回请夏总的机会啊!我保证下次只给您打贵宾折,绝不免单!而且这荷塘月色包厢我一定给您留着!”

    郑总不愧是八面玲珑的商人,一番话说完何峰马上就眉开眼笑了。

    其实郑总说得也有道理,这次算是夏若飞请客,就刚好给他一个回请的由头了。

    华夏是一个人情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交情不就是随着一次次的宴请交流中逐渐深厚起来的吗?

    于是何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啊!下次来如果订不到荷塘月色包厢,我就直接找你老郑!”

    “没问题!”郑总干脆地说道。

    曹广智也笑呵呵地说道:“老何,下次请客别忘了叫上我作陪!”

    何峰高兴地说道:“一定一定!”

    买单的小插曲过去之后,夏若飞他们也喝得差不多了,于是叫着郑总一起大家喝了一杯团圆酒,就结束了这个酒局。

    何峰与曹广智都有司机,他们也热情地表示要送夏若飞回农场——中午喝了这么多酒肯定是不能开车的了。

    不过夏若飞也不想把车子丢在会所,因为他明天上午还要去宋启明家里为宋薇诊治,所以婉言谢绝了两人的好意。

    夏若飞让郑总在会所里给他准备了一间客房,把何峰与曹广智两人送走之后,就直接回客房休息了。

    其实以夏若飞现在的酒量,中午喝的这点儿酒开车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他也不想无端惹麻烦,毕竟如果遇到查酒驾,他一吹气酒精含量肯定是超标的。

    只不过他的体质远超一般人,这么点酒精根本无法对他的神智造成任何影响。

    郑总还很细心地叫人在房间里准备了醒酒茶,夏若飞回房后把醒酒茶喝了之后,又到卫生间去冲了个澡。

    如今三山市已经成为新的火炉城市,而且三山的气候是那种湿热天气,跟北方的干热还不一样,只要稍微动一动肯定就一身臭汗。

    在夏天里一天冲三四次澡都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房间里是用的中央空调,始终都保持24度左右的恒温,夏若飞冲完澡之后一身轻爽地躺下,很快就沉沉睡去。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夏若飞醒来,郑总热情地请夏若飞吃完晚饭,等天气凉快一点再回去,不过夏若飞还是婉拒了,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出去开着骑士十五世离开了会所。

    因为夏若飞在睡醒的时候,灵图空间内的夏青通过神念交流告诉他,元初境里的那些冬虫夏草已经长出紫红色的草头了。

    所以夏若飞此刻也是归心似箭,哪里还有心思留下来吃晚饭?

    夏若飞一路压着限速开,半个多小时后就回到了农场。

    在别墅院子里把车停好,夏若飞也没心思跟院子里的闪电、小黑玩闹,直接快步走进了屋内。

    正在准备晚餐的虎子母亲听到声音,从开放式厨房那边探出头来,见是夏若飞回来了,她连忙问道:“若飞回来啦?楠楠入学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夏若飞一边噔噔瞪地往楼梯上走,一边说道:“手续都办好啦!开学那天直接去报到就行了!”

    虎子母亲又高声说道:“若飞啊!再有十几分钟晚饭就好了,记得下来吃饭!”

    “知道了干妈!”

    夏若飞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楼上,虎子母亲也不禁摇摇头,笑着说道:“这孩子!平时挺稳重的,怎么今天风风火火的……”

    夏若飞回到房间后立刻锁紧了门窗、拉起了窗帘,然后从掌心处召唤出灵图画卷,心念一动进入了空间当中。

    “主人!”夏青等候在元初境里,见到夏若飞之后连忙恭敬地问道。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那些虫草怎么样?”

    “品质应该非常高!”夏青说道,“不过您没回来,所以我也没有去挖掘……”

    “走,一起看看去……”夏若飞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空间灵潭旁边,这里一大一小两个塑料箱,橙色那个大的里面养殖了网纹鲍,而小一点的那个就是进行虫草培植试验的了。

    说小一点也是相对鲍鱼养殖的那个塑料箱而言的,实际上这边这个也是挺大的,是这个空间里最大号的塑料整理箱了,足有一米五长、一米宽、一米深。

    这个塑料整理箱的上方还罩着一层纱网,夏若飞透过纱网就看到整理箱内泥土的表面,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紫红色草头,一眼望去就如同铺上了一层紫色的地毯一样。

