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糗大了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605917.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八十章 糗大了,编入虎将二路,倒屣相迎邪说飞蛾。

    冯婧娇笑道:“我可不跟你赌!谁知道你又有什么歪点子?”

    一旁的刘倩也不禁抿嘴笑了起来。

    夏若飞在公司向来都没什么架子,再加上年龄又跟大家接近,所以刘倩等普通员工对夏若飞也是钦佩大过敬畏,并不会因为他是公司的大boss就噤若寒蝉。

    当然,这也是夏若飞倡导的企业文化。

    夏若飞挠了挠头,说道:“我能有什么歪点子?冯总,你就真的不想听听我想赌什么?”

    “那你说说!”冯婧说道,“不过不许给我设套!”

    “保证公平公正,而且说不定你的赢面很大哦!”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我们就赌博君地产会主动把报价降低至少两千万,而且必然会在两天内就主动联系我们,以上两条任何一条没有达到,都算我输!”

    冯婧的一双美目中透出了异彩,说道:“董事长,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信息?你真的就这么笃定?”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这你就别管了,就问你敢不敢赌?”

    冯婧娇嗔地说道:“赌就赌!不过赌注别开那么大哦!我就是个苦兮兮的打工妹……”

    夏若飞哈哈大笑道:“行行行!如果我输了,请你们吃大餐,凌记私房菜怎么样?连刘倩也算上!”

    冯婧立刻说道:“小气!谁不知道凌记私房菜是你媳妇家开的?你过去吃还能花钱不成?要请就请海鲜制造!”

    海鲜制造是一家连锁的海鲜自助,定位十分高端,人均消费至少是588,其中还有一些不在自助范围内的高档海鲜需要另外点,算起来一顿饭下来吃掉几千块很平常。

    夏若飞笑着说道:“真是不识货!海鲜制造才多少钱一位?你知道凌记私房菜的秘制佛跳墙吗?排队预订都得等上至少一个月,光是一小坛佛跳墙,就够你吃几次海鲜制造的了……”

    “冯总,夏总说得没错!”刘倩连忙说道,“最近凌记私房菜的秘制佛跳墙在美食论坛上朝火的,绝对是近期第一网红美食!我早就想去吃了,就是囊中羞涩,还有预订实在是太难了……”

    说到这刘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冯婧瞥了刘倩一眼,笑骂道:“小吃货!这就叛变啦!”

    说完她又娇嗔地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行!那就凌记私房菜!那如果我们输了呢?”

    夏若飞嘿嘿一笑说道:“放心,不会让你们钱包大出血的!如果是我赢了,也不为难你们,叫我声‘若飞哥’听听就好了!”

    冯婧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忍不住白了夏若飞一眼说道:“你一个小屁孩,想当谁的哥呢?”

    刘倩却欢呼道:“这买卖划算啊!我同意!”

    刘倩和夏若飞基本上是同龄人,自然是无所谓;而冯婧却比夏若飞大了几岁,再加上她本来就对夏若飞有一丝淡淡的情愫,自然就更不好意思了。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也没让你一直叫!只是叫一次而已,稳赚不赔的买卖啊!你不考虑考虑?”

    其实夏若飞只是心中存着一丝的恶趣味,毕竟在工作中两人互相的称呼都十分正式,他就想想逗逗冯婧,对于这个工作起来万分投入的女强人扭捏地叫他哥的情景,他还是挺期待的。

    冯婧看到夏若飞那坏坏的笑容,咬咬牙说道:“赌就赌!”

    “得嘞!”夏若飞说道,“刘倩你做个见证啊!不然佛跳墙可没你的份儿!”

    刘倩连忙如小鸡啄米一般地连连点头,冯婧见自己的助理这么快就被收买了,气得暗暗咬牙。

    这时车子已经开了过来,她率先朝着奔驰车走了过去。

    夏若飞也哈哈一笑,快步跟上。

    虽然第一轮谈判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谈崩了,但夏若飞的心情却十分轻松。

    ……

    两天后。

    夏若飞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在悠闲地浏览新闻网页。

    冯婧敲门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几分无奈的神情。

    夏若飞抬起头来,问道:“冯总,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啊?”

