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我们是朋友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524170.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五十一章 我们是朋友,借助桂殿兰宫不识泰山,以一奉百一毫不染自动播放。

    这块松露的确是夏若飞专门准备的,他早就知道马雄非常喜爱食用松露,而这次出产的白松露中,5公斤以上的还有好几块,就算是分四次拍卖会来放出,也是足够的。

    所以他专门挑了一块跟这次拍卖会压轴的松露重量差不多的,也算是给足了马雄面子。

    马雄看到这块巨大的白松露的时候,顿时当场愣住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忍不住飞快地转向夏若飞,问道:“夏生,你……你是说……这块白松露,不是送去拍卖的?”

    夏若飞忍不住笑了起来,反问道:“马老先生,这块白松露的重量是67公斤,您在我们传过来的有关数据中,有见到这块白松露吗?”

    马雄连忙说道:“没有!没有!”

    “所以……它是我专门为您准备的。”夏若飞笑着说道,“希望您还算满意!”

    “满意!满意!”马雄连声说道,“夏生,你实在是太够意思了!这下我做梦都能笑醒了!”

    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马雄说完,就像是看着绝世美人一样,看着那块篮球大小的白松露,眉开眼笑的十分开心。

    马志明迟疑了一下,说道:“夏生,这么大的松露非常少见,还是拿去拍**较……”

    马雄顿时瞪了马志明一眼,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儿子说的没错,他的确是非常想要这块白松露,但理智的看,自然是拿去拍卖才是最合适的——这要是没有另外一块73公斤的白松露,它就是打破世界纪录的松露啊!

    虽然心中十分不情愿,但却又不能呵斥马志明,马雄的神色变得十分的古怪。

    夏若飞心中一阵暗笑,他说道:“马先生,没关系的!这块松露现在看起来是比较珍稀,不过今年的松露出产季还有很长,说不定过几个月这样大小的松露也就不算什么了……”

    夏若飞的话意味深长,马雄和马志明自然一听就懂,他们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难掩的喜色。

    他们知道,夏若飞的话意味着他还能找到更多这样的极品松露,加上之前夏若飞说过,这一季的松露可能不止一次拍卖,他们还要多次合作,那就更加明显了。

    马雄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夏生,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马家,我们恒丰集团,都是你最值得信赖,也是最忠实的伙伴!”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

    马雄亲自抱起了那块白松露,指了指另外一块准备送上拍卖会的白松露,说道:“夏生,东西我就先拿走了!到时候按照这块松露的拍卖价来结算!”

    桃源公司的极品鲍鱼、极品松露,马雄都是无比喜爱,夏若飞愿意让他私下里直接购买,他自然也不会客气,不过在价格上他也从来不会让夏若飞吃亏。

    这次也是一样,到时候那块73公斤的白松露拍出了多少钱,他就会以同样的价格买下夏若飞专门给他预留的这块松露。

    夏若飞知道马雄的脾气,也没有怎么推辞,只是笑了笑说道:“行,就按您说的办!”

    马雄本来还想跟夏若飞多聊聊的,不过得了这块白松露之后他却归心似箭了。

    这么好的东西,当然要第一时间拿回去存好来。

    松露本身就是不易保存的珍贵食材,就算是用最科学合理的办法妥善保管,最多也就是一两个星期,所以还是得尽快食用掉。

    这么大一块松露,马雄完全可以招朋唤友,找来那些跟他志同道合的老饕客,一起大快朵颐了。

    “夏生,我就先回去了。”马雄说道,“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再聊!”