    夏若飞这段时间了解了许多关于冬虫夏草的知识,永乐娱乐开户:他知道每一根草头的下面,就是一根冬虫夏草。

    这小小的面积内,保守估计得有好几百根了。

    这个密度真是相当的吓人,如果被格桑父子看到一定会认为这是神迹的。

    要知道传统的那曲采草人,他们海拔四五千米的山坡上,埋头寻找很久才能找到一根虫草,如果几米之内能找到第二根就已经是运气相当不错的了。

    像这种,如此狭小的范围内密密麻麻长了几百根的,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象的。

    并不是所有的蝙蝠蛾幼虫都被感染了虫草菌的,还有一些幸运的幼虫健康长大,变成了一只只的蝙蝠蛾,它们都附着在纱网上,或者停留在了草头之间。

    夏若飞让夏青找来一个空的塑料整理箱,然后两人小心地打开纱网,将纱网上以及整理箱中的蝙蝠蛾都转移到了这个整理箱里,同样用刚才的纱网罩上。

    在山海境里,还有两亩地都被夏若飞圈起来了,专门养殖虫草的,只不过没有了时间流速的加成,那边的养殖效果暂时还看不出来。

    这些蝙蝠蛾还是可以放到山海境中去的。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如果任由他们在元初境里到处乱飞也不是个事儿,而且这空间内环境如此得天独厚,它们肯定繁殖很快,到时候泛滥成灾也是个小麻烦。

    谨慎地将所有的蝙蝠蛾都转移到另一个塑料整理箱里,夏若飞就让夏青开始采集虫草。

    虽然夏若飞也看了不少有关虫草的资料,但是毕竟没有实践过,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对于虫草这种珍贵药材的采集,夏青的“数据库”里是有现成资料的。

    夏青早已准备好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小铲子,他小心地在最外侧开始轻轻地挖下去,他的动作十分轻柔,生怕损伤到泥土底下的冬虫夏草。

    这些泥土都十分的松软,很快夏青就将其中一根虫草挖了出来。

    然后夏青拿起一把柔软的毛刷,将虫草表面的泥土小心地清理干净,一根硕大的冬虫夏草就呈现在了夏若飞的面前。

    夏若飞接过来一看,光从个头上看,这根虫草就比前段时间从格桑那里买来的一级草要粗壮不少,拿在手上也沉甸甸的。

    夏青也放下工具凑了过来,惊喜地说道:“主人,这虫草品质极高!恭喜主人啊!”

    接着夏青指着虫草解释道:“主人请看!它表面的色泽十分黄净,而且通体都是透亮油润的,环纹呈现十分清晰的‘三窄一宽’的特点,8对足里面中间4对十分明显,后面三对足基本上已经全部退化了,头部的位置还能看到棕红色的眼睛,草头的颜色也相当的纯正……”

    接着夏青又凑近了用力闻了闻,惊喜地说道:“就连那浓郁的浓酥油香味也依然保存下来了!简直比最正宗的那曲虫草还要正宗……”

    夏若飞十分高兴地说道:“夏青,看来我把这些高原植被连同泥土、虫草菌丝一起弄到空间里来的办法是可行的。”

    夏青连连点头说道:“是啊!那曲上等虫草的特性全都保存下来了,而且灵图界的环境明显优于外界,所以虫草品质也有了一个巨大的提升!”

    “那这些虫草的药性是不是也会有所提高呢?”夏若飞问道。

    “那是肯定的!”夏青自豪地说道,“这虫草在世俗界绝对是瑰宝级的了,就算是修炼人士服用了,也一样会有不俗的效果!”

    夏若飞闻言高兴地笑了起来,自己辛辛苦苦跑了一趟西藏,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元初境与山海境除了时间流速不一样,整体环境和灵气浓郁程度基本都是一致的,所以在元初境能够成功培植出上等虫草,那么山海境中的虫草成熟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现在夏若飞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这次培植出的虫草能达到什么品级。

    衡量虫草品级的除了上述的品质特征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重量。

    平均2000根虫草能达到1千克重,就是一级草了,在外面一级草都是每千克几十万的天价。

    而如果单根虫草重量更重,那更是有价无市,价格更是高得离谱。

    所以夏若飞立刻说道:“夏青,马上把塑料箱里所有的虫草都挖掘出来清理干净,我们称一称重量,算一算多少根虫草能达到一千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