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心服口服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575828.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七十三章 心服口服,死亡无日推脱强权,收购价牵丝攀藤鹤子梅妻。

    郭鸿江的确是以为自己在梦境中,他甚至还忍不住偷偷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龇牙咧嘴的。

    能让港岛威名赫赫的地产大亨如此失态,也算是相当罕见了。

    直到夏若飞牵着“港岛之星”走到郭鸿江的面前,郭鸿江满脑子依然是夏若飞骑着“港岛之星”在训练赛道上飞奔的景象。

    “港岛之星”那矫健的身影、如风般的速度在郭鸿江脑海里挥之不去。

    “郭董!”夏若飞微笑着把缰绳递了过来,问道,“您要不要试一试?”

    郭鸿江这才回过神来,他摆了摆手说道:“哦,不用了……我虽然喜欢赛马,不过骑术可上不了台面,‘港岛之星’这样的烈马我可驾驭不了。”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身为百亿富豪,郭鸿江最多也就是在俱乐部里骑一骑性子温顺的小母马,像“港岛之星”这样的专业级赛马,自然是有专门的骑师来驾驭的。

    要知道在那样的速度下,坠马很有可能就是命丧黄泉的结果。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其实‘港岛之星’的性子挺温顺的,你可以试试啊!”

    郭鸿江看了看低垂马头在夏若飞身上轻轻蹭着的“港岛之星”,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怪异的感觉——这还是他的那匹令专业训练师都头疼不已的烈马吗?

    而且夏先生之前不是完全不懂赛马吗?刚才看他骑马的样子,简直比专业骑师都要强,而且跟“港岛之星”之间的配合也相当完美,整个人就像是粘在了马背上,随着马背起伏自然地调整姿势,甚至有点“人马合一”的味道了。

    “我试试?”郭鸿江还真有些跃跃欲试。

    若是搁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举动的,不过今天看到夏若飞策马狂奔的样子,他竟然也生出了几分羡慕之心。

    “放心吧!”夏若飞笑着说道,“绝对安全!出了任何问题我负责!”

    郭鸿江也下定了决心,哈哈一笑说道:“有你这位神医在,我还怕什么?今天就试试,说起来我还是‘港岛之星’的主人呢!一次都没有骑乘过也说不过去!”

    说完,郭鸿江就接过了缰绳。

    夏若飞拍了拍“港岛之星”的头,说道:“小家伙,郭董可是你的主人,一会儿悠着点儿跑!别故意使坏啊!”

    “港岛之星”打了个响鼻,在原地踱了几步。

    郭鸿江也不禁感觉有些好笑,夏若飞说的煞有介事的,难道“港岛之星”还能听懂不成?

    他笑了笑,左脚踩在马镫上,然后翻身坐上了马背。

    虽然没有驾驭过“港岛之星”这样的专业赛马,但郭鸿江的骑术也还是可以的。

    也幸亏郭鸿江把整个训练基地都清场了,就连保镖也都等候在训练场的外面,否则那些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吓坏的。

    郭鸿江轻轻地一抖缰绳,“港岛之星”立刻会意地向前跑去。

    不过跟刚才不同,“港岛之星”跑得并不是很快,不过非常的平稳,郭鸿江坐在马背上甚至感受不到太大的颠簸。

    郭鸿江感觉十分意外,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夏若飞。

    然后他轻轻地夹了一下马肚,永乐娱乐开户:叫道:“速度快一点!”

    下一刻郭鸿江立刻就感觉到了“港岛之星”加快了速度,不过依然十分的平稳,一转眼工夫他就骑了一圈,感觉跟在马术俱乐部里骑乘那些性子非常温顺的小母马也没什么区别。

    来到夏若飞的面前,郭鸿江这才勒住缰绳,然后轻松地翻身下马。

    “夏先生!没想到你不但医术高明,连调教马匹的工夫也如此神奇!”郭鸿江激动地说道,“实在是难以想象,仅仅三天时间你就把‘港岛之星’调教到这种程度了,我的团队耗费了两年都做不到呢!”

