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突发奇想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570376.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七十章 突发奇想,放低填鸭化妆水,病从口入下酒雨散云收。

    “港岛之星”醒过来,郭鸿江等人顿时一阵紧张。

    麻药的效果已经在消退了,骨折的疼痛会再次开始折磨“港岛之星”,接下来只要它有一两次剧烈的挣扎,那夏若飞之前几个小时的工作就全部白费了。

    断骨的部位肯定会再次错位的。

    夏若飞却十分淡定,他轻轻地摸了摸“港岛之星”的鬃毛,“港岛之星”也抬起眼皮看了夏若飞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的错觉,反正他们都感到“港岛之星”在看到夏若飞之后,情绪似乎一下子就平稳了。

    夏若飞不清楚一整片灵心花花瓣是否够用,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结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虽然花瓣成分在一接触到皮肤之后就会被吸收,但真正的药效要发挥出来,肯定是有一个过程的。

    像“港岛之星”这种情况,灵心花花瓣成分绝大部分都用来修复断骨伤势了,夏若飞精神力探查的情况是断骨的情况已经愈合了大半,就是不知道灵心花花瓣的药效发挥完了没有。

    不管怎么说,效果已经超出夏若飞的预期了。

    他原本是做好了大出血准备,以为要使用两到三片灵心花花瓣的,现在看来也许一片就足够了。

    这片花瓣的药性应该还没有彻底吸收完毕。

    即便到时候伤势还没有完全痊愈,夏若飞熬制的药膏可不仅仅是摆设。

    这可是人字玉符中存储的古方,比市面上的普通跌打损伤药膏效果好得不要太多。

    伤势痊愈大半,疼痛肯定也会减轻许多,再用上几天这个药膏,这事儿基本上就成了。

    顶多这两天夏若飞辛苦一点,就留在郭鸿江那边照看“港岛之星”,相比之下,夏若飞觉得能少使用一片灵心花花瓣,还是很值得的。

    而且这样也不至于短短几个小时就彻底治愈了如此严重的骨折,虽然即便几天时间就治好也够惊世骇俗的了,但能减弱一点影响就减弱一点影响。

    另外,今天的人虽然有点多,但大家并不知道确切的治疗效果,夏若飞大不了在港岛多停留几天,最后再嘱咐郭鸿江一番,应该能把影响范围缩到最小。

    这些念头在夏若飞心中闪过的时候,郭鸿江等人个个都十分紧张,眼睛都不敢眨地看着夏若飞和“港岛之星”,生怕“港岛之星”突然开始挣扎,导致功亏一篑。

    夏若飞意识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了。

    他也感觉到有些不自在,想了想问道:“郭董,您平时应该有专门驯养赛马的地方吧?‘港岛之星’能转运过去吗?”

    郭鸿江犹豫了一下,说道:“转运肯定是没问题,只是‘港岛之星’现在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我担心转运过程中出什么情况……”

    本来出现这么严重的伤病,就是直接在马场实施安乐死了,否则转运回去结果也是一样,反而徒增“港岛之星”的痛苦,所以郭鸿江压根就没考虑过转运的事情。

    夏若飞闻言直接说道:“没关系,我会全程陪在‘港岛之星’身边,别的不敢保证,至少路上肯定不会有问题!”

    “那行!我马上安排!”郭鸿江也没有废话,直接就说道。

    事到如今,只能是无条件相信夏若飞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夏若飞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至于效果如何就不知道了,夏若飞也不让医疗团队用仪器设备检查。

    很快一辆用来转运马匹的厢式货车就开了过来。

    大家一起合力将“港岛之星”连带着固定的架子一起抬到了货车车厢里。

    整个过程中夏若飞是寸步不离地跟在“港岛之星”身边,不停地安抚着它。

    也许是因为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再加上夏若飞精神力当中释放的善意,“港岛之星”并没有出现什么暴躁的反应,几乎是任人摆布。

    工作人员小心地在车厢里做着固定工作。

    夏若飞站在车尾部,对马雄说道:“马老先生,我就不回酒店了,今天肯定要跟着‘港岛之星’一起回去,另外可能这几天都要呆在郭董那边了,酒店房间您就帮我退了吧!”

