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梦醒时分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019073.html
文章摘要: 第六百二十四章 梦醒时分,一体机华北石油相爱,现形折寿通儒达识。

    说是谈判,但其实几乎就是罗宾森求着夏若飞收购,基本上夏若飞提出的条件,他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不过夏若飞倒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虽然布罗迪觊觎林巧的美色,在那天招待酒会上还多次出言不逊、煽风点火,用心十分险恶,但是夏若飞认为让他们家酒庄经营不下去,最后只能低价转让,这个惩罚也够了。

    所以,夏若飞并没有提出太苛刻的条件。

    在环澳洲旅行期间决定要接盘的时候,夏若飞就让梁齐超委托专业人士对金橡树酒庄进行过资产评估,他知道抵掉一些银行债务后,金橡树酒庄的资产价值大致在一千两百万澳元到一千四百万澳元之间。

    所以,对于罗宾森提出的六百万澳元的出让价格,夏若飞也没有再不厚道地往下压价。

    这让罗宾森感激涕零,觉得夏若飞简直是太宽宏大量了,这真是不计前嫌啊!

    不过夏若飞不至于主动去帮罗宾森,所以既然罗宾森自己都提出来了,他也毫不客气地表示六百万澳元要分期支付。

    一年内付清,每个月支付五十万澳元。

    罗宾森现在就一心想着甩掉这个烫手的山芋,尤其是银行那边的债务,所以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这个条件。

    银行那边,如果夏若飞接手的话,有唐奕天出面打招呼自然就不会逼得那么急了,而且渠道恢复之后立刻就会有现金流进来,资金状况健康的话,按部就班偿还贷款就行了。

    而如果罗宾森自己经营,那就是绝境。

    钱的问题谈清楚了,其他一些细节问题自然就更简单了,基本上夏若飞提出什么要求,罗宾森都是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双方很快就达成一致,签订了并购合同。

    上次夏若飞收购韦斯特酒庄的时候,找美国的唐鹤老爷子拆借了三百万澳元的资金,并购过程中除了两百万澳元的收购款之外,还有一些手续费、税费之类的支出,夏若飞还剩余八十万澳元左右的资金。

    所以签订了合同之后,夏若飞立刻按照约定将第一个月的五十万澳元打给了罗宾森。

    罗宾森见夏若飞付款这么爽快,自然更是感激涕零,他本以为这第一笔款夏若飞怎么也得拖上个把月,没想到一签完合同立刻就支付了,在他看来这实在是太仁慈了!

    手续有专人去跑,剩下的三十万澳元如果不够支付手续费之类的支出,暂时从仙境农场账上再挪用一些就行了。

    至于老韦斯特等工作人员的工资以及酒庄运营的成本支出,也不需要夏若飞操心,有梅亚集团这样大渠道的力推,两家酒庄很快就会盈利的。

    当老韦斯特得到夏若飞通知,让他去接收金橡树酒庄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十几天前他的资金链断裂,罗宾森还想趁火打劫,低价收购他的韦斯特酒庄。

    这才多长时间?罗宾森就已经被逼迫得无奈低价变卖酒庄了。

    两人的境况完全颠倒了过来。

    对于曾经的情敌,在几十年来都不曾放弃打压他的韦斯特倒霉,他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同情的。

    而当老韦斯特听夏若飞说,金橡树酒庄也交给他管理的时候,更是喜出望外,立刻就带人兴冲冲地接收酒庄去了,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

    就这样,两家酒庄就都划入了夏若飞名下,他空间内的“改良葡萄”工作也正在进行,等到了葡萄种植季节再来一趟澳洲,将空间中的葡萄种植下去,再加上梅亚集团的帮助,两家酒庄肯定就可以蓬勃发展起来了。

    酒庄的琐事自然有老韦斯特夫妇帮忙打理,不需要夏若飞担心。

    他与林巧在仙境农场住了两天,返程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

    悉尼。

    金斯福德史密斯国际机场。

    如果有新南威尔士州地下世界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大跌眼镜的,因为赫赫有名的义兴会之虎——唐虎正亲自拖着两个硕大的行李箱跟在一行人的后面。

