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抄底成功

作品:《永乐娱乐开户

本文地址:http://www.caidejituan.com/97/97918/23605919.html
文章摘要: 第七百八十二章 抄底成功,代数探究不放假,海港紫花地丁小威。

    许佳辉强笑着说道:“夏总说笑了……3.8亿的价格绝对是超低价了,有实力接手的公司一定会心动的……”

    夏若飞看着许佳辉笑而不语。

    许佳辉被夏若飞看得心里有点发毛,他心里也一直在嘀咕着。

    夏若飞对他们公司的现状很了解,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了,但是许佳辉不知道夏若飞这种了解到了哪一步,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对手的底牌,而自己这边却已经快要被逼到墙角了。

    不管夏若飞刚才那句话是不是随口一说,但博君地产的现状就是如此。

    在资金链出现问题、集团高层决定出手衡力大厦资产套现之后,博君方面就联系了多家地产集团商谈出售的事情。

    毕竟是整整9层、大半栋大楼的资产,最有可能吃下的也只有地产公司了。

    然而博君地产的资金问题在圈内并不是秘密,只是了解程度的深浅而已,但就算是空穴来风,博君这边一开始出售黄金地段的大厦,那这消息也就坐实了。

    地产行业也是相当残酷的,博君地产那9层楼的资产按照市场价估值,至少是超过4个亿的,但一旦他们知道博君这边资金周转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候,这个估值立刻就会大大缩水。

    而那些平时在行业峰会或者其他场合称兄道弟的地产商人,在这种时候可是从来不会客气的。

    最终找了一圈,居然没有一家的报价超过3个亿的,摆明了就是趁火打劫。

    而其他有实力的企业,如果自身没有这方面使用需求的话,对于这种投资型地产的兴趣也不是很大。

    毕竟是交易涉及好几个亿的资金,而且博君这边对付款时限又要求得很急,买下来再转手或者转租,都是费时费力的事情。

    最终,博君地产才想到了刚刚买下另外半栋大厦的桃源公司。

    玉肌膏这款爆品,让桃源公司声名鹊起,尤其是在三山市,更是名声鼎盛。

    短短几分钟内一两个亿的销售额,几乎就像是神话一样。

    博君地产的决策层觉得桃源公司应该不缺现金流,而且他们又刚刚购买了另外半栋大厦,如果买下另外一半,对资源整合也是相当有利的。

    思来想去,桃源公司成了博君地产重点谈判的方向。

    见夏若飞不为所动,许佳辉叹了一口气,说道:“夏总,我们是抱着极大诚意上门商谈的,所以3.8亿的报价也不是最终报价,适当地降一些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贵公司提出的3.2亿实在是太低了,集团高层难以接受这样的价格……”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贵集团的诚意我们自然是感受到了,而且许总上门是客,我也不可能一点面子不给,这样吧!3.3个亿,凑个吉利数字,双方也都能接受,怎么样?”

    三山这边和华夏许多地方崇尚“8”字不同,本地的风俗里“3”才是吉利数字,不管是包红包、送彩礼,或者是挑选日子,都喜欢跟“3”沾边。

    许佳辉见夏若飞自说自话,也不禁暗暗苦笑。

    怎么就双方都能接受了?

    3.3亿连集团的心理底线都没达到好不好?你一句吉利数字就抹掉几千万的差额,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儿吗?

    不过许佳辉也很明白,这次谈判博君地产是处于弱势一方的,夏若飞都主动让步了,他也不好把情绪写在脸上。

    努力地调整了一下,许佳辉才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夏总,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这边能够再让利一千万,3.7亿,真的不能再低了,这已经是亏本大甩卖了!”

    夏若飞耸耸肩说道:“亏本太夸张了吧?衡力大厦开发出来好几年了,当时的地价才多少?建材、人工成本也比现在低多了,哦!我忘了,你们是通过置换方式拿下这块地的,那成本就更低了!估计不会超过2个亿吧!”

    许佳辉差点吐血。

    账能这么算吗?

    这几年三山的房价飞涨,光是今年一年都涨了大几千块了,哪能用当年的成本来算的?如果这样的话,那房地产商人全都改行去做慈善好了。

    “夏总,这……”对于夏若飞这有些不讲理的算法,许佳辉只能报以苦笑,简直是无言以对。

    夏若飞转头问冯婧:“冯总,我们总部搬迁之后,对于办公场所的需求计算出来了吗?”