    这总统套房一天可是十几万港币呢!马雄的热情好客夏若飞无法拒绝,但这几天都不住酒店了,夏若飞就想还是别耽误人家做生意了。

    马雄笑呵呵地说道:“没关系,只要夏生在港岛一天,总统套房就一定会给你留着的!”

    “这……”

    “哈哈!夏生、郭董,时间也不早了,我这把老骨头也有点撑不住,得回去睡觉啦!”马雄笑呵呵地同两人打了个招呼,接着又对郭鸿江说道,“郭董,你一定要相信夏先生,他一定会给你惊喜的!”

    郭鸿江感激地说道:“马董,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哈哈!客气!”马雄接着又同夏若飞点了点头,然后就在保镖的陪同下迈步走向了马场的出口。

    此时工作人员已经做好了固定,夏若飞立刻毫不犹豫地跳上了车厢。

    这货柜车是经过改装,专门用来运送马匹的,车厢里的味道自然不太好闻,不过夏若飞却满不在乎——当年在进行狙击潜伏训练时,比这恶劣十倍百倍的环境都经历过了,甚至在粪坑里泡几个小时的经历都有过,这算得了什么?

    郭鸿江眼中也流露出了感动的神色,不过他却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记在了心中。

    郭鸿江的座车是一辆迈巴赫,不过他却没有上那辆车,而是拉开了货柜车的车门,坐进了驾驶室里。

    夏若飞可是他请来的客人,现在别在臭烘烘的车厢里,这可不是待客之道,不过今天特殊,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如此了。

    但如果郭鸿江坐迈巴赫,那他自己心里那一关就过不去了。

    郭鸿江坐上了货柜车,把货柜车司机给吓了一跳,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郭鸿江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道:“开车吧!愣着干什么?”

    货柜车司机这才手忙脚乱地启动车子,他的腿都有些颤抖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可是百亿富豪啊!这要路上有个闪失,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啊!

    郭鸿江看他这个样子,也不禁暗暗苦笑,这还怎么开车啊?他敢开自己还不敢坐呢!

    于是郭鸿江连忙说道:“算了算了,你下去吧!你坐我保镖的车!”

    货柜车司机如蒙大赦地连连点头,二话不说解开安全带就跳下了车。

    然后他从车窗探出头去,叫道:“阿彪!你来开这辆车!”

    郭鸿江的一个保镖连忙跑了过来,替换了货柜车司机。

    本来郭鸿江的保镖们也正犯愁呢!这路上的安全都无法保证,现在司机换成了自己人,他们也安心了一些。

    一通忙乱之后,车队驶离了马场。

    货柜车的前后左右各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车上坐着的都是郭鸿江的保镖,另外还有一辆拉风的迈巴赫跟在最后,车队看起来着实是有些怪异。

    好在一路上平安无事,大约二十小时左右,车队就抵达了郭鸿江在跑马地赛马场附近专门兴建的马匹训练基地。

    这里占地五十亩左右,有专门的训练赛道,还有非常完备的附属设施,为马匹服务的团队也常年驻扎于此。

    训练基地里除了享受顶级待遇的“港岛之星”之外,还有5匹马驹,也都是血统非常不错,先天条件很好的赛马,正在接受科学的训练。

    郭鸿江路上就通知训练基地这边,让人专门腾了一个大房间出来。

    刚才夏若飞都说了,可能这几天都要跟“港岛之星”在一起,为它进行治疗,那自然是不能安置在马厩里了。

    车子一停,他立刻就跳下车去绕到车尾,在工作人员打开货柜之后,他马上就问道:“夏先生,你还好吧?”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郭董,我没事,‘港岛之星’的状态也不错,放心吧!”