    然后马雄又吩咐马志明和田慧心多陪夏若飞聊会儿,自己就先行离开了。

    马志明看着马雄离开,苦笑着摇摇头,对夏若飞说道:“夏生,我父亲就是这样的性格,你别介意……”

    “怎么会呢!”夏若飞笑着说道,“马老先生是性情中人,跟我也比较投缘。”

    “那就好,那就好……”马志明说道。

    “对了,马先生,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夏若飞低声问道。

    田慧心正在和冯婧聊天,不过她似乎也隐隐听到了夏若飞的话,忍不住脸上微微一热。

    欢欢坐在夏若飞的腿上,小朋友也不懂这些,所以马志明倒也不至于太尴尬。

    他露出了一丝感激之色,说道:“恢复得非常好!夏生,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看……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欠你多少人情了……”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的,咱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

    “对对对,咱们是朋友!”马志明连忙说道。

    虽然他是马家的大公子,掌控着几百亿的资产,不过他却十分庆幸马家能交到夏若飞这样的朋友。

    明明对方的身家远不能跟自己比,但马志明却常常有一种高攀的感觉。

    马志明一家三口在夏若飞的房间里呆了个把小时,考虑到夏若飞舟车劳顿,他们也起身告辞了。

    欢欢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夏若飞人就在港岛,而且晚上吃饭的时候又能见到他了,所以田慧心哄了几句之后,她还是乖乖地向夏若飞告辞了。

    马志明三人告辞之后,屋里就剩下冯婧与夏若飞了。

    冯婧笑盈盈地看了看夏若飞,问道:“董事长,你是先休息会儿呢,还是听取我的汇报?”

    夏若飞往沙发上一靠,懒洋洋地说道:“也没什么好汇报的吧?我对你是一百个放心,反正你做主就行了!”

    冯婧忍不住娇嗔地瞪了夏若飞一眼,说道:“喂!你这老板也太不称职了吧!好歹装装样子啊!”

    夏若飞闻言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好吧!冯总,说说你这几天的工作吧!”

    冯婧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说道:“装得一点儿都不像!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计较,不然我早晚得气死……”

    夏若飞本来就快崩不住了,闻言立刻嬉皮笑脸地说道:“这就对了嘛!咱俩分工合作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这些具体的事情你自己把握就行了!”

    “没问题!”冯婧无奈地拖长了声音道,“不过先说好啊!抛头露面的事情我可不做了!这次就全部交给恒丰拍卖行来做……”

    上回玉肌膏的发布会之后,冯婧在网上的人气也达到了一个高峰,如今在三山,上街一趟都能被不少人认出来,搞得冯婧每次出去都紧张得要死,还要带上墨镜口罩,简直是明星一般的待遇了。

    所以这次来港岛之前,冯婧就死活表示不愿意再上台抛头露面了。

    拿她的话来说,她是一名职业经理人,不是艺人。

    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咱们桃源公司总得出个代表吧?就上去露个脸,不需要你长时间主持了。拍卖会的主角是咱们的那些极品松露,出镜的也是拍卖师嘛!”

    “不行!你自己上去!”冯婧态度坚决。

    “行行行,那咱们就都不露面!”夏若飞说道,“反正上去就是一通拍卖,完事儿咱拿钱走人!至于什么趁机宣传一下公司啊,提升公司形象之类的,也就无所谓了……”

    冯婧瞠目结舌,半晌才望着夏若飞说道:“不是吧……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夏若飞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这不是为你考虑吗?你既然不愿意抛头露面,我得从善如流啊!冯总,我这个老板还是很尊重员工意见的……”

    “可是,你得上去啊!”冯婧说道,“这多好的机会啊!你知道这次来了多少社会名流吗?咱们公司刚好又是走高端路线的……”

    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我不行……我这人嘴笨,而且没见过大场面,容易紧张,不行不行不行,既然你不愿意上台,那就算了,以后这机会还是有的……”

    冯婧这才回过神来,她似笑非笑地看了夏若飞一眼,然后娇嗔地说道:“董事长,你也太坏了吧!”

    说完,冯婧无奈地跺了跺脚,说道:“行了,我上台还不行吗?”

    “这就对了嘛!关键时刻还是得靠冯总,对不对?”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上次你还说自己没用,现在知道自己的作用有多大了吧?”