    实际上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港岛之星”甚至都不满足出场比赛的条件,因为它的野性都没有被完全驯服,而且性子也十分暴躁。

    只不过“港岛之星”的先天条件十分优越,一些小瑕疵的存在并不影响它在赛场上大杀四方。

    而现在郭鸿江明显感觉到“港岛之星”就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而且从夏若飞之前策马狂奔的情况来看,“港岛之星”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甚至速度比以前更胜一筹了。

    这一切都是夏若飞造就的。

    郭鸿江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他现在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夏若飞要反复叮嘱他那些,包括一个月内不要对“港岛之星”进行x光检查、要坚持每天上药,造成还在治疗的假象之类的。

    如果“港岛之星”的真实情况被外界所知道,甚至会造成轰动的,而这一奇迹的缔造者夏若飞,也会不堪其扰。

    郭鸿江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夏若飞嘱咐的那些事情一定要小心办好,就连最信任的心腹,也不能透露丝毫,就按照夏若飞说的,做成依然还在治疗的假象,一两个月之后再让“港岛之星”复出。

    虽然骨折伤势一两个月痊愈,甚至重返赛场,同样也是相当震撼的新闻,但比起夏若飞实际上创造出来的奇迹,至少前者还在大家接受范围内。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郭董,幸不辱命!‘港岛之星’的伤势算是基本治好了。不过我留下的药膏你还是要坚持使用,毕竟它这算是大伤初愈,巩固疗效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明白!”郭鸿江的语气不知不觉多出了几分恭敬,“夏先生,你吩咐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办好的,请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传扬出去!”

    夏若飞微笑点头,说道:“前期的训练量不要太大,给‘港岛之星’一个适应的过程,一到两个月它绝对能超越以前的巅峰状态!”

    “好的好的!我一定照你的吩咐办!”郭鸿江说道。

    接着他问道:“夏先生,你是准备今天就离开吗?”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准备预订下午的机票返回内地。你知道的,我在三山那边还有家小公司,虽然生意没有郭董做得这么大,不过杂事还是挺多的,这次出来太久了,也该回去了。”

    郭鸿江略一沉吟,说道:“夏先生,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再留一天,晚上我做东请你和马董一起吃个饭,明天一早我派私人飞机送你回去,这样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夏若飞一定就摆手说道:“郭董,不用客气了,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嘛!”

    “不行不行!”郭鸿江连忙说道,“夏先生,本来说好了请你来做客的,结果为了‘港岛之星’的事情你辛苦了这么多天,连吃住都跟马匹在一起,我这心里本来就过意不去了,你要是连一顿饭都不吃,以后传出去,我这张老脸往哪放啊?别人不说,马董肯定要戳我脊梁骨!”

    夏若飞闻言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

    郭鸿江又说道:“就在我自己家里吃顿便饭!夏先生,你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就给我一次表达谢意的机会吧!”

    夏若飞无奈地点点头说道:“那行,我就再留一天!不过派飞机就不用了,明天我坐民航的班机回去就好了!”

    “航班最早也要中午呢!”郭鸿江说道,“夏先生你就别客气了,自己家的飞机方便的很,无非也就是申请一下航线,我最近出远门比较少,花了那么多钱养着机组,总得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嘛!”

    夏若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行!既然郭董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很快,郭鸿江就安排了一个心腹手下过来训练基地这边主持大局。

    他反复交代这个属下,主要就是夏若飞叮嘱的那些注意事项,然后又把夏若飞留下的药膏交给这位属下亲自掌管。

    安排好工作之后,郭鸿江本来想亲自陪着夏若飞游览一下港岛的,不过夏若飞考虑到这次来港岛虽然日子不短,但是却没怎么陪小欢欢,于是就婉拒了郭鸿江的好意。

    他让郭鸿江派车将他送到回了马家。

    由于提前打电话联系了马家,所以夏若飞来到马家的别墅时,马雄和田慧心都在家里,而马志明则留在集团处理公务——现在马雄已经开始逐渐将权力转移给了儿子马志明,很多时候马雄反倒是不太忙碌。

    夏若飞并没有见到欢欢,因为幼儿园还没有放假,今天也不是周末,所以欢欢去上学了。

    不过田慧心得知夏若飞特地过来陪欢欢,就决定中午去把欢欢从幼儿园接回来,至于下午直接就请假了。

    欢欢上的是贵族幼儿园,而且还是恒丰集团的产业,作为马家的小公主,请半天假自然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夏生!”夏若飞一下车,马雄就热情地迎了上来,“事情处理完了?”

