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重临故地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2921702.html
文章摘要: 第五百八十三章 重临故地,歌迷会分说列队,都中纸贵鸡饲料立体画。

    ?2?xf??_F?h?@??f??^??T???m??A??(v??????Dy???微笑着点头说道:“睡了一觉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想干脆趁热打铁再做一次治疗好了,刚好飞机还有两个小时左右才落地。”\r

    唐奕天有些感动地说道:“这样会不会太辛苦了?”\r

    夏若飞笑着摆摆手说道:“没事儿!小昊然体内的经络淤堵早一点解决,他的体质也能早一点恢复正常,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年龄小可能承受不住,我都想干脆今天把三次治疗都做完了。”\r

    夏若飞顿了顿接着又说道:“我朋友会到悉尼接机,到时候丢下他去你们家也不太好,我在飞机上给小昊然再治疗一次,这样等我回国之前再到你家里去一趟,应该就能彻底解决隐患了。”\r

    唐奕天点头说道:“好的好的,就按夏先生的安排来……不过你们一定要提前一点到我家去,好让我有机会尽一尽地主之谊。”\r

    “没问题!”夏若飞笑着说道。\r

    这时小昊然已经来到了夏若飞身边,夏若飞蹲下来平视着他,说道:“昊然,你盘腿坐好,哥哥马上就要跟你身体里的火焰怪物拼斗了,一会儿身体可能会感觉到有点热,你一定要忍住不能乱动,知道吗?”\r

    “我记住了,哥哥!”小昊然懂事地说道。\r

    昨晚座椅放平之后还没有收回来,所以这次治疗就在夏若飞的位子上进行。\r

    小昊然按照夏若飞教的姿势盘腿坐好,夏若飞也很快地坐到了小昊然的身后,双手抵住了小昊然的心俞穴。\r

    唐奕天与詹妮弗也连忙来到了夏若飞身边,防止别人打扰到他。\r

    夏若飞的精神力透体而出,熟练地钻进了小昊然的心俞穴,开始疏导吸收他体内依然庞大的先天纯阳之气。\r

    因为昨晚已经进行过一次了,所以夏若飞也是轻车熟路。\r

    而且先天纯阳之气被吸收了四分之一后,浓度降低了一些,夏若飞使用精神力包裹搬运它们的时候难度也同样降低了不少。\r

    也就是说,效率比昨天高多了。\r

    当然,使用无形的精神力量去牵引先天纯阳之气,消耗依然是非常大的。\r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r

    很快夏若飞的衣服又被汗水浸透了,头顶也开始雾气蒸腾。\r

    夏若飞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在迅速消耗,不过他依然咬牙坚持着。\r

    他希望自己能够利用这次机会尽量多吸收一些纯阳之气。\r

    小昊然体内的纯阳之气少几分,他的气血运转就能顺畅几分,体质自然也就强几分。\r

    那一缕缕先天纯阳之气在被夏若飞吸收到体内之后,都会在精神力的牵引下沿着那几条特定的经脉运转几个小周天,然后归于丹田。\r

    夏若飞感觉到小腹处的温热感越来越明显,他也能感觉到那些先天纯阳之气所蕴含的庞大能量。\r

    用夏青的话来说,这对他也是一次莫大的机缘。\r

    这些先天纯阳之气对夏若飞将来的修炼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r

    小昊然的表现也非常不错。\r

    夏若飞知道那些先天纯阳之气通过经络运转的时候,整条经络都会出现灼热的感觉,夏若飞身体素质非常强悍,自然能够轻易承受,可是小昊然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且还长期体弱,这样的过程其实是挺痛苦的。\r

    不过懂事的小昊然却一直在咬牙坚持,除了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之外,他硬是没有哼出一声来,而且身体也完全没有乱动。\r