    冯婧立刻会意地说道:“董事长,我们经过详细的测算,目前拿下的6层大厦已经足够公司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需求了,而且还有不小的冗余!”

    夏若飞这才把目光投向了许佳辉,耸耸肩说道:“许总听到了?其实我们公司对于剩下的9层楼,并没有迫切的需求,说实话我有这么多现金投到哪儿不能赚钱?我也是考虑到博君地产是本土企业,在你们有困难的时候想拉你们一把……”

    许佳辉一阵腹诽:趁火打劫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也是没谁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其实跟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地产同行相比,夏若飞还算是仁慈的了,至少开价比他们高了一截。

    “夏总,我承认目前集团在资金运转方面出现了一定的困难。”许佳辉诚恳地说道,“不过这困难是暂时的,而且除了衡力大厦的资产套现之外,我们也同时有多种手段筹措资金,如果价位达不到集团高层的心理预期的话,我们是宁可不出售的。”

    都到这个份上了,再隐瞒资金周转问题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许佳辉干脆就换了策略。

    你不是一直说我们资金有问题吗?我承认,不过我们并不是被逼到绝路上了,脱手衡力大厦资产是为了套现,但也并非是我们唯一的路子。

    这套说辞看似开诚布公,实际上也是暗示夏若飞适可而止,免得煮熟的鸭子飞了。

    夏若飞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我知道,贵集团的周总在港岛找到了一笔资金嘛!”

    许佳辉一听又是一身冷汗,周总这次亲自到港岛去,筹措了2亿港币的资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金压力,目前资金缺口大概在5个亿左右,而还有一笔款子如果能顺利到账的话,基本上就差3.5个亿左右了。

    这就是为什么集团高层会议给衡力大厦这比资产定下了3.5个亿心理底线的原因。

    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衡力大厦的这9层楼也必须卖到3.5个亿以上,才能解决这次的危机。

    现在周总那边已经成功了,还比预计多筹措了两千万左右;而另一位副总裁带队到京城去求援,如今也有了一定的眉目,就剩他这边出售衡力大厦的事情,一直都没有进展。

    许佳辉还没来得及说话,夏若飞又淡淡地说道:“许总,据我所知,你们在建行的一笔贷款已经逾期了……”

    许佳辉的脑子里嗡的一声,有些惊骇地望向了夏若飞。

    看到夏若飞那笑眯眯的表情,许佳辉脸上神色飞快地变幻,很快就强作镇定地说道:“夏总对我们集团的情况很了解嘛!不过地产企业和银行的合作关系非常密切,偶尔贷款逾期的情况,银行方面也是比较理解的,这次建行对我们也非常信任,并没有给我们太大的压力……”

    夏若飞依然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地说道:“是吴行长对你们比较理解吧?不过据我所知,吴行长好像下个月就到退休年龄了!”

    许佳辉神色大变,这几乎是博君地产最核心的机密了。

    哪怕是那些同行们,都极少有人知道博君地产在建行最大的靠山是吴副行长,因为这位副行长平时与博君地产极少打交道,但是实际上在贷款问题上对博君地产暗地里的照顾却非常大。

    博君地产的危机始于两个月前。

    向很多本土企业一样,博君地产也一直尝试着走出去。

    他们的第一步迈得有点大,直接选择了国际大都市申城。

    在申城花费了巨大代价拿下一块地,然后迅速进行了开发。

    这也是博君地产未来的战略中心。

    然后就是这块地上出了问题,先是工地上接连出现了两次事故,甚至还有一名建筑工人遇难,接着又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投入了大笔的资金却一直没有拿到预售证。

    如果是在三山本地,这些问题都是可以疏通解决的,但是在申城,作为外来户的博君地产根基很浅,说句难听的,拜佛都无门。

    这些问题本来就是申城的几家房地产公司联合起来对付博君地产的,再加上一些官面上的关系,博君地产几经整改,预售证却始终拿不下来。

    开盘遥遥无期,这也就意味着前期投入了二三十亿的资金,始终无法回笼。

    在加上在三山本地还有两个楼盘同时在开发,每天都要投入大笔的资金。

    房地产企业的负债率本来就极高,拖了一段时间之后,博君地产的资金链就出现严重问题了。

    如果短时间内无法解决,几个工地就都面临停工的危险。

    而一旦停工,造成的连锁反应就严重了。

    建设方会开始追讨工程款,银行会上门追讨贷款,而买了期房的业主也会上门讨说法。

    辛辛苦苦多少年建立起来的品牌都有可能毁于一旦。

    再加上建行的一笔3个亿的贷款已经到期,永乐娱乐开户:吴副行长在的时候还能帮着拖一段时间,等到他退休之后,很多事情就鞭长莫及了。

    而且吴副行长还隐晦地暗示过,说他的接替者是从总行空降下来的,这种镀金的官员最是爱惜羽毛,多半都是油盐不进,而且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笔款子如果不及时还上的话,很有可能博君地产就会成为他祭旗的牺牲品。