    冯婧无精打采地说道:“你赢啦……”

    夏若飞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了过来,他眼中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连忙问道:“博君地产联系你了?”

    冯婧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很想明天再告诉你这个消息,不过我的职业道德不允许我这么做……愿赌服输!”

    夏若飞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那赶紧把刘倩叫过来啊!你们兑现赌注的时候到了!”

    冯婧睁大了眼睛,问道:“作为公司的老板,你不是更应该关心博君方面的报价吗?”

    夏若飞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说道:“既然你说我赢了,那报价就在我的预测范围之内,上下一点点也无所谓啦!”

    冯婧一脸无语的表情,接着她变得有些扭捏了起来,问道:“这个……赌注能不能……”

    “免谈啊!不许抵赖!”夏若飞憋着坏,没等冯婧说完就断然拒绝了。

    “不是抵赖!”冯婧连忙说道,“我是说……能不能现在就兑现,别让刘倩……”

    “冯总还不好意思啦?”夏若飞更是乐得不行了,接着拿捏道,“刘倩是咱们赌约的见证人,她不在场不太好吧?”

    “你……”冯婧俏脸胀红,说道,“要不……我付双倍赌注?”

    “什么意思?”夏若飞一时没有明白。

    “叫两声!”冯婧红着脸说道。

    夏若飞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三声!”

    冯婧银牙暗暗一咬,说道:“成交!”

    刘倩是她的下属,如果让她在刘倩面前叫夏若飞哥,她是绝对接受不了的,而且夏若飞的要求也不算太过分,所以也只能咬牙同意了。

    夏若飞双手环抱胸前,很没形象地半拉屁股坐在办公桌上,脸上挂着促狭的笑容,就这么看着冯婧。

    冯婧红着脸,鼓了半天勇气,最后声若蚊呐地叫道:“若飞哥……”

    夏若飞夸张地掏了掏耳朵,说道:“冯总,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到!”

    冯婧气得狠狠地瞪了夏若飞一眼,然后眼睛一闭,豁出去了一般地大声叫道:“若飞哥!若飞哥!若飞哥!”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脚步匆匆地走进了夏若飞的办公室,一边还说道:“董事长……”

    这人正是刘倩,不过她的话也只说了一半就被憋回去了,因为她刚好听到冯婧那么大声地叫了三声“若飞哥”。

    刘倩整个人都呆住了,有些不知所措地愣在了原地。

    而冯婧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用要杀人一样的眼神瞪了刘倩一眼,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刘倩吓得浑身一抖,连忙说道:“我……我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

    夏若飞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冯总,我可没叫刘倩过来啊!这不……赶巧了吗?”

    冯婧更是恨不得有条地缝能让她钻进去,她哭笑不得地对刘倩说道:“我问你来干什么?”

    刘倩连忙说道:“哦……那个……博君地产方面又打电话过来了,希望能够尽快重启谈判!我……我在你办公室里没有找到你,就……”

    “行了,我知道了!”冯婧飞快地说道,“你先下去吧!”

    “哦!好的!”刘倩如蒙大赦地转身快步朝外走去——她一方面有些惶恐,另一方面又感觉刚才那一幕实在是有点好笑,如果再呆一会儿,她怕自己会憋不住。

    “等等!”夏若飞说道,“刘倩,你好像也参加了前天的赌局了吧?所以……”

    刘倩慢慢地转过身来,飞快地看了冯婧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叫道:“若飞哥!”

    “嗳!”夏若飞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冯总,你看人家刘倩赌品多好?这方面你得跟人家多学学……”

    冯婧单手捂着脸,无力地说道:“董事长,我们还是先谈谈博君地产的事情吧……”

    放着几个亿的生意不关心,反而美滋滋地当起了哥来,永乐娱乐开户:这老板也太不靠谱了。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行行行!赌局的事情就翻篇了,不过我也不白让你们叫声哥!等博君地产的事情搞定之后,我依然请你们去吃凌记私房菜!而且绝对有秘制佛跳墙!”