    郭鸿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自然也是关心“港岛之星”状态的,不过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不能问的,只能先问夏若飞自己的情况,否则也太怠慢客人了。

    工作人员纷纷进入车厢,大家合力将港岛之星转移到了提前准备好的大房间中。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郭董,你让人按照今天我开的单子,再去准备一些中药材,量最好多一点,明天我要用!”

    “没问题!”郭鸿江毫不犹豫地说道,“明天一早药材就会送到。”

    郭鸿江虽然没看出那黑乎乎的药膏有什么神奇之处,但至少目前“港岛之星”状态不错,而且情绪相当平稳,并没有出现他之前担心的情况,这就说明夏若飞的治疗说不定是有效果的。

    郭鸿江心中的希冀也越来越大。

    夏若飞说道:“其他就没什么了,这边就交给我吧!今晚我就睡这里了……”

    郭鸿江眼中露出感动之色,说道:“夏先生,这可真是怠慢你了!等这次事情结束,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不用客气,郭董,既然我接了这个事儿,那就要尽全力做到最好。”夏若飞微笑道,“对了,明天开始就不用一大堆人都围在这里了,我这边需要安静,另外治疗过程也需要保密……”

    “明白!明白!”郭鸿江连忙说道,“这里不会有人打扰你,不过我会让他们在训练基地待命,有任何需要你直接找他们就行了!”

    “好嘞,郭董,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夏若飞说道,“这里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今晚我就住在训练基地了。”郭鸿江露出一丝疲惫之色说道,“工作上的事情我交给别人了,这几天如果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我都会在训练基地。”

    夏若飞听了也不禁暗暗感叹,郭鸿江可是一个百亿集团的掌门人啊!每天的公事不知道多忙碌,虽然在训练基地也能处理一部分工作,但这已经足以说明郭鸿江对“港岛之星”有多重视了。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因为夏若飞的缘故,毕竟夏若飞是客人,而且还专门为了“港岛之星”的伤病留了下来,作为主人的郭鸿江自然也不能自己跑回去上班了。

    不管郭鸿江是怎么想的,夏若飞也不会去劝他,只是笑了笑说道:“郭董,这边我一定会尽力的,你就放心吧!”

    “那就拜托夏先生了!”郭鸿江诚恳地说道,“我就在隔壁住,夏先生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好的,郭董早点休息!”夏若飞说道。

    郭鸿江深深地看了夏若飞一眼,也没有再说太多感谢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就带人离开了房间。

    这个房间很宽敞,另外还专门临时布置了一张大床,夏若飞休息是没有问题的。

    他关上房门之后,就走到了“港岛之星”的身边,再次用精神力检查了一下它的伤势。

    虽然前后还不到一个小时,但是骨折的部位似乎又恢复了不少,基本上小腿骨已经长在了一起,顶多也就是一点点小小的裂纹了。

    夏若飞十分高兴,如果不是考虑到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他甚至想给“港岛之星”松绑了,毕竟一直绑在上面,血液循环不好,时间长了也对健康不利。

    这也是马匹骨折之后只能实施安乐死的一个原因——总不能一直把马匹这样绑着的,一两天就已经是极限了,相对于三个多月的恢复期来说,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考虑到断骨还没有完全愈合,夏若飞最终还是放弃了解开“港岛之星”的想法。

    他不断用精神力安抚“港岛之星”,“港岛之星”的情绪也十分平稳,甚至比平时还要平和,不时地打个响鼻,有时候还会侧过头来看看夏若飞,眼神中竟然还带着一丝亲昵。

    夏若飞有些犹豫,他担心自己如果去睡觉的话,晚上“港岛之星”如果情绪不好蹬几下腿,就有可能触动到伤处,毕竟现在疼痛肯定还是有一些的。

    可如果不睡觉,就这么熬一个通宵,虽然体能上问题不大,但能避免通宵还是更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