    内外交困,这就是博君地产现状的写照。

    夏若飞看到许佳辉失魂落魄的样子,这才拍了拍额头说道:“许总,都怪我都怪我,把话题扯远了……咱们别管那些有的没的了,你们博君地产这么大的集团,资金问题肯定是不用我操心的,咱们还是回到谈判主题上来吧!”

    许佳辉强笑道:“好……夏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出发之前专门给周总电话请示过,3.7个亿真的是我们的底线价了,如果夏总依然不满意,我这边还有个方案……”

    “哦?许总请说!”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

    “现金支付部分可以调整为3.5个亿。”许佳辉说道,“剩下的2千万我们希望贵公司使用股份来支付,只要桃源公司2%的股份即可!”

    2千万占股2%,这是将桃源公司的估值按照10个亿来计算了,许佳辉认为夏若飞应该很大可能会接受这个方案。

    没想到他的话音一落,夏若飞就断然说道:“这不可能!我现在以及将来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出售公司股份!”

    别说两千万了,就算是拿一个亿来,夏若飞也不可能出售自己股份的。

    再说夏若飞并不是拿不出3.7亿的现金付账,只是在这种时候不尽量压价都对不起自己,所以怎么可能接受股份出让的方案呢?

    “这……”许佳辉微微皱眉,为难地说道。

    夏若飞干脆地说道:“许总,我也不想再绕弯子了,一句话,3.5亿的现金,这是我的最终报价。许总可以考虑一下,也可以跟你们周总再请示一下。如果能接受,我们今天就可以签协议,如果接受不了这个价格,那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因为不管谈多少轮,我都不可能再多出一分钱了!”

    夏若飞直接就将后路给堵死了。

    他站起身来说道:“许总,不好意思,我还要不少事情等着处理,就先失陪了,你们可以慢慢考虑……”

    说完,夏若飞迈步就朝会议室外走去。

    “等等!”许佳辉经过一番纠结之后连忙叫道,“夏总,我们要求协议签订后一周之内收到交易款!”

    冯婧与肖强、庞浩等人迅速地对视了一眼,露出了无比惊喜的神色。

    3.5亿的超低价格拿下,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惊喜。

    夏若飞似乎早有预料,他直接隔着会议桌朝许佳辉伸出了手,微笑着说道:“合作愉快!”

    ……

    双方的法务工作效率很高,一会儿工夫就把转让合同拟制了出来,双方确认无误之后,就分别签上了名字。

    许佳辉也是有备而来,甚至连公司章都带上了,桃源公司这边的印章自然就更方便了。

    签字、盖章,合同生效。

    从现在开始,衡力大厦随时都可以改名为桃源大厦了。

    大家握手的时候,许佳辉苦笑着说道:“夏总这样的谈判对手,我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遇到……”

    虽然周总已经授权他,如果能谈到3.5个亿,就可以接受。

    但这已经是最底线了,实际上这笔资产的市场价值绝对超过4个亿的,在来之前许佳辉自己的心理底线是3.6-3.7亿,没想到夏若飞比他想象的还要难缠,最终就是以周总授权的底线成交的。

    等于是这次的谈判,他的KPI已经快要低破及格线了,说不定还会给人留下能力不足的印象。

    如果这样就真是太冤了,不管换谁来谈,许佳辉觉得都不会比这个结果好到哪儿去。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许总言重了!我已经让食堂准备了酒菜,签完协议之后请诸位尝尝我们的桃源蔬菜!”

    接着夏若飞又转头问道:“刘倩,给许总他们的茶叶都准备好了吧?别忘了放到车上去!”

    “好的董事长!”刘倩连忙应道。

    许佳辉看到签完合同之后热情的夏若飞,也不禁暗暗苦笑,不过好在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任务,他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晚餐少了谈判桌上的剑拔弩张,倒也是宾主尽欢。

    直到把许佳辉等人都送上车离开,冯婧才问道:“董事长,3.5个亿啊!而且一个星期就要支付,你想好从哪儿找钱了吗?”