    夏若飞微笑着点头说道:“是啊!总算是没有失手,不然就砸招牌了!”

    马雄哈哈大笑道:“夏生怎么可能失手呢?刚才郭董可是给我打电话了,他是惊为天人啊!”

    夏若飞谦逊地笑了笑说道:“那是郭董过誉了。对了马老先生,郭董说晚上请我们一起吃个饭。”

    “他在电话里跟我说了!”马雄笑着说道,“我们傍晚一起过去,你今天就陪欢欢玩一天吧!小丫头天天念叨你!”

    田慧心在一旁微笑说道:“欢欢还在幼儿园,不过我中午会把她接回来,她要是知道若飞哥哥专门过来陪她,不知道会多高兴呢!”

    夏若飞眉毛一扬说道:“欢欢上学去啦?那中午我跟田姨一起去接吧!让她也高兴高兴!”

    “好啊!”田慧心高兴地说道。

    大家一起进了别墅,马雄拉着夏若飞在花园里坐着泡茶聊天。

    老先生虽然年纪大了,不过精神却很好,说起生意上的事情思路也非常清晰,夏若飞还开玩笑说他交权太早,其实还可以奋斗个十年的。

    到了临近中午,夏若飞就跟田慧心一起去到欢欢的幼儿园接人。

    欢欢就读的幼儿园本身就是恒丰集团的产业,而且是那种学费令人咋舌的贵族幼儿园,另外马家还安排了不少人暗中保护她,光是为了这个小家伙,安排的人力物力就是不计其数。

    两人来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提前接到通知的园长已经亲自带着欢欢等候在那里了。

    欢欢见到夏若飞,顿时惊喜地大叫了一声:“若飞哥哥!”

    然后一把甩开园长的手,朝着夏若飞飞奔了过来。

    园长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看到了夏若飞身边的田慧心向她摆了摆手,这才松了一口气,远远地朝着田慧心微微躬了躬身子。

    夏若飞蹲下身子,欢欢扑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笑呵呵地问道:“欢欢,在幼儿园乖不乖啊?”

    “欢欢可乖了!”欢欢一脸骄傲地说道,“老师经常表扬我的!”

    夏若飞心中带着一丝恶意想道:该不会是老师为了拍老板马屁吧?

    “今天哥哥专门过来陪你,开不开心?”夏若飞又问道。

    欢欢撅了撅嘴说道:“你早该来了!若飞哥哥,你来港岛都这么多天了才过来看欢欢,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夏若飞不禁一头黑线,连忙说道:“哥哥临时有点事情脱不开身,这不一解决完立刻就过来了吗?连澡都来不及洗呢!你闻闻?”

    夏若飞一边说一边把袖子递到了欢欢地鼻子旁,欢欢咯咯笑着捂住了鼻子说道:“不要!不要!我才不闻臭味呢!”

    看着同夏若飞玩闹,开心大笑的女儿,田慧心也不禁一阵感慨,不知不觉的她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接了欢欢回到家之后,夏若飞陪了她整整一个下午。

    当然,考虑到傍晚就要出门,所以下午也没有到外面去,夏若飞就是在马家别墅里陪着欢欢玩。

    他也是真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不管是捉迷藏还是骑大马,或者是其他游戏,他都无条件配合,逗得欢欢十分的开心,整个别墅里都回荡着她天真的笑声。

    到了傍晚,夏若飞才向意犹未尽的欢欢告别,同马雄一起上车离开,前往郭鸿江的山顶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