    一旁的詹妮弗看到儿子痛苦的表情,心中既心疼又担心。\r

    而林巧则更多地心疼夏若飞,从昨天到现在,夏若飞已经是第三次表现出这种精疲力尽的状态了。\r

    在林巧的印象中,她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夏若飞如此疲惫。\r

    夏若飞坚持着运起为数不多的精神力,最后一次包裹牵引着小昊然体内的先天纯阳之气进入自己的身体。\r

    运转几个周天,将它们尽数纳入丹田之后,夏若飞缓缓睁开了眼睛。\r

    在手掌撤开之前,夏若飞检查了一下小昊然体内的情况。\r

    这次治疗的效果明显比上次好,现在小昊然体内残留的先天纯阳之气,基本上只有最初的三分之一左右了。\r

    他体内绝大部分经络都是畅通的状态了,浑身气血的运转也比昨天第一次治疗过后要通畅了许多。\r

    可以说现在小昊然的体质跟一般的小朋友也差不多了,最多也就稍微弱一点。\r

    当然,这些先天纯阳之气对于孱弱的小昊然来说还是太多了,夏若飞还需要帮他治疗一次,才能彻底扫除隐患。\r

    夏若飞收回了手掌,然后笑着说道:“昊然,表现得很棒、很勇敢!现在你可以起来了!”\r

    小昊然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跳下了夏若飞的座位。\r

    他的动作十分敏捷,一看状态就知道他比之前要好了很多。\r

    “谢谢哥哥!我现在感觉好舒服啊!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小昊然拉着夏若飞的手高兴地说道。\r

    其实夏若飞昨天到今天,已经三次使用精神力进入小昊然的经络中了,所以小昊然不知不觉中对夏若飞产生了亲近感。\r

    因为精神力实际上就是一种波,每个人的精神力波形、频率都是唯一的,夏若飞的精神力多次游走与小昊然的经络中,他对这种波形、频率自然而然就感觉到亲切。\r

    而且他年纪虽然小,但却也知道夏若飞是在帮他,所以就对夏若飞特别的亲昵。\r

    夏若飞也对小昊然十分喜欢,他轻轻地捏了捏小昊然的脸蛋,笑着问道:“那过段时间,哥哥再帮你治疗一次,把那些火焰怪物彻底消灭,好不好?”\r

    “好啊好啊!”小昊然欢呼雀跃,“哥哥一定要帮我把它们消灭掉,这些怪我可坏了,天天到梦里来追我,想要用火焰烧死我……”\r

    夏若飞心中也不禁微微一颤,这个才六七岁的孩子,曾经吃了多少苦头啊……\r

    他蹲下身子,轻轻地搂住小昊然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有哥哥在,那些火焰怪物再也不会出现了!”\r

    “嗯!”小昊然重重地点了点头。\r

    一旁的唐奕天眼眶有些发红,而感情更丰富的詹妮弗更是早已泪流满面,这泪水中既有儿子死里逃生的喜悦,又有对他这些年受苦的心疼。\r

    林巧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眼前的这一幕太感人了。\r

    夏若飞给小昊然的治疗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大家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听到“叮”的一声,机舱里的安全带指示灯亮了起来。\r

    还有一会儿飞机就要开始下降高度了,乘务长也在广播里通知大家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r

    于是大家各自返回座位,夏若飞叫来乘务员把自己和林巧的座位恢复,然后坐回了位子上,按要求把安全带扣上。\r

    头等舱液晶显示屏里能显示飞机的实时位置。\r

    夏若飞看到飞机已经很接近悉尼了,这个时候飞机的高度和速度都在慢慢往下降。\r

    过了二十多分钟,巨无霸客机穿过了云层,随着高度的下降,从舷窗里已经可以看到悉尼的景色了。\r

    从夏若飞这一侧的舷窗,刚好可以看到悉尼的海港大桥,飞机在海港大桥上方还有一个转弯程序,方便乘客观赏美景。\r

    远处的海港中,碧蓝的海面上点点白帆,犹如镶嵌在蓝色大幕上的珍珠一般。\r

    今天悉尼的天气非常好,晴空万里,更远的地方,悉尼歌剧院、悉尼塔等地标性建筑也都能一览无余。\r

    林巧第一次来到澳洲,所以也是十分激动,忍不住透过舷窗张望着。\r

    夏若飞笑呵呵地向她介绍飞机掠过的一些地标性建筑。\r

    又过了十来分钟,飞机终于平稳地降落在了悉尼金斯福德史密斯机场的跑道上,开始了高速的滑行。\r

    在自动刹车和发动机反喷的作用下,飞机滑行的速度迅速下降,很快就从一侧的滑行道脱离。\r

    几分钟后,飞机平稳地滑行到了停机位上,廊桥也慢慢地靠了上来。\r

    舱门打开,在乘务员们热情的笑容中,夏若飞等人拿着行李鱼贯走出了机舱。\r

    林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调皮地说道:“若飞哥,这就是澳洲的空气吗?也没觉得比国内甜啊!”\r

