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深夜来访的故人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530142.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五十二章 深夜来访的故人,人不知乡愁土木,实繁有徒胶木卡伦。

    夏若飞足足愣了两三秒钟,才如梦初醒地按下了床头液晶屏下方的开门按键,然后快步迎了出去。

    门口,一个高挑的金发美女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容,明亮纯净的蓝色眼眸中似乎蕴含着万种风情。

    这位深夜访客,正是曾经与夏若飞有过一夕之欢的意大利美女莫妮卡,她也是意大利最有名的松露家族——格拉索家族的继承人,著名的格拉索集团执行副总裁。

    “夏,见到我很意外吗?”莫妮卡似笑非笑地望着呆愣的夏若飞问道。

    “是有点意外……”夏若飞摸了摸鼻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不请我进去喝一杯吗?”莫妮卡的蓝色眸子微微一转,朝夏若飞眨了眨眼睛。

    夏若飞一直都处于蒙圈的状态,这时才回过神来,连忙侧身让开,说道:“哦!请进!”

    莫妮卡朝着夏若飞微微一笑,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总统套房。

    夏若飞则有些心虚地探头出去看了看,然后迅速关紧了房门。

    还没等他回过身来,他就感觉到一个柔软的娇躯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让他的身子都忍不住一僵。

    一股淡淡的幽香透进夏若飞的鼻子,他内心狂放的火焰仿佛一下子被点燃了。

    夏若飞转过身来,莫妮卡性感的嘴唇已经重重地吻了上来。

    她还含混不清地说道:“夏,我很想你……”

    此时不需要任何语言,夏若飞所有的理智也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捧着莫妮卡的俏脸,毫不犹豫地热烈回应着。

    一场激烈而持久的战斗从总统套房的玄关处打响,直到月上梢头、夜深人静,两人才偃旗息鼓,相拥着躺在了主卧室柔软的大床上。

    “莫妮卡,能在港岛遇到你,实在是太让我吃惊了……”夏若飞抚摸着莫妮卡迷人的金发,轻轻地说道。

    莫妮卡扭动了一下娇躯,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把她的头靠在夏若飞的胸膛上,笑着说道:“马先生向我们发出了邀约,这次将要拍卖的松露有着无以伦比的吸引力,尤其是对我们格拉索家族来说。”

    夏若飞微微有些意外,他以为马雄只是邀请了东西方的一些富豪,虽然格拉索家族也是资产巨大,但他们本身就是经营松露生意的啊!不是说同行是冤家吗?

    夏若飞惊讶地问道:“全球的松露生意至少有五分之一都掌握在你们家族手中,你们……还需要外购别家公司的松露?”

    莫妮卡吃吃笑道:“我们家族的松露,不也都是从松露猎人手中收购的吗?而这种足以打破世界纪录的松露,只要价钱不是太离谱,我们肯定是要吃下的,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家松露公司的影响力。年初你们的拍卖会上,最后不也是我将那块极品白松露拍下来的吗?”

    夏若飞这才恍然大悟,他搂着莫妮卡说道:“原来如此!看来我选择将这些松露进行拍卖,还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否则也不会在港岛跟你重逢了!”

    莫妮卡仰头朝夏若飞抛了一个媚眼,说道:“我看到马先生发过来的一些资料,就猜到了这批松露肯定是出自你的公司!所以专门争取了来港岛参加拍卖的机会,说实话,澳洲的那一晚让我终身难忘……”

    夏若飞听了不禁心中一荡,同时也泛起了浓浓的成就感。

    东方人比较含蓄,虽然跟凌清雪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凌清雪都会浑身瘫软连声求饶,但却不会像奔放的莫妮卡一样,说出这样令他怦然心动的话。

    夏若飞搂着莫妮卡裸露的香肩,笑着说道:“早知道你们也对极品松露感兴趣的话,我就直接联系你了!”

    莫妮卡笑盈盈地说道:“现在也不迟啊!”