    刘倩一听立刻两眼放光地说道:“真的吗?董事长万岁!”

    夏若飞笑着摆摆手说道:“刘倩,你先下去吧!对了,直接给博君地产方面回话,就说我们公司最近事务繁忙,恐怕没有时间赶到市区去谈判,不过如果他们到农场来的话,我这边会尽量抽时间跟他们谈谈的!”

    刘倩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说道:“好的,我这就去打电话!”

    刘倩离开之后,冯婧感觉自己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刚才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她忍不住娇嗔地瞪了夏若飞一眼,说道:“董事长,这下我的脸都丢尽了……都怪你!要不了多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得了吧!”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刘倩你还不了解?这小丫头别看风风火火的,嘴巴严实着呢!”

    能给冯婧当助理这么久,而且一直没有被撤换,刘倩自然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因为这可是领导身边人最大的禁忌。

    冯婧没好气地说道:“反正都怪你!”

    “这可就有点不讲理了啊!”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赌局是我提出的没错,但我也没逼着你参加啊……”

    接着夏若飞又说道:“行了行了,我也不让你吃亏,这样吧!以后公司人前里该咋样咋样,私底下你就叫我名字,我呢……就叫你婧姐怎么样?这样也不会显得太生分!”

    冯婧脸上微微一热,抬头看了看夏若飞,问道:“真的?”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当然了!我可是老板!一口吐沫一个钉!”

    “那现在呢?算不算私底下?”冯婧问道。

    “算算算!”夏若飞笑着说道,“婧姐!这下满意了吧?”

    其实他早就感觉他跟冯婧之间的称呼太正式了,在大家面前这么称呼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十分必要,但私底下还一口一个董事长、冯总的,就显得有些疏远。

    以前倒也没什么,但是随着大家越来越熟悉,关系也越来越近,就显得有些别扭了,而且夏若飞马上还要赠送股份给冯婧,虽然占比很小,但也算得上是合伙人了,所以干脆趁此机会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冯婧顿时一扫委屈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那我也不客气了?没有旁人在的时候我就叫你若飞?”

    “没问题!”夏若飞爽快地说道,“那咱们谈谈博君地产的事情吧?”

    “我早就想谈了,是你一直都不谈正经事儿!”冯婧瞥了夏若飞一眼,径直走到待客沙发坐下来。

    夏若飞笑呵呵地给冯婧到了一杯茶,然后也坐了下来。

    “董事……若飞,在博君地产这件事情上,你会不会太强势了一点?”冯婧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乍一改称呼,冯婧还有一点点不习惯。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婧姐,你不感觉他们退让太快了吗?”

    冯婧若有所思,说道:“的确如此!这在商务谈判上是大忌!但他们似乎真的很着急……”

    “我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博君地产的现状比外界传闻的还要糟糕。”夏若飞说道,“出售产业回笼资金,是他们迫在眉睫的事情,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详细说了,这些信息对我们的谈判会很有帮助的!”

    “那……这么说他们会主动到咱们这里来?”冯婧问道。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而且很快!”

    “若飞,你就不担心他们找别的买家吗?”冯婧好奇地问道,“衡力大厦绝对算得上是优质产业了,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可能性非常小!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着急找咱们谈了!”

    “为什么?”冯婧十分不解。

    夏若飞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表情,说道:“因为其他人比咱们还黑啊!商场如战场,我还是比较仁慈的了……”

    冯婧也若有所思,就在这时,刘倩又一次来到了夏若飞的办公室,这回她学乖了,脚步声放得很大,而且在门口还特地敲了敲门。

    “进来!”夏若飞扬声说道,接着问道,“刘倩,是不是博君地产那边有什么新消息?”

    刘倩点头说道:“董事长,博君地产的许总亲自打来电话,让我请示一下您下午的工作安排,他们希望下午能够到农场来跟我们商谈收购的事情。”

    冯婧闻言,忍不住深深地看了夏若飞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