    冯婧没好气地瞪了夏若飞一眼,说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虽然冯婧嘴里这么说,但她还是认真地把这几天的工作跟夏若飞汇报了一遍。

    听完之后夏若飞也是发自内心地感慨了几句。

    这些工作都非常的繁琐,其中需要协调的环节也非常多,冯婧就带着刘倩和营销部另外一个年轻的女员工,几乎每天都加班到很晚,把这些繁琐的工作都理得井然有序,她的能力的确是相当的出色,工作责任心更是没话说。

    夏若飞诚恳地对冯婧说道:“冯总,辛苦了!谢谢!”

    冯婧被夏若飞的目光注视,脸上不禁微微一热,她避开了夏若飞的目光,说道:“董事长,每次你这么认真地跟我说辛苦的时候,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是不是又要坑我了?”

    夏若飞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就如此不堪吗?”

    “是啊!”冯婧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看到夏若飞吃瘪的样子,冯婧忍不住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跟你开玩笑啦!”

    “我拿这么高的工资,还有分红,当然要尽心做好工作了。”冯婧接着也认真地说道,“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情。”

    “并不是的。”夏若飞说道,“你为公司做了那么多,我心里都有数!冯总,只要公司存在一天,只要你自己不想离开,你就永远都是桃源公司的总经理!”

    冯婧也露出了一丝感动的神色,士为知己者死,更何况她对夏若飞还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冯婧没有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却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沉默中,冯婧首先吃不消了,她俏脸微红地站起身来,飞快地说道:“董事长,我再去刘倩那边把明天的流程顺一遍,你先休息会儿吧!”

    说完,她就快步朝门口走去。

    夏若飞感觉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只是在冯婧身后叫道:“晚上的宴会你跟我一起参加,别忘啦!”

    “知道了!”冯婧头也没回地说道,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夏若飞则把那些松露又收回了灵图空间中——只有在灵图空间里才是可以做到绝对保鲜的,在外界就算是保护措施再到位,也无法阻止松露的慢慢变质。

    房间的冷柜是带密码的,只有夏若飞能打开,他只要在明天拍卖会前,将松露放进去就好了。

    接着夏若飞有去冲了个澡,然后在柔软的大床上躺下睡了一会儿。

    晚上马雄一家宴请了夏若飞与冯婧。

    马雄还兴致勃勃地切了一小块白松露,让酒店的米其林大厨专门做了一道意大利调味饭,配上了切成薄片的白松露。

    用马雄的话来说,只有最简单的做法,才能体现出顶级白松露最原始的美味。

    在松露还没开始拍卖的时候,夏若飞等人就先享用了这极品白松露的美味。

    马家人对松露似乎都十分钟爱,不仅是马雄,就连马志明、田慧心,甚至是欢欢,在吃这道意大利调味饭配白松露的时候,都露出了十分享受的神情。

    而冯婧显然也十分喜爱白松露的味道,吃得津津有味的。

    也许今晚就夏若飞对这昂贵的白松露没有什么感觉,甚至那怪怪的味道还让他有些不习惯。

    夏若飞看到冯婧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了,心中也暗暗觉得好笑,他决定回到三山之后,就挑两块小一点的松露送给冯婧,让她一次性吃个够。

    就当是员工福利了。

    吃完晚饭之后,夏若飞又与马志明一家三口一起乘坐游艇,欣赏了维多利亚港的绝美夜景——这当然是小欢欢的提议了,她就喜欢跟夏若飞呆在一起,每次见到夏若飞都恨不得黏在他的身上。

    夜游归来,差不多也到了晚上十点左右。

    夏若飞洗了个澡,就准备上床休息。

    这时,床头响起了悦耳轻快的音乐声——这是外面有人在按门铃。

    夏若飞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方的液晶屏,见到门口的访客时,他忍不住微微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