    夏若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现在所有的松露都已经上了拍卖列表,这次肯定是不可能直接和你们集团交易了……”

    莫妮卡轻轻地扭动了一下娇躯,说道:“夏,松露收获季才刚刚开始,这应该不会是你们公司要出售的最后一批松露吧?”

    夏若飞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当然!”

    接着他又笑嘻嘻地问道:“莫妮卡,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照顾你们公司的话,我有什么好处呢?”

    莫妮卡扭过脸来,风情万种地瞟了夏若飞一眼,说道:“最大的好处都已经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夏若飞哈哈大笑,一把搂住了莫妮卡,说道:“这样的好处多来几次的话,那松露的事情就可以考虑了……”

    说完,他一下子翻过身去,莫妮卡没想到夏若飞这么快就生龙活虎了,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不过这惊叫声中却又含着几分喜悦。

    很快,房间里又传来了阵阵微妙的声音……

    夜里一点多钟。

    满脸荡漾着满足之色的莫妮卡从床上坐起来,接着又低头在夏若飞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才开始穿衣服。

    “莫妮卡,这么晚了……就在这儿睡吧!”夏若飞靠在床头,眼中带着一丝内疚之色说道。

    莫妮卡微笑着说道:“明天一早马先生肯定会过来找你,而且我估计你的那个美女总经理也会很早过来,我想你也不希望被他们发现吧!”

    夏若飞神色微微一滞,不过他想到莫妮卡夜里十点多钟主动过来找他,鱼水之欢后都下半夜了,这个时候女人是最需要抚慰的,她却还要穿上衣服自己离开。

    夏若飞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浓浓的内疚,他坐起来一把搂住了正在穿衣服的莫妮卡,说道:“留下吧!就在这里睡,明天我早点叫你起床……”

    莫妮卡觉得浑身一软,顺势就倒在了夏若飞的身上,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夏若飞大喜,抱着莫妮卡躺下,然后亲手给她盖上被子,接着自己也钻进了被窝里,从莫妮卡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虽然怀里的美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惑力,不过夏若飞也知道实在是太晚了,明天还有发布会要参加,所以他仅仅只是抱着莫妮卡,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睡吧!”

    莫妮卡虽然背对着夏若飞,但是被他那强壮有力的手臂紧紧搂抱着,心中也是充满了安全感,仿佛意大利的那些烦心事也全都抛到脑后了。

    很快两人就沉沉地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本来夏若飞是想六点多钟叫莫妮卡起床的。

    不过才五点半左右,他就感觉到了动静,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即便是在睡梦中,也时刻保持着一丝警惕,所以他立刻就醒了过来。

    惺忪的睡眼中,夏若飞看到莫妮卡已经悄悄起床开始穿衣服了。

    “莫妮卡……”夏若飞叫道。

    莫妮卡被吓了一跳,她一下子回过身来,带着一丝歉意说道:“亲爱的,把你吵醒了吗?”

    夏若飞从床头柜上拿起手表看了一眼,说道:“这也太早了吧?完全可以多睡一会儿的……”

    莫妮卡微笑着说道:“早点儿走比较好,万一有人找你,对你影响不好,我知道你们东方人的观念是比较保守的。再说……我现在下楼,回房间还能再睡个美容觉呢!”

    “好吧!”夏若飞一边说一边翻身下床。

    莫妮卡一把按住了他,说道:“亲爱的,你不用起来了,再睡会儿吧!我自己下楼就好了……”

    说完,莫妮卡眼含笑意地盯着夏若飞。

    在莫妮卡目光的注视下,夏若飞只能点了点头,说道:“行,我听你的……”

    “乖,闭上眼睛睡觉吧!”莫妮卡调皮地捏了捏夏若飞的脸,说道。

    夏若飞见莫妮卡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微微闭上了眼睛。

    莫妮卡咯咯一笑,飞快地穿上衣服,然后在闭着眼睛的夏若飞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就起身离开了主卧室。

    夏若飞听到外面的门咔哒响了一声,然后总统套房外面的走廊里就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他知道莫妮卡已经离开了。

    夏若飞睁开了眼睛,两只手枕在脑后,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昨夜的疯狂还历历在目,床上还残留着莫妮卡身上的幽香。