    走在前面的自然是夏若飞与林巧,还有梁齐超以及唐奕天一家人。

    夏若飞依然只有简单的行李,而林巧的行李则从一个大行李箱变成了两个大行李箱,新买的那个行李箱个头也完全不逊色于她带来的那个。

    在澳洲旅游期间,林巧买了很多纪念品,而詹妮弗也送给了林巧不少礼物,最后只能再买了个大行李箱,这个行李箱同样也是装得满满当当的。

    返程的机票是唐奕天帮忙订的,自然也是头等舱。

    本来唐奕天是要动用私人飞机送夏若飞两人回华夏的,不过被夏若飞婉言谢绝了。

    他实在是不喜欢太张扬了,况且为了两个人动用一架飞机,也的确太浪费了。

    在夏若飞的坚持下,唐奕天只好退而求其次,定了两张头等舱机票。

    在VIP柜台办理好值机手续后,夏若飞与林巧站在安检入口处,同梁齐超以及唐奕天一家告别。

    夏若飞特地把唐昊然叫了过来,说道:“昊然,师父不在你身边,修炼的时候一定要更加小心谨慎,同时每天都要坚持,不得懈怠!”

    “我知道了,师父!”唐昊然有些不舍得地看了看夏若飞,情绪低落地说道。

    小家伙本来就跟夏若飞比较亲近,自从拜了夏若飞为师之后,这种亲近中又带上了几分崇拜与敬畏,夏若飞要回国,最舍不得他走的人就是唐昊然了。

    夏若飞摸了摸唐昊然的头,笑着说道:“别苦着个脸了……师父过段时间又会来澳洲的。”

    “真的?”唐昊然一下子抬起头来问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夏若飞笑着说道,“这边酒庄还有些事情,最多两个月之后,我就要再过来一趟!到时候我要检查你的修炼进度哦!如果偷懒的话……”

    “师父,我保证不会偷懒的!”唐昊然连忙说道。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那师父就看你实际行动了!”

    接着夏若飞又把目光投向了唐奕天,说道:“唐大哥,如果昊然修炼方面有任何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情况紧急的话你就直接用私人飞机把他送到华夏来!”

    “好的!”唐奕天说道,“谢谢你啊若飞!”

    夏若飞笑着摆摆手说道:“自己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对了,仙境农场以及我那两家酒庄,就要拜托你多多关照了。”

    “这个必须的,你就放心吧!”唐奕天笑呵呵地说道。

    夏若飞点点头,最后把目光投向了梁齐超,说道:“梁哥,农场这边你就多费心了。这批试验种植也快要结束了,你尽快弄个需求计划,我回国之后就先给你这边准备大规模种植所需要的种子!”

    “明白!”梁齐超咧嘴笑道,“这里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有了梅亚集团这样强大的盟友,梁齐超现在对经营好农场充满了信心,想到自己能在澳洲做出一番成绩来,进入唐鹤老爷子的视线,梁齐超也是打心底里感激夏若飞。

    夏若飞这边同唐奕天等人说话,那边林巧也拉着詹妮弗在说话。

    她也是一脸不舍的表情——要知道詹妮弗可是她崇拜了多年的偶像啊!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与詹妮弗的友情也是迅速升温,现在已经俨然是闺蜜的关系了。

    夏若飞笑着说道:“巧儿,该走啦!”

    “哦……”林巧有些不情愿地说道,然后又抓紧时间跟詹妮弗说了几句话之后,再朝着夏若飞走过来。

    大行李箱已经托运了,夏若飞拿着自己简单的行李,与林巧一起向大家挥手告别,然后就走进了国际出发的安检通道。

    ……

    九个多小时后,鹭岛航空公司的这架波音787巨无霸客机经过长途飞行,已经接近了目的地——位于三山市的长平国际机场。

    同前往澳洲的兴奋相比,返程的时候林巧显得有些情绪低落,大部分时间都很沉默,要么就是在使用头等舱的多媒体影音设备看电影,要么就是闭目养神,很少跟夏若飞说话。

    这二十来天的经历,对于林巧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场非常梦幻而又美丽的梦。

    在这场梦里,她认识了自己最崇拜的女明星詹妮弗,甚至还成为了她的闺蜜,这在以前即便是做梦的时候都是不敢想的事情。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二十来天里,夏若飞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两人一起游遍澳洲,无论是美得令人心醉的大堡礁,还是有些阴森的阿瑟港监狱,亦或是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南博格国家公园,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与欢笑。