    夏若飞打趣道:“晚上你要不要看看澳洲的月亮会不会比华夏的圆!”\r

    林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r

    很快大家通过廊桥走进了航站楼里,一行人来到行李转盘处,夏若飞就笑着对唐奕天说道:“唐先生,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回头保持电话联系,我回国之前会提前告诉你的!”\r

    “夏先生,真的不先到我家做客吗?”唐奕天带着一丝遗憾问道。\r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不了,我朋友特地从猎人谷过来接机,放他鸽子也不太好。我们在澳洲应该会停留一段日子,再说我还要给小昊然做治疗呢!你想要做东有的是机会。”\r

    唐奕天耸耸肩说道:“好吧!那我就等你电话了!”\r

    詹妮弗也笑盈盈地对林巧说道:“林,期待我们再次见面的那天,我会为你准备好《詹妮弗的回声》签名CD的!”\r

    林巧高兴地点头说道:“嗯!谢谢你詹妮弗!”\r

    双方在行李转盘挥手告别,小昊然还一步三回头,显得有些舍不得夏若飞。\r

    夏若飞接触过几个孩子,包括马志明和田慧心的女儿欢欢、田慧心朋友薛碧云的孩子诚诚,以及这次的小昊然,这些小朋友无一不是对夏若飞十分的亲近。\r

    这主要是跟夏若飞吸收灵心花花瓣以及服用孕灵汤之后,身上那股天然亲和力有关。\r

    夏若飞与林巧在行李转盘处等待了一会儿,就拿到了林巧那个超大号行李箱。\r

    由于此时的澳洲正是冬季,虽然在机场内有着中央空调,都保持着24、25度左右的温度,但是一旦到了外面,还是有点冷的。\r

    来之前夏若飞和林巧也查询了近期悉尼以及猎人谷地区的天气预报,澳大利亚的冬季最低气温大概在5度左右,而日间最高气温能到18度甚至20度。\r

    因此夏若飞让林巧带上了一些保暖的衣物。\r

    拿到行李箱之后,林巧就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羊绒毛衣套在了衬衫外面,而夏若飞依然是穿着T恤牛仔裤——这种程度的温度,对夏若飞而言根本不算冷。\r

    出发前夏若飞就提醒过林巧一些注意事项,包括通关时的注意事项以及禁止携带入境的物品等等。\r

    在飞机下降的阶段,大家已经填写了入境卡,所以两人在海关柜台办理了手续之后,直接拿着入境卡走向了绿色标志的通道。\r

    这个通道代表着入境时无需申报任何东西。\r

    上次夏若飞正是在这个入境通道中,被一个澳洲的海关官员故意刁难,后来那个官员还为难其他华夏旅客,甚至称他们为“支那人”,当时接机的唐老爷子勃然大怒,直接动用盛邦集团在澳洲的最强律师团,将那名官员以种族歧视告上了法庭。\r

    后来夏若飞虽然回国了,但也依然在关注这件事情的进展,那个肥猪官员自然是无法跟盛邦这样的大财团对抗的,因为盛邦根本不计成本,全澳最富盛名的几个大律师组成律师团来打这场小的不能再小的官司。\r

    更何况那个官员本身就不干净,嘴里咒骂、恐吓华夏旅客,使用侮辱性称谓这都是人证物证确凿——行李检查处有无死角监控,那个肥猪说了什么,在唇语专家面前根本无所遁形。\r

    所以最终种族歧视罪名成立,那个肥猪官员丢掉了待遇优渥的公务员工作不说,还被判入狱三个月,罚款三万澳元,并且剥夺三年被选举权,可以说是相当重的判决了。\r

    或许是因为这场在澳洲都引起不小反响的官司带来的影响,夏若飞发现在通关的时候那些海关官员没有故意针对性地为难华夏旅客了。\r

    夏若飞与林巧也十分顺利地通过了检查。\r

    夏若飞推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而林巧则满脸新鲜与兴奋地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并排走了出去。\r

    不少人在外面接机,还有很多人举着写有名字的牌子。\r

    “若飞,这边这边!”\r

    夏若飞正在寻找的时候,就听到了梁齐超的声音,他转头循声望去,就看到梁齐超正高兴地朝着自己挥舞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