    他本来以为自己在莫妮卡离开后会感觉到内疚、感觉到空虚,可是并没有。

    上次在澳洲和莫妮卡有过一夕之欢后,夏若飞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凌清雪,心中就不由自主地觉得十分的愧疚。

    可是今天这种感觉却淡了好多。

    甚至回想起昨夜的情景,他心中还多了几分淡淡的温馨。

    夏若飞也不是个初哥了,从昨夜莫妮卡的表现看,他就知道莫妮卡应该很少有过男女之欢,甚至很有可能就像上次在澳洲她半开玩笑说的那样,像一个华夏女子一样为他守身如玉。

    夏若飞神色复杂地翻过身,把头埋在莫妮卡睡过的枕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那股淡淡的幽香中,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少了几分愧疚,却多了几分纠结……

    夏若飞再也没有睡着,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阵,干脆就起床洗漱了一下,然后换上一身运动服,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乘坐电梯来到了酒店的健身房。

    其实夏若飞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不需要用健身房的那些器械进行锻炼,而且那些器械的强度对于夏若飞来说也起不到什么锻炼效果了。

    无论是《大道决》亦或者小金人的炼体动作,对身体的强化、锻炼效果都极好。

    不过他也许是想到了第一次同莫妮卡相遇时的情景,鬼使神差地就这么来到了健身房。

    恒丰嘉华酒店这几天主要就是接待全球各地前来参加拍卖会的嘉宾,为了照顾大家的生活习惯,以及考虑到有的嘉宾还有时差没有倒过来,所以酒店的一些设施,如健身房、游泳池、网球场什么的,全部都改为了二十四小时开放。

    当夏若飞来到健身房的时候,他发现还真有几个人已经在里面锻炼了。

    此时才早上六点左右。

    夏若飞其实只是想出出汗而已,那些力量器械即便是加到最大,对于夏若飞来说也只是轻若鸿毛一般,所以他径直走向了跑步机。

    也没有做什么准备动作,夏若飞直接就把跑步机开到了时速13公里的档位,然后甩开膀子跑了起来。

    这个速度对于大多数长跑者来说,肯定是太快了,一般人都坚持不了多久。

    但是夏若飞却连呼吸都很平稳,他一边奔跑还一边调整着运动耳机,然后在手机上找出了平时爱听的音乐开始播放。

    把手机放在前方,接着他才戴上了蓝牙运动耳机。

    之所以设定这个速度,也是因为夏若飞在同莫妮卡初次相遇的时候,有个不长眼的家伙过来跟夏若飞叫板,结果却被夏若飞生生地跑废掉了。

    同样是恒丰嘉华酒店,同样是健身房,唯一的区别就是上回在申城,这回在港岛。

    当然,这次身边没有了性感美女,同时也没有了讨厌的苍蝇。

    就在夏若飞心中泛起这个念头的时候,似乎上帝也听到了他的心声,一个穿着全套阿迪达斯运动服的白人背着一个小运动背包,走到了夏若飞身边。

    看到夏若飞奔跑的速度,这个白人感觉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忍不住转头看了夏若飞一眼。

    而夏若飞也刚好看了过来,两人眼神一对上,顿时都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

    此人正是上回在申城的恒丰嘉华酒店健身房,莫名其妙地与夏若飞争风吃醋,最后跟夏若飞较劲,差点跑废掉的布莱克。

    夏若飞记得这家伙还是什么法国餐饮连锁布拉克集团的副总,后来在松露拍卖的时候还与夏若飞闹得非常不愉快。

    夏若飞的暗暗皱了皱眉,这个家伙在拍卖会上对他看不上眼的“华夏松露”言出不逊,本来夏若飞是准备直接起诉他诽谤的,后来可能出于一些其他的原因,马雄帮着斡旋了一番,当时夏若飞考虑到也不算什么大事,所以也就算了。

    没想到居然在港岛又碰到了这个家伙。

    难道马雄也邀请了这个什么布莱克集团来参加拍卖会吗?夏若飞想到这里,心中也不禁暗暗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