    然而,梦总归是要醒来的。

    随着飞机一点点接近三山,林巧感觉自己就好像一点点失去了夏若飞。

    飞机落地之后,夏若飞又会变回凌清雪的男朋友,而自己也只能当一个调皮甚至刁蛮的妹妹。

    林巧很清楚,虽然夏若飞对自己宠溺到了极点,但那完全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护,自己从来不曾走入夏若飞的内心深处。

    夏若飞也察觉到了林巧的沉默,不过他只是以为林巧是因为结束了旅程,同时还离开了偶像詹妮弗,所以情绪上有些失落,所以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无论林巧多么不舍,飞机最终还是平稳地降落在了长平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经过短暂的等待,舱门就打开了。

    夏若飞从行李舱里拿下自己的小行李箱,笑呵呵地说道:“巧儿,发什么呆呢?该下飞机了!”

    林巧这才如梦方醒,眼中闪过了一抹失落,起身说道:“哦……那我们走吧!”

    夏若飞笑着问道:“怎么了?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啊!过些天就要去鹭岛上大学了,丰富多彩的全新生活就在向你招手呢!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

    本科一批的录取是很快的,在他们还在澳洲畅游的时候,录取通知书就已经寄到了桃源农场,当然,这是夏若飞林巧在与虎子母亲视频聊天的时候得知的。

    在出国之前,夏若飞手把手地教会了虎子母亲使用微信视频聊天——这也是虎子母亲主动要求的,因为国际长途话费太贵,她总是习惯性地保持节俭的习惯。

    夏若飞不提去鹭岛上大学的事情倒也罢了,一提起这事儿林巧就更是一阵黯然了。

    她很快就要离开三山了,虽然鹭岛与三山非常近,通了高铁之后城际交通时间已经缩短到了两个小时以内,但毕竟是不在一个城市生活了,而且夏若飞又已经有了凌清雪那么优秀的女朋友。

    在林巧看来,自己的希望已经渺茫到了极点。

    她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儿,可能坐太久飞机,有点累了吧!走吧若飞哥!”

    说完,林巧很自然地挽住了夏若飞的胳膊。

    对于林巧这样亲昵的动作,夏若飞竟然也已经有些习惯了,并没有感觉到不自在,两人就这么亲昵地一起走出了机舱。

    飞机落地时间是华夏标准时间19点左右,当夏若飞与林巧两人取了托运行李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多了。

    接机的依然是雷虎,他早早就等候在国际出港厅了,看到夏若飞两人之后,他立刻迎了上来,从夏若飞手中接过了行李。

    “夏哥,一路辛苦了吧!”雷虎一边领着两人朝前走,一边笑着问道。

    “还好,巧儿有点累!”夏若飞笑着说道,接着问道,“公司里这段时间没啥大事儿急事儿吧?”

    夏若飞也就是随口一问,现在公司在冯婧等人的打理下,早已步入了正轨,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况且真要有急事,冯婧早就打越洋电话向他汇报了。

    雷虎笑着说道:“一切都挺正常的!对了,叶班长已经回农场了。”

    夏若飞愣了一下,笑着问道:“这小子已经出师了?该不会是表现不好被李志福老爷子赶回来了吧?”

    叶凌云这大半年都在武夷山跟着李志福老人学习古法制茶,夏若飞没想到这么快他也已经回来了。

    说起来叶凌云才是安保这一块的负责人,只不过因为长期不在位,所以才由雷虎临时负责的。

    雷虎哈哈一笑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反正叶班长自己是说他已经出师了,是他师父让他回来的!”

    “这小子……”夏若飞笑骂道,“回头我要好好审问一下他!”

    就在一行人走出了国际出港厅,准备前往停车场的时候,夏若飞刚刚落地后打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夏若飞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毛微微一扬,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